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黑道少女VS男子學園03》第五章 無法阻擋的緣分(1)

唯伊說 | 2021-10-10 20:00:03 | 巴幣 0 | 人氣 85


  寒晴身著制服,手放在外套口袋,悠閒的走在街上。和妹妹一起上學的途中,接到兄弟打來的電話,說是找到奕君的母親了,所以就臨時決定翹課。

  「這次是哪個先到學校?」

  聽到聲音,寒晴側過身。零夜朝她走近。

  「光天化日下翹課,膽子挺大的。」寒晴冷哼,大清早的竟然在學校外相遇,真是冤家路窄。

  「你不也是嗎?」零夜目光上下審視著對方。聽說話的感覺,是寒晴。

  「天獄挺不賴,一夜之間就把政府搞的雞犬不寧。」零夜走在寒晴身旁。

  清晨時,各大電視台爆出緊急新聞,踢爆不少高官收賄之事,不只政商名流,連警界高層都中獎。這幾天新聞大概會被洗版。

  寒晴不太訝異他已經知道了。膽敢挑戰國家權威的,沒有幾個家族。

  昨晚寒媚受傷的事已經傳出去,沒多久就有不明人士大量舉報國家醜聞,怎麼想都是天獄的警告。

  天獄不需要費太多功夫,只要將握有的資訊匿名送給各大媒體,再寄些手頭上有的鐵證,接著就讓世人來判定他們的罪。

  「你該祈禱把柄不會落到我手裡,否則下次上電視的就是你。」寒晴似笑非笑。

  「如果你有本事拿到。」零夜的話語裡自信十足。他做事向來乾淨俐落,又怎可能會留下把柄?

  黑道之間是不會輕易出手,要就一次擊潰高層,要不就不要輕舉妄動。只幹掉一個,其他人會跟你玩到底,兩敗俱傷無人得利。

  黑道和白道不同,闖了禍出了事,還是能繼續馳騁其中,甚至幹的事越大,名聲越響亮。白道只要傳出一次醜聞,就別想繼續在陽光下混,不過之後轉往地下的也不少。

 

  零夜忽然瞄向寒晴胸前,神情似乎有些疑慮。

  「看什麼看?」寒晴擰眉。這目光令她不自在。

  「沒什麼,只是在想你的領帶換了嗎?」

  「什麼?」無緣無故換什麼領帶?

  「上次在路上聽到成美的說,天日和成美的領帶後面都繡有名字,交往中的情侶會交換領帶。」他不免好奇,寒晴會不會也玩這種無聊的遊戲?

  寒晴還是第一次聽到,翻開領帶,左側邊還真的繡有名字。她和妹妹平常都沒注意,隨便拿了就繫上,說不定有不小心交換過。

  寒晴翻開剎那,零夜看到上頭的字是寒晴。

  「原來你還沒跟會長換。不過這樣分手後就不用再換回來,省的輕鬆。」

  寒晴朝他投出不懷好意的目光,瞧了瞧他胸前的領帶。感覺到不舒服視線,零夜先行開口:「我的領帶是我自己的。」

  「喔?為什麼還沒換?女朋友不給你?」

  「我沒有女朋友。」

  「那最近跟男朋友如何了?」

  ……

  「交到再告訴你。」

 

  他們走了一段距離,本來打算各往各的目的地,然而走的叉路和彎道都相同。

  零夜不認為寒晴會閒到跟著他,寒晴也知道他不會無聊到翹課跟著她。

  就在快到目的地時,兩人一左一右分開,他們都沒向對方道別,各走各的,形同陌路。

  寒晴看了看周遭來往的人群,視線緩緩移往某間燈光明亮的餐飲店,她走進店內。

  「歡迎光臨!請問一位嗎?」一名服務生問。

  寒晴視若無睹,直直的朝著裡頭走去,接近廚房時,先前招呼的服務生追上前,伸手攔下她。

  「不好意思,裡面非工作人員不可進入。」

  寒晴沒有多說什麼,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卡。服務生態度一轉,將廚房門打開。

  「請進。」

  裡頭的廚師正在做菜,擺設就像一般的廚房,他們見到有外人進入,只是愣了一下,接著就專心做自己的事。

  寒晴四處觀望,朝掛著紅廉的門走去,一旁看似廚師的人隨即將門開啟,那是個通往地下的入口。

  隨著越往底下走,各種聲音參雜傳入耳。直到進入內部,昏暗雜亂的燈光四射,一見到有人來,站在櫃台旁,穿著清涼的女人笑著迎上前。

  「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們服務的嗎?」

  看清楚來的人是個青年,女人神情轉為訝異,很少會有年紀這麼小的孩子來這。

  「小弟弟,是青春期到了,需要姐姐疼愛嗎?」女人擦著黑色指甲油的手指勾上寒晴的下巴。

  寒晴沒什麼反應,目光掃過周遭環境。

 

  這裡就是奕君母親上班的地方,表面上是正當的餐飲業,實則是經營情色暴力的酒店。

  「我找這個人。」寒晴拿出奕君母親的相片。

  女人盯著相片一會,表情從狐疑到恍然大悟。「喔!是蘭蘭啊?沒化妝差點認不出來!」

  「你找她有什麼事呢?我們店裡有更年輕的妹妹,你一定會喜歡的,如果你喜歡年紀大的……」女人雙脣貼近寒晴,指尖劃過她的頸部。

  寒晴推開盤在身上的女人,跟店內小姐很難溝通,她直接走向櫃台,亮出照片。

  「我要找這個人。」

  櫃台小姐盤個包頭,身著深V黑裙,她拿起相片,看了一會才認出相片裡的人。

  櫃台小姐看到來的人這麼年輕,有些訝異但仍不改笑容,「不好意思,蘭蘭正在坐檯,如果您要點的話,需要等到她這場結束。」

  「是啊,這段時間就讓姐姐陪你玩,如何?」方才被甩開的女人再度跟上,絲毫不介意剛才遭到拒絕。

  「她現在在哪?」寒晴語氣強硬。

  感覺到對方不善的態度,儘管只是小孩,也不能在這作亂。櫃台小姐笑容裡夾雜警告。

  「如果您要等的話,麻煩到待客室,或者點別位小姐。否則就請您離開。」

  這櫃台小姐倒是挺敏感的,知道來者不善,不會因為是小孩就輕視,完全以酒店利益為考量。

  寒晴也不是要強行帶走奕君的母親,而是用道上合理的方式,「我是來贖人,叫你們負責人出來。」

  以過往的經驗,櫃台小姐知道這孩子是認真的,敢單槍匹馬到這大放厥詞,如果不是大有來頭,就是活膩了。

  「好的,請您稍等。小儒,帶他進包廂。」

  女人點點頭,一反剛才輕挑姿態,「請跟我來。」

  寒晴跟在後頭,女人眼角餘光偷瞄著她。這孩子到底什麼身分?到這種地方來,看到一群男女親密談笑,表情動都不動,好似很習慣這種場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