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連載】《一擊會心‧加杜克!》後傳-歸還 1.

化風 | 2021-10-11 19:00:02 | 巴幣 2 | 人氣 59

連載中後傳‧歸還
資料夾簡介
被稱為「奎恩動亂」的戰事結束十數年後,曾經的皇帝之子‧奎克,將再次立起反旗、挑戰早已成為英雄的林德……!

  各位好,這裡是化風。
  本篇是《一擊會心‧加杜克!》的後續故事。還沒看完本傳的人,建議可以回頭先補完。
  這次,要講述的、是本傳另一個面向為主,展開的後續故事。
  以後每周日晚上都會更新。敬請收看。

  總目錄





  「王子殿下,快走啊!」
  那個戰火、無情侵襲自己住所的日子,乘於自己專屬機械人的少年,被同尺寸、受友軍士兵駕駛的巨大機械人壓住全身。
  「父王、父王他!他還在前線啊!我豈能──」
  「這是陛下的意思!不要辜負陛下的心意啊!」

  就在這陣混亂中,少年看見了、那終結戰事的最後一聲槍響──

  「轟!」

  少年父親搭乘的機體,駕駛艙的位置、被巨大的彈頭所打穿,宣告了他們的敗北。
  「父王……不是吧。」
  那瞬間,少年失去了意識。


  ※ ※ ※

  「──嗚!」

  再次起身,少年才發覺自己不再年輕,而且滿身冷汗地、從簡陋的床上驚醒。
  只是,父親於眼前消逝的景色,總是在這幾年間、不斷在夢中浮出;每每出現,就又會讓他如此驚恐地、中斷休息的時段。
  「……又是這個夢嗎。」
  不同於往常,今日的夢醒時分,意外地十分剛好;宛如提醒他、該回歸自己的日常生活般,他依照著生理時鐘開始起身著衣。
  「真是,全身都是汗……這天才剛開始吶。」
  用床邊的布巾、大致擦去身上汗水後,著衣完的男子鼓起精神、走出房間,進到屬於自己的一小片田地內。
  多虧了太陽升起前的涼爽,他很快就忘卻惡夢的影響,辛勤地照顧起田地。

  任誰看到這景色,都無法聯想起、男子以前究竟是何身分吧。


  ※ ※ ※


  在一場將整個大陸捲入的亂事後,這片異世界的大陸、逐漸恢復了平靜。
  儘管因為戰爭的關係、讓諸王們有合理的理由擴張軍力,可也因此導致意外的軍事平衡,大陸各處十分和平。
  這番過於詭異的平衡,就在各地戰鬥急速消失的狀態下、維持了十數年。
  至於戰爭的起因──奎恩帝的原領地,則被戰爭中聲名大噪、原來領地的王子「波特斯」繼承了所有領地,歸順於上皇的領導下。
  起初,雖仍有些許奎恩的殘黨在反抗,但在名將「林德」的活躍下、領地內很快就獲得安定,也使得政事步上正軌。

  然而,看似美好的未來,卻在一個人到來、和一件事發生後,開始被扭曲模樣。
  上皇為了幫助少有經驗的波特斯王,於是派遣了一個事務官、成為波特斯王的輔佐。
  事情就是這裡開始變得詭異。
  那個輔佐官到來之初,的確是有幫助政事更加滑順運轉,可正是過於順利,反倒讓人們開始議論紛紛。
  其中不乏王身邊的各位朝臣,大家都對這新來的天降大官有些微詞;不過,在幾位反對者、意外死於事故後,就沒了什麼反抗的聲音。
  就在一切看來順利之際──波特斯王的伴侶‧寶莉王妃駕崩。
  以此為契機,波特斯王悲傷過度、完全不理朝事;看似為了幫助王排憂的輔佐官,居然順理成章地、成為了權力的中心人物。
  於這之後,反對的朝臣全都被以莫須有的罪名抓起;不准反對的風氣,甚至延續到了基層的士兵,讓士兵們開始欺壓居民。
  這名臣子的惡名──「辛重」,也就漸漸為人所知。
  此刻的領地,儼然成了他的囊中之物;只是礙於上皇的面子、沒有直接奪權罷了。

  面對這般惡行,昔日的名將「林德」雖試圖反抗,卻被辛重擅自貶官、送到邊疆去做教官。
  這樣的舉動,更是引發了部分將官的不滿;軍隊也就在這樣的環境下、悄悄分為兩大派。
  領地內的動亂、已經種下了因子,剩下的、或許就是某個導火線。

  可即便氣氛如此劍拔弩張,對於一般老百姓、日子還是要過。
  對於昔日的反叛者──奎恩的兒子‧「奎克」來說,更是如此。
  如今,那曾權傾一時之男子的骨肉,只是一介普通農民,每天挑菜到市集販賣過生活,僅此而已。

  今天,一如往常、是個萬里無雲的晴朗日子。
  在市集上擺攤的奎克,邊叫賣著自己早晨採收的青菜、邊壓低自己的草帽,盡量避免路過巡邏士兵的眼線。
  已經步入中年的他,只想好好過生活、不想扯上任何麻煩事。
  直到──某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的攤位上。
  「……客人,請問要些什麼?」
  由於實在過於熟悉,奎克甚至是愣了一下、才生疏地說出招呼。
  可眼前男性的字句和聲線、卻是讓他難以保持冷靜。

  「王子殿下……您不用對在下這麼客氣啊。」

  「!」
  一聽到關鍵詞,奎克臉色發青、將草帽壓得更低。
  「您、您這是在開什麼玩笑呢,客人。我聽不太懂……這是都市來的笑話嗎?真難笑……呵呵……」
  只是,對方滄桑的口吻,完全不打算放棄:
  「王子殿下,不用對在下如此有敵意的。
況且,在下豈敢將『奎恩帝』的子嗣作為玩笑?請抬起頭來、看看在下吧……」

  「……」
  如此近乎咄咄逼人的說話方式,讓奎克不得不抬起頭來、細看眼前的男子。
  果然,那個駝背的身影、雖然和記憶中不太一樣,臉的輪廓倒是絲毫不差。
  「……你是,耶氏……!耶氏老師,您怎會在此地?」
  此名昔日的王子面前,站著的是位雖駝背、眼神仍炯炯有神的長者;其目光搭配著燦笑,神情明顯十分興奮。
  「啊啊……王子殿下!總算認出在下了!能一眼認出已蒼老的在下,在下十分感激……!」
  但老者的背景,卻讓奎克完全高興不起來。
  「……老師,您走吧!父王已經失敗了……!
這個時代,該交給新的王……我……我能不被追究成戰犯、隱名埋姓生活,已經足夠了……!」
  「可是,王子殿下!」
  回過神來,名為耶氏的長者、已經緊緊地握住了他的雙手。
  「您真的希望如此嗎!世風日漸低下,又豈是已逝之陛下之所望!請三思啊!」
  那近似威脅的請求口吻,以及要哭出來的蒼老聲調,讓奎克幾乎要窒息。
  「老師……請您放開……!我已經和這些沒關係了……!」「殿下!您一定得好好思考啊!怎麼做,才是對得起自己良心的事!」

  兩人間的爭執,很快就引來了士兵的關切。
  「那邊的,在吵什麼!」

  「糟了!」
  見士兵前來盤問,奎克急忙推開眼前長者。
  「老師,快走吧。這是我對您的最後一點尊重了……!」
  「殿下……」「快!」
  中年男子的兇狠眼神,讓耶氏不敢多逗留、急忙拖著蒼老的身軀逃入巷弄。
  「殿下,要是您回心轉意,務必和在下連絡……!」

  目送長者逃走後,士兵們轉眼就來到奎克的攤位上。
  「喂,賣菜的!剛才那是怎樣!」
  為了不被無端欺負,奎克偽裝成受害者、朝士兵們哭訴:
  「長官,快去抓那個混帳吧……!他想和我殺價,我拒絕不成、他就一直拉著我!我只是個平民、不敢亂動手啊!
他居然倚老賣老、根本變相搶劫!您得為我做主啊!」

  「……好好好,閉嘴。」
  過度誇張的演技,讓士兵翻了白眼。
  「反正情況肯定也沒多嚴重,犯人就交給我們處理。下次小心點啊。」
  不耐煩地結束盤問後,其中一名士兵多逗留了一會。
  「抱歉,大家最近被某些突然出現的叛軍、弄得心煩氣躁的……這一點、應該可以解決你的『問題』……」
  隨後,那溫和的士兵從懷中拿出幾枚金幣,放在奎克的攤位上後、就回去加入了巡邏行列。

  事情告一段落後,附近的攤販、紛紛上前關心奎克。
  「幸好你沒被敲竹槓。真是走運吶你。」
  「是啊……」
  若是照往常的習慣,這時應該會被士兵要求一筆「搜索費」;反倒拿到一點小費的奎克,心頭卻是惴惴不安。
  畢竟,在這士兵權力極大的土地上,被壓榨可說是家常便飯。
  因為如此,即便可以安心地返回到攤位上繼續生活,奎克還是無法壓下心頭的擔憂。

  無法停下……對昔日導師是否能安然逃走的憂心。


  ※ ※ ※


  時光飛逝,在沒有什麼狀況發生之下、來到了黃昏時分。
  攤販們紛紛收拾自己的行囊,準備回家休息。
  就在奎克也打算整理攤位之時──

  「拜託你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早上沒能抓到老者的士兵,此刻居然遷怒於某個男攤販、用力拆除其木造的簡陋攤位。
  「閉上你他媽的臭嘴!居然給老子說沒看到?幹你是睜眼說瞎話吧!人都在你眼前跑過了!」
  怒吼出聲的士兵,猛然舉起手中未出鞘的長劍、用力打倒男攤販!
  「嗚……」
  眼看男攤販被打得頭破血流、在地上蜷縮求饒,同行的另一位士兵出言相勸。
  「別這樣吧……他真的不知道……」
  「閉嘴!」士兵卻是毫不聽勸,還抽出長劍。「不給這些死老百姓一點教訓,沒人瞧得起我們軍隊!」

  原本自己只要向其他攤販或路人一樣、摸摸鼻子走掉就好。
  但是,奎克此時竟停下了腳步,死盯著這對他來說、不合理又習以為常的「景色」。
  從他腦袋湧出的聲音,則是那個老者的話語:

  「您真的希望如此嗎!」

  「……」
  那瞬間,他還看見了遠處巷口中、某個老者的蒼白臉孔,正盯著自己望。
  無言的壓力,淹沒了自己那渺小的精神。
  「……好啦。我去、我去做總可以了吧!混帳……!!!!」

  用力咬牙的奎克,突然就摸上懷中、為了以防萬一的匕首,全速衝向準備朝攤販揮劍的士兵旁。
  「嗯?」
  「別欺人太甚了!!!!!!!!!!!!!」
  壯膽的怒吼下,手中的匕首順著日復一日的演練、穿過士兵鎧甲的縫隙,刺入其最脆弱的喉頭!
  「嗚……你……」
  完全無法再呼吸的士兵,於是被自己的鮮血染滿胸甲、最終缺氧死去。
  「喂!你們──」
  另名同行士兵雖想馬上逮捕奎克,卻被其他攤販團團圍住。
  「你!快走吧!」「士兵馬上就會來了!你得馬上走掉!」「你幫我們出了口惡氣,光這樣、也值得我們賭上性命!」

  「大家……!」
  奎克也不多說什麼,急忙搶走了士兵的長劍、並撿回隨身匕首後,迅速消失在街道盡頭。

  這時誰也不知道,這將是一場風暴的開端。

  【待續】


  ※ ※ ※


  【下回預告】

  大戰後,本該回歸的和平,被野望無情地摧毀。
  昔日種下的因,將再度回歸於果。
  而嶄新的枝葉,也會成為助燃的材薪。

  敬請期待下回──戰火的餘熱,現在才正棘手。

  下一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