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57──返秦(三)慕容蘭:紳霧人就愛瞎折騰

火火 | 2021-10-08 23:00:32 | 巴幣 0 | 人氣 29


57.返秦(三)
慕容蘭:紳霧人就愛瞎折騰
  

  不知道馬凡來自現代化的科技世界,慕容蘭還十分得意洋洋地介紹:「所謂的火車呢,是一種有別於駝獸馬車的交通工具,是用一種只要丟煤炭進去燒,就可以自動運轉的大鐵盒,有很多輪子在軌道上面跑……」
  馬凡聽了半天,推測這應該是古早的蒸氣火車,利用燃燒煤炭之類的耗材,將鍋爐中的水加熱產生動能。
  他自己是想像成這樣的,但這個世界總是出乎他預料,慕容蘭帶著他們來到所謂的火車站時,他已經不曉得該說什麼了。
  鐵軌是有沒錯,但是沒有月台,只有一群麝鼠趴在軌道兩側,幾名疑似馴獸師的人站在一旁待命。
  「那群老鼠是幹麻的兒?」李舟好奇地問。
  「牠們負責聽火車還有多久會到。」慕容蘭說,「牠們都還趴躺著,表示還要有段時間,看到最外圍的了沒有?如果剩下十五分鐘抵達的話,牠就會站起來,後面的就按照順序,等所有老鼠站起來之後,火車也就可以看到了。」
  因為沒有遮風擋雨的月台,所以很多人都是或站或坐地等在原地,此時就能看出來人與人之間的不同了。
  慕容蘭當然不幹罰站這種事,只見他讓下人給他們一行人都準備了椅子,甚至還有精緻的茶點可以用,李舟吃得雙眼發光,一點也沒注意周圍投來羨慕忌妒的目光。
  孩子實在太缺心眼,真叫人憂愁。
  馬凡無奈地想,這還想著要打敗席王呢,除了打之外只會吃。
  要搭火車的人不少,幾個家族人數眾多,馬凡在這裡看到不少異國服飾,仔細一想又很合理,聖克伐大典對普通人來說,可能都不知道具體模樣,但是對於那些參賽選手的家人,若是經濟條件允許,又怎麼會不來給自己的家人加油打氣?
  他在這裡看見幾個在賽場上見過的面孔,但是比賽不是還沒有結束嗎?那天牛的隊長阿迪爾怎麼跑這裡來了?
  說起來,阿迪爾的異稟是什麼?除了他把異獸拍出來以外,馬凡對於對方的異稟就沒有太多印象了。
  「他怎麼會在這裡?」馬凡偷偷指了指阿迪爾,「他不是應該還在比賽中嗎?」
  「認輸了,提前退場了吧。」慕容蘭的語調有一種不自覺的傲慢,「自願因為什麼鬼信仰放棄比賽,後面哪怕表現再好,總積分也追不上,真是太愚蠢了。」
  「也不能這樣說吧。」馬凡隨口道,「也許人家比獎賞或是榮耀,更重視精神上的信仰。」
  「那是愚蠢的作法。」慕容蘭道,「什麼神靈,不存在的。」
  這就是薛丁格的信仰了,在真正見到神以前,人類真的無法知道神靈究竟存在不存在。
  馬凡不再討論這個話題,又看見了幾個紳霧人,是之前跟他們談過貿易合作的,本以為對方在談完生意後就直接回去了,沒想到在這裡碰上,也算是一種緣份吧。
  「說起來,火車跟鐵軌也是他們搞出來的。」慕容蘭說,「坐起來倒是確實比搭馬車要舒適。」
  馬凡想這或許是因為火車是在鐵軌上跑的,但是他們平時走的不是水泥馬路,因此馬車非常容易顛簸。
  「沒有時刻表之類的東西嗎?」馬凡問,雖然連月台都沒有,感覺上也不用指望會有什麼時刻表了。
  「當然有,就是得買。」慕容蘭漫不經心道,「只不過很少有人願意買,畢竟只要在定點上車,等著總是會等到的。」
  馬凡後來才搞清楚這世界搭火車的規則,跟他原先買好幾點幾分往哪裡去的列車不同,只要有票,就可以隨便搭到天荒地老,火車票則是在驛站購買,只有慕容蘭這種等級身份的人才能夠買到專屬的車廂,否則座位一律都是靠搶,有的時候遇上一些比較容易激動的人,就很可能當場打起來。
  基本上火車的站務人員對此種衝突一律不干涉,但是為了讓火車可以順利運轉,太過火的會被直接丟下車,不管當時時速有幾公里。
  惜命的人自然就不會鬧事了。
  這整個世界都不把人當人看啊。
  馬凡嘆了口氣,又想到如果小芳一個女孩子跑來搭這種火車,會不會吃虧?蒸氣火車畢竟不同於船,能躲藏的地方並不多,小芳身為女孩子,要跟一群大男人擠,怎麼想都不太合適。
  「馬哥哥,你怎麼又愁眉苦臉了?」李舟丟了一口酥進袖子,他現在沒事就會摸幾口點心給小青吃。馬凡一開始擔心的小青到底能不能吃人類食物這個問題似乎得到了驗證,小青不僅吃得很歡快,蛇身還橫向發展了。
  一隻麝鼠站起來了。
  以這個世界的標準來看,他們等的也不算久,大概是因為慕容蘭知道火車到站的準確時間,不過聽說這裡誤點很嚴重,因為有些時候要處理一些車上乘客的衝突,會讓火車沒辦法準點抵達。
  在第一隻麝鼠站起來的時候,本來還算和樂融洽的人群突然像是被按下消音鍵,氣氛凝滯,彷彿進入戰前的肅殺之氣充滿在每個人的眼中。
  「不用管他們,我們有自己的專屬車廂。」慕容蘭優雅地用帕子擦擦嘴,又擺出惺惺作態的貴公子形象了。
  慕容蘭真的非常善於表現自己跟平民百姓的不同。
  麝鼠已經站起來七隻,許多人已經開始在鐵軌旁你擠我擠,各各都想搶到方便上車的好位置。
  馬凡注意到阿迪爾越來越往後,不禁有點疑惑,所有人都急著往前,怎麼就他一人越來越後退?
  站起第八隻麝鼠的時候,已經隱約可以看見遠處冒著煙的一個小點了,等到越來越近的時候,馬凡倒抽了一口氣,感覺自己的想像力非常貧乏。
  不過這不能怪他,早就習慣現代火車樣式的人,誰能想得到火車車廂之間除了鏈條之外還用磁獸咬著啊!
  磁獸是一種四腳動物,身體外觀像是石頭,身體會釋放不同磁力,有些磁力會彼此相吸,簡單來說就像是有生命的磁鐵。
  只不過雖然外殼上看起來是石頭,但是其實腹部很柔軟,可以吸收衝擊做緩衝,就結果來看,應該是用於車鉤的作用。
  這樣長途真的沒問題嗎?這些磁獸也需要吃東西吧?
  「安全上不用擔心那些磁獸。」慕容蘭聽了馬凡的疑慮,不禁微笑道,「他們可是很堅強的小東西,即便三天三夜不吃不喝都不會怎樣,是非常好養活又方便馴養的異獸。」
  「那他們吃什麼啊?」
  「水就可以了。」
  看馬凡不可置信的模樣,一直當個啞巴的謝君憐輕聲道:「準確來說,是水裡的微生物。」
  馬凡不禁想,這種異獸也太容易被人類壓榨了吧?
  火車還沒停下,人群已經爭先恐後一擁而上,壓根不管是否危險,而在火車上準備下車的人也是一副摩拳擦掌,嚴陣以待。
  兩邊不同陣營的人一觸即發,在火車停下,車門開啟的那一刻,兩邊便打成了一團。
  「沒什麼好看的,我們的車廂在這裡。」慕容蘭對於爭相搶奪推拉的人潮一點興趣也沒有,直接就上了前面的第三節車廂。
  他們所在的地方非常和平,甚至還有餘裕跟其他人點頭致意。
  馬凡感覺到了一條巨大的鴻溝,由金錢與權勢劃分出來的,無法輕易跨越的界線。
  高如珠穆瑪朗,深如馬里亞納。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