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娶妻】第34話 決戰

里散 | 2021-10-08 17:00:02 | 巴幣 508 | 人氣 396

完結瞞著師姐娶妻
資料夾簡介
※封面由免費素材圖庫製成

  葉永辰說道:「我待會把手放開,你若是大聲嚷嚷,會遭受什麼下場,我無需多言吧?」
  瞇瞇眼男子連忙點頭。
  葉永辰把手收回,並問道:「你們捉了一個女人,她現在在哪裡?」
  「什麼女人,我見都……」
  「想清楚再回答,要是對我毫無幫助,就送你上路。」
  「我說的是真──啊,莫非是指……我不確定你找的是不是那個人,但我聽說有一個人被關起來,似乎犯了什麼罪,我連臉都沒見過。」
  「帶路吧。」
  「是、是……」
  「腳步給我放輕,否則引人過來,我即便被圍攻,也會第一個送你上路。」
  「是、是的。」
  「動作利索點。」
  咕嚕一聲,男子吞了口口水,戰戰兢兢地帶路。
  路途中,朱碧萱眼神裡蘊藏著嗜殺,她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似乎期待男子通風報信,好讓她動手殺人。令她失望的是,帶路的過程中,男子一直安安分分地,不敢多說一句話。
  一會兒後,他們抵達一處深院的門口。院門大開,一眼望入,是廣闊的灰白磚地,地磚的縫隙間偶爾生出幾株雜草,盡頭是一間廂房的門窗緊閉。
  他們走入院內,葉永辰警惕地望著周遭,是否有人埋伏。
  走上兩米左右,男子大聲吼叫:「有入侵者!快──」
  等葉永辰反應過來,將男子的頭顱砍下時,已經來不及了。
  腳步聲連綿不絕地傳入耳中。
  霎時間,十個人趕了過來,將他們團團圍住,堵住他們逃出的去路。
  葉永辰嘆了口氣後,說道:「看來,又要費一番功夫了。」
  十名敵人手中持劍,其中一個人似乎是輩分最高的,發出質問:
  「你們是誰?」
  葉永辰說道:「梁學算沒來嗎?」
  「堂主不是你們這種偷偷摸摸的人,有資格見到的。」
  「永辰,別和他們廢話了。」
  朱碧萱語畢,直接出手。
  從她袖中飛伸而出的絲帶,穿過一人的心口。鮮血沿著那人的身體流下,染紅了地面。見著如此血腥的畫面,她笑靨如花。
  其中一名敵人吼道:「殺了他們!」
  敵人們紛紛反應過來,揮劍進攻。
  當斬擊從左上方揮向葉永辰時,他側身架劍,格擋住這一劍,隨後展開反擊。葉永辰劍刃迴旋,削下一個個敵人的血肉。頭殼、斷裂的手臂、髮絲隨劍弧飛濺。
  現場陷入一場亂鬥,伴隨凶器的陣陣相交,紅色的液體四處飛濺。
  「哈哈哈!」朱碧萱一面殺人,一面歡笑:「還是這樣來得爽快多了!」
  汗水、血沫隨著刀劍的起落,攤灑在半空中。
  而不知何時,連天空也下起夜雨,濛濛細雨下落,像一條條透明的銀線,影響了眾人的視線。朱碧萱的衣物有著淨塵之效,即便雨水落在她身上,也未能將她衣物打溼,但其餘人的衣物卻被淋濕。
  戰況一片混亂時,一句低沉的嗓音、驀地響起。
  「一群沒用的傢伙,退下吧。」
  「堂主!」
  在場的敵人已死了一半,只剩下五人。
  這五名敵人同時收劍撤開。
  葉永辰皺起眉頭,並未因為敵人停止攻擊感到慶幸;相反地,他的心底浮現不妙的預感。
  他轉頭望向剛才聲音傳來的廂房屋頂。屋頂的磚瓦上,站著梁學算。他的手臂已經復原了。
  梁學算手指一下下地敲著腰側的劍鞘,僅僅如此,空氣便沉重了幾分。
  梁學算向葉永辰說道:「恭候多時了。」
  「靜璃在何處?」
  梁學算並未作答,而是從屋頂躍下。
  他落地時,腳下地面向四面八方崩陷出裂痕。他擺了擺手,身後廂房的門自動吹開。
  葉永辰看見,簡靜璃正在房內,但房間的出入口有一道透明的屏障。
  簡靜璃張大著嘴巴喊話,但喊出的聲音無法傳出,手也只能拍著無形的屏障,無法逃離。
  梁學算向葉永辰說道:「你若想救人,便與我決一死戰。」
  「你人倒是挺親切的,居然沒拿她要脅,要我束手就擒。」
  「哈哈哈,」梁學算大笑,彷彿聽到天大的笑話:「你有某部份和我相似,若遇到與自身性命相違、與大道相背之事,你只會下狠手,我威脅毫無意義。」
  沉默。
  葉永辰深吐一口氣。
  風雨越發劇烈。風夾帶著雨星,時而往左方的牆瓦亂拍、時而向右邊松樹亂撞。
  雨水落在他的身上,如蒸發一般消失不見,化作他體內的靈力。從朱碧萱那裡得到的功力,並非只是單純地加疊上去。
  藉由雨水作為媒介,使用聽水劍法的劍客,實力能夠放大十數倍。
  此時,剩下的五名敵人試圖干擾葉永辰。
  朱碧萱並未袖手旁觀。鏗地一聲,她的絲帶如刀刃一般嵌入地面,手臂一掃,地上被劃出一條長長的割線。
  「安分待著吧。越此線者,死。若你們對梁學算有信心,當可讓他們二人單獨搏殺才是?」
  其中一位敵人說道:「滾一邊去!」
  「這麼著急做什麼──莫非,你們害怕梁學算打不過一個小輩?」
  朱碧萱嫣然一笑,眾人一陣失神,時機短暫,但足以讓她動手。趁著這間隙,她砍下一顆頭顱。
  這種讓人毫無防備的咒法,比正面擊殺來得駭人。
  眾人大慌,但其中的領頭者馬上大喝:
  「諸位別怕,她要是真有能耐,就直接殺光我等了,她鐵定有靈力或其他限制,無法過於頻繁使用魔道功法。」
  朱碧萱的眉毛挑了下,不置可否,隨後莞爾一笑。
  「你們可想清楚了。誰當出頭鳥,我就先殺誰。我倒挺好奇,有哪幾位想勇敢地赴死,讓剩餘的人安逸地活著。」
  她這麼一說,有數人的眼神便產生動搖。
  《從魔引》撬開他們內心的黑暗念頭。貪婪的。懶惰的。投機的。他們不由自主地,想到一個念頭:傻子才第一個衝出去送死。何況有阻擾的必要嗎?梁堂主肯定會贏過那小輩,屆時再殺了這女人也不遲。
  若是以朱碧萱之前的功力,這些人已經被策反了。但以她當下的功力,只能做到這種程度,也無法持續發揮效用,但足夠拖延時間。
  梁學算握住劍柄,隨手一拔,天地驟然寂靜。緊接著,一股壓力如山巒倒懸而下,鎮壓周遭的人們。
  朱碧萱的實力已不如從前,腦袋嗡鳴了片刻。
  此時風雨越來越大了。雨勢如瀑布般傾盆而下,強風吹得院內的樹木亂搖、磚牆晃動。
  夜幕之下,雷聲霹靂炸起。
  朱碧萱想,終是天罰到了。
  可天不遂她願,雷鳴僅止於此。梁學算只是抬頭瞥了眼天空,神色平靜。
  朱碧萱說道:「為何……」
  「簡單的屏蔽陣法罷了。這是我的地盤,我自然有所準備。」
  梁學算將劍向下倒懸,隨後鬆手,落下的劍插入地磚。地磚以七為一間隔,向著葉永辰的方向,縱橫交錯地發著微光;又以五為中宮之數,祭出一個奇門格局。
  這既是劍陣,也是術陣。
  地底下響起轟隆隆的聲響,緊接著,一條龍從地下鑽了出來。
  那條龍極為龐大,龍頭與樓宇齊平,葉永辰需要高抬起頭,才能看見牠的頭部。
  龍衝著葉永辰的臉咆哮,掀起一股壓倒性的風壓,葉永辰被吹得後退半步,腳下的磚瓦被踏碎。
  葉永辰受到這條龍的注視,龍威迎面而來。
  他感到一股窒息感,心臟彷彿被抽緊。
  葉永辰說道:「水兒,這是什麼奇怪的陣法?怎麼會叫出一條龍。」
  「既然他以劍為陣眼,那說到底,也不過是劍陣,交給我……咦?」水兒愣了一下:「不對,這是集結了靈力和劍氣,所凝聚而出的龍,是以術法的規則創造。」
  「能找到陣法的弱點嗎?」
  「抱歉,我不擅長術法之道,難以找出漏洞。」
  「也罷,反正,任何術法都有共同的破解之道──」
  一力破萬法,如此而已。
  葉永辰斬出一劍。很快的劍。快到沒人看得見過程,只看見結果。
  龍身先是扭成麻花,而後一僵。
  那條龍發出撕裂般的叫聲,接著,如巨蛇般的龍身中間冒出一道血痕,鮮血噴湧不止。漫天血雨揮灑開來,被斬成兩半的龍身倒在地上,失了氣息。
  雨中,葉永辰的身姿修長挺拔,形如信手斬龍的劍仙。
  他手持的劍,劍刃上沾染著仍高溫的龍血,燙起絲絲白煙。
  「不過如此。」他笑了笑,說道:「接下來,梁前輩,輪到你了。由我送你上路吧。」
  梁學算臉色陰沉。他所召出的偽龍,居然被輕而易舉地斬殺。儘管那只是條偽龍,他要達到能輕易除掉的功力,他也需要修煉數十年。
  葉永辰左腳往前踏出一步,擺出前刺的前置動作。四周的風向著他吹,而從天落下的雨線,也化做霧氣向他的劍凝聚。
  他向前衝去,同時劍鋒刺出──
  氣浪震散了雨幕,劍氣如蛟龍,沿途直衝而去。
  對於這摧枯拉朽的一劍,梁學算也使出全力應對。他大喝一聲,刺出歸塵劍,響起的劍鳴如巨山崩炸。
  就在他們二人的劍尖,逼近了彼此時,梁學算的身子突然一僵。
  也就是這關鍵的一頓,令葉永辰的劍來得更快。
  那柄長劍,直直地貫穿了梁學算的胸膛。
  梁學算臉色發青:「你竟……」
  葉永辰趁勝追擊,抽回長劍,正要砍出第二劍。
  陡然間,梁學算手臂青筋暴起,一掌拍出,打向葉永辰的丹田。這一掌若是完全吃下,葉永辰的修為不廢也殘。
  葉永辰緊急壓榨出靈力,護住丹田。
  下一刻,葉永辰被擊飛出去,背部砰地撞到牆上。
  梁學算從乾坤袋拿出丹藥,服下,先暫時止了血,但他的臉色發白,明顯受了重創。那一劍幾乎擦過心臟,只要再偏移幾寸,他便無藥可救。
  更令他驚懼的是,方才他和葉永辰對刺時,居然感受到一股天道的氣息,也就是這突如其來的異變,讓他的身體僵了一瞬。生死搏殺中,一瞬的僵直,足以分出勝負。
  但是他有陣法屏蔽天機,沒道理被天道發覺……
  「等等,不對……這是?」
  梁學算狂冒冷汗,他屏蔽天機用的陣法,居然開始瓦解了。
  「莫非──」
  梁學算回頭,看見簡靜璃已出了結界。極有可能,是他受傷以後,結界不再穩固,被找出破綻逃脫。
  簡靜璃的手指發著光,一個下劃,再上彎,勾起完美弧線,兩筆光痕交叉,又一個漩渦,伴隨數個複雜紋路後,一個靈咒成形,打向西南方的大樹。
  樹幹搖晃了幾下,樹葉迅速變得枯黃。
  陣法又被打破一個節點,身為設置者的梁學算,受到反噬,咳出了一口血。
  梁學算的五個手下察覺他有潰敗之勢,起了濃重的危機感,使他們紛紛從朱碧萱的咒法清醒。
  這五人衝向簡靜璃,打算阻止她破陣。
  朱碧萱為了擋下他們,出手和他們周旋;但她並無法解決掉這些人,只能夠替簡靜璃爭取時間。
  簡靜璃加快破陣的手法。當他發現梁學算正持著劍,向她走來時,她緊張地手微微顫抖。她如今不允許畫錯任何一個步驟,否則又得從頭再來。
  如今屏蔽天機的效果,已減弱許多,梁學算不可一次性用太多靈力,引起過大的動靜,否則便是天雷降下、灰飛煙滅。
  但他也無需動用。
  只要他隨意對簡靜璃砍中一劍,阻亂她破陣,屆時她也會因破陣失敗遭受反噬。
  「喂。」葉永辰的聲音響起。
  梁學算感受到來自身後的殺意,回過身抵禦。
  「鏗!」
  他以劍格擋住了葉永辰的斬擊。
  梁學算雙眼瞪大,吼道:「滾開,別礙事!」
  葉永辰揮劍,和梁學算開始纏鬥。
  葉永辰的靈力耗損龐大,讓他幾乎枯竭。如今,他的丹田又受損,沒法利用周遭的水靈氣補充靈力。他只能夠用體內僅存的靈力,纏加在身子、長劍上。不過這一點,梁學算也類似,他若像剛才引起那麼大的動靜,也會引得天道察覺。
  梁學算高舉起劍,垂直下砍;葉永辰立刻舉劍擋架。
  然而,梁學算那一劍只是虛招。
  他在兩個劍身輕撞的剎那,收劍,出腳踢向葉永辰的腹部。
  但葉永辰早有防範,側過身子閃過。
  梁學算這一腳落空而重心不穩,葉永辰並未放過這良好時機。由於當下兩人距離很近,長劍不好施展,葉永辰選擇採用體技。
  葉永辰以左手捉住對方小腿,以自身為軸,身子一個旋轉,身力帶動左臂,將梁學算橫摔出去!
  梁學算倒飛而出,還撞到他一名正在戰鬥的手下。
  那名手下被撞得摔倒,被朱碧萱趁機刺穿了喉頭,失了性命。
  梁學算狼狽地站起身子。
  若是平時,他不會輕易被摔得如此難堪;不過現在的情況,便如同有人在倒數計時他的生命,也難怪他會魯莽。
  這時簡靜璃已將結界破除。
  葉永辰一劍刺向梁學算,梁學算反射性地格擋,在劍上附加了靈力。這對於修士而言,幾乎是本能的保護行為,如今卻成了梁學算的摧命符。
  葉永辰迅速離開原地。
  
  然後,他看到一道閃電,光芒劃破了視野,眼前一片空白。雷聲震耳欲聾,等視野恢復正常的時候,葉永辰看到梁學算張大嘴巴,似乎在呼喊,但雷聲掩蓋了他的哀號。
  最後,只見梁學算渾身焦黑,保持著蜷曲癱軟的姿勢。他的手不甘地扒著地,但這位一代大能,仍舊無可避免地嚥下最後一口氣。
  葉永辰大難不死,身體一下子從危機解除,全身突然放鬆,腳就忽然軟掉,整個人坐倒在地上。
  之後簡靜璃和朱碧萱一起,聯手將剩餘梁學算的手下殲滅。
  兩個女人異口同聲地說:「呼,終於解決了。」
  她們愣了一下,彼此互看一眼,又同時別開視線。
  許久之後,簡靜璃率先開口:「朱姑娘,多謝搭救。」
  朱碧萱說道:「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妳何必客氣呢?」
  「一、一家人?」
  「是呀,」朱碧萱笑吟吟的:「日後我們好好相處吧。妳放心好了,我這人大度得很。妳每日早晨端茶請安,按三餐給我搥肩便可。」
  「怯,妳別作夢了。」簡靜璃說道:「今日的恩情,日後我會和我相公上門拜訪,帶著謝禮鄭重道謝。」
  她一句話就將朱碧萱定性為外人,但朱碧萱並不示弱。
  「這怎麼行?靜璃妹妹,妳太生分了。」
  「妹、妹妹?妳居然還想要我做小?」
  「唉,妳可真頑劣。」朱碧萱右手捧著臉頰,一副苦惱的表情:「我可答應過永辰,要好好管教妳的。」
  「胡說八道,妳以為我會信嗎?」
  朱碧萱一副勝券在握的姿態,讓簡靜璃猜想,這對男女肯定發生了什麼。
  朱碧萱那性感嫵媚的身體,若說葉永辰沒有非分之想,簡靜璃絲毫不信。對此她早就有所預料,也還是生氣得很。
  簡靜璃決定去找葉永辰問問。
  葉永辰已精疲力盡,身體背靠在牆上,倒是不曉得剛才兩個女人的交談。
  他看見簡靜璃向他跑來。
  葉永辰笑了笑,估計是彼此劫後餘生,重逢後要來個擁抱吧。他張開雙臂,等待著溫香軟玉入懷。然而,迎接他的卻是來自側腹的痛楚。
  「嘶……妳做什麼?」
  簡靜璃用手掐他的側腹:「你和朱碧萱又和好了?」
  「哈、哈哈……」他只能乾笑。



創作回應

Reineke
大大,錯誤還沒有更正啊
2021-10-11 01:08:36
里散
ok了!感謝
2021-10-11 07:06:34
Reineke
妳居然還想要“做小”→是不是錯了,應該是「做大」吧?
2021-10-19 15:12:39
里散
謝囉 ok 改好了
2021-10-19 18:41:13
Reineke
若說葉永辰沒有衝“洞”的想法→動
2021-10-19 18:48:41
里散
這裡是故意諧音的 會被誤會的話 我考慮一下要不要改正
2021-10-19 20:02:35
里散
還是改成「沒有浮現對她衝洞的想法」?
2021-10-19 20:04:10
Reineke
這樣好像更怪了
2021-10-19 20:10:47
Reineke
我覺得改成「若說葉永辰沒有任何非分之想」會更好
2021-10-19 20:11:54
里散
ok 那就這樣
2021-10-20 00:34: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