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悲傷的愛情寫後感

祁 OWO | 2021-10-10 23:15:14 | 巴幣 118 | 人氣 88

在這次短篇中,我開始嘗試自己之前沒有做過的題材——愛情和不同的敘事人稱,之前的文明的火光和疫苗都是以第一人稱來寫。但是用第一人稱寫作,一開始沒什麼感覺,但是寫久了,就發現第一人稱的視角會有一些限制,只能用主角的眼睛來看這個故事和世界,雖然寫得好可以讓觀眾身歷其境,但是在這篇短篇中,我並不希望觀眾帶入故事中的任何一個人物。所以我才會想試著在這次短篇中使用第三人稱的視角,希望透過第三人稱可以讓觀眾用無形第三者的眼睛來看這個故事。
  
  故事的主題是悲傷的愛情,我一開始覺得咫尺天涯的東西,最讓人感到痛苦,原先是想寫純粹單相思或是單戀的故事,但是後來卻覺得這樣的故事不夠愛情(?
  
  因此轉而思考如何讓一段愛情變得悲傷,因此成了這次故事的主要構想——不相愛的戀人。阿哲和依潔並不相愛,卻是旁人眼中的模範戀人,維繫他們兩人戀情的是兩人對他人——阿信、薇涵的愛戀,他們為了不讓自己喜愛的人擔心自己,而選擇和自己不愛的人在一起,以上大致是這個故事的核心。
  
  因為,如同前面所述,我想要讓讀者用無形的第三者來看這個故事的推進,慢慢拉開故事的簾幕,給讀者在閱讀時能夠同時去思考、猜測悲傷的愛情是指什麼。在這種第三人稱的敘事下,我盡力不去描寫人物的內心,轉而去描寫人物的動作、表情,希望讀者能夠一步步猜出發生什麼事。但是我在敘寫上......看來還需要許多改進。
  
  如同上一篇疫苗一樣,我同樣用不同的時間軸來幫助開展劇情,可能也有一部份原因是自己沒辦法在一幕中將整個故事說完,之後得要在這部份再多下些心。我在景物方面的敘述往往不太精細,可能也是自己辭彙不足及閱讀不夠多的緣故。
  
  在故事安排上以現在-〉過去(較久)-〉過去(較近),開頭幾句想要後頭呼應製造一種反差感,原先所問『你還愛嗎?』兩人愛的人都不是指對方,試圖在故事中留下一條條線索,像是人物的動作、表情之後的,想讓讀者在讀完時,發現前面都有徵兆了,但是因為沒有寫得太好的緣故,反而讓人一頭霧水。
  
  故事中阿哲和依潔都相較阿信、薇涵更加文靜、能夠察言觀色,這樣的角色設計是想要寫出兩人(阿哲、依潔)是為了讓對方(薇涵、阿信)喜歡才成為這樣的人,在故事中只寫了:『還以為阿信的對象會是一個能夠包容他脫序言論的人。』,但寫到後來發現自己不知如何寫出那種感覺,所以作罷。
  
  我在寫作時,試圖讓每個角色更加立體,想要讓讀者能夠從言語和動作,分辦人物(因為發現《文明的火光》的人物都好扁平)
  ,但是目前看起來同質性還是太高。
  
  這個短篇對我而言充滿了嘗試——第三人稱增加人物動作和表情的敘寫、感情的敘寫、試著讓角色有自己的特色,我應該也會持續在之後的創作中嘗試新領域。
  

創作回應

掌中紙鶴
可以看得出來阿哲跟依潔的結合不是出於真心,不過關於兩人其實愛慕的對象是阿信跟薇涵的部分,我有點看不太出來,能稍微給我提示,兩人分別是愛慕另一人的段落在哪一部分嗎?
2021-10-11 12:28:14
祁 OWO
這部份我可能也沒有寫得很清楚。
「他們的感情真的是越吵越好呢。」阿哲用著只有身旁依潔才聽得到的聲音說。
  
「是啊。不過,這樣不才是好事嗎?」依潔用著同樣微小的聲音回答著阿哲。

「的確呢。」

這樣不才是好事?——若是普通朋友,(我個人認為)不該這麼問的,從反面來看這個問句,就是依潔覺得阿哲不希望他們越吵感情好。


「你不用擔心這件事了,阿哲!」阿信帶著燦爤的笑容說出這句話。
  
「怎麼了嗎?」依潔突然走到阿信和阿哲的中間,看著阿信說出這個問題。

依潔突然插進阿信和阿哲的對話中,代表她很關心這個問題。

「真沒有想到他們會在一次呢。」阿哲有些無神的看著他們遠去的方向,自語般說出這句話。
  
「這應該沒有人想得到吧。」依潔的語氣比往常更加平淡,顯得有些冰冷。
  
「你不覺得可惜嗎?」
  
「你覺得可惜嗎?」

看到朋友成為戀人,為什麼會覺得可惜?以普通朋友來說,應該要感到高興才對,為什麼會問覺不覺得可惜,且還是阿哲和依潔都用同樣的問題問對方,代表他們都知道對方可能會覺得可惜。

依潔趁著阿信在和薇涵說話時,用只有阿哲聽到聲音問道:「你被阿信刺激到了嗎?」
這邊的刺激,我是想寫出阿哲被阿信的話——我還很怕你未來得和糟糕的對象(薇涵)在一起呢刺激到,因為阿哲認為阿信身在福中不知福。

還有阿哲和依潔能夠簡單解決,薇涵和阿信的爭端也是他們足夠了解他們。
2021-10-11 13:52:16
祁 OWO
第一次寫這些東西,可能沒有描述很好,讓人一頭霧水
2021-10-11 13:53:09
掌中紙鶴
原來如此,我看的時候解讀是,阿哲跟依潔彼此因為個性被動的關係,所以誰都沒有踏出第一步,而看著好友成雙成對,依潔不斷用言語暗示阿哲他太過被動,而阿哲則是心有顧忌,一直不敢給出承諾。

「他們的感情真的是越吵越好呢。」阿哲用著只有身旁依潔才聽得到的聲音說。
「是啊。不過,這樣不才是好事嗎?」依潔用著同樣微小的聲音回答著阿哲。
「的確呢。」

像這部分我會解讀成,阿哲用憧憬的方式告訴依潔他希望也能與依潔有這樣的互動,依潔說這樣不才是好事,表示對兩人現在有距離的互動也有所不滿,也同意憧憬這樣熱烈的互動。

「真沒有想到他們會在一次呢。」阿哲有些無神的看著他們遠去的方向,自語般說出這句話。  
「這應該沒有人想得到吧。」依潔的語氣比往常更加平淡,顯得有些冰冷。  
「你不覺得可惜嗎?」
「你覺得可惜嗎?」

根據前面解讀,阿哲與依潔本來就互有好感但遲遲沒有進展的推理,這邊就像是在說,阿哲自嘲自己和依潔的進展跟好友相比停滯不前,而依潔則是看似禮貌,實則幽怨的埋怨阿哲的躊躇不前,兩人說到的可惜名面上是說阿信跟薇涵,實則是說彼此的關係還停留在朋友而感到惋惜。

依潔趁著阿信在和薇涵說話時,用只有阿哲聽到聲音問道:「你被阿信刺激到了嗎?」

這邊我就因此理所當然解讀成,依潔趁機為阿哲與他告白埋下炸彈,告訴他阿信這麼魯莽直率的表白,最後得到了真愛,難道你不會被刺激嗎?

因為這樣解讀下來也好像沒有甚麼問題,所以我才會蠻好奇哪部分是阿哲跟依潔對薇涵跟阿信有表露心跡的部分。
2021-10-11 14:49:32
祁 OWO
來如此,那這樣應該是我時間順序沒有寫好?因為我這篇是用倒敘的方式來寫的,雖然你這樣理解好像也可以?(作者已死)
2021-10-11 15:51:24
掌中紙鶴
我在想可能是因為沒有很確定性的敘述指出"阿哲喜歡的是薇涵、依潔喜歡的是阿信",才讓我沒有辦法立刻往那個方向去想,而是自然地認為"阿哲與依潔互相喜歡,但又互有顧忌才遲遲沒有告白",而實際上故事寫的是"阿哲喜歡的是阿信,而依潔喜歡的是阿哲"從互動上也同樣說得通。至於要不要展現這決定性證據,或者就讓讀者認為這幾種關係都有可能,就要看作者認為哪一種效果會比較好了。
2021-10-11 16:04: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