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成為不是女僕的女僕

nepcap | 2021-10-08 13:19:13 | 巴幣 2 | 人氣 44


(是外傳作品,不過...也是從戀活的點子裡面提出來的一部分就是)
(系列作決定-v-女僕天樂也成為一種分支出來了)
  "...到底要跟妳說幾次呢?盤子拿得再端正一點,這樣!對的...唉!腳步也錯了啊!妳走得忽快忽慢的可是會嚇到未來妳服侍的對象的啊!再來一次,我會好好督導妳的"
   我的腳步踩得不太穩健,這次的女僕訓練是最後一次...對於我而言,我已經讓自己的神經繃到最徹底...只是...
   ...第100次失敗,又被女僕長罵了...但我並沒有多沮喪的感覺,這次不行...那下一次...我一定要讓女僕長看到我最完美的一幕!
    我穿著一套過去未曾想過自己會穿上的女僕裝,雖然說是短裙,但裡面有穿著褲襪所以穿起來並不會讓我覺得裙底冷颼颼的...
    現在的我是位見習女僕,尚未擁有自己主人的...修練中的女僕!
    礙於一些原因,我在女僕長的督導下,一次一次的將女僕的基本知識給學會...
    說到以往的記憶...對於女僕這職業的想法嘛...女僕總給人一種完美,神聖,無瑕的形象,和我這種常常搞壞事情的人簡直八竿子打不著...不久前的我自己光是拿個盤子也會跌倒,服侍在假想的主人身邊也會打瞌睡,只是現在自己還在撐著,努力著...想成為最棒的女僕就是了
    要問為什麼...嗯,都要從那個黑暗而不怎麼美好的過去開始說起
    以前的我在仍舊窮困的時候,遇見了一位戴著面具,身穿歐式女僕裝的完美女僕...那位大師在我在暗巷裡被一堆惡煞圍住時,以一種和那街區的腐敗完全相反的神聖,凡塵無染的姿態...將為數6名的成年男子瞬間撂倒,向我伸出了手,獨自揹著我,並讓我能夠在醫院接受治療...即便自己看起來這麼不起眼...即便根本不該相遇,也沒那個價值相遇...
   那時的我,鼓起了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勇氣,對著那位女僕大聲地說道
   "我也想要當女僕!"那時的我很直面的,很有決意的對著她這麼說
   "...是嗎?"那位女僕不怎麼驚奇的笑了笑,帶著很有深度,卻又完全理解我想法一般的表情,摸著我的頭,溫柔的笑著
   "我的名字叫做nero,如果未來有機會見面的話...到時候還請多多指教了呢,擁有無限可能的小小女僕啊"
    "我會等妳的..."
    她當時這麼對我說完便轉身離去,因為是女僕,瀟灑而服從主人的女僕,所以才不會對我遇到的麻煩事見之不救...
   所以我才會成為女僕!我也想要變得和她一樣!起碼...現在還在努力著!
   也因為遇見了女僕長,當時她願意給我這個機會接受訓練,我才能夠努力到了現在的!現在也正是把所有努力展現出來的時候!
   我踏著屬於女僕的完美步伐,一步...一步
   這次踏的步伐有點太謹慎了,小腿不自然的抽動,但這麼長時間的鍛鍊與檢定...我的身心也已經快要到達極限...只是我沒有要放棄的想法
    女僕長很受不了的嘆了口氣,她也很辛苦地陪著我快一整天了,今天她也沒什麼吃...雖然也全都是為了之後的大事情,所以她才把希望全賭在我身上的就是
   "唉...小腿在抽動著了,讓腳步放輕鬆一點!"
    不過這次對女僕長來說不是太大的問題的樣子...只見她作勢要我往下個流程繼續做下去,這次得要端餐點至主人面前...是我過去最容易犯錯的一個項目,這次我想要讓自己...讓這盤自己烹飪出來的餐點遞到眼前餐桌上...我將全部的精神貫注在眼前的盤子上
    "對...對的,就這樣慢慢的...將餐點送至主人面前..注意微笑,對!足以融化主人冰冷內心的笑容!微笑便是妳最大的溫柔!包容著主人便是女僕的職責!"
    "主人,這是您今天的午餐,請慢用"
    我做了一個鞠躬禮,搭配著完美的微笑,伴隨著一種強烈的脫力感...與一種很神奇的...自己想出來的...夢?還是錯覺呢?
    彷彿置身在一種錯覺一般,眼前的空位...彷彿看見了一道身影很幸福的吃著這道我做的料理...我彷彿也認識眼前的身影...他很滿意的用餐巾擦拭著嘴角,對著我微微一笑
    "很好吃呢,謝謝妳每天都煮這麼好吃的餐點給我吃,我很開心"
    我的眼眶泛著淚光,用餐盤擋著自己的臉...擋著自己的淚水...明明只是個錯覺...
     "妳...看來真的已經理解了服侍自己主人的精神所在了吧?"女僕長大力的拍了一下我的背後,因為背後突然被一道力道衝擊,我不滿地轉頭看向女僕長
     "嗯嗯,不論怎麼樣的,不要讓自己的情緒表露在臉上,也不要讓主人看不見妳的臉蛋,不過...這次已經算做得很好了,但還可以更好..."
     打擊!我失望的低下了視線...抱著自己手中的餐盤
     ...說真的我好想被直率的被誇獎一次呢,我更加不滿的半閉眼著看向女僕長,不過對方拿出了一種可以長期咀嚼而嚼不爛的軟糖出來吃,感覺豪不在意我通過見習女僕考試的事情
    嘛,本來我是覺得女僕長都不理會我啦...直到女僕長突然很正經地看向我
    "雖然妳年紀也才12歲,但也夠了 "
     "妳應該也聽說過了的,明天會有一戶貴族人家來到這裡挑選女僕,妳也將會是其中一名會被挑選的見習女僕,但願妳能夠被選中?不論怎麼樣都要讓主人有最完美的起居生活,這就是我們女僕,我們女僕生活最該要有的職責"
      "是的!"
       "很好...那今天提早休息吧,現在這個時間點,大家應該也準備就寢了...妳也趕快準備準備,快點去睡吧"
       為了避免女僕長的嘮叨,我大多時候都是保持著省話的模式...女僕長真的實在太可怕了...上次只是輕快的歡呼自己做的好而已就被唸了快2小時...
      不過...也終於是被認可成一位正式的女僕了哪...即便和其他比我練習時間少的人相比,我的練習次數真的過多過久...不過...都是過去式了呢~
      聽女僕長說的,會來到這所培訓女僕地方的貴族...過去似乎是個平民,但自從他們家族祖先對目前政府有功,所以才被臨時受封為一塊莊園的大地主...不知道是爵士還是侯爵...我對那種高官爵位沒有特別的研究的...
      畢竟人家身分還是相當顯貴,對於那種貴族...該怎麼和女僕生活或是該怎麼在宴會上安排著自己的交際...什麼的,我沒有任何奇特的觀點來去思考著那些貴族生活,或是與女僕們的互動什麼的...反正也得等機會來了,我才能夠去理解那些事情吧?突然就悲觀了起來了呢,不行不行...現在不是讓自己的熱情被澆熄的時候
      仔細想想自己和其他女僕們的互動...照我的個性也不會有任何女僕想和我對談吧...即便說在這裡我也是孤身一人,彷彿我是個外人一般...只是因為我抱著夢想,這種困境也不再讓我感到難受...
     因為...nero還在等著我,我想要見到她!大師的存在...才讓我走到了這一步!
     所以...如果nero也在那裡服侍著的話...那我沒有理由不進去哪!我提起了幹勁,收起了種種不好的想法,為了要讓那位高官大人感到親切,我一定要在選拔時被選到!即便只有近乎百分之一的機率被選到...
    踏著輕快步伐快步走著的我,原本想要輕鬆地哼著歌,就這麼往房間前去,去拿自己的衣服來去浴室間洗澡的,突然間轉角處走出來了一道道身影,我來不及停下腳步,和那隊伍最中間的人撞在了一起,對方顯然比我高上不少,我好像撞到對方的胸鋪的樣子,只是力道有點大,我整個人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一陣頭暈目眩...我的手一個吃力,好像被人給用蠻力拉起來一般,手上傳來的劇痛讓我不禁皺緊了眉頭
    "無禮之途!妳..."
    "沒事...無論怎麼說,我沒受傷"
    "...是"
     那位壯漢本來將我的單臂給抓起的,那位被我撞倒的男性雙手按著那位壯漢的手臂,一聽到那位被我撞倒的人說的話,壯漢將我的手緩緩放下,並鞠躬對我表示歉意,這應該也是種貴族禮了,隨後像是要讓出位置給那位被我撞到的男性...壯漢往後退了好幾步...非常標準而無暇的動作,不過卻有種粗曠的感覺,照我推定的沒錯他應該是保鑣吧?
    那位被我撞到的男性向我走了過來...
    "抱歉了,他並不是故意這麼做的...欸?"  
    在那位被我撞到的男生輕柔的拉起我的手的時候,因為剛剛撞到時我的腳仍然在痛著,一個使力不上來,我的腳很不自然的抽動著,整個人往後倒下...
   本來應該倒在地板上的...但...這觸感是,纖細男人的手掌...在一個重心偏移的感覺下,我和眼前男性的臉靠得好近...
   "既然都跌倒了第一次了,那就不要有第二次,好嗎?"
   那位身穿著樸素衣服的少年...和我年紀相仿卻長得很有韻味的少年,他站了起身,將我的身子給扶住,並順勢公主抱了起來...還說著讓我心有點震動了的美麗話語...
    "嗯..."我整個人臉發燙著,一時無法回應這位少年的話語,臉滾燙著,不知道該以什麼反應什麼表情面對這少年...
    "我本來覺得是錯覺...至少父親也不會覺得這種事情很正常的,不過看到妳之後我已經很確定自己心理面的想法了"
     "...?"他突然說些意義不明的話...是想要些說什麼呢?
    "妳是個很漂亮的女性呢,至少這次我並沒有白來一趟了"他燦笑著看著我,感覺很親近人...很溫暖的感覺,這少年根本自帶自體發光功能吧?總覺得我對這樣陽光的男性完全無法應對...
    "唔喔?這裝扮...看來也是一位女僕呢?是新來的嗎?還是見習女僕呢?"後方的壯漢以一種奇怪的目光看向了我
    "而且年紀和我差不多,總覺得可以仰賴這位小姐..."
    少年以一種單純的笑臉看著我...彷彿根本沒在進行思考一般的說著
    "如果有意願的話,成為我的女僕吧?"
    我瞬間意識什麼的都回復了一般,搖晃著身子從他的懷抱中獲得解脫,我重新站了起身,雙手叉著腰說道
    "我才不會是陌生人的女僕!"
    "唔?"後方的壯漢看起來沒有要插手的意思,不過不滿的聲音倒是越發恐怖,見狀我仍不打算退縮,氣噗噗地繼續說道
    "突然間就把別人給預訂了,我可不是這麼隨便就認主人的女僕!我已經獨當一面了!為了未來的主人,我很努力的訓練完畢了!"
    "意思是正在找尋服侍的對象呢?是位見習女僕呢,看不出來這小小女僕這麼有料啊?果然會是個很棒的參考..."壯漢首肯道,看起來好像真的找到正在找尋的目標一般,他們的眼睛雪亮了起來
     "嗯,我也很中意這位小姐的,如果未來有機會...不...之後再見了,金髮的美麗小姐,我很期待我們再次相遇的時候,到時還請多多指教"
    "...也要有那個可能性才行!哼!"我不滿的扮了個鬼臉...在他們走遠的時候
    這個培訓女僕的地方很常會有外人進來參觀,通常身分都相當顯貴,但有時候有是會有平民為了目睹女僕的訓練而進來參觀的
    這也是從過去第一任女僕長時就制定下的規定,所以剛剛那位樸素衣服的少年...絕對也是因此而來參觀的吧?
    但這樣子的人居然隨便就開口說要我當他的女僕...即便說他的長相真的長得不是太難看...但這種...彷彿撿路邊野花一般的感覺,我真的無法接受!
    在獨自一人洗完澡,幫忙女僕長倒完茶葉後,我換上了睡衣,並在化妝檯前仔細端看自己的樣貌...
    為了讓明天的自己看起來更佳的美麗,為了讓自己能夠被選上,我不斷地用梳子將自己一向來捲得相當不聽話的分岔給梳得平順,配上自己留著的長捲髮,自己的儀態也整理到了最高的巔峰!
     "當人女僕...意思也代表著要成為主人家的一份子,妳的所有...都將會是主人的...心也好,身體也好,精神也好,所以...不論怎麼樣子,都不能露出醜態"
     女僕長以前對著我們新進的女僕這麼說著,當時聽還覺得沒什麼...現在自己長大了,對於將自己奉獻出去什麼的...雖然我並不想要想得很深入...但如果那位主人是自己值得全心照料的...相當需要自己的那種主人的話...那自己會不會有愛上主人的一天呢?
    不過現在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即便不是主人最喜歡的女僕也好,只要能平安生活在那個屋子裡,只要能讓主人感到開心...只要能找到nero大師...
    懷抱著自己燃燒著的信念,我抱著可能是最後一次抱著的超大隻兔子玩偶,香甜甜的進入了夢鄉...

  時間來到了幾天過後,貴族親自到來的這一天
  大家這幾天的躁動,以及時不時的談論著那位貴族的事情,總覺得大家都有點太過度反應了哪,害得我也緊張得開始在打哆嗦了...
  放眼望去,我的競爭對手們...每個都好厲害的感覺
  瀟灑,俐落,彷彿刀尖一般的氣質,和我這樣不得體的女僕相比,感覺其他人比較有機會被選上...我略顯失落的低下了頭
  "打起精神來啊!身為我們培訓畢業生,我不希望那位貴族看到妳這種喪氣的神情呢"
  女僕長用右手手指輕輕戳著我的背脊中段,一如往常,訓練著每個環節時女僕長會對我做的事情
  女僕長對著我怪異的笑了笑,看向其他她培訓出來的女僕,感覺她神情顯得好得意的感覺...
  "沒事的,這次來參加的人也很多,也不一定會選到妳的,所以抱著絕望掌握著希望吧,或許妳也能因此不露出醜態被選上也說不定"
  女僕長日常的和我聊著天,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女僕長要特地找上我...或許是看到了我的不安也說不定...
  "如果有什麼特別想問的,那趁著現在那位大人還沒來之前,試著說說看吧,或許可以讓自己不太緊張也說不定"
  想問的問題嗎...我的腦海裡瞬間閃過我最想問的問題,我熱情的接近女僕長
  "那...那個!"我開口道"女僕長...有聽說過nero這位女僕的存在嗎?"
  這是我第一次主動提及nero的名,抱著或許女僕長知道的想法,我很緊張的噎了口口水
  "nero?我好像有印象...但又好像沒有,我想想啊..."女僕長略感驚異的對著我眨了眨眼,隨後像是要努力回想起過去的記憶,相當用力的在回想著呢
  "喔...以前來我們女僕培訓所學習過的畢業生呢,現在她在某個貴族的宅邸內服侍著那裏的貴族呢,怎麼突然提到她呢?"
  "那個!其實是這樣的原因的!"我很激動的看著女僕長,提高了些音量地說道
  "我以前受到她的幫助...所以才會想要來當女僕的,不然依我的身份..."
  "不要這麼想...孩子,妳也是我最驕傲的存在,或許不久的未來,妳就會見到nero了也說不定,只是..."
  女僕長欲言又止的,我疑惑的看著突然低下了頭,做沉思狀的女僕長...
  "她也是位心思很細膩的孩子,如果遇見她的話,那就幫忙我...讓她敞開心房吧,那孩子..."
  "...欸?"我突然反應不過來,但女僕長的話語中好像藏著什麼細節的樣子...難不成nero大師有什麼問題存在嗎?
  但nero大師可是nero大師哪,根本不可能會有什麼不完美的地方的吧?在我的心中,我很自私的這麼想著
  不過自這邊畢業了的女僕們,有空閒時都會回來見女僕長,如果nero也有回來...那也不難想到...為什麼女僕長會這麼了解,甚至露出這麼擔心的表情了...
  "時間也到了呢"女僕長望向這休息廳的時鐘,在時鐘噹噹噹的聲響之下,女僕長摸了摸我的頭,隨後向著我比了個讚,以一個優雅的步伐,快步走遠
  "好啦,加油了呢"女僕長在遠處對著我說道
  "嗯嗯!我會加油的!"我回以元氣的呼應著,同時走向了遴選會的門扉,雙手握著門把,打開了來...
  !!!!!
  "哇..."我目瞪口呆著,看向眼前的佈景...
   我馬上被現場龐大規模的排場嚇到,感覺...有點正式到恐怖的程度
  這間房間本來是我們女僕休息時,抑或是有什麼活動時的大舞廳,此刻的狀況...卻佈滿著深藍色的佈景,彷彿量身打造,彷彿那位大人物與深藍色是完全一致的形象一般,我們女僕待在一旁的布簾後方待機著,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矮的緣故,有一點點縫隙可以讓我看到女僕長所在的位置...
  "這裡就是...遴選會的現場嗎?"
  本來以為壓力不會太大的...但到了現在我才知道我的想法太輕率了,在場的女僕有多達20位...而我也在20位裡占了一席,而且看起來我是年紀最小的女僕...即便見習女僕很多位...即便我是知道的,但也太多人了吧?
  而且,也好多位過去曾聽女僕長提到過的...姿態,長相,舉止完美的女僕前輩們,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畢竟她們很厲害...
可是我也不想要在這裡打退堂鼓哪!我安靜地排在隊伍的最後方,因為照著身高排序,所以我在最後面
"不要緊張,沒事的..."我拍了拍自己的臉,運起了今天早上特地練習過的笑容,配合著和緩的呼吸,讓自己不再緊張...
   每個女僕看起來都相當從容,只有我在不安著嗎?不行...不能在那位大人面前露出醜態...昨天都已經練習過了的,放輕鬆...沒事的,沒事的...
   "趴搭!"一聲開門聲,只不過是這樣的聲響,我緊閉著眼,害怕得縮了下身子,再次打開眼簾時,兩位執事站在了門扉兩旁,與中間的女僕長互相行禮,執事們手邊配有著西洋劍,看起來真得格外帥氣...藉著餘光我才能順利看到的...
   "克里斯子爵到!"
   眾女僕齊聲喊道:"歡迎蒞臨!克里斯子爵"
   "啊...啊啊!歡迎蒞臨!克里斯子爵..."我連聲說到
   子爵是什麼啊...以前聽說伯爵男爵...子爵感覺真的好厲害的感覺...難道真的是高不可攀的那種對象嗎?我不安的咬著下唇,但卻看到女僕長暗中對我眨了眼
   女僕長真的好關注我啊,我不禁笑著,也是...想得再多也沒有用呢
   被鼓勵到的我,緩緩地讓鼻息變得深長上一些...調節呼吸...讓心跳趨於平緩...
   不能這樣害怕著,要以迎接自己主人的姿態來迎接那位大人...我重拾了信心,將自己的笑臉自然著的保持住,雖然我看不到自己的臉...但表情應該挺奇怪了的吧?搞得我都有點想哭出來了...又感動又害怕又勸說自己要放鬆的奇怪感覺
   "欸?克里斯子爵不方便到場嗎?也是...重申!克瑞斯男爵到場!"
      併步!整齊劃一,在場的女僕們向著那位男爵鞠躬著,對方的身分很尊貴...子爵和男爵...哪個爵位比較大啊?阿哇哇...總覺得自己會壞了好事...但這種事情是不能出現在這種場合的啊,平常迷迷糊糊的自己,這次就不要出現了啊!
      "嗯,明明自己是貴族,卻有點緊張起來了"
      似乎是那位男爵的聲音,他站在高台上從階梯上走了下來,配合著現場的寧靜,他的腳步聲似乎能貫穿整個房廳一般,轟隆隆地在我的耳朵旁奏響著...
       "免禮"
       "是的,大家抬頭吧"
       我們一眾女僕回復站立的姿勢,筆挺的站直著,在台上站了個年紀不大的小男孩...他就是男爵嗎?只是怎麼這麼眼熟...但由於距離太遠,感覺那位男爵的臉都糊在一起,總覺得有點有趣的感覺,也因為前方的女僕們比我更加高大,我也不能探頭過去看得更清楚,只能抱著好奇心默默的想著...那個男生的長相大概是什麼樣子,長相應該不會太差吧?至少不是那種胖胖的貴族形象吧?
     我印象中的貴族...應該長得就是那種貴族樣吧?梳著油頭...頭髮往後梳,留著一頭對男生而言相當長的長髮...然後穿著很華麗的西裝,會不會和我一樣是金髮藍瞳呢?
     "咚咚!"突然的兩聲敲擊聲,好像是手杖刺在地板上的聲響,因為敲在木製地板上,整個舞廳迴盪著這聲音,像是要我們注意一般
     "克瑞斯男爵,歡迎您的到來"
     "唔...其實不用這麼拘謹的,我並不想要和大家有太多距離感,尤其是這次要選自己貼身女僕方面的事情"
     感覺很有自己個性阿...這位貴族,所謂的貴族大多都會把自己給包裝成貴族的樣子,但這位居然自己放棄了那種形式上的貴族禮...總覺得很讓人尊敬
     nero...她也是這樣奉侍著這種大人物的嗎...我不禁思考著
     "此次選女僕的要職,即是克里斯子爵安排之下,所進行的遴選會,每位女僕皆是在本院,本女僕長的培訓之下所選出的合格女僕們,男爵大人,接下來得要勞煩克瑞斯男爵親自選出一位女僕,做為您的貼身女僕...她將會伴在您身邊服侍著您,由我帶您來選擇您所需要的女僕吧"
     "不用勞煩女僕長妳了,我自己心裡有數,我該要選誰來侍奉我"
     男爵下了台,在女僕們的直排陣旁邊走了過來,伴隨著女僕長的拉簾聲,每個女僕都對著那位男爵問候著
     好像快到我了呢...我握緊了拳頭,想好了要說的話,就只需要等待...
     "看來...這是照身高順序排的呢?從高到低..."男爵呵呵地笑著,向著一旁的女僕長問道
     "是的,因為每一位都是足以服侍您的女僕,都累積了相當程度的經驗與訓練,請克瑞斯男爵放心挑選即可"
     "畢竟也不是挑女伴呢...但聽到女僕長說的話,我就可以放心選擇了呢"
     "克瑞斯男爵!您...您不仔細看其他位女僕嗎?就這樣一直往前走,雖然可以讓您再看一輪,但請不要這樣戲弄我們女僕..."
     男爵並沒有說話,隨著緩慢的腳步,23...24...在場的女僕也就只有35位,我此時還在緊張著,也忘記看向這位克瑞斯男爵,隨著他的腳步,第35位也終於是到了
     "果然呢,最後一位果然是妳呢"男爵不出意外地笑著
     "欸?"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但還是迅速的對著男爵行禮,聽他說的好像已經認識我了的樣子...那我得要拿出最棒的姿態...
     但在我抬頭的時候想法就徹底破滅了
      啊啊...真是讓人熟悉到不想回想起來的面孔阿
      "原來你是男爵..."
      和幾天前看見的他一樣,只是現在的他穿著一整套的黑色西裝,配上他那稚嫩,以及和我差不多身高的身高,感覺就好像在為了學大人而穿著大人衣服的小朋友一樣,只是對方是男爵...我是不可能說出這種話來惹他生氣的,他擁有著一頭偏藍的灰藍色短髮,與長得極為秀麗的臉蛋...感覺很適合穿輕飄飄的衣服,我不禁在腦裡面腦補著男爵穿女裝的畫面
      啊哈哈...不過現在還是得要先努力和他攀談看看,或許我還真的能夠成為他的女僕也說不定
      說到底...我完全意想不到...前幾天我看見的那位貴族就是此次要來挑選女僕的這位貴族...而且還是男爵...身分尊貴到令我訝異...
      "抱歉...我為那天我粗魯的行動感到不好意思"我滿懷歉意的向男爵彎腰鞠躬,只見男爵看起來有點害臊,好像他真的很討厭這種形式上的禮節的樣子
      "不會的,不如說...能夠這麼耿直的面對貴族,而不是一直巴結著人,我並不討厭妳這樣的女僕呢"
      "所以...妳就是我要找的貼身女僕了"
      "...欸?"我愣住了
      全場的空氣彷彿凝結成霜一般...在場的其他34位女僕...和女僕長都很不可思議地看著,我眼前對著我伸出手的男爵
      連我自己都差點慌張地躲到一旁女僕的後面去...
      只是我並沒有這麼做就是了,反而我有點生氣...
      "我會幫您服侍得很完美...但這真的是男爵您最後的決定嗎?即便有著更好的選擇...即便我的表現可能不盡人意..."
      "這就是我的選擇,我很衝動的馬上選擇了妳,因為我相信著妳"
      "..."我再度愣住,他的外表稚嫩...但思考卻相當成熟,這就是貴族嗎?我胸口湧現的怒氣轉化為了欽佩之感...
      這樣的人,或許...就會是我的主人,不對不對...是主人大人才對!
      我看向了女僕長,在女僕長眨了個眼示意了之後,在其他女僕們離開的當下,由女僕長和我帶領著男爵前往舞廳的舞台上,我將手伸向那位男爵,對著他跪坐了下來,象徵著主僕意境...過去曾經數次幻想著的情境,想當初都是自己看著其他位女僕這麼找到自己主人...現在由自己來的話也真的很讓人感到開心
      我的聲音瞬間軟了下來,用自己最真摯的心,抬頭看著單膝跪著的男爵,彷彿夢裡的意境一般...就好像他是騎士我是公主一樣...
      "我的名字叫做天樂,3年前在這裡接受訓練,已經具有服侍您的資格...接下來的日子我將會盡全力服侍您,主人大人"
      這是一種將自己托與給主人的一種儀式,象徵著自己已經是男爵的女僕,將所有決斷,思緒拋在腦後,只是我說話的時候語氣抖個不停,即便說自己也經過好多訓練,也已經具備了服侍眼前男爵的實力...但我快哭出來了,有種...被選上的喜悅感嗎?果然還是被情緒帶到了的嗎?
      "主人大人啊...好新穎的叫法...唔?"
      "嗚嗚..."我的淚水好像忍不住了,我直接跪坐著趴倒在地板上,將自己的哭顏給擋住,一直在壓抑著自己不要哭,但淚水更是潰堤得更嚴重
      "欸欸...別哭啊,淚水和珍珠鑽石一般珍貴的"
      男爵拿出藏於胸口口袋中的方巾並扶起了我來,親自幫我擦拭眼淚,因為身份立場感覺相反了,我搖了搖頭,用盡全力忍住不哭,用手背把眼淚擦掉
      "我才沒有哭...主人大人...這只是...只是太開心而已!"
      "真是倔強呢"
      "因為我是女僕呢"
      感覺和他相處在一起的話...可以很開心的一起做任何事呢
      我打從心底,開心的笑著,眼睛瞇成一條線的感受著此刻的幸福感
      "真是..."男爵看起來很受不了一般的摸了摸我的頭,我立刻反應過來,甩頭將他的手甩掉
      "啊!?怎麼連主人大人也這樣摸我的頭..."
      "因為看起來真的有點太幸福...那表情真值得框個相框畫下來或拍下來珍藏呢"
       過去女僕長也很常這樣摸我的頭,但考慮到她是長輩...而且還是師傅的關係,我並沒有什麼抗拒
       讓和自己差不多身高的人摸我的頭...什麼的,我是不會認可的!
       "好吧...既然妳都這麼說了呢,那我就再也不要摸妳的頭好了..."
       主人大人有點失望的搔了搔臉頰,將視線移得遠遠的,感覺對於自己的失態非常感到芥蒂的感覺...見狀,我不服氣的鼓著臉
       笨蛋...如果真的想要摸我的頭...那就嘗試著表現你自己啊!
       到時候...不管你說什麼,我也會欣然接受的吧...
       我看著這樣因為與我的互動而臉紅到一個不行的主人大人,即便有種覺得對方性格上未熟的感覺...
       但我很期待著哪一天...自己能夠徹底喜歡上他,讓自己的心能夠坦率的面對他的那天的到來
       我會期待著的,不論那天有多遙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