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聲東擊西 (凱依前傳2)

古今變 | 2021-10-08 21:32:31 | 巴幣 240 | 人氣 105

聲東擊西 (凱依前傳2)

再三強調:小說純屬虛構,如有雷同,那是巧合。

  蠱毒蔓延的事情稍緩,廖添甲、廖添乙、廖添丙兄弟總算能緩過一口氣,於是擺了個流水席慶祝慶祝,順便讓長期緊張忙碌的島民們能夠輕鬆一下、聯絡聯絡感情。大夥兒先前因為隔離的禁令全憋得慌,這時都攜家帶眷、共襄盛舉;一時鑼鼓宣天、好不熱鬧。

  村長凱依給他們三兄弟交好,當然也來參加,而且一來就被他三兄弟讓上了首座。他再三推讓,最後跟廖添甲比肩而坐。只不過他殷勤勸酒敬酒,把場面吵熱之後,就回座靜靜坐著、若有所思。三兄弟知道他早已戒酒,當然不會去勉強他喝,可是看他連菜都沒吃幾口,難免覺得有點掃興。

  廖添甲跟他最熟,於是對他說:「老大,那抗毒劑嘛……雖然還不太夠,不過總會慢慢湊齊。這事急不來,而且眼下島上的蠱毒已經消失無蹤,您就暫且放寬心,跟大夥兒一同樂一樂吧。」

  廖添乙、廖添丙也知道凱依的責任感很重,島上大小事全往自己肩上擔,聽了兄長的話才想到他大概是為了抗毒劑不夠的事情煩心,於是都過來湊趣說:「是呀是呀,您就算不吃不喝,那抗毒劑也不會就這樣從天上掉下來。還不如看開點,跟我們一起放開吃喝。」

  凱依微微一笑,反問他們:「海的對岸……帝國那邊可有新的消息?」

  他這一問廖添乙可來勁了,一拍桌子說:「嘿嘿,這就叫老天有眼,前一陣子他們不是做大水嗎?聽說最近缺煤,連點燈燒炕都不夠,等冬天到了,可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嘿嘿……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一個字,爽!」

  凱依聽了之後反而神情一黯,久違的拿起酒杯,卻似乎想起自己發過的毒誓,只愣愣的盯著杯子,卻沒有品嚐的意思。廖添甲老成持重,看了他這副模樣,低聲問:「有什麼不對嗎?」

  凱依環視了一下酒席,看島民們酒酣耳熱、各自鬧得不可開交,並沒有人特別留意主桌,於是說:「大家歡慶之後,可得備戰了。」

  這話讓廖添乙也靜了下來,連忙問:「大哥您的看法,是跟大洋對岸的大國一樣,認為執政官卡摩乙會來打本島?」

  廖添甲說:「這看法其實很有道理,帝國現在百病叢生,卡摩乙處境艱難,為了鞏固權力,說不定會不惜一切發動大戰。」

  廖添乙一拍桌子,大聲說:「怕他個鳥!想想他們過去如何欺壓咱們,就算只有我們幾個,也要跟他們硬拼到底!更何況幾個大國都看到這一點,船艦兵馬都來到附近駐紮,說一定會幫咱們,真要打起來,還不知道死的是誰!」

  廖添甲沉吟了一下,也說:「就我所知,現在的戰力大概是三七開,而且帝國內部疲弊,國力戰力都不在頂峰,如果選在這時候開打,贏面並不大。雖然可以假借戰爭來凝聚民心、鞏固權力,但是輸了之後只會更慘,卡摩乙不會想不到這一點。是說他如果被逼急了,說不定還是會孤注一擲,但那時應該勝算更低。」

  廖添丙這時插話說:「小心窮鼠咬貓。」

  廖添甲點了點頭,說:「是,到了那一步,卡摩乙大概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連一些損人不利己的戰法都會胡亂施展。」

  他看了廖添乙一眼,隱含告誡之意。廖添乙本想抗辯,但一來對方是兄長,二來這話確實有道理,所以他只能舉杯喝了口悶酒。廖添甲知道這弟弟果敢進取,就是性子急了點;看他這時居然把話聽了進去,欣慰的跟他喝了一杯。

  二杯酒下肚,廖添乙立刻就把剛才的事丟到九霄雲外,對凱依說:「好,備戰備戰。守護家園不能全靠外人,咱們死死的盯著他們,決不讓那狗皇帝傷到我們的人。」

  凱依微微一笑,說:「也不用繃得太緊,帝國極可能會聲東擊西。」

  這話讓三兄弟全瞪大了眼,齊聲問:「什麼!?」

  凱依說:「在帝國的西邊,有個叫『爾福肯』的國家對嗎?」

  廖添甲說:「是,跟大洋對岸的大國打了好久的仗,前不久大國才退兵,據說國內滿目瘡夷、民不聊生,起來的軍頭還倒行逆施。要說帝國的冬天難過,那個國家說不定連這個冬天都過不了。」

  凱依望著他,神情似笑非笑,像是在說:「搞不好被你給說中了。」

  廖添甲一驚,連忙問:「你認為帝國會去打『爾福肯』?」

  凱依說:「兵法有云: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再次伐兵,最下攻城。跟大洋對岸的大國賭氣,帝國輸了一城、國力大損,伐謀已敗;帝國囂張拔扈、處處樹敵,各國展開封鎖圍堵,伐交再敗;列強都以為他要打本島,重兵聚集於此,這時伐兵恐怕還要再敗;大國紛紛承諾將馳援本島,本島也已經部署得如同刺蝟一般;他再怎麼強攻恐怕也只能吞敗。」

  「反觀『爾福肯』,本來就形如累卵,跟周圍的國家相處得也不算太愉快。大國打不贏是顧忌著大義的名份,不肯用太極端的手段,帝國可沒有在乎那些。況且『爾福肯』據說還暗中資助過帝國西北大省造反,那大省的面積可是本島的四十多倍,帝國要打不但容易許多,而且師出有名。各大國總不能前幾天還跟『爾福肯』打得你死我活,現在又回過頭去幫那個惡名昭彰的軍頭吧?帝國只要一戰而勝,卡摩乙的權力就能穩固不少,再努力的宣傳:你們看看,大國幾十年打不贏的『爾福肯』,輕輕鬆鬆就被我給打了下來,還不讓帝國子民全都跟著嗷嗷叫。」

  凱依吸了一口氣,說:「照理講帝國要打本島,當然要趁我不備閃電急襲,讓各國想救都來不及救。他們卻花費那麼大的力氣騷擾本島,把全世界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這就違背兵法之常。我聽說卡摩乙花費了不少心力整治號稱戰力最強的西北軍,還破例一連更換了好幾名將領,我想必定是這聲東擊西之計。」

  廖添丙說:「那本島不就安了?」

  凱依長嘆一聲,說:「不然,此戰如果帝國得手,那大局定然丕變。帝國會因為這一勝而得以振作、民心匯集,反對卡摩乙的的勢力將會被進一步肅清。所謂剛不可久、柔不可守,各國除非主動攻擊帝國,否則必定無法以遠征軍如此久持,到時形勢將會逆轉。待帝國收拾境內的問題,再有個幾年重整國力,恐怕各國都要服軟,孤島又怎能與之抗衡?」

  凱依說:「所以這一戰,不僅僅是守護本島,還要有跟著各國批亢擣虛的準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