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最後還是寫了小說了。只想守護你-番外篇-失敗的任務

藍飛璃 | 2021-10-09 16:01:35 | 巴幣 206 | 人氣 91


本篇文章是以未發出過的小說而寫的番外篇。

所以看不懂很正常,那部小說是我個人的最愛,沒有釋出的打算,因為未來肯定會再修改,而之所以寫番外篇,是俺的壓力真的到一定了,腦袋一直開始逃避現實,應該這幾天會邊趕作業邊寫。(下週期中考耶!還寫小說!)

總之,想看可看,不想看可略過,別說沒有前後文,因為這本來就是沒有貼出主作品的番外篇。

這是沒有貼出主作品的番外篇!
這是沒有貼出主作品的番外篇!
這是沒有貼出主作品的番外篇!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如果有興趣留言,請不要跟我廢話說看不懂啊~~沒有主軸啊~~

我只是現在壓力大,所以我寫作,如此而已......




「啊──!」
於天空中,一道黑線劃過,女性的叫聲明顯帶著疼痛。
「該死!」她咬牙低吼,按壓住被黑線穿過的肩側,憤恨的瞪著眼前同樣與自己飄飛在天空中的攻擊者。
「看樣子,身為王族,也不過是空有力量強大而已,實質上根本沒什麼能力嘛!嵐月公主!」發出攻擊的女子,愉悅的單指抵著唇瓣,撫媚嘲諷的瞪著眼前受傷的嵐月,媚眼微瞇,神情明顯帶著勝利之色。
「呵!瑪格麗亞,以妳這種不成熟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贏過我。」嵐月漾起紅唇,同樣露出嘲諷地笑,但心底卻清楚,若不是一次對上兩個高級幹部,她根本不會受到這種傷害。
那黑色的絲線是詛咒的意念,僅只有精神體的自己,在那黑線穿過身體後,詛咒的力量便開始緩慢的蠶食她的身體。
可惡,果然要在沒有護衛的情況下,一次要應付兩個高級幹部真的太吃力了……
嵐月冷眼掃過四周,這個世界已經在這兩個傢伙的力量下,早已無任何生命體了,世界逐漸凋零,不論是神、世界精靈,甚或是世界中的創造物,全都成為他們的餌食。
她現在沒有多餘的力量再與眼前的女人對勢,必須想辦法離開這個世界,否則一旦世界開始崩毀,要開啟世界與世界間的連結之門,就相對要耗費更多的力量,到那時要被瑪格麗亞捕獲的機率就跟著提高了。
「我當然知道,所以才犧牲了我難得擁有的同伴啊!」瑪格麗亞露出無害的微笑,伸出單指對著嵐月,笑容漸去,變得冰冷嗜血,「但也多虧了她,我才能有機會傷害到妳,接下來,就等著收成就行了。」
語畢,下一道黑色的魔力閃現,再次朝嵐月飛射過去,她見了,趕忙飛身躲開,但下一秒,瑪格麗亞硬生出現在她眼前,單手,準確無誤的掐陷住她的頸部。
「嗚!」嵐月驚愕瞪著眼前的瑪格麗亞。
這女人,果然是被選上的特殊者,能力和剛才的同伴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呵!」瑪格麗亞輕呵了聲,收緊了抓握的玉掌,冷凜一笑,「對於我的力量,妳看起來很驚訝。」
她緩緩伸起另一隻手,紅色的火焰倏地纏繞了她的手掌,輕聲道:「艾洛特是被視為神一般的存在,只要靈核不被破壞,就永遠不會死,但只要取得靈核者,就可以獲得永生。
雖然技術上還無法完全保存你們的能量,依然只能當作消耗品來使用,但最終還是取決於王族的力量,因為王族是稀少的,只要獲得妳完全解封後的能力,我就可以加以研究,尋找出能使我不老不死的秘訣。」
瑪格麗亞圍著火焰的手一揮,直接砍落嵐月的一隻手臂,但非人的她,那被砍下的地方並未因此漸出鮮血,反而成為一道光影,而掉落的手臂也化成光點緩緩消失。
「嗚!」嵐月悶哼了聲,瞪著眼前的瑪格麗亞,思緒轉動著,努力思考該如何擺脫她並逃離。
「快,我的好公主,把妳的力量釋出吧!我聽說王族的能力就是創造,把妳的力量開啟,讓我好好見識一下,傳聞中的創造之力。目前為止真正見過王族之力的,就只有那已消失的瓦嘉莉大人。」
瑪格麗亞直視著剛才被自己砍落的軀體處,光影正逐漸凝聚,似乎是準備再生,但那速度極為緩慢,她清楚,這是艾洛特一族的能力之一,然而這種速度,明顯的是能力低下才會有的反應。
嘖,這女人根本就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力量完全不釋放出來。
「嗤!」
一道冷嗤使她的視線望過去,只見嵐月帶著一抹輕藐的微笑,淡淡開口。
「想嘗試?」她低語,下一秒,嵐月的身體瞬間布滿白色的線痕,人類的形體逐漸消失,僅剩下光的存在,嵐月紫色的眼眸帶著勝利之色,對著她冷凜道:「那妳可要好好看仔細了,瑪格麗亞。」
剎那間,白色的強光從她的身體發出,瑪格麗亞抓住她頸部的手在同時被強光吞噬。
「什、什麼!」
那突如其來的強大能量,瞬間摧毀了她的手,並從該處朝自己蔓延過來。
「該死!」
清楚這是力量的反噬,她趕忙掙脫,但那光卻同她使用的黑暗之力一樣的緩慢入侵她的身體。
「可惡!這是什麼力量!」瑪格麗亞抓握住逐步被吞噬的手臂,明顯感受到那無法抗拒的能源正流向自己,她能感覺到那力量的強大,完全超乎她的預想,然而這樣的過程,卻不是使她感到慌恐,反而是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興奮。
『這……就是妳所窺視的力量……瑪格麗亞……』嵐月的聲音從強光中出現,語調清冷。
「這……這就是王族之力……」瑪格麗亞抬頭,看著早已無嵐月形體的光影,她露出猙獰興奮的笑容:「原來,這就是王族的創造之力?這感覺,這能量的湧現,真的太棒了……」
她笑著,伸起未被侵蝕的手,毫不猶豫的將被白光吞噬的手臂截斷,肉與骨的嶄露,噴濺出鮮紅色的血液,無疼痛感知一般,面露渴望的瞪著眼前的光影。
『王族並非僅有創造之力,這,是淨化之力,瑪格麗亞,妳就乖乖的沉靜在這力量之中吧……』
嵐月語氣平緩,看著眼前的瑪格麗亞,神情宛如得到並擁有一般,貪婪的表情中,在被白光吞噬的同時,臉上竟帶著滿足的微笑,那模樣令她感到心冷且悲傷。
愚蠢的人類,為了得到力量與權力,完全將自己與他人的性命是拋之度外了……
凝視著瑪格麗亞在自己釋出的力量中逐漸消失,此時雖化解了危機,但另一個問題即將面臨,因為這是基本被封印的力量。
在接受正式解封前,勢必要經過艾洛特王力量的加持,然而自己始終追捕著那群蠶食者,才會獲得父親的允許,無法隨意解開並操縱這強大的力量,這一切只是為了避免任務失敗時,力量被奪所做的保護措施。
但礙於總是一意孤行的個性,迫使自己總會在萬不得已之際,解開力量來脫險,風險也因此伴隨而來,那就是意識的消失。
沒有被賦予的力量,等同於禁忌的能力,高風險就成了每次執行時將面臨的問題,她知道也清楚這種狀況,但她仍無法不這麼做,只因為那些傢伙,尤其是被譽為高級幹部的人,能力往往會超過自己所能及的。
『嗚……』看著瑪格麗亞的消失,她此刻也正面臨著自己力量失控的問題。
冷眼撇過眼前的一切,凋零的樹木,枯萎的花草,乾涸的川流與大地,這世界已經失去所有存活的條件了,閉上眼,她開始強迫自己集中精神,雖這樣做不應該,但她別無選擇。
緩緩地,她用逐漸飄散的僅存意識,挪用部分可操控的力量,將這世界僅存的能源全數吞噬,用著那微弱的力量增強自己的能力,隨著時間流逝,她以急緩的速度逐步壓下那幾乎快失控的力量。
碰!
她精神專注在力量的凝聚,絲毫不知經過多久,直到一聲巨響傳來,她才睜開雙眼,印入眼簾的是大地的崩裂。
「世界開始崩解了……」因為最後的力量已被她挪用,雖這在還能存活的世界是不能使用的方式,但在這已經完全沒有生命的世界中,這樣的做法來保全自己卻是最下下策的方法。
只是……
她低頭看向恢復成人類型態的自己,無奈嘆了聲後低語:「現在力量低下,要在崩解的世界打開穿梭通道,肯定容易失敗並穿梭到別的世界去的……」想到可能因此偏離回去的軌道,那人慌張的神情硬是閃入腦海。
無奈閉上眼,她非常清楚那個男人肯定會對自己碎念一翻,畢竟執行這場任務時,她又如往常般地拒絕了所有侍從的跟隨,獨自前來執行任務,而那個已經與自己訂下婚姻誓約的男人,當時可是嚴厲的反對。
因為她幾乎可說是個累犯,時不時的會讓自己在任務中把力量用過度,然後搞得人仰馬翻。
為避免他又繼續嘮叨,她便直接地甩頭就走,開始執行任務,然而此刻的狀態,卻也真如他所擔憂,她真的又把自己搞得相當悽慘。
「唉……回去的話,免不了又要被他罵了……」
她無奈的嘟囊,但也莫可奈何,因為她愛他,如同他愛自己一樣,不希望她受傷,她當然也不希望剛加入艾洛特一族的他,在力量還尚未穩定前就跟著他們的成員四處穿梭,那樣對力量剛成形的他而言是種極高的風險。
望了眼不斷崩解的世界,她伸手釋出力量,在空無一物的眼前畫下,一道閃爍著不同光色的裂縫就此出現。
看著眼前的穿梭通道,她很清楚這隧道因為世界的毀滅,以及自身力量低下的影響,它呈現出不穩定的現象,若要通過並安全回去,此刻唯一的方式就是集中精神。
可是力量的影響卻是最主要的關鍵,因為空間穿梭的通道,如果能量不穩定,就會有空間的裂痕出現,而空間產生的裂痕就會將身為精神體的自己拉扯過去,輕則受傷,重則有因力量浩劫而死去消失的風險。
雖然以現在的力量是不會有死亡的可能,但被空間牽扯過去,再次受傷的機會卻是有的,只是這已開始瓦解的世界並不是久留之地,因為當世界的崩解結束,就會產生空間扭曲的黑洞,到時對自己又會是另一場無形的災難。
紅唇輕抿,反正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不如就先走再說吧!
如果真的被時間裂縫拉過去而再次受傷,也比在這已經凋零的世界中被吞噬要來得好,飛身,她穿進了那道空間,在進入之後,那裂縫也隨之闔上,消失在空中。
她聚精會神,將力量集中在穩定隧道上,緩慢且小心的飛行著,就在她開始思考還需要多久時間時,一道哽咽的聲音傳來,明顯帶著祈求。
誰來幫幫我……
那聲音如一道強烈的氣息朝她襲來,一陣暈眩湧現,集中的精神瞬間渙散,下一秒,一股力量的拉扯,如許多無形的手緊抓住她,一把扯過。
「該死!」她低咒,清楚這是空間中的某個世界,有人帶著極大意念進行抓尋的行為,而能有這種能量的生靈,肯定具備了一定的魔力。
但就算她想再多,幾乎力量所剩無幾的自己,根本無力與這意念抗衡,只能任由那聲音的主人,將她硬生拉了過去。
在意識消失的前一刻,她能想像得到,那個因婚姻誓約而與自己力量相交的男人,肯定會因為自己力量的狀態而清楚她發生了什麼事,且之後,他肯定會是她的近衛騎士們的搜尋指標,透過他,他們一定會找到自己落在何處的。
輕輕地,她露出一抹淡笑,那是期待且溫柔的,因為她相信,他很快就會發現並開始尋找自己的下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