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薄荷綠—Chapter 1.1

陳曉南 | 2021-10-09 18:20:07 | 巴幣 0 | 人氣 89

薄荷綠
資料夾簡介

序曲
清晨一陣吵死人不償命的鞭炮聲把所有人嚇出心臟病,是哪家出殯怎麼那麼大聲!瞄一下牆上的鐘才6點多,想破口大罵又不想觸霉頭,正憋著一口悶氣埋在枕頭裡,卻聽到老媽沙啞的聲音狂喊……妳同學來啦,還不快出來!快啦!」
我頭沒梳臉沒洗赤腳地站在客廳,一副活見鬼的表情,看著兩個得意洋洋的國中死黨沒心沒肺的樣子,才慢慢意識到原來是替我出殯…意識漸漸回籠…當初我不考中部聯招決定考北部聯招,她倆起鬨如果考上第一志願就來放鞭炮。
嗯,我考上了北一女中。

Chapter 1.1

從國一就深深體悟到自己最適合當個隱士,對我來說考上哪讀哪兒都差不多。
考完高中聯考後,我開始天天放飛自我,不是神遊漫畫小說就是到死黨家窩著,直到一天傍晚,老媽打電話追到死黨家裡放話:

「明天就要出發去師專考試了喔,妳跟學校報名了是不準備去考了蛤?不去考就把報名費還給我!不然就給我回來整理行李!」

沒有九百五十塊的我,只好立刻踩著腳踏車趕在晚飯前回家。

隔天一早到學校集合後,就由兩位老師帶隊到車站,其中之一剛好是我們班導。客運車暈了快2小時,下車後等該吐的人吐完,大伙兒跟著老師繞來繞去走了好半天,終於找到了預訂的小旅館。匆忙放下行李,我們就趕緊去找考場,勘查完隨便吃完晚飯,才拖著疲憊的身子走回旅館。我跟高個兒死黨兩人一間,狹窄的房間只容得下剛好一張床,一扇窗都沒有,即使白天開燈還是挺陰暗的。

一進門沒多久,高個兒的死黨立刻甩開酷臉擺出欲哭無淚的表情,小貓似的說:
「怎麼覺得有點怕怕的…」
我瞄到床的正上方有個漩渦狀高高的氣窗,上面詭異地掛著一個空盪盪的衣架。我默默地將食指往上比了比,死黨愣愣地抬頭看了看,過了半天茫然地回頭看著我。我嘆了口氣,爬上床站在床上單手高舉,怎麼跳也搆不著衣架,她才慢動作似地用快哭的表情跟語調說:
「那會是誰掛上去的?掛…掛在那裡幹嘛?」
我捉狹似地回她:
「會不會前陣子這裡鬧過什麼命案上過社會新聞?說不定可以找到什麼東西!」
嚇得大個子大叫一聲,馬上縮成一團擠到我旁邊。
我故意往床邊摸索,翻開被單亂搜一氣,沒想到真被我找到一個沒洗乾淨的血跡!其實沒有很大,卻把死黨所剩無幾的勇氣全嚇没了。

時間已經很晚,我們趕緊洗洗睡。在炎熱夏天沒有冷氣的夜晚,抱著薄被閉著眼睛緊緊挨著說些有的沒的安慰彼此,完全忘了原本抱著難得可以住旅館的興奮心情。聊著聊著終於進入半夢半醒的時刻,這時突然聽到「咚咚咚」不大不小的聲音,起初以為自己幻聽,直到大個兒推了推我,兩個人立馬坐起來妳看我我看妳,看著大個兒噘起嘴快崩潰的叫出來,我突然聽到有人小聲喊話,我趕緊輕手輕腳打開房門…
一向端莊自持的班導,穿著睡衣夾著髮卷滿臉倦容地說:
「隔壁9班的XXX上吐下瀉,我跟林老師等下送她去附近醫院掛急診,妳們自己沒事乖乖待著,萬一其他同學問起的話就說一下。」
「好的,老師…您還好吧?」我覺得老師看起來比較有事。
「唉,沒事,明天早上記得叫其他同學照樣6點起床。」
説完,班導就匆匆走了。

9班的XXX出名的逢考必病,只要大考,就會在走廊看到她被扛著或扶著去醫務室。早上在學校集合看到她,還想說不知道何時會發作,沒想到是這個時候,我看看錶已經半夜12點多。關起門,我們倆不約而同嘆了口氣,看能不能把丟掉的睡蟲找回來。

神奇的是,跑急診的XXX照樣跟我們一起去考試,好像半夜生病的不是她。精神渙散地考完兩天的師專筆試,想說終於交差了事,從此海闊天空任遨遊。一下子跑去死黨水里的外婆家,半夜騎摩托車偷溜出去夜遊,坐在濁水溪畔的石頭上對著黝黑的溪水唱歌,嫌不夠盡興,還跑到日月潭的涵碧樓停車塲大聲唱歌,死黨數著有幾間房間開燈有幾人探頭,等著何時被人趕;沒幾天我們又坐車去死黨台中老鄰居家,隔著後陽台的鐵窗,對隔壁軍營亂唱一整個下午的靡靡之音…完全忘了放榜這檔事。

鞭炮響起,一下子拉回現實。
送走了兩個死黨,我跟老爸老媽三人蓬頭垢面沒洗沒漱的看著彼此。老媽收回剛才有點驕傲的笑臉,帶著有點複雜的表情說:
「師專還沒放榜咧!」
說完解散,三人繼續回去補眠。

完全沒有複習、前夜精神渙散、考題超級難,加上這所師專報考人數最多,讓我以為應該考不上。考完後,不管是面對班導或老媽的詢問,我都說考不上,班導還感嘆當初叫我改考別的縣市師專,我偏偏不聽還跑去考人最多的…其實我只是懶,因為這是唯一學校會帶隊去考的師專,也是路途最近的。

一週後放榜,我是唯一上榜。

老媽又一通電話怒氣沖沖地打到死黨家。
「啊老師說師專要去面試,這個要自己去,學校沒有帶隊,妳怎麼沒說?還不滾回來!」

我趕緊騎著腳踏車回去面對獅吼的老媽。一邊是五年免學雜費食宿費,畢業後當小學老師這個鐵飯碗的師專;一邊是到外地自費念高中,加上未知大學總共至少7年費用,還有不確定的未來。兩者相比,管妳是第一志願還是哪裡,對80年代尤其是中南部的家長來說,公費師專就是最適合女孩子的路。師專所有的優點,我已經聽到耳朵都長繭了,也一直以為這是自己唯一的路,特別對已經有兩個在外地唸私立學校的基層公務員的我家來說,也是最好的一條路。

我們家很奇怪,總是拖到最後才攤牌,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誰也不會先提。面對老媽的獅吼功,我沈默以對,老媽似乎也不知該怎麼辦,向來最聽話最貼心的我,考完試後突然不一樣了。晚上老媽到我房間,難得心平氣和的問我想讀哪裡。我知道家裡經濟壓力一直很大,前幾年忙著還債,也不知道還完了沒,都是靠著標會才能供我們唸書。
「啊念師專哪裡不好?」
我既沒說不好,也說不出個好。我根本不知道好不好。

老媽嘆了口氣說二哥打電話給她,說他自己升上工專三年級,寒暑假學校都安排實習,不會花家裡太多錢,如果我想讀高中就讓我讀吧。老媽自顧自的說,她只有小學畢業,實在搞不懂能上師專當老師又不用花錢,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怎麼我們一個個都想不通。

靜靜地等老媽念完第101遍後,我跟老媽說:
「給我三年,我考師範大學,同樣公費全免,當國中老師還賺比較多。」
就這樣呼嚨了我媽,完全不知道大學聯考的競爭激烈。

從此決定了我高中三年的綠色時光。

—待續—

南南自語
IG:@chenxiaonan2021陳曉南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