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番外篇-計畫

藍飛璃 | 2021-10-11 19:00:03 | 巴幣 8 | 人氣 83


「是什麼?」見她停頓,貝斯特心底竄出一股不安,「她怎麼了?妳難道不能讓她出來嗎?」
他的急切,想知道蕾蒂莎的狀況,那模樣,似乎和克雷斯擔憂自己的模樣有些重疊。
她沉默地直視了他片刻,無奈開口:「我很抱歉,她被綑綁得太深,除非解開制約她的東西,否則就算我再有辦法,她也無法從這些使她痛苦的事件中解脫。」
「制約她……那是什麼事情約束了她?妳知道嗎?或是怎樣才能見到她?如何才能幫她解開約束?」
「我不清楚,我也還在尋找,因為她的靈魂陷入沉睡,我一時半刻也找不到答案,以她現在的狀況,根本無法從靈魂中尋找答案,我也不知道你們這世界與神連結的條件是什麼。
因為一般世界中,能與神溝通的生靈會具備一些條件,一種是本身的身體和魔力就與神有連結,這是最常見也最普通的,另一種是被神選上的人,單刀直入的說法就是指定者,最後一種,也是最少見的,那就是制約。」
「制約?」貝斯特聞言,面露不解。
「對,制約的條件就是在被他人的期望下,而強迫運用自己力量進行的一種方法,這類型的人通常也存在著一個問題,那就是制約的反噬。」嵐月說完,不等他問,直接繼續解釋。
「單論制約的條件,簡單說就是在自己不願意的情況下與他人簽訂契約,且簽訂契約的人通常不是本人,而是別人,絕大多數的能力者本人都是被奉獻的祭品。」
「這……這不就是所謂的獻祭?這不是惡魔會做的事嗎!」貝斯特詫異,完全無法相信。
「通常是,因為惡魔本身沒有創造的力量,他們只能靠著生靈的慾望存活,但是神的話就不一樣了,只不過,通常神也不會做這種事,所以才會說這種案例是極少數的存在。」
「那麼,蕾蒂莎她……」
「我想……可能是第三種吧?她的魔力非常澄澈,澄澈的魔力者,只要不是神選之人,大多都是白魔法師,也就是所謂的旁系的概念,只是因為制約,才使她被迫當上聖女,畢竟她的靈魂被荊棘禁錮了,通常有這種情況,都是制約的一種。」
「有辦法解救她嗎?如果有,是什麼方法?只要我能做的我都願意做!」
為了能讓她從痛苦中解脫、被釋放,只要他能做的事情他一定會去執行。
「你確定?」嵐月看著他,語氣質疑。
「當然!」他肯定且急切的回。
「即使要你殺人?」她挑眉,明顯的一臉玩味。
「……是……」貝斯特吞嚥,艱澀的開口。
他的遲疑僅只有一秒,眼中的詫異很快就轉成堅定,那樣的變化,讓嵐月無奈的閉了閉眼,嘆息道。
「可以看得出,也能想像你願意做到的程度,不過嚴格說來,是真的有需要殺死對方的可能性,不過我想她一定不會希望你為了她這麼做,即使身為騎士,保護被護衛的人是基本。」
「妳是認為這樣任務太艱難,我無法執行嗎?」擔憂的思緒使他幾乎失去冷靜,如此果斷的想法,嵐月聽了忍不住皺了眉。
「並不是,因為今早發生的事,還有蕾蒂莎記憶中的東西,我認為應該跟主教拖不了關係,只是這不過是推測,能夠得到正確答案的方式只有一種,那就跟世界神溝通。」
「跟世界神溝通?」
「嗯,所謂的世界神就是你們所景仰祭祀的神,也就是你們的創世神,問祂們事最快的方式。」
「妳是說神諭?」
「不是。」她搖頭,好笑的看著他,「是直接把祂們叫來,直接問。」
「這、這怎麼可能……就算被譽為聖女的蕾蒂莎,她也無法直接將招喚神降臨,最多的就是等待神諭的出現。」
直接和神對話,這根本不可能,歷代的主教或是聖女,每一個都是等待神降下神諭時才能聽到神的聲音,根本沒有人能直接在無神指引的情況下與神對談。
「我可沒說是要她去做。」她輕笑了聲,輕鬆道:「要直接把神叫出來很簡單,只是我在想該怎麼執行。」
「什麼意思?」
見自己說能把神叫出來,貝斯特是一臉驚訝,但卻也同時困惑她為何還要說該如何執行,嵐月露出微笑,溫和道:「你想救她,對吧?」
貝斯特聞言,點頭如搗蒜,嵐月則笑著再次說:「剛才在精靈的情報中,我大概知道蘇迪蘭帝國的一些信仰,宗教體系的規章,騎士團的制度,我在思考的是,該何時展現神蹟,這樣好控制王族和人民,然後進一步制裁主教。」
「進一步制裁主教?」他一愣,面露不解。
「嗯,整體的資訊來說,蘇迪蘭帝國是神教派,唯有神的話才是最大宗旨,但你要知道,神雖善良,但祂們的能力依舊有限,因為生靈們有生靈們必須要面對的生存考驗,不能完全仰賴神的力量。
然而,人性的貪婪導致人類對神的依賴提升,縱使神願意降下神諭幫助人類,但那最多也只是指引,祂們並不會干涉地上生靈們的事情。」
「那麼,該怎麼做才能執行這些事情,同時又不完全仰賴神的力量?」一心想解救心愛之人,貝斯特相當積極的想找到解決方案。
「先做個整理吧。」嵐月對著貝斯特認真道:「首先,王族與平民百姓的部分非常簡單,他們要的就是神蹟,神的幫忙,所以需要透過蕾蒂莎,這些都是小事。」
「嗯。」貝斯特認同的點頭。
「接下來,就是你所任職的騎士團。基本上,聖殿騎士團的存在就是一群護衛者,服從長官是很正常的事情,扣除部分編列的皇家騎士團領域,你們基本上服從的是主教的命令,而身為聖女的蕾蒂莎,本身就屬於宗教體系,也因此擁有一部份的護衛,因為這是基本。」
「沒錯,蕾蒂莎大約有十名左右的護衛,每月一次的民間訪視,我們都會跟隨。」
「這就是關鍵,我想,以人民的信仰度來說,相信聖女的人遠比相信主教的人要來得多,因為主教的出現率太低,一般人除了知道他是位高權重的存在外,基本上他的權力就只是一種形式,畢竟主教什麼事也沒做。
況且知道主教沒有魔力也無法與神溝通的人,只有你跟蕾蒂莎,從精靈的資訊來看,除了你們,就只剩下主教自己而已,但蕾蒂莎因為養育之恩以及善良的心性,她是完全服從主教,你則是因為愛她,所以即使知道,你也選擇了沉默,就怕如同人質般的她會受到傷害。」
「嗯……」聽著她一字一句的分析,愧疚與悲傷注滿了貝斯特的心肺,抿過唇,他張口,輕聲道:「那麼……我該怎麼做……?」
「很簡單。」見他面露苦色,嵐月呵笑一聲,「很簡單,你只要把這些事情告訴你最信任的人,讓事件擴大,之後再依照我的指示去執行就好。」
「妳是指主教沒有魔力且無法與神溝通的事情散播出去?」
「對,人類嘛!最愛流言蜚語了。」她輕笑,「而主教所做的事情,我會處理。」
「主教做的事?」
「他所做的事,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也就是他身邊的騎士團成員,戴特還有蓋亞。」
「妳是說團長和副團長?」聽到名字,他一臉震驚。
「嗯,你們不知道正常,因為他們是專門帶蕾蒂莎到主教房間,透過蕾蒂莎的力量來取得神諭的,只是方法……」她緩緩閉起眼,幾秒後再次睜開雙眼,微笑的神情變得森冷,「他們以凌虐蕾蒂莎,迫使她施展魔力,創造假的神諭,所以那幾天她的狀況都會特別遭。」
「那幾天……」貝斯特低語,回想過去的種種,「每次她被主教召見到祈禱室,回來後都會面色蒼白……原來不是去了祈禱室,而是到主教的房裡……」
下一瞬,他錯愕道:「可是,假神諭不是容易被揭穿嗎?就算蕾蒂莎被迫刻意造假……」
「誰能證明他的神諭是真是假?」她嘲諷地笑著反問。
「唔……」他一頓,陷入沉思,沒錯,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出現過傳聞說主教所見的神諭是假的,但是……
「那麼多次往返主教的房間,那蕾蒂莎的安全……」想到那可能性,貝斯特的心底頓時燃起一股怒火。
「放心,蕾蒂莎再怎樣都是有魔力的魔法師,就算她聽從主教的話,可不代表她會捨棄自己身為女人的基本尊嚴,雖說主教有窺視她的美色,但礙於沒有魔力與之抗衡,他轉而做其他事。」
「做其他事……」貝斯特低語,思考了幾秒,頓時神情陰冷:「難道……是那些時候被送進去的女性……」
「沒錯,你還算滿會思考的。」她笑著讚賞。
「那麼那些女性最後都……」想到那樣的可能性,他聲音微顫。
「不清楚,這點只有透過世界神才能知道和確定,此外,我也想確認一件事,那就是這世界有沒有與神抗衡的惡魔。」
「當然有,就是因為有,我們才會侍奉神,為得就是……」他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嵐月打斷。
「別誤會,你要知道,惡魔的存在並不是邪惡的,真正引起惡魔犯罪的是人類的慾望,惡魔們不過是順著人類的貪念,將其擴大,然後獲得自己想要的報酬而已,通常祂們最愛的就是受到汙染的人類靈魂,因為那才是惡魔主要想得到的東西。」
「可是……」貝斯特聽了,想要反駁,但卻又被她截斷。
「這部分過一陣子我會證明給你看,稍安勿躁。目前先照我說的計畫去執行,然後我打算準備辦一場祭神儀式。」
「祭神儀式?可是王國主要的祭神儀式還有一段時間,現在這時間點要舉辦太突然了……」
「這你不用擔心。」她笑著,伸出手,一道藍光在手中成形,當藍光消失,一封信便出現在她手中,「把這封信私下交給國王,他一定會允許的,儀式則由你們騎士團去準備,而謠言則可以交給侍女們去散布,方法你應該知道怎麼做,相信我,兩件事同時進行,肯定會非常熱鬧的。」
「這……」接過信,他神情震驚,這種能力,他從來沒有見過……
看著他的表情,嵐月好笑的說:「現在這種小事就讓你這麼驚訝,後面要做的事,你不就要驚訝道昏倒了?」
「妳……到底是誰……」
「暫且先記住我的名字就行了,至於我是誰,過一陣子你就知道了。」她故意神秘的賣了關子,然後繼續道:「過幾天,王族會來到神殿進行祈求,你在透過關係把信交給他們吧,畢竟是私信,突然殺到皇宮去也太明目張膽了。」
「……好……」他緩緩點頭,既然不能過問,而答案也要等一段時間,為了拯救蕾蒂莎,他會全盤照做的。
即使他並不清楚這女人心底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