小說

邂逅‧分離‧蓋上-phototropism-其七

伊凡尼古拉斯 | 2021-10-11 19:43:55 | 巴幣 1102 | 人氣 76


phototropism-其七

        規律的儀器響聲持續的吵鬧著,雖然知道這是讓醫療人員知道狀況穩定的手段,但仍會覺得能把屬於個人活著的訊息傳遞出去的科技還是如此的不可思議;阿米婭站在醫護站帳篷的門口,看著博士對這三位「調查小隊」成員進行治療的過程,這樣用盡一切手段跟方法的樣子,慢慢地跟記憶中在戰場和辦公室忙得團團轉的身影重疊在一起……但印象中博士說話比較和善些,現在正忙亂的博士的口氣不是很好……阿米婭為難地搔了搔自己的長耳朵。

        「亞德比!你”龍門粗口”給我解釋解釋一下!為什麼花了兩個多月救回來的病人,給你們帶出去”體驗”戰場不到一天又躺著回來啦!」博士的聲音有些氣急敗壞,不斷地注意儀器上的各種數值,還有檢查著已經卸下的義體損壞狀況。

        亞德比舉起雙手試著安撫焦躁的博士,「先別激動啊~畢竟是戰場,我們這樣經驗豐富的都會掛彩回來了,更何況是新人呢?新人總是學到經驗才會茁-」「茁你個大頭啦!他們三個原本的診療費已經夠龐大了,現在又受傷!醫療藥品跟器材不用錢啊?我都想從你們三個的薪水裡扣!」忙了一個段落的博士忍不住破口大罵;亞納金飛快地舉手表示想發言,「可以不要算我進去嗎?我很認真保護他們了。」聽到這裡的博士只能無言地嘆了口氣。

        「亞爾比昂呢?你們三個應該是一起的行動吧?」博士終於幫雷明頓三人做完全傷口的包紮,拿起在一旁的乾淨毛巾擦拭著雙手,脫下手套的雙手上面看得見有泛白的藥劑侵蝕痕跡、點點焦黑色的傷疤、以及眾多細小的切裂傷口,分布在手指細長的雙手上,這雙手正拆開義手的外殼,並且觀察著連動架構上的損傷。

        「那傢伙源石技藝施展過頭,一回到醫療站就被嘉維爾拖去做濃度檢測去了……噗哈哈哈,博士應該要看看他當下那張蒼白的臉孔的。」亞納金邊竊笑著邊幫三人更換生理食鹽水袋床,笑著抖動的手勉強接上原本的滴注線;每次只要亞爾比昂出糗,亞納金就很開心,亞爾比嘆了口氣微笑著。

        「就算我被拖去做檢測也不用笑成這樣吧?」好不容易等到檢測結束的亞爾比昂,一揭開帳篷就直接聽到亞納金的大笑聲,一臉不甘的回了嘴;亞納金看到什麼事都沒有的亞爾比昂回來,就一臉無趣地聳聳肩就坐在一旁的帆布椅上看著儀器運作。

        「謝天謝地,我這邊的整備已經完成了。亞爾比昂,再來要你接手做最後調整了;亞德比,晚點他們醒來後,後續確認就拜託你了,撤退路線確保也要拜託你了。」說完畫的博士馬上轉頭說著:「抱歉,阿米婭讓你久等了。」博士快速地把防護手套戴好,敲了敲頭盔就往阿米婭的方向走了過去。

        「不會,博士都準備好了嗎?」阿米婭輕輕搖晃了頭,長長的耳朵搖來晃去摩擦著帳篷的垂簾,說實在真的有點癢,但現在顧不得這些了。

「霜葉的最後傳訊地點有捕捉到了吧?阿米婭,你真的要跟過來嗎?霜葉都說妳別過去了。」
「我不放心博士一個人過去,而且我是羅德島的領導人,去拯救我們的幹員是我的職責。」
「走吧,要盡早過去才行……」

        離開帳篷的博士看著在身邊的阿米婭討論著那通最後的無線電內容,兩人就這樣持續討論著就離去,接下來的對話就聽不太清楚了。

 

 
        帳棚內暫時安靜了下來,時不時從亞爾比昂手上響起的金屬敲擊聲襯托著規律的儀器聲響,就像是兩個各自演奏的樂曲莫名的合拍;亞納金收拾著醫療用品的外包裝,分門別類的丟去各自該歸位的桶子內,邊走動的同時尾巴也注意不敲到周邊的床腳,看著躺在床上的三人表情稍微思考過後,就在一旁的補給箱上坐下,拿起蘋果吃了起來。

        「你們也醒了吧?博士剛剛真的很擔心你們,現在也該換你們表示一下想法了。」亞德比伸手跟亞納金討了顆蘋果,邊說話邊吃了起來;臉色不太好,肋骨斷了兩根的蜜絲吃力地撐起身體坐起來、清醒的雷明頓用左手確認著自己臉上的包紮狀況、躺在床上的卡莎莉娜坐起後伸手到旁邊的小櫃子上摸索著手杖,三人的共通表情都是一臉複雜。

        「亞德比,這兩次都是你們救了我們,真的很感謝你們;只是為什麼……為什麼會選上我們?」卡莎莉娜找不到法杖的雙手不安地摳著指甲縫。

        「用炎國的說法:這是一種緣份;但現在能讓你們思考的時間不多了,我就代替人事部做入職詢問吧,你們的願望是什麼?」啃咬著蘋果的亞德比輕鬆地問著。

        聽到這問話,三人同時露出了茫然的表情:蜜絲的眼神失焦望著看不見的遠方、雷明頓的雙眼注視著卡莎莉娜、而卡莎莉娜無法看見任何事物的視線則是確認著自己顫抖的雙手;「亞德比,ACE大哥一直說你的用語過於遙遠,這習慣怎麼不改改?我換個問法吧,你們的生活目標現在是什麼?」亞爾比昂邊吐嘈邊詢問這三人。

        「我……這輩子想要和雷明頓一直陪著大小姐,不論大小姐去哪,我們都會跟隨著。」雙手緊握著的卡莎莉娜下定決心說出來,雷明頓雙眼透出了些許的溫柔點了點頭;看到這兩人如此表達的蜜絲從沉思中被喚回這裡,眼眶戴著濕氣看著他們,但仍然無法回答亞爾比昂。

        亞爾比昂也沒多說什麼,就拿著雷明頓的義肢開始裝回去,接回去的過程對於神經的刺激會過多,雷明頓痛到臉部出現扭曲,蜜絲拉回來的注意力看著雷明頓的狀況,被子被手捏著有些扭曲了。

        亞納金這時嘆了口氣站了起來開始說話:「……你們,有什麼事情非做不可?」

        聽到這句話的蜜絲瞳孔緊縮起來,露出了犬齒低聲地說著:「我要殺了那個灰衣男人......」講完這句話的蜜絲感覺整個人都活了起來,就像是啟動開關的源石引擎般運作了起來,燃料則是憤怒。

        『我,找到,薩米,洛奇,救他們。』從診療儀器的喇叭中傳出了合成聲,這是博士為了無法再說話的雷明頓所打造的發聲系統,原本只有連線到蜜絲的義耳和卡莎莉娜的耳機中;在診療的時候博士順手把系統與診療儀器連線,原本想在治療時來用,卻在這時發揮了作用;在這時的雷明頓的雙眼也燃起了亮光,名為不屈服的光芒,與合成的平板聲調呈現出了反差。

        「我只想跟雷明頓和大小姐在一起!他們想做什麼都沒關係,我要保護他們和我一起活下去!」停止了雙手的顫抖,並且再度重申自己意願的卡莎莉娜表前變得非常坦然;亞納金對著另外兩人擺出勝利表情,並且抬起左手示意讓亞德比繼續說下去。

        「我們的工作不需要虛幻的願景,只要你們有想做到的是,我們會陪著你們;也請你們擔任羅德島調查小隊的同時,記住兩個原則:一、請做好無論如何都要活著的打算,二、不要散失了判斷力,信任你的同伴。」站起身拍著雙手的亞德比向著三人宣布了以上的話後,就準備離開帳篷讓他們休息整裝,「這樣算你們合格了。兩小時後,我們要準備出發確保撤退路徑,另外也需要獲取更多敵人的訊息,把握一下時間吧。」

 

 
        在屬於戰鬥裝備集裝箱的整備區塊,亞德比從寫上自己名稱的集裝箱裡拿出了一個長條的盒子,打開有著七色的石板片散發著微微的亮光,腳邊的黑色金屬箱打開,從裡面彈出的收納匣,有兩片石板片已經呈現灰色;長條的盒子裡七色石板上不斷游移的手指,亞德比最終挑出了靛色、黃色、和綠色三片石板片與箱子內的做替換,確認裝載完畢就把黑色金屬箱上鎖,盒子放回集裝箱後就離開了。

        亞爾比昂嘴裡哼著歌把身上的外套脫下,掛在腰間的匕首刀套腰帶就解了下來丟進集裝箱李,隨著匕首掉落進集裝箱的碰撞聲中,另一件長刀刀套腰帶被亞爾比昂拿出來掛在身上,在腰後的皮製固定刀套一共可以裝設四柄刀子;亞納金把原本掛在身上的拐棍小心地放好,並從裡面抽出了四柄碳鎢打造的制式軍刀,連鞘遞給了亞爾比昂。

        「這四把用不太習慣啊~我還是比較喜歡匕首。」微微抱怨著的亞爾比昂把四柄制式軍刀固定完成後,開始調整腰帶的鬆緊和高度,一併也做好繞肩綁帶的固定微調;「現在是撤退路徑的確保,你不拿出實力來清掃會出事的。」默默回話的亞納金從集裝箱裡拿出了指虎,放在腰後的收納袋後,就開始收拾著有些凌亂的集裝箱。

「回來整理就好了啦~每次都整理不嫌煩?」
「誰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可以回來整理呢?」
「每次都這樣說,是不信任隊友嗎?」
「……你就是我回不來的可能原因之一。」
「你一定要針對我是吧?!」
「這算我的樂趣之一,也是我的目的之一。」

        默默收拾著的亞納金說完就沒再說話,亞爾比昂似乎是聽習慣了也沒再說話,各自安靜地把事前準備打點好。

        亞德比走進了臨時醫護營地的中樞,醫療部負責人凱爾希正喝著咖啡看著報表,似乎是正在等待著亞德比來,她的臉上一點驚訝也沒有,「你的小隊,以及你救回來的小隊,甚至是救你們回來的小隊……總是物以類聚;算了,把袖子捲起來吧。」伸出手的亞德比看著針筒從靜脈抽出的暗紅色的血液,放進了簡易離心儀中做出了分層,接著就是把最底層分離出來送進分析儀,已經看習慣的作業流程讓亞德比感到安心。

        「凱爾希醫生,請問亞爾比昂有變嚴重嗎?」亞德比裝作不經意看到眼前的報告,上面的數值跟之前聽到的似乎又有所不同……「過於任性妄為的舉動總是會讓人後悔莫及,但亞爾比昂不是那類的人;你們總是盡心盡力,但其目標是往何方?是為了能確實抵達的彼岸、或是僅僅為了追逐那已破滅的幻影?」凱爾希一貫的冷臉等著分析機的報告,看似摸不著頭緒的話語卻是盡了最大限度地提醒亞德比需要注意的事項。

        「謝謝妳,凱爾希醫生。受妳多次照顧無以回報……我們會盡力帶回正確的情報,並好好地回來。」亞德比看著分析機亮起了綠燈,那麼資料數值多少就不用太掛心了吧?道過謝後就直接離開了醫療營地,走向出發準備的區塊時,看到了雷明頓三人等已經整裝完畢等待中,亞爾比昂拉著那只黑色金屬箱,跟亞納金一同衝著他笑,亞德比也笑了,把黑色金屬箱給接手緊緊握著,就帶著調查小隊再度出發。

        看著他們的凱爾希默默地喝著咖啡自言自語:「戰場並不存在希望,這些孩子們像極了趨光性的昆蟲般,這樣奮不顧身地去衝撞著這片絕望,謀求著那虛幻;在這隨時殞命的大地上,算是寥寥無幾的慰藉了吧……這次居然連自己都攪和進去,真像是他也不像他了。」把喝完的杯子放到桌上,目送著幹員們離去的目光中多了些溫柔。
================================================================================
早安、午安、晚安(?),這裡是伊凡尼古拉斯~
雖然有點突兀,這篇是phototropism這個副標的最後一章@@
趨光性,是這兩隻調查小隊目前僅剩的動力,為了視作為「光」一般存在的生存理由,往前進的部分。

在這樣動盪的世界裡,抓著唯一的目標奮力在陷入黑暗的人生裡前進著,不就跟具有趨光性的生物很類似嗎?

這樣努力往前的身影裡,所面對的光不一定是善念,其身後的影不一定是惡;
就跟很多時候只是為了努力生活著,屬於那不善不惡的灰色存在。

但不管如何,總是會面向自己所認定的"光"而前行。

接下來,更加混亂的戰場還要讓他們面對,是屬於狂亂的宴會。

謝謝願意一路看到這裡的各位讀者們,之後會斟酌好分寸的繼續在這片吃人大地上前行~
請綁好安全帶喔~(X

創作回應

Cale Wei
伊凡老師!(

感謝實驗人員的付出,讓三隻實驗體做出良好的回饋(X)。
鏡頭轉到凱爾希身上。要她不講鷹語還是太苛求了嗎,然後也越來越健談了,果然年紀一大就會開始碎嘴了……
感覺要被掛到奇怪的地方去ㄌ
2021-10-15 23:09:16
伊凡尼古拉斯
謝謝Cale大來留言~

花了段時間才稍微把原創角色的基礎打了下來,目前看看我也很話癆(抹汗

凱爾希給我的感覺......像是看過了太多的來來去去,過多的離別也讓她感到了疲憊了吧?
在面對不同對象詢問同樣的問題,已經麻木到無法在給予推心置腹的建議...

年紀大了的最明顯症狀就是話變多了(危);
給予過多次的忠告卻無法再保護更多的人回來的疼痛(危危);
不想再講得更明白而開始拐著彎、鬧著憋扭看著這些孩子們(危危危)......

或許身為在醫療部門等待著的過程中,看過太多的無法承受,用這樣的方式維持著自我意識的存在吧
其實凱爾希也是蠻可憐的(咦?

謝謝Cale大來看~接下來很有可能會是持續戰鬥Climax的下半篇了www
2021-10-16 19:48:10
煙雨Mi-rain
哇啊…三位老幹員的互動,還有太后的謎語…我、我確實嗅到了,這絕對是刀片的味道!

難道伊凡頻頻讓ace出現在三人對話中的用意是…?

行吧,我準備好見證他們接下來的戰鬥了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80b7d5ed7c2751df119e724365b211f1/tenor.gif
2021-10-25 21:19:22
伊凡尼古拉斯
抱歉這麼晚才回煙雨>"<
我 我真的漏掉了(汗

一方面是因為這三人都是ACE出任務時撿回來的,所以在他們對於小組養成的概念上就停留在ACE的教誨裡@@

另一方面也是他們六人有機會接近煙雨的猜測(壞心),很莫名其妙的烏薩斯輪盤啟動了
https://i.imgur.com/HnOalft.gif

但是離輪盤啟動還有點時間,或許在我邊想邊寫的同時,他們也會在我腦中跟我抗議也說不定XDDD
2021-11-12 20:11:59
Keymind
原來這裡的博士會如此激動~~

這一章有明顯的所有的路線都開始集中到幹道上,而道路的盡頭會是什麼?也只能繼續看下去才能知道~

亞三兄弟的對談很舒服,透露出很多信任、關心還有覺悟。

雷明頓真的是一個超苦主耶XD 斷手又斷舌的~但我很喜歡他從沒有埋怨過任何事情,堅信又堅定的意志總是很吸引人,當然這包含了卡莎莉娜~

每當凱爾希出現溫和的眼神就代表要搞事了是吧XDDDD

這場沒有辦法退票的宴會,就讓我們參與其中、拭目以待吧
2021-11-12 18:56:42
伊凡尼古拉斯
博士的個性會這麼激動,那是因為參照了我本人的個性wwww
(這有什麼好驕傲的嗎?https://i.imgur.com/HwDfQMR.gif

畢竟從一開始這三人被救回來的診療跟給予協助,其實是受了亞德比的委託,而博士了解到亞德比這支隊伍是ACE的遺產......在各種方面下,博士的想法是再怎樣麻煩也是要盡力協助才行,畢竟為了就回自己也讓ACE回不了島上,這件事情給了博士非常大的罪惡感;所以也導致了在面對亞德比小隊和蜜絲小隊的時候,原本那有點暴躁的善意脾氣就會顯露出來~真是個麻煩的人(

雷明頓在設定的時候,有稍微勾勒了一下他的過往,如果有機會或許會弄成短篇來做個註腳吧@@
恩......有機會的話https://i.imgur.com/w2ISUq8.gif

第四章真的會是很有趣的超大宴會(從危險性和糟糕層面來看的話),而雷明頓他們一行人跟亞德比牽扯在一起時,或許就注定了這有點悲慘又幸運(?)的人生旅途了@@

也像KK所說的,我這裡的門票一但賣出,是不接受退票的wwww
雷明頓一行人表示:https://i.imgur.com/CkR38Mm.png
2021-11-12 20:59:2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