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六十章 征服天空

丹雀 | 2021-10-09 22:54:41 | 巴幣 1014 | 人氣 68





  我們參觀著不同種類的草食與肉食性的大型恐龍,隨著指引的道路,走上了階梯緩緩地來到了二樓。

  「你們終於來了。」一名少年坐在一隻舉著荷葉,全身披著鮮綠色葉片的恐龍旁,望著我們笑說道。

  「陸志偉是你!」我立刻就認出對方的身分,畢竟他可是B班的代表,再加上之前學院的大、小風波,不知道與他們是第幾次見面了。

  「這位就是傳聞中的丹楓?感覺沒有氣勢凌人的風範,反而給人一種傻裡傻氣的樣子呢。」離他們不遠處,一名綁著辮子的少女,側著頭說道。

  「不好說。畢竟曾有人說過,平常漫不經心的人,一旦接觸他們擅長的事,就會變成另一個人。」站在少女身旁穿著藍色學院服的少年,沉穩地說道。

  「宓、夔,別站那麼遠說話,直接過來面對面說幾句話吧!」陸志偉熱情的向他們招手,彷彿他們是認識許久的朋友,而不是大賽為了主題而拼湊的臨時工作人員。

  「不好意思,我們才見面不到3小時,可以不要叫我的名字,叫得如此熟捻嗎?」名為宓的辮子少女,立刻打臉了對方,而且還不留半點情面。

  至於夔也不打算移動半步,將目光轉向到陸志偉身上後,沉穩地說:「接下來將要進行決鬥章的任務,與其增加不必要的移動時間,還是保持不動才是上策。」

  「這……」沒料到事情會如此發展的陸志偉,無奈的對著我笑了笑,然後說:「看來是沒辦法聊上一、兩句了。」

  「沒關係、沒關係的……」我苦笑地說:「我們用卡片交流就可以啦!」

  此話一出,在場的三人瞬間進入備戰狀態,緊張的氣氛頓時瀰漫了整個展區。

  看來他們剛才都是在試探,而且有意讓對方參與這次的決鬥。

  後頭的苗姊等人,雖然得知他們的意圖,卻不打算阻止,就算知道丹楓只能參加一場決鬥相關的任務,也認為這一場決鬥,或許讓丹楓來是正確的決定。

  「那麼就由我先了。」宓從手中將一張綠色的卡片放進了決鬥盤的額外插槽,然後開口說道:「發動場地魔法卡『霞之谷的神風』,當我方風屬性怪獸從場上回到手上時,可以從牌堆特殊召喚一體4星以下的風屬性怪獸,但是此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霞之谷!」沒想到會在這時候遇見這副牌組的我,有點訝異的說道。

  「雙方場上都沒有怪獸時,從手中特殊召喚等級變為3的協調怪獸『櫛鼠公雞 (DEF/2000)』,接著發動速攻魔法卡『燕返』將場上的鳥獸族解放,從牌堆特殊召喚同等級的『霞之谷的雷鳥 (DEF/700)』。」

  要來了……

  當專屬場地卡與「霞之谷的雷鳥」都在場上,且對方還有召喚機會的當下,那張最強的王牌就要來了!

  「我將場上的『霞之谷的雷鳥』返回手中,從手中特殊召喚『霞霧兀鷹(DEF/400)』,此時觸發『霞之谷的雷鳥』與場地卡的效果,前者被返回手中時再度特殊召喚到場上;後者則是可以從牌堆特殊召喚『霞之谷的戰士 (DEF/300)』。」

  宓的場上一瞬間就出現了三體鳥獸族怪獸,而且她還未通常召喚怪獸。

  「看來妳早就知道了。」宓轉頭望向右前方的我,冷笑地說:「但是你們能破解嗎?我將場上兩體怪獸解放,上級召喚『霞之谷的巨神鳥 (ATK/2700)』。」

  霞之谷最強的守護神,拍打著巨大的鵝黃色翅膀,乘著峽谷的神風,來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眾人緊盯著宓的王牌怪獸,就連隊友夔也十分警惕,因為「霞之谷的巨神鳥」的效果是只要有卡片發動,將自己場上一體「霞之谷」的怪獸返回手中,就能無效該效果的發動且沒有一回一次的限制。

  在一般的情況下,比較常出現在「靈擺」或「王神鳥」的牌組,並以「特殊召喚」的方式到場上,然後利用解放自身,無效對方的卡片效果。

  但是現在有場地卡的加持下,除了「霞之谷的雷鳥」可以無限次往返於場上和手中,還能一回一次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鳥獸族怪獸。

  「好厲害!第一回合就將陣型完成了!」我佩服的拍手叫好,卻引來對方的不滿。

  「這種輕浮的態度,真不知她是遊刃有餘還是過於單純。」宓在召喚完「霞之谷的巨神鳥」後,手中就沒有其他的卡片,於是她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從牌組抽取一張牌的陸志偉,從決鬥開始到現在一直能感受到一股緊張的氣氛。

  除了丹楓以外,他們也不僅僅是A班的學生而已,從一開始的談吐、舉止和給人敬而遠之的感受,很明顯是學生會的成員。

  而我雖然是B班的代表選手,但是也曾待過A班。抱持這樣想法的我,卻在班際對抗賽輸給了丹楓以及狩獵者。

  因此我必須變得更強,就算能升到A班也不能有所滿足,而是要更加努力,努力的追上他們。

  所以請好好地看清楚我現在的實力!

  「我從手中召喚『炎王獸 葛內舍 (ATK/1800)』,這張卡在場上時,若有怪獸效果發動時則無效該效果,之後選擇這張卡以外,自己場上或手中一體炎屬性怪獸破壞。」

  「原來如此,『霞之谷的巨神鳥』雖然能無限次將卡片的發動無效化,但是在相同的連鎖上卻不能發動第二次,所以一旦發動了,就不能無效『炎王獸葛內舍』的效果而自取滅亡。只不過……」

  「只不過『炎王獸 葛內舍』的效果是必發的,只要有人發動怪獸效果就會自行發動,所以是把雙面刃。」陸志偉將宓的話接完後,繼續說道:「我發動魔法卡『儀式的預先準備』,從牌組將儀式魔法卡『奈芙提斯的輪迴』與儀式怪獸『奈芙提斯之蒼凰神』加入手中。」

  在受到牽制的情況下,宓沒有辦法發動「霞之谷的巨神鳥」的效果無效「儀式的預先準備」的發動。

  「發動儀式魔法卡『奈芙提斯的輪迴』,將手中8星的『奈芙提斯的鳳凰神』解放,儀式召喚『奈芙提斯之蒼凰神 (ATK/3000)』。」陸志偉趁勝追擊的喊道:「戰鬥階段,我用『奈芙提斯之蒼凰神 (ATK/3000)』攻擊『霞之谷的巨神鳥 (ATK/2700)』。」

  在霞之谷的王牌送入墓地後,原本完美的陣型立刻出現重大的缺口,此時的陸志偉並不打算錯過這個時機,於是說道:「發動速攻魔法卡『炎王炎環』,將場上的『炎王獸葛內舍』破壞,特殊召喚墓地的『奈芙提斯的鳳凰神 (ATK/2400)』,然後繼續發動攻擊!」

  原本佔盡優勢的宓,沒想到會被對方給反殺回來,不僅自己場上的怪獸全被破壞,對方場上還有兩體攻擊力高於2000分的「輪迴」怪獸。

  「進入主階二,我發動魔法卡『奈芙提斯的希望』,將自己場上的『奈芙提斯的鳳凰神』與對方場上的場地卡『霞之谷的神風』破壞。」

  「什麼!」被完美清場的宓,不僅場上空無一物,連手上都沒有半張牌,可說是遇到了空前危機。

  「我可不會將任何能扭轉局勢的卡片,讓它繼續存在場上。」陸志偉直盯著下一位對手,而後者絲毫沒有任何的表態。

  不過一旁觀戰的夏瑋雄等人卻能明顯感受到他以前一定吃過虧,尤其是在和丹楓決鬥的時候。
  宓/夔 生命值7700分 手牌0/5蓋牌0/0‖陸志偉/林丹楓 生命值8000分 手牌1/5蓋牌0/0
  「輪到我了,抽牌。」面對攻擊力3000分且被戰鬥或效果破壞,依舊能復活回到場上的蒼凰神,夔絲毫不在意,反而說道:「當初不應該代表『裏』出場,這讓我不知道要如何出牌……」

  夔邊說邊將手中的三張牌放入了決鬥盤的插槽中,然後裏側守備了一體怪獸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咦?那、那輪到我的回合了?」我左顧右盼的望著其他人,直到墓地的「奈芙提斯的鳳凰神」重新復活回到自己的場上,便證實了輪到自己的回合。

  「我說夔,你是不是忘了我墓地的『不死鳳凰神』?」陸志偉望著對方在上回合所蓋放的三張牌。

  「當然知道,發動反制陷阱卡『神之通告』,支付1500分生命值,無效『奈芙提斯的鳳凰神』的效果並破壞。」

  雖然「奈芙提斯的鳳凰神」擁有被卡片效果破壞就能不斷重生的能力,但是在「反制陷阱卡」的效果下,該能力便被封鎖無法使用。

  「戰鬥階段,我用『奈芙提斯之蒼凰神 (ATK/3000)』攻擊裏側守備怪獸。」

  「咦?」見我立刻進入戰鬥階段並進行攻擊宣言的另外三人,錯愕的同時望向了我。

  她不打算出任何的卡片?

  還陷入困惑中的三人,因為戰鬥還在繼續,所以夔馬上回過神說道:「發動『略魔巨鷹(DEF/1850)』的反轉效果,將對方場上的『奈芙提斯之蒼凰神』返回持有者的手中。」

  「果然被擋了下來……這樣的話,覆蓋三張牌,裏側守備一體怪獸,結束這回合。」

  「咦?結束回合?」比起一開場就轟轟烈烈的辮子少女宓和破解對方陣型的陸志偉來說,對於我輕易結束自己的回合,非常不解。
  宓/夔 生命值6200分 手牌0/2蓋牌0/2‖陸志偉/林丹楓 生命值8000分 手牌2/2蓋牌0/3
  場外的姚姐也悄悄地詢問隊員的想法,認為是不是因為之前一回殺對手,差點被主辦單位禁止決鬥的關係,所以這次特別收斂了。

  不過夏瑋雄和苗姊都否決這個推測,反而覺得是因為「協力決鬥」的關係,限制了超展開的發揮。

  畢竟那時的一回殺,我是「表」的當擔,這一次卻是「裏」。

  「抽牌。」既然對方選擇被動出招,這讓宓有了重振旗鼓的機會,而且還有機會……

  「我召喚『時脈翼龍 (ATK/180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將這張卡的攻擊力減半,特殊召喚一體『時脈衍生物 (等級1風屬性、電子界族DEF/0)』,然後進行連結召喚Link2『啟動畫面法師 (ATK/1100)』。」

  「上一回才召喚出『霞之谷』的王牌,這一回要召喚『通訊者』的王牌了!」見我興奮地說道,宓明顯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道:「發動『啟動畫面法師』的效果,特殊召喚墓地的『時脈翼龍』,但此怪獸的效果無效化。」

  宓再次進行了連結召喚Link3「轉碼通訊者 (ATK/2300)」並再次發動效果,將墓地的「啟動畫面法師」特殊召喚到場上,然後三度進行連結召喚Link4「存取碼通訊者 (ATK/2300)」。

  只單靠一張卡片就進行了連續不斷的連結召喚,最終還叫出了「通訊者」的王牌。

  「接下來就輪到我們了。」我望向一旁的夔,然後開口說道:「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神之通告』,支付1500分生命值,無效對方怪獸的特殊召喚。」

  「原來如此,我連鎖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盜賊的七道具』,支付1000分生命值,無效陷阱卡的發動。」

  「我再次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魔宮的賄賂』,無效對方陷阱卡的發動,之後對方可以抽取一張牌。」

  「還沒完,我連鎖妳的連鎖發動『反制的反制』,無效反制陷阱卡的發動並破壞。」

  經過一連串的連鎖,最後還是對方更勝一籌,「存取碼通訊者」終於順利地來到場上。

  「發動『存取碼通訊者』的效果,以墓地Link3的『轉碼通訊者』為對象,這張卡上升3000分的攻擊力。接著發動第二個效果,將墓地水屬性的『啟動畫面法師』和地屬性的『轉碼通訊者』除外,破壞對方場上的兩張卡片。」

  由於此效果發動時,作為對象的卡片不能發動效果,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們送入墓地。

  「這樣一來,你們場上就空無一物了!」宓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回報之前被陸志偉清場的恥辱,並說道:「戰鬥階段,我用『存取碼通訊者 (ATK/53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看來是沒辦法留牌了。」我輕嘆的說道:「發動墓地的怪獸效果,將墓地的7張卡片除外,從墓地特殊召喚『妖精傳姬─白雪 (DEF/1000)』。」

  「竟然還預留一手?」宓雖然感到訝異,但還是繼續命令「存取碼通訊者」發動攻擊。

  勉強擋下對方的攻擊後,便來到陸志偉的回合。

  他確認對方場上除了那體攻擊力高於5000分的連結怪獸外,場上沒有任何的卡片後,便說道:「從手中發動魔法卡『炎王的急襲』,我方場上沒有怪獸而對方有時,可以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炎屬性的獸族、獸戰士族或鳥獸族,我要特殊召喚8星的『炎王神獸 大鵬不死鳥 (ATK/2700)』。」

  「哦?一下子就召喚出上級怪獸,只可惜它的攻擊力略低了。」宓看著對方場上那新的不死鳥怪獸後,如此說道。

  「還沒完,我要再發動魔法卡『交易進行』,將手中等級8的『奈芙提斯之蒼凰神』送入墓地,抽取2張牌。接著我召喚『召喚師 賽姆貝爾 (ATK/600)』並發動效果,將手牌一體和此卡等級相同的怪獸特殊召喚,此卡等級為2所以特召等級2的『奈芙提斯之引導者(ATK/60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將此卡和一體怪獸解放,從牌堆特殊召喚第二體『奈芙提斯之鳳凰神(ATK/2400)』。」

  「兩體8星的怪獸,莫非?」

  「沒有錯,我將場上的兩體8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107銀河眼時空龍 (ATK/3000)』,然後移除一個疊加素材,這張卡以外的怪獸效果全無效化且攻擊力與守備力回到原本的數值。」

  經由效果提高到5300分的「存取碼通訊者」回復成2300分。

  「戰鬥階段,『No.107銀河眼時空龍 (ATK/3000)』攻擊『存取碼通訊者 (ATK/2300)』。」
  宓/夔 生命值4500分 手牌0/2蓋牌0/0‖陸志偉/林丹楓 生命值6500分 手牌0/2蓋牌0/0
  「呵呵,真是想不到會耗到雙方玩家都沒有了手牌,場上也只剩下王牌怪獸在定場。」夔從牌組抽了一張牌,明顯是對著上一輪的雙方玩家所說的話。

  「那麼接下來就是我們的回合了。」夔將手中的一張牌亮了出來,然後說道:「將墓地闇屬性的『略魔巨鷹』與風屬性的『霞之谷的雷鳥』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黑暗思摩夫 (ATK/2700)』。」

  夔再度亮出了另一張牌,然後說道:「我把手中的『D.D.烏鴉』送入墓地,將對方墓地的『妖精傳姬─白雪』除外。」

  「這樣一來,妳就沒有能扭轉局勢的卡片了。」夔說著之前陸志偉對宓所說的話,再度將第三張牌亮出。

  他將墓地闇屬性的「D.D.烏鴉」與風屬性的「霞霧兀鷹」除外,再度召喚了第二體的「黑暗思摩夫」。

  「好了,接下來將場上兩體7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RR─兵工獵鷹 (ATK/2500)』並發動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從牌組特殊召喚『RR─貫穿伯勞 (ATK/1800)』。」

  「RR─貫穿伯勞」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將對方一體攻擊表示的怪獸變更為守備表示,而這就是對方的目的。

  「戰鬥階段,我用『RR─兵工獵鷹 (ATK/2500)』攻擊『No.107銀河眼時空龍(DEF/2000)』,再用『RR─貫穿伯勞(ATK/1800)』直接攻擊玩家!」

  因為「妖精傳姬─白雪」已經被夔除外,所以沒有任何防禦手段下,只能承受對方怪獸的直接傷害。

  「好了,接下來就是妳的回合了,讓我們見識一下,妳真正的實力吧!」

  我真正的實力?

  「抽牌,發動魔法卡『死者甦醒』將墓地的『召喚師 賽姆貝爾 (ATK/600)』特殊召喚到場上。」

  「竟然選擇那體怪獸?」在場的所有人對於我選擇這弱不禁風的怪獸都摸不著頭緒,只有苗姊依舊保持著笑容,似乎在等一齣好戲。

  「發動『召喚師 賽姆貝爾』的效果,從手中特殊召喚等級2『夜末巫師 (ATK/1300)』,接著此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移除對方墓地2張卡片。」我選擇對方墓地的「時脈翼龍」及「黑暗思摩夫」後,再度說道:「再將場上風屬性的『召喚師 賽姆貝爾』與『夜末巫師』進行連結召喚Link2『蒼翠之風靈使 薇恩 (ATK/1850)』。」

  見到這張卡的瞬間,夏瑋雄等人便知道我接下來的戰術。

  我先利用「蒼翠之風靈使 薇恩」的效果將對方墓地的風屬性怪獸「霞之谷的巨神鳥」特殊召喚到我方場上,然後再次進行連結召喚Link3「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 (ATK/1850)」,接著再發動效果將墓地的「夜末巫師」特殊召喚回到場上,並再次連結召喚LINK4「存取碼通訊者 (ATK/2300)」。

  雖然與當時一卡就召喚出「存取碼通訊者」的宓相比下略遜一籌,但是在這個時機點上,卻是最大的威脅。

  「好個『以眼還眼』……」夔在自己場上的兩體怪獸被破壞送入墓地後,已經沒有任何反擊的手段。
  宓/夔 生命值0分 手牌0/0蓋牌0/0‖陸志偉/林丹楓 生命值4700分 手牌0/0蓋牌0/0
  夔將手中的決鬥章交給苗姊後,一句「以後再戰」便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至於綁著辮子的少女宓,在決鬥結束後,就找不到她的身影了。

  剩下的陸志偉則是為他們打氣後,也相繼離開科博館,回到原本所屬的西區學院。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宓感覺是不是神秘人物呢?
感覺他在之後會有很重要的存在!!
2021-10-11 23:39:09
丹雀
目前是將她的個性設定成孤僻,所以決鬥結束後,認為沒自己的事情便一走了之。
至於之後她會不會再出場,還請期待後續!
2021-10-12 21:09:0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