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四集第九回。

樂子喵 | 2021-10-08 10:24:19 | 巴幣 0 | 人氣 53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臨時宣告:因應接連兩周的奮戰,10月15日(五)暫停更新一回,敬請看倌見諒。

本回提要:
前線戰士所謂的入侵者,讓祈律感到數分熟悉。
原先預備的魔族與仙士大戰,意外變了調?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當鳳孝等人前往落仙深窟迎戰時,祈律看向師倩,覺得有些不自在。
  「師倩前輩,請問有我可以幫上忙的嗎?」
  「請隨時應敵就好。」
  祈律聽到師倩迅速的回應,瞬間覺得有些尷尬。
  落仙谷的戰士都出面迎戰,身材雄壯不必言,個個散發強烈的戰意,是標準的戰士。比起紅柳村或平陽村的戰士,落仙谷的是強悍許多。
  「(這裡的植物……)」
  理論上,一切交給師倩負責即可,但祈律留在此地總想幫上忙,正觀察附近地貌。
  他散發微幅的魔氣,與此地的植物之靈溝通。
  「祈律先生,請問你在做什麼?」師倩敏銳發覺祈律的氣息。
  「(……她的反應好快。)」祈律尚未與植物之靈取得聯繫,先被師倩發現,這樣的情況並不常見。
  「我在確認這附近的植物狀況。」祈律說明。
  「你的能力是操控植物嗎?」師倩問。
  祈律搖了頭,更正道:「我是請植物之靈幫助我,不是操控。」
  師倩微笑,讚許道:「……不愧是兩位前輩盛讚的人物,你的實力與我相擬。」
  雖然僅有數秒,魔氣也放得很少,但僅需這樣的魔氣就能達成效用,可窺祈律的實力。
  「落仙谷內應該還有更多的強者吧?」祈律不解。
  「……」師倩沉默,不回應祈律的問題。
  祈律深感納悶時,從落仙深窟傳來強盛的火焰,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眾人看不清楚火焰的形制,但要將整個落仙深窟都燃得火紅,需要相當強大的力量。
  「……那火焰?」
  「好嚇人啊!」
  落仙谷戰士難掩訝異,但他們飽經訓練,動搖未久又回歸警戒。
  「(是鳳孝嗎?但火焰怎麼跟以前的不太一樣……)」祈律直覺是鳳孝所為。
  「那是仙氣的火焰?難道是敵人?」師倩讀出火焰是由仙氣所發,合理懷疑是敵人所為。
  「鳳孝是擅長放火,但……」祈律不知怎麼解釋而語塞。
  師倩欲施術確認時,聽到了前方戰士的騷動聲。
  「是仙士!仙士來了!」
  「可惡的仙士,吃我一擊!」
  最前方的戰士與仙士衝突,與落仙深窟位置不同,戰局一觸即發。
  「讓開,你們不是我們的對手!」一道女聲喝斥。
  「不要擋路。」一道男聲不耐煩地說。
  師倩豎起警戒,認為必須先解決附近的敵人,冷靜提示:「敵人來了。」
  「(那些聲音好像有些耳熟?)」祈律眉頭微皺,謹慎地說:「我過去看看。」
  他走在師倩的前方,未久,先看到幾名戰士被踢飛,然後看到熟悉的面孔。
  「就說不要擋路了!講不聽啊。」江離在白芍的後方助拳。
  「就是!」白芍未取劍,僅以拳腳功夫,就打敗幾名戰士。
  「怎麼可能放任你們!」
  「才不會輸!」
  戰士不服輸,起身續戰,這次被芐打敗。
  白蘄守在荀彧的身旁,面色凝重:「荀令君,他們似乎不願退卻……」
  「……」荀彧不語。
  荀彧身旁有白蘄,前方則有芐守護,白芍和江離直接與戰士對峙。
  兩邊已有零星衝突,稍有不慎,隨時都會變成混戰。
  「白蘄先生、芐先生、白芍姑娘還有江離先生……你們怎麼在這裡?」祈律不解地問。
  荀彧未見過祈律,觀察其無惡意,態度溫和,但以威嚴的氣場詢問:「請告訴我那道火焰的位置。」他展現想立刻獲得解答的心情。
  祈律正想回答時,師倩怒斥:「你們就是入侵的仙士?」她說完就施了咒。
  「等等,師倩前輩,他們……」
  祈律還想解釋,但白蘄護主心切,「不能讓妳傷害荀令君。」他出面防禦,擋下了這次攻擊。
  師倩瞇起眼,認為眼前的仙士欲與仙人合流,判定都是敵人,吟唱著強力的冰咒。
  不僅白蘄,連芐都感到威脅,共同吟咒來破除這次的術法。
  白芍和江離費解望著祈律,不懂現在的情況。
  「(糟糕,他們就要打起來了,我得阻止他們。)」祈律猜想荀彧要找鳳孝,以上都是誤會一場,但他得先阻止才有辦法說明。
  他發散魔氣,祈求著:「(樹木之靈啊……草木之靈啊……請阻止他們打起來!)」
  一陣微風吹過,樹木與草木皆有動靜,呈現奇異的氛圍。
  「……」荀彧眼睛微睜。
  「……這是?」師倩撫著心口。
  隨兩人感應不久,平常習慣的花草都動了起來。
  「植物……怎麼動起來了?」白芍不安地問。
  「好奇怪啊?」江離揉了眼睛,確定沒有看錯。
  兩人背靠著背,從來都沒聽說植物會變成這樣。
  師倩尋回理智,想起未竟的攻擊,怒喝:「入侵者,離開這裡!」
  她發出強勁的冰咒,卻被一閃劍光抵銷,殘留於地面的是如春天冰川融化之水源。
  「……劍光?」師倩的冰咒沒打到人,但她也沒被相應的攻擊所傷。
  「(不是攻擊師倩前輩,那是?)」祈律順著劍光,尋找相對位置。
  芐出聲警戒:「小心敵人!」他正思索敵人會從哪裡出現。
  白蘄於腦中判斷後,喃喃著:「他的目標難道是……」
  白蘄和芐同時看向荀彧,如他們所想,一道身影迅速襲擊而來,但他們來不及回擊,就被打飛於遠方。
  「唔!」白蘄和芐同時發出哀鳴,但他們想要保護要人而迅速起身。
  「是誰?!」江離感覺一陣風吹過,左右張望,慌張得不得了。
  白芍大喊:「荀令君!」她僅來得及出聲提醒。
  祈律覷到一抹綠色身影,時間約是他剛好出刀抵抗;如果對方的目標是他,會聽到金屬碰撞的聲響。
  那道身影倏地停落於荀彧的面前。
  「……」
  「……」
  兩人相隔不遠,伶葉持劍,未將劍指在荀彧的面前。
  荀彧不動,關注伶葉的動靜。
  看似平和的一幕,蘊藏兩人的角力。伶葉非不欲前進,是被荀彧逼迫停在此處;伶葉並非無計可施,而是評估荀彧的動態再做決定。
  「……是伶葉先生?」祈律驚訝地說。
  「你認識他?」師倩對一瞬被擊破的冰咒耿耿於懷。
  「有一面之緣。」祈律點了頭。
  伶葉持劍伸手去擊,芐出面以匕首應對,卻被伶葉一腳踢開。
  一旁的白蘄施展術法欲困住伶葉--或言牽制,伶葉卻輕晃劍身就瓦解了。
  江離額間冒著汗,不知所措地看著。
  師倩對於眼前的情形一頭霧水,身後的戰士也不知如何是好,呆愣於當地。
  白芍吐了一口氣,決定出手時,祈律伸手阻止她。
  「他可是荀令君呢!」白芍慌亂地說。
  任誰都看得出伶葉實力出色,但對白蘄等人而言,保護荀彧是首要目標,怎可貪戀生命而貽誤使命。
  「我想辦法。」祈律釋放魔氣請植物之靈協助。
  微風吹過,植物似乎有再移動的跡象,但伶葉不顧其阻撓,依然對荀彧執劍。
  「(……伶葉先生怎麼了?)」祈律不懂伶葉為何攻擊荀彧,稍微加強了力度,牽制伶葉的行動。
  江離不顧身體殘缺而出面,逼迫伶葉轉移目標。伶葉眉頭微皺,輕踢一下,就讓江離飛了數步之遠。
  「江離!」白芍趕緊扶住江離,生怕他的腿傷會因這次的衝擊更為嚴重。
  白蘄和芐還想攻擊,但他們得到荀彧的眼神而停了下來。
  「封鎖結界。」
  荀彧的玉手鐲因釋放強勁的仙氣而澈底破裂,身上的仙氣源源不絕地湧出,施展他最拿手的結界術。
  封鎖結界的範圍設置得相當大,不讓伶葉有閃躲的機會,「……嗯?」他停下腳步,以劍施術,以咒術回應之。
  「師父!」白蘄不顧場合喊出真正的稱謂,渾身發抖著。
  「那股氣……他是仙人?」師倩的語氣難掩不安。
  「荀令君……是仙人?」祈律覺得腦內一片混亂。
  「……仙人為什麼自己打起來了?」
  師倩的問題,祈律也不懂,兩人僅是繼續觀望伶葉和荀彧的互鬥。
  「你為何攻擊我?」荀彧手上的玉戒指閃閃發亮,質問眼前的不速之客。
  「奉師命行事。」伶葉冷靜回應。
  荀彧眼睛微瞇,「……師命,你的師父是誰?」
  「……」伶葉不語,聚積破解結界術的力量。
  「……不回答嗎?」
  荀彧將伶葉困於結界之中,以各節點圍攻伶葉;伶葉發出火焰回擊之,並以利刃攻擊結界的脆弱之處。
  荀彧變換結界結構,不讓伶葉刺得中心,並讓節點攻擊伶葉未防禦之處。
  伶葉發出強勁的劍氣,試圖強力擊破結界,但荀彧的結界豈是浪得虛名,強攻無法得逞。
  荀彧縮小結界範圍,將困住伶葉;伶葉半握劍,以靈巧的運劍姿態干擾結界的移動。
  結界術需要縝密的計算,遭到伶葉的干擾,荀彧被迫不斷重新運算,結界的強度多少受到影響。
  伶葉即將脫困,荀彧又拿出另一枚玉戒指輔助時,從其衣袖內飛出了一顆飛球精怪。
  「……」荀彧警戒盯著飛球精怪,此舉使他未能及時阻止伶葉離開結界。
  伶葉脫困結界,第一件事,就是持劍往荀彧的頭穿了過去……
  眾人眼睛睜大,屏氣凝神望著眼前這一幕。
  伶葉的劍不偏不倚刺中飛球精怪,其匍匐倒下,最後被伶葉以術法封印。
  荀彧感受到迅速出劍的疾風,仍維持鎮定的神情,直視著伶葉。
  伶葉收起劍,並將封印的飛球精怪納入懷內,疑惑地問:「師兄,你怎麼會讓這種東西近身?」
  「……」荀彧沒有回應伶葉,直接走向落仙深窟。
  「站住!」師倩厲聲,不讓荀彧再移動。
  「師倩前輩,荀令君應該是要找人。」祈律為荀彧說話。
  「找那仙人嗎?」師倩直覺仙人只會幫助仙人,即是她的敵人。
  師倩的眼神滿是警戒,不容荀彧離開她的視線。
  荀彧再走一步,師倩以冰咒阻止他的腳步。冰咒如綿延的冰峰,凜冽不已,顯見師倩強大的敵意。
  荀彧終於停下腳步,看向祈律。
  「她在裡面嗎?」荀彧詢問。
  「您是問鳳孝嗎?」祈律嚴肅地說。
  「……你知道她的名字了?」荀彧的眼神有一絲動搖。
  「我是祈律,初次見面,荀令君。」
  「……」
  兩人耳聞彼此有些時間,但初次見面僅從描述聽出端倪。
  未久,耕父抱著羅敷離開了落仙深窟,大喊著:「誰來幫助羅敷?」


下一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