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第貮章 —— 粉碎心靈而行 EP 29 那不聖潔的禱告(誠)

黑化跌死 | 2021-10-11 04:21:44 | 巴幣 6 | 人氣 66


封面:
dℯℯp | ₩ANKE


大目錄按我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章 —— 粉碎心靈而行 , 我等終將自由






EP 29 那不聖潔的禱告(誠)





額頭貼在那冰冷的金屬感,摟抱少女的我察覺到對方頸子有個洞,那個屬於自己的傷勢,現在,出現在她身上

包括肚子、耳朵

一切窒息感都不見了,似乎都成為了她的傷,完整的身體是自己的身體,遍體鱗傷的是對方,氣息漸弱的是少女

這是為什麼?


因為冷靜下來的話,一切清晰不過,怨恨不再照映天空,疑惑開始重新一一浮現在兩方眼前,連同真相

那是問題的根源,那怕只是真實

若然道歉有用,無妨,但這份內心的衝動,壓不住


因為

「對不起⋯對不起⋯⋯」

因為已經沒關係了,奈穂子

由一開始,我們已經錯了,奈穂子

由一開始,靈魂只有一個,奈穂子和依奈子,其實是同一個靈魂,一面陽,一面陰,唯獨太過分開,兩方太過激進

只是,怎樣爭吵也好,我是我,不論依奈子、奈穂子也是同一人,只有一人,結合起來是我,分離出來,也是我,為不折不扣的真相

到最後,一切的掙扎,也是藉口,始終原本大家不是止於相似的程度,而是相同,腦中想、受的傷、心之念,也是「鹿波 奈穂子 依奈子」 的全部

對於怨的偏執是共同的,排除所有礙於幸福的存在,是所親所愛的人也好,那怕對自己也是;對於自由的堅持是一樣的,可以給自己不選擇的自由,可以給自己選擇的自由;對於信仰的肯定為同根,不論對平凡的珍惜,亦或是迎接巨浪的勇氣

相同無異

的確,奈穂子的精神力量、對身體的掌控權遠不及另一方,看上去是依奈子才是主場人,但若果沒有奈穂子,依奈子也不是什麼的主人,靈魂不會在

こんな,依奈子は「居ないの子」でいます

奈穂子はもう「真の子」なる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いなこ)依奈子只會作為「不存在的孩子(いないこ)」

(なおこ)奈穂子這孩子的身分仍不能返卻為「真正(なお)」*


(*「依奈子」拼音為:I Na Ko イナコ ,和日語中的「不在」:「居ない/いない」 i na i 似音)
(「奈穂子」拼音為:Na O Ko なおこ ,同時也是日語漢字名字「真子」的發音)

正因如此

正因如此


您會怎麼說?吶,奈穂子?

帶著真正名字的少女是真身無疑,本應如此,正宗的真實身份卻被捨棄,成為了一個惡魔的存在,即使事實並非,然而忍聲吞氣的信仰,被妖魔化成最醜陋的存在

奈穂子

您的內心是有多麼的害怕?

我的內心是有多麼的害怕?

「我不知道」已經不是一個可以休止所有的答案,站在審判的閘門前,凡是脆弱的心靈皆要粉碎

我還需要食言多少次?

您還要逃避這個現實多少次?

我知道的,是如果能下定決心,斷絕而否定所有過去,堅持的藉口是比起放棄的理由再為虛偽,不說這未來的幻像不堪一擊,呼吸也被束縛著的話,又談如何堅持?

不理性的生命,是一種無趣的折磨

逃避現實的抉擇,結果是把所有努力的肯定給一手摧毀,由自己一手破壞,而不是誰人

害怕到將過去的確幸捨棄,連祝福也一拼捨棄,把責任推卸到過去,此刻空無所有也是預料之內

談何幸福和希望?恐怕只是對自身欺騙殘害

「奈穂子」之名,若然自己也屈服的話,又如何去迎接更大的困難


吶,我實在告訴您,您並不「邪惡」

您只是一個失敗

您救不了我,也救不自己

您甚至在少女眼中,並不配有一個名

您知道為什麼自己叫作「奈穂子」嗎?

吶,以真名去命名,一個承受負面情緒的人格,用意可以是什麼?少女眼中,您的存在價值可想言之:只是一個傀儡,這可是連您本來也知道的事情

現在,您無法將視點從這個真相上離開

這個名字和痛苦劃上等號,少女不是因為您的行為去痛恨您,而是發洩與過去的既視感受,就如您誕生之意,少女只是想有個藉口去解釋自己的暴行,少女只是想有個存在,可以儲著一切的負能量

少女寧願不存在,過著依奈子的人生,也好過於去面對「奈穂子」的身分、對父母的恨、被忽視的壓力、社會的不合理

為什麼要有依子的身份?因為「奈穂子」不能和孩子一樣,漠視世上的殘酷,依奈子純粹想活得快樂

為什麼要有鹿奈的身份?因為「奈穂子」不會逃避現實,承擔責任是一個苦活,依奈子純粹想活得平凡

為什麼要有奈奈子的身分?因為「奈穂子」不是一個成熟的大人,作為真實身份的一個倒影,內心仍充滿熱誠的話,少女的心便會在受傷覺得痛,依奈子只想自由而無憂

當初,為什麼要有奈穂子的身分?


那是

單單地與生俱來的


因為是天生的,先天性的,自然本身擁有的缺點,所以角色也是已定的

可是,不,少女認為,不該是這樣

奈穂子的身分,是沒有能力成為到理想的自己

那麼

乾脆

拉下來


丟在黑暗中

奈穂子,取而代之的是

「依奈子」




以新穎的藍色碰撞以住的炙熱,藍色是不治病,妄想的針,執迷的苦,若將謊言倒入這酒杯,學著孩子般捏著鼻子,喝下這杯砒霜,幻想就能打消繼續掙扎的念頭,但越喝越心碎難過是事實

酒精苦口,卻能令人迷醉

砒霜只是苦澀而嗆喉




毒害得少女,已經喪失方向



奈穂子、依奈子,是誰,其實不重要


重要的是,已經沒關係了


少女放棄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