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黑道少女VS男子學園03》第四章 意外曝光的身分(6-7)

唯伊說 | 2021-10-10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67


  她們一下樓,大廳入口就有兩個黑衣人守著,見到來人,兩人恭敬行禮,「大少爺,二少爺。」

  雷晴擺擺手,兩人離去。

  一進到大廳,奕君戰戰兢兢冒著冷汗,坐在沙發上動也不敢動,另一個則是沒搞清楚狀況的小男孩,好奇的四處亂晃著。

  「叔叔,為什麼你臉上有個大大的疤?」祐實拉了拉刀疤叔的褲腳。

  見狀,奕君驚恐萬分,趕緊將祐實抱離,緊張顫抖的道歉,「對、對不起,小孩子不懂事,請不要生氣!」

  刀疤叔面目猙擰,眼神煞是凶狠,「沒關係。」

  這哪裡像沒關係啊!奕君將祐實護在身後,黑道果然好可怕,根本不應該來這裡!

  「那是刀疤叔叔以前跟人家玩的時候,不小心弄到的。」雷晴道。

  聽到這柔和的語氣,祐實興奮的旋身,見到她們,童顏笑開來,蹦蹦跳跳的衝上前。

  「雷晴哥哥,寒晴哥哥!」雷晴一把抱起祐實。

  「嗨,小祐。怎麼突然來找我們玩了呢?」寒晴捏了捏祐實粉嫩的臉頰。

  「是哥哥帶我來的!」

  總算見到她們出現,奕君才想大罵兩個慢吞吞的傢伙,瞥見一旁凶狠的大叔,隨即噤聲。

  「刀疤叔,你先去休息吧。」雷晴道。

  得到指示,刀疤叔點頭,「是。」目光瞄到奕君時,對方嚇得縮了下身子。

  「大少爺,二少爺,我先去休息了,晚安。」刀疤叔行禮後離開。

  「晚安。」

 

  直到確定大廳只剩他們後,奕君緊繃情緒頓時放鬆,雙腿一軟,癱坐在沙發上,猛然暴怒道,「這麼多凶神惡煞的傢伙,想嚇死誰啊!」

  「你看過黑道慈眉善目的嗎?」寒晴坐在沙發上,反問。

  雷晴也選了個位置坐下,將小祐放在身旁。

  「你帶小祐來找我們,是有什麼事嗎?」雷晴切入主題,現在可不是帶小孩出來玩的時間。

  一問到重點,奕君神色轉變,似乎在顧忌什麼。寒晴注意到他的視線,是因為祐實在場不方便說吧?

  「小祐,我想睡覺,你念故事給我聽好不好?」寒晴朝小祐伸出一隻手,對方不疑有他,開心的點點頭。

  「好啊,小祐知道很多童話故事!你想聽什麼?」小祐牽著寒晴的手。

  「我想聽大野狼與灰姑娘的故事。」說話同時,寒晴給妹妹一個眼神,對方朝她頷首。

  「是大野狼與小紅帽,灰姑娘是另一個故事!」祐實糾正。

  「是這樣嗎?那你知道王子與野獸的故事嗎?」

  「是美女與野獸才對!」

  隨著聲音逐漸降低,大廳只剩下他們兩個。

  「我帶你到客房。」雷晴起身。在這隨時有兄弟會經過的地方,奕君大概也難以安心。

  奕君神情憂愁的跟著雷晴上樓,到了客房後,她關上門,坐在椅子上,等著對方開口。

  大約過了十分鐘,房內仍是一片寂靜,雷晴沒有任何動作,默默等待著。

  「其實我家有筆龐大負債。」遲疑一會,奕君緩緩開口。「家裡常會有討債的出現。」

  「這兩天也有?」雷晴問。

  「是沒有,不過他們遲早會來。」那群人三天兩頭就來亂,連在家都是種恐懼。

  奕君表情難受,咬著下唇似乎在忍耐什麼。第一次見到奕君脆弱的模樣,平常總是一副囂張跋扈的模樣。

  雷晴沉默,不想打亂對方思緒,如果他想說,自然會說。

 

  好一會,奕君整頓好心情,決定開口。

  「我爸是酒鬼,我媽是酒店小姐。我爸在酒後會對我們動用暴力,今天他又喝醉,把我媽打跑,我不能讓弟弟受傷,所以就帶他來這裡。」

  奕君一氣呵成說完想說的話,已經有心理準備會遭藐視,平時總對她們說些難聽的話,現在倒跑來找她們求助。

  然而雷晴平淡的反應令他意外。

  「你希望我們怎麼做?」雷晴問。她從不覺得這是什麼丟臉的事,反而佩服奕君,這為了保護重要的人而向討厭的人低頭的勇氣,可不是人人都有。

  老實說,他也不知道。以前父親打他們時,他為了保護媽媽和弟弟,總是挺身而出,只要父親發洩完,就不會再對其他人出手。然而今天父親竟然連年幼的小祐都想毆打,這他絕不允許!

  偶爾,他會帶著弟弟到網咖或便利商店過夜,直到早上父親出門賭博才回家。本來父親只有大半夜才回家,今天竟然一早就在家,和母親大吵一架後便動手,祐實因為害怕,才找藉口偷跑出來。

  得知此事後,他無法再放心讓弟弟一個人在家。他絕對不會讓那男人傷害弟弟!

  「我不知道,或許報警處理,讓弟弟受到社會局安置,對他來說是最好的。」奕君語氣失落。現在的他,只能這樣做。

  「你不是因為不想和弟弟分開,才來找我們的嗎?」雷晴一語道破,奕君訝異的抬起頭,她的眼神彷彿看透一切。

  「你會帶弟弟來找我們,表示你對我們有一定的信賴及期望。你父親那邊我們會讓警察處理。至於你弟弟,如果你希望,可以讓你們繼續待一起,後續情況我們會處理,你母親我們也會讓她有足以獨自生存的能力,你不需要擔心。」雷晴說的彷彿就只是安頓一隻小動物那麼簡單。

  奕君還未會意過來,他愣愣的看著雷晴,知道他一時很難反應,她提醒道:「對天獄來說,這只是雞毛蒜皮的事。」

  果然是黑道世家,勢力大到可以輕易操弄局面,奕君不免讚嘆,只有在遇到大事時,才能看到真本事!

  不,這對天獄來說,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為什麼要幫我?」

  「對我們來說,這只是需要動動口就能辦到的事,不需要放在心上。」雷晴不想讓他心存感激,這不過是舉手之勞,沒什麼大不了。

  事情差不多告一段落,雷晴起身走向門口,「這期間你們就把這當自己家,什麼時候想離開都可以。」

  言下之意,他們想待到什麼時候都行。

  奕君呆望著雷晴,他本來只是想借住幾天,轉眼間困擾他十幾年的事,竟然就這樣解決。

  雷晴真的是沒有任何目的在幫助他嗎?他真的能相信黑道所說的話嗎?



  雷晴回到房間,寒晴已經坐在書桌前,整個人氣呼呼的,大力敲著電腦鍵盤。

  「怎麼了嗎?」

  「我在怒罵烤小鳥中。妳知道嗎?痕鷹是男的,他竟然沒跟我說!如果不是在爭執過程中發現,我還會以為他是女的!」

  雷晴一愣,成美會長是男人?怎麼派一個男人到女校臥底去了?不過回過頭想一想,漠鷹小隊裡好像從沒收過女性。

  「他竟然回我這種事有什麼好說?好啊!這烤小鳥越來越囂張,情報不是晚給就是少給!」

  寒晴一氣之下打了句:不想理你了!

  她怒關電腦後,旋過身看向妹妹,語氣緩和許多,「怎樣了?」

  「沒事了。」雷晴沒有解釋太多,寒晴也沒多問,她知道妹妹有辦法處理。

  「小祐呢?」

  「唸故事唸到一半睡著了。」她看小祐睡的熟,就跑回房間,打開電腦狂轟小鳥兒啾啾啾。

  「我先回去了,不然小祐醒了看不到我可能會害怕。明天再聽妳說細節。」

  雷晴點點頭,「晚安。」

  而躺在房裡的奕君,他仰望著天花板,腦袋一片空白,心情意外的平靜。這麼多年來,深夜一直是他最恐懼的時間,因為父親通常都是在這時候回家,接著全家就不得安寧。

  他掌心覆上雙眸,淚水不聽使喚的滑落。好久沒有這麼安心了……

 

  噠噠噠噠噠——

  急促的腳步聲在樓梯間響起,一個轉彎,前方迎來一排兇神惡煞的黑衣人,奕君猛然緊急煞車,整個人貼向牆上,就怕一個不小心命喪此地。

  黑衣人停下腳步,殺氣騰騰的瞅著奕君,後者心一驚,嚇得語無倫次,「對、對、對不起!求、求你們不要殺我!」

  沒有預料之中的槍聲,黑衣人站到一旁,讓出道路來。

  奕君不確定這是不是要讓他先走的意思,小心翼翼的踏出步伐,眼見他們沒有攔下他的打算,他趕緊加快腳步跑離,就怕他們改變念頭。

 

  他一早醒來,發現竟然七點多了,已經好久沒睡得這麼安穩,一看到鬧鐘即刻驚醒。他滿腦子都是小祐還在他們手上!

  一聽到不遠處有小孩的嬉鬧聲,奕君想也不想衝去,大廳門口站了幾個兄弟,奕君急煞在門前,深怕不小心越界會瞬間沒命。

  小祐在廳內玩的不亦樂乎,一見到哥哥,開心的又叫又跳,揮舞著手中的槍枝模型。

  「哥哥!我們在玩警察抓小偷,一起來玩!」

  奕君看著地上倒一排的黑衣人,以及舉著雙手投降的黑衣人。

  小祐竟然跟這群相貌兇狠的人玩起來了!

  「哥哥等下還要上學,先讓他吃早餐,放學回家才有精神陪你玩。」寒媚微笑道,這溫柔模樣和平時大相徑庭。

  「那放學一定要陪我玩!」語畢,小祐繼續和其他黑衣人玩耍,他們也很配合的被撂倒。

  奕君這才注意到一旁的餐桌上有人,他視線移向那美豔動人的女性,她應該是寒媚,一旁沉穩內斂的男人就是雷傳了。

  他終於知道為何寒晴和雷晴的顏值這麼高了。

  沒想過此生有機會遇見這兩位大人物,奕君傻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反應。

  「先吃完早餐再請人送你去學校,時間上還來得及。」雷傳看了看錶。

  「她們先到學校了,小晴特別叮嚀過,不能對你們亂來,別擔心。」寒媚收起往常的戾氣,溫和的道。

  儘管如此,面對道上赫赫有名的女人,奕君仍是膽顫心驚,拘謹的打招呼,「你們好,對不起,添麻煩了。」

  「放心放心,再會添麻煩也沒我家那隻厲害。」寒媚大聲笑道,豪爽之情讓人感覺沒什麼距離。

  「這段期間你就把這當自己家,不要想太多。」雷傳語氣淡漠,神情沒太大變化,卻讓聽的人備感窩心。

  「我們家情況特別,你可能會聽到或看到一些不好的事,如果不舒服的話要說出來,我們才知道該怎麼幫你。」雷傳道。

  奕君心底忽然一陣暖流通過,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有家,而剛相識不久的人竟然給了他們一個家。就連他父母都沒對他這麼好過,一個人見人怕的黑道世家竟然成了他們恩人……

  「謝謝。」

  除了道謝,他什麼也做不得。除了感動外,他也為自己的無能不甘心……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