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The CRPG Book》最新譯本《CRPG 通鑒》#004-005 貢獻者

CRPG通鑒 | 2021-10-09 12:26:13 | 巴幣 0 | 人氣 42


這是一本由 Felipe Pepe 聯合百餘位志願者耗時四年整理的類百科書籍,覆蓋了上世紀 70 年代至今的百餘款遊戲,是瞭解 CRPG 歷史文化的寶貴資料。我們作為千千萬萬試圖翻譯本書的團隊之一,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繼續堅持這一宏偉的計畫:我們致力於提供第一個完整翻譯版本,並加入大量科普類注釋,在降低閱讀門檻的同時提升其教育價值,傳播稍微嚴肅一點的遊戲歷史和文化。
 
如果您想瞭解更多關於專案組、專案進度、版權等資訊,請參考 專案網站
 
本書的簡體字實體書計劃於明年在中國大陸出版,繁體字版也正在籌備中,但我們團隊成員大部分來自大陸,亟需香港/澳門/台灣之本土人士的協助,因此渴望各路英豪加入我們,詳情請見這裡
 
本文暫由簡體中文轉換而來


貢獻者

 
翻譯:Thunderplus(A-D),VitaminA(E-N),LightningChris(O-Z)
————————————————
Alberto Ourique(AO) 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撰稿人,然而對遊戲產業和小說瞭解真的不多。如果他的文章哪裡寫錯了,他打算變成一個巫妖[1],以防被讀者噴死。

 
Andre Stenhouse (AS) 直到上高中才買了第一款主機遊戲,但和父親玩過《榮耀任務》(Quest for Glory),而且讀了不少書。

 
Andrea Marcato(AM) 一個Abandonia[2] 骨灰級老用戶,能和克裡斯 · 阿瓦隆(Chris Avellone)出現在同一作者名單上讓他無比興奮。

 
Andreas Inderwildi(AI) 自由遊戲測評家,對《黑暗之魂》(Dark Souls)和《異域鎮魂曲》(Planescape: Torment)的狂熱到了有點不大正常的程度。沒在玩遊戲的時候他會讀一些關於歷史、民間傳說和超自然現象的書,並且會寫寫相關的東西。

 
Andrew “Quarex”Huntleigh (QX),江湖綽號“誇瑞克斯”[3],是一位顧念家庭的博士。雖然表面上他是個正經的聯邦政府工作人員,但私底下如果他有太多的雞肋服裝和武器不知道該扔還是該留著,就會非常痛苦。

 
Arkadiusz Makieła (AR) 在十歲的時候拿到了他的第一台電腦,一台雅塔利 65XE。於是這成了他追尋完美、終極的 RPG 之路的起點。而直到今天他都還沒明白過來,這種 RPG 根本不存在。

 
Árni Víkingur (ÁV) 從 1986 年起就靠著電腦發熱來躲避冰島的風霜,所以對電子遊戲相當相當地懂行。

 
B. “Mr Novanova”White (BW) 江湖綽號“諾瓦諾瓦先生”,一位作家。還記得玩《傳說騎士》(Knights of Legend)的話,什麼時候會讓你的軟碟融化掉[4]。欲詢詳情可聯繫此郵箱 forbwhite@gmail.com。
 

BaronVonChateau (BC) 的夢想是做出一款超現實主義的 RPG,儘管他不知道所謂“超現實主義”具體是什麼樣的。為了彌補此缺憾,他花了許多年時間給各種遊戲做那些艱深晦澀的劇情 mod,還把它們以爵士金曲命名。
 

Benjamin Sanderfer(BE) 曾經幫一家知名的 RPG 發行商開發適用於他們的紙筆遊戲[5]的軟體,可惜那個遊戲本身太菜了以至於公司最後因此破產。真的,沒騙人。
 

Blobert (BL) 從 C64 上的《幽靈戰士 Ⅲ》(Phantasie III)開始接觸 RPG,超級喜歡《創世紀 Ⅴ》(Ultima V),一路玩 CRPG 到現在,不過要在他的四個孩子大發慈悲讓他空閒下來的時候。
 

Branislav Mikulka (BM) 住在愛爾蘭小妖精的國度裡。他還沉迷於 MS-DOS 遊戲的時代,私底下很推崇上世紀 50 年代前後的垃圾電影。認為 Philip K. Dick[6] 是最偉大的作家。
 

Brian Stratton (BS) 從三年級就開始玩 CRPG,直到今天都還在和牛頭人、飛龍、獸人和不死人怪物戰鬥。
 

Brian“Psychochild” Green (BG) 江湖綽號“精神錯亂兒童”,其實真人比這個名字友善很多。MMO開發師,因為文本多人地牢遊戲(Text MUD)入坑[7]。
 

Casiel Raegis (CR) 現居北卡羅來納州,從事導演工作,沒寫完的臺本比這本書還厚。
 

Casper “Grunker” Gronemann (CG) 不大喜歡參加聚會,除非是有六個或者更多人參加的那種[8]。
 

ChesterBolingbroke (CHB) 還在和他的癮做鬥爭。
 

Chris Avellone(MCA) 據傳是個友善的人,沒什麼危險性。雖然他的母親到現在都不理解他一天到晚在幹些什麼,但他還是很愛她。
 

Christian Hviid (CH) 從 80 年代開始接觸遊戲,一直覺得 3D 遊戲過於新潮和下作。
 

Christian Hudspeth(CHR) 一位丈夫、父親和玩家,三個角色都能玩得轉。不信的話問他媽媽。
 

Christopher Ables (CA) 對遊戲發展史有一腔熱情。他和他妻子都是玩遊戲長大的,喜歡一起玩遊戲,無論新潮還是老派。
 

Crooked Bee (CB) 在《巫術 Ⅳ》(Wizardry IV)裡打敗了 RPG Codex 的前一任主編,成為了新的主編。這應該足夠讓你瞭解她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Daniel D’Agostino (DD) 為了做遊戲而當上了軟體發展工程師。然而諷刺的是,他現在因為搞軟體發展而勻不出多少時間給遊戲了。
 

Darktoes (D1) 是一名學生、玩家,以及自認為還算樂於助人的人。
 

Darth Roxor (DR) 喜歡《叛變克朗多》(Betrayal at Krondor)、打裸體排球,還有在他的文章裡不停地加副詞,越多越好。
 

David Ballestrino (DB) 現在一看到棋盤樣的地板就會開始想像怎麼部署他的隊伍,期待第一回合骰個好的結果。
 

David Konkol (DK) 是一位作家,也會開發遊戲,而且他喜歡瘋狂碎碎念這些事情。你想看的話可以去 www.madoverlordstudios.com
 

David Walgrave (DW) 一般會用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做三件事:組織電子遊戲專案;在他的金屬樂隊裡當主唱;還有和他可愛、毛絨絨的小狗們說悄悄話。
 

David “dhamster” Hamilton (DH) 網名叫作“D倉鼠”,隨時準備好加入一個隊伍出發,就像 1999 年那會兒。
 

David “mindx2” B. (M2) 網名叫作“腦子乘以二”,他整夜整夜地對著他收藏的那些經典電腦遊戲的盒子哀歎逝去的黃金時代不可再來。
 

Deuce Traveler (DT) 除了 CRPG 以外還有很多愛好。他還喜歡喝啤酒、鍛煉身體、讀故事會[9]、下棋,還有偶爾搞砸點什麼,偶爾。
 

Diggfinger (DF) 熱愛《輻射》(Fallout)系列還有一切 Troika Games[10] 製作的遊戲。你可以去 Jason D. Anderson 的維琪百科求證此事。
 

Dorateen (DO) 在三十年前 roll 到一個矮人戰士之後就陷入了這個愛好[11],從它的桌遊一直玩到電腦版。
 

Drew Merrithew (DM) 轉行做了一個網路安全方向的工程師,因為做遊戲根本賺不到錢。
 

Durante (DU) 白天扮演一位科學家,到晚上則是一位 RPG 玩家。他很擅長鼓搗精密的系統和模擬器,即便它們完全沒有必要做成那麼複雜。
 

Eric Shumaker (ES) 是一位喜歡打遊戲的壞男孩,他為了理想而玩遊戲。他花了很多時間在那些愚蠢到你從來沒玩過的遊戲上。
 

ERYFKRAD (ER) 那位大人,全人類之不朽神皇,天堂之統帥,地獄之真主。[12]
 

Fairfax (FAX) 是 MCA[13] 門徒,《文明》 的 mod 作者,熱愛關於遊戲開發的故事,夢想著有一天也能參與制作 CRPG。
 

Felipe Pepe (FE) 就是那個以為自己只要六個月就能編完這本書的傻瓜。
 

Ferhergón FHG) 先前主編過《地牢死忠粉》(Maniacos del Calabozo)這本雜誌[14],並認為 RPG 的黃金年代已成過往雲煙。
 

Frank “HiddenX”Wecke (HX) 上古間諜,遊戲監察員,RPG Watch[15] 的編輯, RPG Dot[16] 資深用戶,RPG Codex 特邀大使。
 

Gabor “J_C” Domjan(JC) 生在90年代,有幸見證了遊戲的黃金時期。他什麼類型的遊戲都喜歡,尤其鍾情於 CRPG 和飛行模擬器。
 

Garfunkel (GA) 在耶誕節時收到了一台 C64,走了彎路用了一小會 Amiga 500,最終在90年代弄了一台 PC,之後再也沒有偏移正道。
 

Gary Butterfield(GB) 是一位作者,播客主持人,也是那些令人失望的 CRPG 續作的忠實支持者。他覺得 THAC0[17] 的設計其實還不錯。
 

Geo Ashton (GE) 是一位狂熱的作家,他熱衷於電子遊戲,也喜歡閱讀和遊戲文化有關的文章。
 

George Weidman(GW) 做的視頻很少有人喜歡。他的大把人生都浪費在了玩《輻射》上,無怨無悔。
 

Ghostdog (GD) 在 RPG Codex 中混跡太久,理智堪憂。他在重玩他最喜歡的遊戲《異域鎮魂曲》(Planescape Torment)的時候,發現在寬屏模式下顯示畫面有問題,於是他做了一個 UI mod 來解決這個問題。
 

Grant Torre (GT) 住在密西根州,他把時間都花在打鼓、文學、電子遊戲,以及一切極客該做的事情上面。
 

Guilherme De Sousa(GS) 自從 1980 年代中期在 C64 上玩了《創世紀 IV》之後,就一直很喜歡 CRPG 遊戲
 

Gustavo Zambonin(GZ) 很可能是所有貢獻者中最年輕的一位,他自打出生起就在慢慢學習如何品鑒那些市面上最好的 CRPG 遊戲。
 

Hannah and JoeWilliams (H&JW) 是一對已婚夫婦,正在真人角色扮演(LARPing)遊戲製作人,也是兼職隱士。
 

Ian Frazier (IF) 是一位遊戲設計師,平日愛好繪製迷你尺寸的畫,以及將未知的邪惡生靈驅逐到外層的黑暗之中。
 

Ivan Mitrović (IM) 是 PC 優越黨的一員[18],2001 年的時候首次接觸 RPG 遊戲,玩了《異域鎮魂曲》,時至今日,這依然是他最喜歡的遊戲。
 

Jack “Highwang”Ragasa (JR) 是一位 YouTube 遊戲評論家,因為廢話太多而花了很多年玩電子遊戲。
 

Jaedar (JA) 非常認真地想了想,意識到《無冬之夜2》(NWN2)是他玩過的第一部“正統” RPG 之一。自從那時起,他就一直在補課。
 

Jakub Wichnowski(JW) 玩遊戲最看重的是劇情。他希望有一天自已能做出一款遊戲,至少有《異域鎮魂曲》一半那麼好的那種。
 

James McDermott(JM) 是個玩了太多遊戲的音樂家。他還在耐心等待《奧秘 2》(Arcanum 2)[19]。
 

James “Blaine” Henderson(JBH) 覺得你喜歡的那些遊戲都很糟糕,他都不喜歡。除非他碰巧也喜歡其中一些遊戲;但即便如此,他可能也會找個理由把你批判一番。
 

Jay Barnson (JB) 是位作家,遊戲開發者,程式師。在一個 C64 從未存在的平行宇宙裡,他也是坐擁西半球霸權的真主帝皇。
 

Jedi Master Radek(JMR) 正在他的地下室深處謀劃著要統治世界。夢想是將所有讀者變成受他掌控的無腦傀儡。
 

Joseph Coppola(JO) 是一個程式師,喜歡 RPG 遊戲、小說、以及其他和文字有關的事情。
 

Jörn Grote (JG) 必須要做出抉擇——是準備學校的期末考,還是玩《輻射》。好在最後結局還不錯。
 

John Harris (JH) 為 @Play 供稿,也給復古遊戲寫點文章,有時候還會自己做電腦遊戲。他竟然覺得《領國戰役》(Rampart)是有史以來最好的遊戲,這個傻子。
 

Kenneth Kully (KE) 無意間建立了《創世紀》系列最大的資訊和粉絲論壇網站。他在奶爸和童子軍領隊的工作之餘,竟然還能擠出時間玩這個遊戲。
 

Kurt Kalata (KK) 邁出了踏向戰爭的第一步,並成功結束了戰鬥。他還負責運營《硬核遊戲101》 (Hardcore Gaming 101) 這個網站[20]。
 

Lev (LEV) 喜歡 RPG 遊戲,只是想和 Chris Avellone 出現在同一本書裡。
 

Ludo Lense (LL) 用自己的理智換取了製作超長遊戲視頻的能力。
 

Luis Magalhães(LM) 從醫生到銷售再到作家,Luis 一直在現實生活中不斷轉職,但他最喜歡的遊戲類型自從 90 年代就沒有變過。提示:不是 FPS 遊戲。
 

M. Simard (MS) 夏天的時候更願意待在地下室裡,不過他的德國牧羊犬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帶他出去散步。
 

Maciej Miszczyk(MM) 很小的時候就是遊戲玩家了,喜歡一切種類的遊戲,尤其偏好 90 年代中後期的 RPG,以及一切神神叨叨、超級複雜、難度很大或是獨一無二的遊戲。
 

Marc Hofstee (MHO) 是有史以來最奇怪的 Ascaron[21] 死忠粉(引用 M. Worsley 原話)。他還喜愛《最終幻想 7》(Final Fantasy VII),一台雅達利 ST 電腦,以及他的七個小孩。
 

Marko Vučković (MV) 是一位資深策略遊戲愛好者,他花了太多時間在 C64 上玩《鐳射小隊》(Laser Squad)[22],但並不後悔。
 

Mathias Haaf (MH) 是來自德國的業餘寫手,狂熱收藏家,專玩 MS-DOS 上的 RPG 遊戲。他有一個 YouTube 頻道,發一些和他愛好相關的視頻。
 

Max Silbiger (MAS) 是一位遊戲開發者,給古老的日本 PC 遊戲做翻譯。有時候,他自己也會喜歡上這些遊戲呢!
 

Michael Mils (MI) 在一台法國產的 8 比特電腦上學會了讀和寫,自此變得多愁善感。
 

Michel Sabbagh(MIS) 白天是一位 bug 滅殺員[23],晚上是一位元鍵盤俠。有對三文魚的戀物癖。
 

Neanderthal (NT) 受了傷,年事已高,色心不改。
 

Nicolas Hennemann(NH) 是一位自由作家和自由譯者,他抓住了這個機會,來跟你們聊聊他最喜歡的遊戲。
 

Nicole “Jaz”Schuhmacher (NS) 跟著《乓》(Pong)一起長大,至今仍是多平臺遊戲玩家。她一想起 90 年代的遊戲就幾欲落淚。
 

Nostaljaded (NJ) 常潛伏于熊坑(Bearpit)之中。這位生性古怪的人更願意躲在帷幕之後,而不是站在聚光燈下,除此以外資訊不明。
 

Nyaa (NY) 是一位熱忱的玩家,他給小眾外國遊戲做翻譯。他出於興趣而做此事,這也是他回饋他所熱愛的遊戲產業的方式。
 

Octavius (OC) 也被稱作 PetrusOctavianus,是 RPG Codex 的老用戶之一。
 

Oleg “SmilingSpectre” Bobryshev (SS) 一位狂熱的玩家和遊戲收藏者。他想把所有遊戲都玩個遍,奈何在現實中無法做到此壯舉。
 

Outmind (OU) 喜歡在戰場上長時間散步,並且希望在《最終幻想:獅子戰爭》 (FF Tactics) 續作出來之前機器人不會統治世界。
 

Patrick Holleman(PNH) 寫了幾本關於遊戲設計的歷史進程的書,不過他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幹。 www.thegamedesignforum.com
 

Petr Hanák (PE) 是《龍穴》(Dračí Doupě)[24]的資深玩家,不得不為遊戲裡的隊伍設計出一套原創的遊戲系統。他默默希望自己能完成設計並動搖《高級龍與地下城》(AD&D)[25]系統的統治地位。
 

Prime Junta (PJ) 癡迷於系統,世界觀以及故事,也因此覺得不管是不是電腦上的 RPG 遊戲都是能融合這些元素最合適的介質。
 

Raggie Carolipio(RE) 自 80 年代起就在試圖玩遊戲時避免在走路時拐直角,以及不帶裝甲去打野怪。
 

Ricardo Regis (RI) 自孩童時期起就愛上了 CRPG,同時也很享受和朋友玩桌面 RPG 時發生的一切。
 

Richard Cobbett(RC) 只希望人們不要在遊戲中用渾身都是血的巨大的蜘蛛了。除非那個蜘蛛能跟副本一樣大。
 

Richard Mitchell(RM) 在 1988 年用 C64[26] 遊玩《創世紀》(Ultima)[27]而踏入了 CRPG 的大門。他認為自從《創世紀》後所有東西都在走下坡路,除了《星球大戰》電影和其漫畫。
 

Rob Parker (RP) 研究互動式小說以及類 Rouge 遊戲(roguelikes),是 First Person Scholar[28] 的主編。
 

Rob Taylor (RT) 自 1991 年起就在深水城[29](Waterdeep)的酒吧玩樂了,個人很享受那裡的氣氛。他在另一個世界裡是一個職業遊戲記者。
 

Robert Bailey (RB) 是 RPG Watch 的一員並且仍在玩 C64 上的 RPG 遊戲。回憶起那些讓他踏上偉大遊戲征程的 RPG 遊戲時會兩眼濕潤。
 

Rod “TronFAQ” Rehn(RTR) 有一個一直陪著他的蠢外號,以及不知為何從給別人寫問題解答發展到了給自己最喜歡的遊戲做 MOD。
 

Rogueknight333(RK) 曾經很難找到他喜歡的老牌 RPG遊戲,於是決定用 《無冬之夜》[30](Neverwinter Nights)裡的工具組來自己做一個遊戲,也就是正在連載的 Swordflight[31] 系列。
 

Romanus “ZZ” Surt(ZZ) 在偶然認識《阿卡拉貝》(Akalabeth)[32]和《摩多》(Mordor)之前在玩射擊遊戲。
 

Ryan J. Scott aka“Zombra” (RJS) 既不是僵屍也不是斑馬,但是都很喜歡兩者的一些品質。[33]
 

Ryan Ridlen (RR) 自從遊玩了《叛變克朗多》[34]之後就沉迷 RPG 遊戲。熱愛故事驅動型遊戲以及回合制戰鬥。
 

Scorpia (SC) 這麼多年過去了依舊很瘋狂(地玩遊戲)。有時她希望她還在 8 位機時代。
 

Scrooge (SR) 接觸電腦遊戲相對較晚,以前是主機玩家。自從接觸電腦遊戲後她就一直喜歡沉浸於回合制以及團隊型遊戲(party-based)。
 

Shamus Young (SY) 一名程式師、作家,也可以說是一位作曲家。一說起遊戲他的嘴就完全停不下來。
 

Shanga@Bearpit(SH) 一隻讓人想抱抱卻很凶的熊,不喜歡分享自己的食物,但是如果你很 nice 的話會開心地讓你吃完所有食物而讓自己餓著。
 

Silver Girl (SG)
 

Sitra Achara (SA) 自2006 年起就在搜索所有和《邪惡元素神殿》(Temple of Elemental Evil)[35]有關的資料,目前還沒被恐懼所吞沒。
 

SniperHF (SD) 因為《輻射》系列和《暗黑破壞神》(Diablo)系列而開始遊玩 RPG 遊戲,完全與他人的啟蒙遊戲不同。從那之後就沉迷於 RPG 遊戲無法自拔。
 

SuicideBunny 本應該幫忙編寫本書,但上帝有別的安排。安息吧,兄弟。
 

Suzie Ng (SN) 從遊玩了《博多之門 2》(Baldur’s Gate II)後就沉迷於 CRPG 遊戲,喜歡有很棒的 NPC 交互的團隊遊戲(party-based),希望日後能參與 MOD 的製作。
 

‘Tatty’ Waniand(TW) 會在悠閒地在周日程式設計,看和工作無關的書,以及做關於血腥和遊戲的白日夢。
 

Thiago Fernandesdos Santos (TF) 一直都很喜歡 RPG 以及格鬥遊戲。
 

Thomas Henshell(TH) 在開始遊戲前都會看一遍操作鍵位表[36],每次都是。總是希望關鍵時刻能用上面的操作起死回生。
 

Thomas Ribault(TR) 總是忍不住和他的手說話。他實在太愛 CRPG 了以至於他正在為其寫一篇博士論文。
 

Théo “Izual”Dezalay (IZ) 寫過一本關於《輻射》的書,這也證明他所有的人生抉擇都多多少少有些問題。
 

Tilman Hakenberg(TI) 成功使所有人都以為他是一個作家,而不清楚他真正的職業。
 

Tim Cain (TC) 在遊戲很受歡迎之前就開始製作遊戲了。也就是上世紀 80 年代左右。
 

Tonya Bezpalko(TAB) 總喜歡堆資料,即使回過頭來發現它們一點用處也沒有,也熱愛其他的老派的遊戲設計項目。
 

Trevor “Trooth”Mooth (TM) 自稱是類 rogue 遊戲的權威人士,在你們出生之前就開始玩遊戲和寫作了。
 

Vadim Keilin (VK) 一個學者。學術工作給了他絕佳的玩遊戲的藉口。因為,你也知道的,做研究嘛。
 

VioletShadow (VS) 下輩子想成為一名花樣滑冰選手。在這輩子裡,她經常逛有爭議性的論壇以及玩《吸血鬼:避世血族 – 血脈》(Bloodlines)[37]。
 

Vladimir Sumina(VL) 玩冒險遊戲長大的。之後他發現了 CRPG 遊戲,這也給了他很多遊戲選擇。隨後他很快發現把一扇門炸開也可以和解鎖一扇門一樣有趣。
 

Werner Spahl (WS) 一名分析化學家,從未想過修理一款遊戲有時候會比玩遊戲還有趣。
 

Wojtek “MicoSelva” Misiurka (WM) 一名失敗的同人作家,隨著該做的事情積攢得越來越多,使他成為了一個世界級的時間浪費者。
 

Zed Duke of Banville (ZD) 自 1986 年起就開始遊玩 CRPG 遊戲。雖然他現在不太喜歡在 IBM PC 和主機上玩遊戲,但是他私下會花時間建造一個時光機,這樣他就能回到過去然後建立 Amiga 電腦[38]的統治地位。


[1] 譯者注:在奇幻題材的設定中,巫妖是亡靈的一種延伸變化型態,是人死亡之後轉化而成的架空生命存在形式。該概念在《魔獸世界》以及《龍與地下城》等遊戲中都有廣泛應用。
[2] 譯者注:Abandonia 是一個民間粉絲自發成立的網站,用以交流和點評在 DOS 和早期 Windows 系統上遊玩的絕版老遊戲。
[3] 譯者注:誇瑞克斯,《廢土2》中出現的一名角色,周身掛著很多老式遊戲的零件作為裝飾,包括脖子上掛著好幾隻手柄,額頭上有吃豆人的紋身。他會收集舊版的家用娛樂主機。
[4] 譯者注:軟碟中間的碟片是由帶有磁性圖層的膠片圓盤製成,不斷地讀取資料會讓軟碟發熱。3.5 英寸軟碟的標準容量只有 1.44MB,在 21 世紀初便退出市場。現在軟體中常見的“保存”圖示就是軟碟的造型,而非軟碟是這個圖示的手辦。
[5] 譯者注:指只使用紙與筆、而不需其他配件就可玩樂的單人或多人遊戲,是桌上遊戲的一類。“○◊棋”就屬於其中之一。
[6] 譯者注:美國科幻小說作家,代表作《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尤比克》。
[7] 譯者注:一類多人遊玩的即時交互遊戲,融合RPG、互動小說、PVP、線上聊天等多種元素,玩家一般通過鍵入特定語言來進行遊戲。
[8] 譯者注:原文使用了 parties 這個詞,這個詞在遊戲界有多種解釋:一、PlayStation 平臺上可以創建一種類似於聊天室的群組,可以用於連線 PS 遊戲,英文就叫做 party,最多允許六個人加入;二、很多遊戲允許玩家操作自己的小兵或者英雄進行排兵佈陣,那麼自己隨從們所組成的隊伍也可以被稱作 party。
[9] 譯者注:此處的原文是“pulp novels”,泛指在 20 世紀前半流行的一種通俗雜誌上刊登的虛構故事,“pulp”指此類雜誌使用的紙張由於廉價而非常薄脆。這些故事通常有濃重的幻想色彩和逃避主義,後世的探案和科幻小說都從此通俗文學的土壤中誕生。
[10] 譯者注:一家美國的電視遊戲開發商,由JasonAnderson, Tim Cain, Leonard Boyarsky 聯合創辦,代表作有《奧秘:蒸汽與魔法》。該工作室於 2005 年關閉。
[11] 譯者注:指玩《龍與地下城》。
[12] 譯者注:原文:His Holiness the God-Emperor of AllMankind, Lord of the Heavens above and Master of the Hells Below. 出自《戰錘 40k》
[13] 譯者注:一所宗教學校。
[14] 譯者注:一本西語雜誌。
[15] 譯者注:https://www.rpgwatch.com/
[16] 譯者注:https://www.rpgdot.com/
[17] 譯者注:出自《博多之門》,THAC0是“To Hit Armor Class 0”的縮寫,其值越小越好。
[18] 譯者注:原文是:Proud member of the PC master race。“PC master race”全稱“Glorious PC Gaming Master Race”,指的就是覺得用 PC 玩遊戲比主機好的那種優越感。
[19] 譯者注:參考注釋 25 可知,該遊戲的開發商 Troika Games已於 2005 年倒閉。
[20] 譯者注:HardcoreGaming101 是一家立志於推廣電子遊戲史的知名懷舊網站。
[21] 譯者注:Ascaron Entertainment 是一家德國遊戲開發商,主打 PC 遊戲,於 2009 由於債務問題宣告破產。
[22] 譯者注:也譯作《鐳射中隊》。
[23] 譯者注:原文就是 bug smasher,並不清楚是否為雙關。
[24] 譯者注:Dračí Doupě 即《龍穴》,是捷克的一個很受歡迎的角色扮演遊戲,由 ALTAR 公司出版,其大致是根據《龍與地下城》而設計的。
[25] 譯者注:《龍與地下城》是現由威世智公司發售的奇幻桌面角色扮演遊戲,也是此類遊戲的始祖。而《高級龍與地下城》則是這個系列在 1977-1979 年出的續作。龍與地下城在桌面角色扮演遊戲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26] 譯者注:Commodore 64 也稱 C64,是由 Commodore(康懋達國際)公司於19821月推出的8位家用電腦。
[27] 譯者注:《創世紀》(Ultima)是上世紀80年代由 Origin Systems 製作的角色扮演遊戲。
[28] 譯者注:First Person Scholar 是一家研究遊戲的雜誌。
[29] 譯者注:深水城(Waterdeep)是《龍與地下城》中的一個重大戰役背景被遺忘的國度(TheForgotten Realms)中的一座城市。被遺忘的國度是《龍與地下城》中資料最豐富,設定最完整的戰役背景,同時也是RPG史上最富盛名的架空世界。
[30] 譯者注:《無冬之夜》(NeverwinterNights)是 BioWare 公司開發製作的角色扮演類遊戲,於2002年6月16日發行。它是一款基於第三版龍與地下城規則的電腦遊戲,通過遊戲自帶介面友好的工具,玩家還可以創造自己的世界,設置自己的故事。遊戲自帶四個模組(Modules),每個都有不同的情節和 NPC,而總遊戲時間大概是 60 小時。
[31] 譯者注:Swordflight 是《無冬之夜》裡的一個經典模組。
[32] 譯者注:《阿卡拉貝》(Akalabeth)為《創世紀》的前身,是其作者 LordBritish 在打工時閑閑無事時寫出來的東西。
[33] 譯者注:這裡原文用了諧音的手法,Zombra 是 Zombie(僵屍)和 Zebra(斑馬)的合寫,所以才有下文的說法。
[34] 譯者注:叛變克朗多是由Dynamix小組設計的一款經典角色扮演遊戲。
[35] 譯者注:《灰鷹:邪惡元素之神殿》(Temple of Elemental Evil)是 Troika Games 開發的一款角色扮演遊戲。
[36] 譯者注:原文是 manual,直譯過來就是說明書、使用手冊的意思。很多遊戲都是有“說明書”的,大部分都是用來介紹操作鍵位以及健康警告的,而且有多種呈現方式,大部分都是內置在遊戲裡。
[37] 譯者注:全名 Vampire: The Masquerade – Bloodlines,是 Troika Games 在 2004 年開發的一款動作 RPG 遊戲。
[38] Amiga 電腦為高解析度,快速的圖形回應,多媒體任務,特別是遊戲方面做了專門設計。處理器是摩托羅拉的 680x0 系列處理器。是第一代具有真彩顯示的電腦之一。自帶 Amiga 作業系統。1985 年 Commodore Business Machines 中出現後,Amiga 就成為了高解析度,快速回應,以及適合遊戲的電腦的同義詞。




貢獻者(中文版團隊)

 
作者:FQ
————————————————

截至今天(2021.10.2),參與本書中文版製作的共有21人。我們身處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來自多個行業,有著完全不同的人生,但我們因為同一個目標而聚在一起。我們今後還將吸收更多的能人志士加入我們的隊伍,為傳播有點兒嚴肅的遊戲文化而做一些微小的工作。
 
參與翻譯工作的團隊成員有(按首字母排序):

Azuki,大鴿子!就是最開始投稿翻譯那個消失了好久的鴿子!這次幡然醒悟前來贖罪,不鴿了!一般工科宅女,還在讀書中,很高興認識你們!

Chan,畢業於遊戲專業內,任職於遊戲專業外。活在自己的Neverland裡,目標是有朝一日將其搬進現實。
 
CodeATA,大體上是個遊戲雜食動物,不過尤其喜歡銀河城。希望能在遊戲裡看到更多有趣的故事,希望能見到更多的奇思妙想。
 
dxmi,一位路過的熱心玩家。
 
FQ ,理性的工科男,偶爾也會不太理性,比如打算寫這本書的時候,尤其是本書裡的遊戲只玩過幾個的情況下。另外玩過上百款本書沒有提及的遊戲,在他的博客中都有記錄:blog.funqtion.xyz
 
Jason ,翻譯專業研究生,遊戲愛好者,熱愛劇情,追求代入感,盼望中國早日打造出自成一派的第九藝術體系。
 
克克 ,她在初中買到了第一本DND規則書,以及附贈的手感巨好的骰子。現在它們還在教導主任辦公室的某個角落裡。
 
Knight623,一般通過工科男,秉承“人生苦短,能玩多玩”的理念,玩過的不少,精通的不多。現在想給自己熱愛的東西做一點貢獻,證明自己玩過。
 
LightningChrisLC,一名英語專業本科在讀大學生,暗自希望自己在本科階段能獨自拍一部短片。時常因為沒有優秀的遊戲玩而感到無聊。
 
Linzz,半吊子遊戲從業者,天賦樹點歪了的工科生,不務正業的程式師,對關於世界的一切問題和答案樂此不疲。
 
Lucian,一個準備進入遊戲行業的歷史系研究生,有時候會看幾部電影、寫點東西,最大的夢想是做《極樂迪斯可》研究。
 
Meowl ,翻譯專業本科在讀大學生,old school RPG和 old school FPS 愛好者,希望未來能有機械降神。
 
Nerdgamer-SH,白天是卑微的碼農,夜晚化身網路寫手與懶人沙發和巨大世界觀戒斷反應拼殺,多年來未嘗一勝。
 
Or. Man,西蜀玄德之表親,自幼熟讀烏龍、海賊、阿拉蕾,大學入主機坑,最討厭的6個遊戲是如龍 123456。
 
Shimakaze ,高中生,在努力地申請大學中。TRPG 愛好者,喜歡跑團以及DND規則遊戲。
 
SpIkEZhaNGQ ,夢想著做一款良心遊戲的本科生,目前正為此努力著。
 
孫堯,我的自我介紹很簡單,就是翻譯翻譯,什麼叫驚喜。就是驚喜嗎。你翻譯出來給我聽,什麼他媽的,叫驚喜。什麼他媽的叫他媽的驚喜。翻譯翻譯。什麼他媽的叫驚喜啊。這就是驚喜,也是翻譯的藝術。
 
Thunderplus ,人菜癮大,喜歡養狗。洽談筆譯/口譯合作事宜請移步領英。
 
Urunamo,國家一級摸魚選手,甚至會在摸魚的過程中無限套娃摸魚,導致正事沒幹好、魚也沒摸成——玩劇情向遊戲時除外,經常因為過於代入而久久不願接觸下一條魚。
 
VitaminA,希望未來一直能有機會為自己喜歡的單機遊戲做中文當地語系化工作。

除了直接參與創作的翻譯人員之外,團隊中還有其他成員在本書的排版、品牌形象、宣傳等方面做出了自己的貢獻,他們是(按首字母排序):

梅阿兔,建築學專業,平面設計者,6 年KP,母胎遊戲玩家,努力轉職全棧遊戲設計者。

繁體版本團隊等著你的加入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