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六十章 鬥智

草士 | 2021-10-08 19:00:09 | 巴幣 0 | 人氣 49


第三百六十章 鬥智

萬花幫六位耆老笑聲頓止,瞧著滿臉笑容的袁昊,好覺怪誕,明明身處如此絕境關頭,手邊更無半個援手,加上自身武功低微,袁昊可以說是孤立無助,只得等死,為何還能發笑?

一名體態虛胖的長老問道:「少俠為何發笑?」他話聲含蓄,嘴中帶笑,好似有惑欲解的學生般,甚是恭敬有禮。

袁昊瞧著那老者,笑嘻嘻道:「這位老前輩,不都說人一開心就會發笑?我笑自然有我的道理。」

那虛胖長老笑意不改,追問道:「喔?敢問是何事得以讓少俠如此開心?」

袁昊裝模作樣嘆了好大一口氣,道:「看見蠢人幹蠢事說蠢事,換作你們,自也會哄堂大笑。」那些老者臉上齊是一僵,溫和笑容逐漸沉下,轉而微現淡淡怒意,顯是聽出袁昊話中有話,指桑罵槐。

那名虛胖長老眉頭皺著,語氣有些急道:「少俠,咱們萬花幫說要請少俠,那是真真正正邀請少俠,咱們說的話全是發自肺腑,一片誠心好意,絕非虛言,少俠這麼說,恐怕有失妥當。」

袁昊嘿嘿又笑,道:「不錯,你們確實對我一片好意,發自內心如此認為,這點我自沒有話說。」六名老者聽了這話,這才臉色轉緩。哪知袁昊話鋒一轉,接著道:「可你們的好意,卻是讓我去死,嘿嘿,沒了本小俠,除了文天義文幫主,自然沒人敢阻饒你們整頓群英樓的野心。對萬花幫而言,那不正是天大好事?」

此話一落,萬花幫六名老者頓時啞口無言,六道目光靜靜凝望袁昊,也不知是誰笑出聲來,六人臉色齊是轉冷直下。最早向袁昊好言相勸的那名老者,站前一步,捋著長長白鬍,瞇著眼睹,語態高傲道:「袁昊,既然你不知好歹,那就莫怪老夫等人用武迫你就範。」

袁昊哈哈一笑,他分明沒有半點道氣可以動用逍遙定心訣,心中卻平靜一片,毫無波瀾。哪怕知道對方六人將對自己動武,而自己下一刻就有可能命喪黃泉,依然心緒平穩,想道:「我能如斯平靜,這自然是『心齋』的奇效了。逍遙定心訣,一是萃取道氣的『坐忘』,一是消弭心中雜念,穩性的『心齋』,可是我沒有催動定心訣,怎能使『心齋』而鎮定心神?」

當年創立逍遙定心訣的瀛海島先民,以「坐忘」、「心齋」的妙效供島民子弟修練,目的是讓那些子弟從修練當中,體悟道家絕學之窮妙,因此加以編纂,融會出一套「逍遙定心訣」,只待島民修行時間一久,境界提升上去,自然而然也能悟得箇中道理。

袁昊小小年紀就出島闖蕩,奈何他武功實在太低,短時間經歷無數次危機關頭,這次更在因緣際會下,不靠定心訣而悟出「心齋」運用方法,是以他就算正面臨危機,身上又無道氣可使,還能強鎮精神,原因出於此。

 
只見那老者臉上更加冰冷,心想此子面對長輩,態度無禮至極,甚至還有說有笑,有意要讓袁昊吃教訓,想道:「大長老只要咱們捉拿此子,卻沒說不能斷了一隻手一隻腳,倘若捉拿下來,大長老非要責難,咱們找個替罪羔羊,推卸責任便是。」他目光一轉,看向眾長老,見有名長老正摩拳擦掌,笑道:「六長老,不如就由你來捉拿此子,咱們幾人替你掠陣。」

其中長老聞話,彷彿聽見甚麼好笑事情般,紛紛叫好起來。

 
那位六長老聞話也笑,道:「二長老的話,老夫豈能不從?」說著,向其他長老連連拱手,其餘長老紛紛笑著回禮。他走到袁昊身前,抽出腰間長劍,道:「小子,拔劍!依江湖規矩,老夫是長輩,老夫讓你十……不,二十招。」其餘五名長老聽了這話,歡笑聲不止。

袁昊知道此戰避無可避,眼下能多拖一時是一時,爽快道:「好,就二十招,咱們江湖漢子說一不二。」話畢,就一屁股打坐在地,緩緩吐納起來。

六名萬花幫老者正心懷期待想要瞧著好戲,突見袁昊在沙土瀰漫的荒地上閉目打坐,彷彿把周圍一具具的屍首視為無物,心正不亂。六名耆老頓時嘴巴微開,饒是他們這些經驗老道的江湖前輩,亦是各各呆若木雞。過得片刻,但見裊裊道氣竟緩緩匯聚在袁昊周身,消散不見,顯是袁昊在萃取天地道氣。六人更加不敢相信,驚疑未定,以為袁昊是想搞甚麼把戲,那六長老皺眉道:「起來!你小子搞甚麼把戲?」

袁昊被他罵了一句,停下萃氣,沒好氣道:「你們七名老前輩是想損我武功太低,還是想罵我不夠小心?你們人人武功高強,平時盡是瞧些江湖高手,怎麼沒看出我一身了無道氣,氣息紊亂,這是受了內傷所致。比武之前,我自然得調理好經脈,萃取好道氣,否則還打甚麼呀?」

那萬花幫六長老嘴角微抽,仔細探去,果真見他體內經脈微弱,氣息紊亂,確實是受了內傷不假。他低哼一聲,心想自己等人雖和紅纓幫乃是死敵,彼此積怨多少年月,但袁昊卻算是半個外人,姑且不論此子是不是有意刁難萬花幫,這群英樓裏的數千漢子,均都是江湖四海的朋友,熟知江湖道上的規矩,他一個年長之人和袁昊切磋比武,實已犯了江湖人的大忌,倘若再對一個空無道氣的晚輩出手,更是罪加一等,怕是要惹人不恥。當下嘴中念念有詞,還是說道:「好,老夫就等,你準備妥當,咱們再過招。」

袁昊心中冷笑,自他能不靠逍遙定心訣運用「心齋」的效用,已不似方才懼意盤旋心頭,心神一定,只覺勇氣百倍,說道:「那是自然,想我一個小小執者境武者,打到半途略有不慎,道氣直衝五臟六腑,反噬經脈丹田,就此一命嗚呼,你們縱然拿下我,我早成了一具臭皮囊,看你們拿甚麼理由和黃少新解釋。」

萬花幫六老聞話,臉色閃過一絲詫異,接著又變,宛若想到甚麼般,神色煞是難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