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六十二章 盼得來人(2)

草士 | 2021-10-11 19:00:06 | 巴幣 0 | 人氣 39


第三百六十二章 盼得來人(2)

六長老這一劍出手刺招,直指袁昊胸膛,劍上雖然挾著勁力,劃破空氣之際,卻只聞低低的風聲,不似他適才一怒之喝,喝聲引動氣浪,震懾四面八方,前後二者差距之大,肉眼足見。

袁昊見長劍刺來,並無套路招式,想來是有相讓之意,心中偷樂,想道:「這老傢伙確實說過要讓我二十招。」當下後躍一避,見那六長老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樣,料想他封住修為後,不怕傷著自己,心神大慰,卻沒想過落敗的可能。他不禁又想:「姓都的說過,咱們島民修練的逍遙定心訣,乃是萃取天地間最純正的道氣。江湖人人崇敬『武律』為大道,殊不知它們眼中的大道,釋放出的道氣和咱們島民萃取的道氣大相逕庭,因此同等境界下,島民根本不懼任何武者。」

他取過一旁長劍,道:「老前輩,小心啦。」嗤的一聲,劍鋒同樣是向前刺出,可是他一劍出手,威力卻不同凡響,更是比六長老那一劍快上不少。

六長老盡管封住修為,手腳功夫兀自是少沖境的好手,他一見袁昊這劍襲來,猛覺不妙,下意識欲要躲開,但心有餘而力不足,只躲開半身,狼狽滾地躲過。他一回過頭,當見袁昊身影一閃,第二劍已向腦袋逼來,忙幌頭一躲,長劍自臉龐掃過,劍刃和他皮膚相距不過數吋之近,劍勁刺得他皮膚隱隱生疼。

袁昊動作忽然一變,東刺一劍,西挑一劍,劍招連綿不絕,既雄又秀,時而磅礡雄健,當是從峨嵋派學來的「峨山劍法」。只見他出招時而細膩秀美,劍法如在登聳立高山,雄勢節節攀升,秀勢緩緩又落,至於剩下那奇勢和靈勢,礙於道氣尚不足使動四種劍勢,始終未使。

本來六長老已對袁昊頗是驚駭,同為執者境三脈,袁昊使劍的勁力和自己截然不同,哪裡知道他劍招陡然一變,眼前微花,登時出現兩種不同劍勢,逼攻而來。

六長老橫劍架招,二劍交鋒,只聽噹的一聲亮響,手腕微麻,竟是被震退三步左右。六長老和一干長老均是被這劍嚇了一跳,目中流露納罕之色,重新看著笑嘻嘻的袁昊。

二長老眼中忽亮,叫道:「那是峨嵋派的峨山四劍!六長老,此子武功不差,不可大意。」

六長老臉色微微一變,仍讚道:「不錯,好招。」他前一句話是對二長老說,後一句是對袁昊說。

袁昊心底暗樂,偷眼看向顧老六離開的方向,心道:「顧二哥尚且不能脫身救我,我得盡可能拖延這些老傢伙,所幸他們六人聽命於黃少新,又自認是江湖前輩,不願放下身段聯手捉我,只讓這六長老一人捉我,說甚麼也不肯傷我半分。眼下我以言語激這六長老封住修為切磋,一時也不怕讓他們擒住。」

袁昊叫道:「老前輩,方才我出了五劍,你老人家還要讓我一十五招呢!」說著,長劍側轉,對準六長老手臂,斜削而去。

六長老臉上又驚又苦,連忙退開,他一知袁昊會使峨嵋派的絕學劍法,忽地想起年輕時聽聞過峨山四劍使將出來,四種劍勢任意轉變,如天女散花,繁複連綿,江湖上罕有敵手,他哪裡還敢對方硬碰硬,更別說要出劍還招。

六長老讓峨嵋派的名頭震住,渾然忘了袁昊不過是個執者境的小娃兒,就是悟通峨山四劍的諸多要領,也無法隨意轉換四種劍勢,他只是學到峨山四劍的一點皮毛,其中精妙之處,當初圓如、圓容二位師太都尚未傳授,袁昊就被迫離開峨嵋山。

倘若六長老能穩住性子,仔細探查袁昊的一舉一動,就能看出他的峨山四劍固然使得有模有樣,卻是劍路空乏,徒有其表,只要壯起膽子出劍,用不了五招功夫,便能破了袁昊的峨山四劍。

袁昊一連揮出多少劍,那六長老就退了多少步,眼看當初所說的二十招馬上就過。六長老每次見出袁昊露出破綻,都會滿心戒備,考量許久才要架招,畢竟峨嵋派的名頭在前,堂堂道盟五霸,換作任何江湖武者,自都會謹慎再謹慎。因此六長老每回出劍,都要比所想晚了半步,他劍未動,袁昊便已提劍攻來。

袁昊連連揮空,只覺道氣四處揮灑好似浪費,愈打愈生氣,不由叫道:「老前輩,你……你別躲呀!」

六長老頓時氣得大翻白眼,壓根不理,心想:「你讓老夫不躲,難不成要正面接下峨嵋派的看家本領?」

眼看好不容易萃好的道氣愈使愈少,兀自沒讓六長老吃著半點悶虧,袁昊正自氣惱,出招漸漸魯莽起來,本來手上使動二種劍勢,不知不覺惟剩雄勢劍招。

突然之間,只見袁昊身影一陣滑溜,竟不知不覺欺身到六長老左身側。

六長老渾然未覺,待反應過來,不禁為之一驚,趕忙向右急退,目光往左探去,卻是不見袁昊蹤影。正感困惑之際,當覺右側腹傳來劇痛,又熱又麻,一旁五老更在大聲斥責。他手往腰摸去,溼溼熱熱一片,低頭一看,掌中竟全是鮮血,腰間更是血如泉湧,流淌不停。他又是驚又是怒,朝袁昊瞪去,見對方一臉吃驚,瞧著帶血劍刃,又瞧了過去,來回看了幾回,歉意一笑。

原來袁昊接連好幾劍都碰不著六長老,頻揮空氣,愈打愈是煩悶,眼見又讓六長老躲開,一心只盼能追上他,居然下意識使了泥鰍功。這泥鰍功一經道氣催動,游戈而去。袁昊亦是在驀地間出劍,心想這一劍對方必然也能躲過,是以使勁出招,並未留手。

但見六長老宛若受了傷的猛禽,突露猙獰之色,眼中渾是血絲,袁昊乾笑幾聲,道:「這我……老前輩,我不是故意的。」話畢,他眼前頓黑,不知怎麼回事,背脊猛地一撞,倒抽一口空氣。

另一頭顧老六和黃少新鬥得激烈,二人出招愈來愈快,愈發不留情。那掌招與爪招一碰,半空中勁力碰撞聲不絕,氣浪四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