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番外篇-被囚禁的靈魂

藍飛璃 | 2021-10-11 09:58:34 | 巴幣 6 | 人氣 74


在床上耍廢了一天,起床繼續寫後續,反正劇情也不多,就寫寫吧~~(認真)



凝視著蕾蒂莎的動作,主教無所謂的冷呵了聲。
「看妳今天態度還算良好的份上,就不追究妳怠惰的事情了,快去吧!」
「謝主教大人。」蕾蒂莎恭敬的說,抬起頭的瞬間,那藐視的視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平靜且帶著歉意的神情,望向一旁的貝斯特,她輕聲道:「貝斯特爵士,我們走吧。」
她的聲音,瞬間拉回了貝斯特思考的思緒,趕緊,他恭敬的右手放在胸口,低頭回:「是。」
蕾蒂莎凝視了他一眼,跨步走下石階,在經過門口的主教同時,禮貌地彎身行禮,然後越過他們走了出去,筆直的往聖殿大廳走去。
而同樣跟在她身後的貝斯特,在沉默地跟著走了一段路後,注視著眼前背對自己的蕾蒂莎,忍不住開口。
「蕾蒂莎,妳……」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她停下腳步,身後的貝斯特也同樣止住步伐。
她轉過身,絲毫不隱瞞地對他說:「我不打算隱藏這個事實,畢竟你和這女孩本就有著關聯,雖然要扮演成她不是問題,但我不認為這是最好的做法,因為你也愛著她,所以我能體會你的心情。」
不曾愛過人的自己,在遇見他之後,他的努力,他的追隨,使她的想法有了轉變,對於眼前這對想愛卻刻苦艱難的戀人,她多少能理解,甚至可以想像,因為克雷斯,那個拚了命走入她世界的男性人類,就是這樣一個特殊的存在。
他改變了她……
「妳……是什麼意思……」貝斯特瞪眼,神情錯愕地看著她。
他的疑問讓嵐月沉默,凝視他片刻,她才緩緩開口:「嵐月,我的名字。」說完,她轉過身邁步繼續朝聖殿大廳走去,同時對著身後的貝斯特道。
「現在的時間不容許詳談,等今日的行程結束,晚上,在你們總會碰面的地方見面。」她一路走著,絲毫沒有停留的打算。
望著自稱是嵐月的蕾蒂莎身影,他的思緒混亂,此刻的自己完全不知道該如何進行思考,因為眼前的情況,明顯是有人附身在蕾蒂莎的身上,而那個人看起來不像有怨念的幽靈,但表現出來也不像他所知神的姿態。
困難的嚥了一口,順了乾澀的喉,跨步,他趕緊追上她,雖然他還在整理著眼前的思緒,但他卻細想不出答案,直視著眼前的背影,就算他想做點什麼,眼前的情況來看,蕾蒂莎應該是沒有危險的。
只是這樣的安全能維持多久,他並不知道,唯一能得到答案的,就是如她所言,晚上的時候,那個空閒無人的時段,才有時間將這突然發生的事情一次釐清。
*****
忙碌的一天,很快就來到了夜晚。
當神殿的診治與詢問結束之後,蕾蒂莎在沐浴過後,整理了下,便依約前往了今早約定的地點,神殿東側密林中的河流旁。
她緩步走到河岸邊,望著一旁熟悉卻又陌生的大石,回想著腦海中的思緒,她清楚那熟悉感是來自這身體主人的記憶,這裡就是他們兩人私下相見的地方,很隱密,卻也很空曠,因為是在一條河流旁。
聽著潺潺水流聲,她走到水邊,凝視了眼河中月亮的倒影,抬頭望向充滿星斗的夜空,思考著該不該此刻就直接與這世界神聯繫,但想了半晌,她還是下了另一個決定。
先蒐集情報再說。
伸出雙手,將魔力凝聚,下一秒,魔力散開,化成光點,如螢火般的飛向四周,在魔力的擴散下,許多嬌小身影在光點的閃爍中逐一出現,並朝她飛了過來。
有的帶著好奇,有的帶著興奮,各個小巧的身軀,帶著不同顏色的光芒來到她身邊,那些是世界精靈。
是世界神賦予世界生命的產物,它們代表著生命的能量,只要它們存在,就表示世界的生命是穩定的,相反的,如果它們躁動不安或是消失,就代表這個世界正朝著毀滅走去。
「告訴我有關這世界的所有事情吧。」她說。
那些光影在她的話語下,開始在她的身邊圍繞,有的甚至起舞,她仔細聆聽著精靈們帶來的資訊,一點一滴的於腦海中開始整理起所有情報。
她專心聆聽著,慢慢的,她多少能推測出這世界是安全的,至少目前的資料中可以斷定,那群人並沒有出現在這世界,也因此這世界並不存在著危害自己的風險。
雖說精靈們可以帶來很多訊息,但有些其實根本毫無用處,所以她必須花時間逐一篩選,而這過程,透過人類的身體,就有了魔力消耗的問題,因為這具身體並不具備著與精靈溝通的能力,蕾蒂莎的能力僅單純的是個白魔法師且是個被神選上的容器罷了。
她能夠透過力量,與神連結,從神身上得到神諭,但卻沒辦法擴大到與世界精靈對談的程度,這也是為什麼她會思考著,該花費多少時間與精力來瞭解這世界,且這過程很可能會讓蕾蒂莎的身體產生過勞的情形。
「蕾蒂莎……」
經過了不知多久,貝斯特的聲音輕輕地傳了過來,她聞聲望了過去,只見他立於自己幾步之遙,神情有些吃驚的望著自己,其中也明顯帶著癡迷的神態,那模樣讓她感到熟悉且有趣。
因為她見過那個表情,克雷斯曾經也有用這個模樣凝視著自己。
那樣的回憶另她的心口一陣暖熱,不自覺的,她揚起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而貝斯特,卻在她的表現下,大步一跨,走近她,張手毫不猶豫地將她緊緊抱住。
堅實的雙手輕顫著,擁抱她,遲遲無法放開。
*****
來到約定的地點,貝斯特便看見站在河岸邊的蕾蒂莎,他清楚眼前佔據著蕾蒂莎身影的是一個不知何處來的靈魂。
於是他為了確認這靈魂到底計畫著什麼,他即使已經抵達了,依舊沒有馬上露面,只是靜靜地待在森林中,觀察著她的一舉一動。
她在河邊走了一下,片刻後,她舉起雙手,他清楚地看見那雙手被白光圍繞,隨即白光飄向四周,如螢火般的不停閃爍,過了幾秒,許多不同顏色的光影逐一出現,朝她靠近。
那樣的場景另他下意識握緊了腰上的配劍,擔心蕾蒂莎會因為那附身的靈魂而受到傷害,但他為了確認實情,還是逼迫自己忍了下來。
「告訴我有關這世界的所有事情吧。」
突然,她開口,身旁的彩色光影在她的話語下開始活躍了起來,她也在同時,緩緩閉上眼,彷彿在享受般的靜靜站在河邊,那樣的場景,月光揮灑在她的身上,魔法的白光與彩色的光影圍繞著她。
眼前所見的景色,宛如精靈女王在陪伴頑皮的精靈們,她臉上自信的表現,溫和的神情,擁有著蕾蒂莎的外貌,卻明顯是截然不同的個體,她的行為將蕾蒂莎的美完美呈現。
心頭一緊,無法克制內心想擁有她的慾望,下意識的,他拋棄了觀察的想法,走出森林,朝她靠近,低聲呼喚。
「蕾蒂莎……」
當聲音一出口,他知道自己受到她的吸引,清楚自己的行為偏差,一陣如同背叛的羞愧感瞬間湧現。
他……他到底在做什麼,眼前的女人明明自稱是嵐月,根本不是蕾蒂莎,她只是個附在蕾蒂莎身上的一個靈魂罷了。
然而下一秒,那有著蕾蒂莎外貌的女子,以她的外表,露出一抹溫柔的淺笑,這是他所熟悉的她,那如小白菊一樣溫柔靦腆的微笑,但此刻的她,眼中多了自信的神采。
那樣的表情如同烈火般燒灼他的心,早已愛她愛到無法自拔的自己,不能自主的跨步上前,將她緊擁在懷。
他始終清楚她面臨了多少傷痛,她的治癒力也使所有人都想仰賴她,卻也因此使她總處於力量低下的狀態,因為她必須每天不停的治療別人,甚至為了滿足主教的私人慾望,透過她的力量獲得神諭,藉此獲得了權力,然而僅僅是個騎士身份的他卻什麼也做不了。
被擁抱在懷的嵐月,透過這身體,她清楚感受到這男人的思緒,不用說,這是她本身的能力,而不是這身體主人的力量。
即使她的力量因為低下,許多的能力因這具肉體而被封印,但部分的力量仍是有的,且能透過魔力的運用來開啟,只是相對較消耗力量。
她知道這男人心中的痛,也從剛才精靈們的口中得知這個國家的概況,甚至是宗教裡某些人導致的問題,知道自己被蕾蒂莎的意念綑綁,但並不代表她沒有能力掙脫和思考這些事情是否該介入,她不過是需要一點時間而已。
「貝斯特。」她低喚,同時輕推了他,離開他的懷抱。
貝斯特望向離開懷裡的蕾蒂莎,凝視著她的眼,那擁有他深愛之人外表的靈體,她究竟想做什麼?是為了什麼才會進入蕾蒂莎的身體?
與眼前的貝斯特對望,無奈的,她嘆了口氣,淡漠開口:「你們的事情與問題,這身體中所有的記憶我都已經看過了。」她停頓,不等貝斯特開口,她繼續說。
「我是來自其他世界的種族,由於我族並不像人類一樣有實體,所以在穿梭空間通道時,因我的力量較低下,這身體主人的強力意念才將我從時空的裂縫中拉扯了過來,我就這樣因此寄宿在這個軀殼裡。」
「其、其他世界的種族……?時空裂縫?」貝斯特無法理解的睜眼看著她,她……到底在說什麼……
看著他完全況狀外的表情,她嘆了聲:「要說到你明白,我想應該相當費時,簡單的說,就是蕾蒂莎想改變你和她的狀態,對神進行了強烈的祈求,而我恰巧經過了她執念停留的區域,才導致我附在她的身體裡,我想這意念產生的時間應該不短,所以力量低下的我才會被拉了過來。」
她說完,視線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貝斯特,只見他仍是一臉的呆,沉默了一段時間,他才意識回籠,喃喃的說。
「那麼……妳是誰?難道不是幽靈?依照妳的說詞,妳並不存在於這世界,那能夠離開她的身體嗎?因為……神諭通常非常耗費魔力……如果妳繼續待在她的身體裡的話,應該會……」
「並不會有任何影響,你真正該擔心的是這孩子的意志,她現在幾乎是呈現逃避現實的狀態。」皺起眉,她略顯不耐的說。
「她的意志?」
「對。」她深呼吸,緩緩吐出,彷彿頭痛般的伸手按在眉角,「她所承受的壓力,我相信你比誰都清楚,她所祈求的願望只有一個,那就是得到自由,可是個性溫柔的她,一直被主教的養育之恩綑綁,更因為自己是聖女,職責讓她不敢放手逃離,只因為她清楚這個國家需要她,需要神的力量。」
「是沒錯……因為……這個國家需要她……」貝斯特聽了,面露暗色,想起她所背負的,心被狠狠扯痛,下意識的,他握緊了雙手。
「不,你錯了,並不是這個國家需要她,而是你們人類的規範制約她,逼迫她必須這麼做。」見他神情痛苦,嵐月冷聲開口,隨即不屑冷哼:「規定是用來方便管理的一種方式,但總會犧牲一小部分的人,而你們這國家的規章,犧牲的就是蕾蒂莎,只因為她能夠與神連結。」
她的言論,貝斯特不置可否,只是沉默地凝視她。
望著貝斯特灰藍色的眼瞳,嵐月無奈的嘆口氣後繼續說:「她的煩惱,相信你應該清楚,而此刻這也正是我的煩惱。」
抬頭,她仰望滿天星斗的夜空低語:「我因為力量低下的關係,加上她的強大意念,現在就如同被關入牢籠的鳥,無法離開這裡。當然,要掙脫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今天在替她執行每日要對人民做的事情時,我也想藉機找到她的靈魂與她溝通,但找到的卻是……」
想到自己在她的心底看見的是佈滿黑色荊棘的外觀,而這身體的主人就這樣被那荊棘綁住且沉睡在其中,這樣的狀態,很明顯她被沉重的擔子約束,無法掙脫,如果她什麼都不做就離開這具身體,那麼這個軀體的主人就會陷入永遠的沉睡,直到死亡那一刻的到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