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促進友好同樂會—困惑

泗楓 | 2021-10-08 02:05:16 | 巴幣 18 | 人氣 208



  「那三個傢伙......看來要跟老哥老姊談談了......」

  廚房內,我嚐了一點燉豬肉的味道後覺得還不錯,本來以為多放點醬油味道會太死鹹而擔心的心情放下後,便又想起離開學校後注意到的那三個學生,喃喃自語道。

  「談甚麼事啊?武智?」

  這時姐姐剛好近來廚房站在我旁一邊問,一邊看著燉豬肉。

  「姐姐,是學校的事情。」

  「喔?說來聽聽?」

  飯桌上,哥哥姐姐聽完我的話後,哥哥便用手杵著頭說:

  「唉......這學校的習俗還是一樣啊,所以你想要我們怎麼幫你是嗎?」

  「不是的,哥哥。我希望哥哥姐姐能聽一下我的解決方法後再反饋給我。」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後笑了笑,便說:

  「洗耳恭聽。」


  隔天到了教室,原本昨天還在的桌椅卻不翼而飛,我四周看了看同學,似乎都在低聲交談著,於是我便揹著書包打算去教職員室時,便有一名同學從門口的方向走了過來,說:

  「是誰把強武治同學的桌椅弄不見的!這樣做很好玩嗎?快說!」

  他站在我身前對著其他同學吼道,但是也不見有同學理會他,他四周看了看發現沒有人理他後他便生氣地轉向我說:

  「強同學不用擔心,我跟你一起去告訴老師。」

  我看著這名長相較為一班同學來的帥氣、且身高只矮我一些些、身材也相當標準的男同學,嘆了口氣說:

  「走吧。」

  走出班級門口,他走得很前面並且步調也相當快,我則是維持著一邊速度的步伐往前走,很快就跟他出現了距離,而他回頭時看到我跟他有些差距後便說:

  「強同學走快一點吧!不然等一下犯人把桌椅放回去了我們不就尷尬了嗎?」

  「我沒差啊,是你喊得又不是我喊的,而且......」

  我指了指他的手指上白白的粉末說道:

  「犯人就在我眼前,我幹嘛要這麼急著去跟老師說呢?對吧,許自強同學。」

  他看了看手指後,則是笑了笑說:

  「這個啊是我早上擦黑板時去沾......」

  「昨天下午最後一堂上的是化學課,並且是去化學教室上的,早上來我看黑板的痕跡沒有被動過,因為在化學課前一堂擦黑板的,是.我。並且我的桌子兩側以及椅子都有畫上粉筆以及特定的定位標示,被挪動過或是東西有被動過我可是一清二楚的,呆子。做案前你也想一下好嗎?還有......」

  我見他不往前走,我便繼續往前走,並且走過他身旁時小聲地說:

  「林學長就是被你們三個指使的吧,要躲也躲好一點,別老是以為自己很厲害。」

  說完我便繼續往前,他則是沒有跟上來。

  我並沒有往教職員辦公室走去,而是往廁所的方向,這層樓的男廁的位置在走廊的最底端左轉,並且只有單獨一間是男廁,正常的這個時間會出現在這裡的人相當少,所以我本來是打算等許自強回去教室後再慢慢回教室去,我一個轉入時便看到四個別班的女同學正在廁所門口壓著另一名女學生的頭用水龍頭一直沖水,雖然被壓得女學生想要反抗,但四肢都被其他三個女學生抓住,我便拿出手機開啟錄影模式一編錄一邊說:

  「學校出現霸凌事件,我得趕快去跟老師報告才行。」

  她們注意到我後,其中一個叫道:

  「妳們誰去抓那個死胖子!奪他手機!」

  壓住腳的那個女生便放開並跑向我,要奪我的手機時,我便往一旁的教室的門走去,其他的學生還在說說笑的沒注意到這裡,我便看著她,她則是一臉惡狠狠地看著我,於是我便提高音量說:

  「妳要做甚麼!為什麼要拿我的手機,啊!該不會是妳跟妳朋友在欺負別人的影片被我拍到了吧?」

  這時那一個班的同學都轉了過來,我便趁機跟班上的同學們說:

  「同學們她們正在男廁欺負別人,誰趕快去跟老師說一下,我現在就報警處理。」

  說完我便按下110的號碼。


  「強同學,謝謝你的配合。」

  警察離開學校後,便有一名老師走了過來,眼神有些不高興的說:

  「你就是報警的強同學?」

  「我是,何老師。」

  「為什麼不先跟老師說再報警?你這樣造成學校跟老師們的困擾你知道嗎?」

  我看著她,疑惑的問:

  「有一個人正在被欺負並且是集體欺負,我跟學校老師說,你們怎麼處理?體罰?還是記個兩支小過?對學生來講有差嗎?」

  「這不是你該管的事情,總之我們會跟你家長聯絡,到時候再談你的懲處。」

  說完她便打算離開,我便笑著說:

  「何老師,原來,在學校做錯事還可以被老師校長保護,做對的事情卻要跟告訴家長以及被懲罰,難怪我能在這間第一學府看到無論是被動過桌椅或是看到別人被霸凌呢。」

  「強同學,你是甚麼意思?」

  她轉過來時,我拿著正在錄音的手機說:

  「我現在就是在蒐證,究竟老師為什麼不想要管學生被霸凌這件事情,說老實話,老師您也只是一個工作者,並且是受學校所雇的社會人。為什麼老師一定要去管這件事情,管多了非但吃力不討好,反而會被家長以及帶的班級學生討厭;如果無視,大家也不作為時,這件事情就表面上看上去風平浪靜,學生畢業後這件事情就告一個段落,並且"受害者也只有一位"。

  「講的一副你很懂得樣子!你又懂甚麼!你行你來做啊!」

  何老師對我吼道,我則是不疾不徐的繼續說:

  「妳這是在推卸責任,現在的角色是妳是老師,我是學生。我只是告訴老師妳,世界上,是沒有正義這兩個字,但是正義是存在在心裡的。妳既然努力成為了老師,該做的並不是讓自己與惡為伍,而是面對妳心中的正義。霸凌,是在成長階段時,一種自我探巡的負面表現,一般在做霸凌的人並不知道自己這個行為是霸凌。這時候就是需要教育者的指導。今天我報警抓這四名女學生,是因為我判定她們的舉止已經不是教育者能干預的了,而我被藏桌椅這件事情,我則是認為並無大礙。妳或許會認為我這不就是雙標嗎?對,但是我面對了心裡的正義,妳呢?老.師。」

  說完,我看著站在原地發呆的何老師一會兒,便關掉手機的錄音軟體,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回到班上,桌椅便按照原樣的出現在原本位置,我確認東西未少以及沒有多東西或少物品後便安心的坐了下來。

  放學後,我整理好書包便起身離開教室,到了校門口時我的目光注意著一名女學生,她站在那似乎是在等著誰,但我從她的髮型、衣服有些濕透變乾的痕跡、以及手上特殊的紋身便得知她就是那名被欺負的女生。

  我不清楚她在等誰,於是我便走了過去。

  「等.......等一下!那位同學!」

  我不知道她是在叫誰於是我便繼續往前走。

  見我沒理會她,她便跑了過來,拉住我的手說:

  「那......那個,我不知道你叫甚麼名字,但是總不能稱呼你的體型......但是我又很想謝謝你,所以就......」

  我看了看她,亮黑短且柔順的妹妹頭髮型到脖子、相當可愛甜美的長相、勻稱的身材以及白皙的肌膚,應該算是很多男生會喜歡的類型,被欺負的原因該不會是因為這個吧?

  「沒事,最後救你的是警察,你應該跟警察先生道謝才對,沒事的話我先回家了。」

  我甩開她的手繼續往前走,不料她又再次抓住說:

  「我......我想知道你的名字,拜託。」

  我瞇了眼看了看她,一般站姿不像是學過體術的人、手跟腳的肌肉量也不像是體育系的人,但是手上繭的位置卻讓我相當的在意,於是我便說:

  「強武智,一年一班。」

  我說完後她便鬆開了手,獨自一人站在那小生嘀咕著。我也不理會她便回家.......

  「嘻嘻嘻嘻......終於知道名字了,我好幸福呢.......嘿嘿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強武智大人......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看了看剛剛被那位女學生握住的手,那些繭的位置如果按照長期拿著物品的樣貌來看,不是相機不然就是錄影器材,可是一個女孩子怎麼會有這種專業攝像功能配備的使用經驗?我越想越不對勁.......


創作回應

Reineke
喔豁,此女故意讓自己被霸凌好讓男主英雄救美?
2021-10-08 02:11:16
泗楓
這想法套路也太深了吧,不過我確實有考慮是否要用這個設定,還有你也看太快了吧XD
2021-10-08 02:14:11
Reineke
要不她就這麼一見鍾情了?難道不是預謀的嗎?
2021-10-08 02:15:16
泗楓
你這麼懷疑是正確的,下一篇我會說明
2021-10-08 02:17:4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