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與白篇2】小艾的經歷

Oldchild | 2021-10-08 00:05:30 | 巴幣 12 | 人氣 39

連載中星之亞索蘭物語
資料夾簡介
碰觸到爸爸藏著的劍後,變成了大罪人,展開的冒險故事。

「艾,妳是艾對吧?」

對於拍著窗戶說話的女人,疑是艾的少女移開了視線,用手指捲起髮尾玩。

「妳是這孩子的熟人嗎?」

聽見有人從後面發聲,轉頭看見了一名老修女。

卡莉絲塔點頭,然後問道:

「她怎麼會在這?」

「我發現她時,是在河邊的樹下。」

她遠眺被夕陽染紅的河岸,有棵特別的樹垂在河面上。

「她當時一個人坐在樹下,茫然地看著河面,因為從早上坐到日落,所以我上前問了『妳的家呢』、『妳的名字呢』,全都的回答都是搖頭,好像是失憶了。我猜她應該是戰爭孤兒,所以就把她帶了回來,並取名『無名』,很隨便吧。」

雖然說得像是失憶,但從剛剛的反應來看,她只是不想跟卡莉絲塔相認。

交代完與少女的相遇,換修女反問:

「妳知道這孩子——這個芭絲特小孩什麼嗎?」

「她名叫艾.諾莉.比楊德.芭絲特。」

修女的眼睛都被聽大了。

「妳是說罪人的孩子?」

「是他弟弟的女兒。」

「原來如此,不過我還滿喜歡這個孩子,做事認真,又很關心每個比她年紀還小的弟弟妹妹們。」

跟最近襲擊的艾人設不一樣,確定是移居到絲普利特城的小艾。

(如果她活下來了,會不會修雷特先生也……!?)

卡莉絲塔對修雷特存活抱持了一絲樂觀的態度,就認知裡,只有他能馴服暴走的艾。

「要幫妳帶她出來嗎?」

「我去裡面找她就好,能給我一點時間嗎?」

會這麼做是考量到小艾已經有不想見面的行為,如果是叫他出來她可能會以各種理由推託吧。

推開大門,卡莉絲塔取下脖子上的首飾,以最真實的樣貌和小艾相認。

果不其然如卡莉絲塔所料,小艾開始刻意迴避視線,連耳朵都垂了下來,明明已經打掃得十分乾淨,還裝做一副很忙的樣子用抹布在教堂長椅轉圈。

所以卡莉絲塔站在門邊,遠遠地對她喊話道:

「我知道妳現在好像不想見我,但我希望能和妳聊聊。」

「……人家知道了……卡莉絲塔大姐姐。」

小艾猶豫了許久,在深深嘆氣時停下手中的工作。把抹布掛在水桶上,把水桶移到角落放好,才有氣無力地低聲回應道。

如猜測,小艾沒有失憶,只是想隱姓埋名才裝做失憶的樣子。

那麼,依照艾對於修雷特的依賴,她肯定會一直設法待在修雷特身邊,所以修雷特還活著前提就不成立。


坐在教堂外的長椅上,小艾還是垂下眼不願和卡莉絲塔有過多眼神接觸。

動作不積極也沒有活力,跟凱蒂奈克城時的她完全換了個人般,對此卡莉絲塔很是擔心和鬱悶。

記憶中明明不管是哪個艾,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小孩子的活力,現在卻如短線人偶般無精打采、毫無生氣。

她的軀體的呼吸只是為了呼吸而呼吸,心臟只是為了跳而跳。臉上時刻掛著的微笑是空泛或自暴自棄的苦笑,好像看開人間百態的眼神也只顯露出隨波逐流的消極。

先開口的是小艾:

「爸爸他在最後保護我,死了。」

接著,她向卡莉絲塔道來她一年來的幾次重要的遭遇。


【小艾的視點】

看著那道光越過山頭的那刻,心裡也知道人生就要完蛋了。

即使僥倖在那之前在路上看到了最愛的爸爸,拉著他的手努力逃跑,命運仍指著毀滅。

倒也不壞,我是這麼想著的。

想著至少死的時候,爸爸就在身邊,然後也不會承受修雷特死後的悲傷,心裡也安心了不少。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比修雷特早死掉,因為我很確定我會在葬禮上哭斷腸——碰到劍,確認了修雷特對我的感情後,好幾次在睡前這麼抱拳祈禱著。

可是——

我感受到修雷特停下了腳步,回頭的我看見了對我露笑容的爸爸開啟了【虎種】。

不像札克是暴力和殘忍,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了溫暖和守護。

他沒有選擇用這個力量逃跑,而是蹲了下來抓著我的肩膀,像是想看清楚我的臉。

接下來他口中述說著自己的後悔,怨恨自己的無力,不斷道歉,不管是對我還是比爾。

我希望他能夠活下來,活在大家都能開開心心活著的未來,不論多麼辛苦,所以出言勸他快跑,但他沒有照做——將我護在懷中。那刻,我明白我,艾,在他心中是最重要的寶物,心裡覺得深深感動。

想著——既然都要死了,就順從的等待命運降臨。

「最後讓我做一次身為父親該做的,好嗎?」

快要結束的時間中,他溫柔地笑著,如此說道。

我欣然點頭同意,雙眼似乎淚目了。

依偎在他的懷中,我很幸福。

「去完成妳們還沒有完成的事情,然後找到下一個目標。」

他金光閃閃的雙眼平靜地注視我的眼睛這麼訴說;我不確定這句話是對我們說,還是只對被留下來的比爾說。

那時,我的視野好像連接上另一個淚目的眼睛,是比爾。

她腳步間歇,上抬的視線一直追隨著天空那道金光的尾巴。

另一隻眼睛能看見金色光芒的正體,越來越大。

「最後,不管是哪個艾,照著自己想活的樣子自由的活下去吧。我永遠愛著妳們,直到永遠。然後,希望你們的人生中,能找到比我更愛妳們的人——」

他往我額頭上留下帶著祝福的一吻。

為了讓他放心,我發出「嗯」的聲音點頭——在最後又做了乖女兒一會。

明明都是死,心裡再也沒有後悔。

而電話那端,是比爾泣血的嘶吼。

光芒落下,一瞬間的強光讓處於背光位的修雷特臉上滿足的微笑變成一片漆黑後,我昏了過去——足足一個月以上。


一個月裡,我的意識都在有和沒有之間飄忽不定,只依稀記得一些片段。

修雷特的胸膛、陰暗的水中與上浮的氣泡、河畔、被燙傷的手、一些笑得奸詐的男人、晃動的囚車和其他亞人、牢籠、一個指著我,和手交握在胸前的商人談話的男人。

最後在一個赤裸的男人粗糙的唇朝我襲來前,我清醒了。

而比我更早清醒的,是身體對眼前男人的反應。

那時的我抬起手,指尖的指甲【彈簧刀】掐碎了男人的脖子,割斷了他的氣管,在沒有意識時就殺死了他。

第一時間的反應,當然,是不知所措的推開屍體,抱著棉被瑟縮在床頭。

先是察覺我正躺在柔軟的床上,身上穿著情趣意味十足的薄紗衣著,薄紗底下的肌膚若隱若現——抬起的右手背被人烙上了代表他人所有物的"奴隸印記"。

原來失神間,我被賣掉了,跟索菲亞和媽媽一樣,被當作性奴隸的貨物。在躲在櫃子裡的印象中,我記得我的身價差不多一百銀幣左右,匯率算起來約是一金幣再多一點點。

我的價值竟然能用金錢衡量,而且還是被撿去賣的無本生意,傻眼。

被我掐死的大叔絕對是噁心變態戀童癖大叔。從眼下的情況看來,大概是準備要玷汙我的身體,但被我殺死而未遂……吧?

就算這次沒有得逞,但我不確定我之前有沒有被侵犯,畢竟我連什麼時候被烙上烙印都沒有感覺。

大概是——沒有吧?畢竟受傷要痊癒到可愛的外貌需要的是時間。

如果不這麼設想,我就要吐了,甚至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起身轉頭環顧四周。自己不是住在昏暗的牢房,而是處在一個像童話故事裡,公主會住的可愛又有點夢幻的粉色系房間裡面。想想前因後果,真是惡趣味的情趣——看見我剛剛躺過粉色的圓床,雖說差點變成被害人,嘴上還是揚起一絲覺得有趣的邪惡笑容。

想換上其它衣服,結果衣櫃裡面根本一套正經少女會穿的衣服都沒有!

沒辦法,看這傢伙能買下我應該挺有錢的,抱著這種想法還真的在大宅裡面找到服侍主人的女僕裝,只要不穿圍裙基本上來說就是單純的黑色連衣裙。

然後離開了那裡,獨自坐在河邊那棵樹下獨自沉思良久。

下意識的摸了摸臉頰,很神奇的是手掌上一滴淚水都沒有。明明經歷如此悲傷的事,被留下的我竟然一滴眼淚都哭不出來……倒也不是感覺自己變堅強了,該心痛還是會痛,茫然還是會茫然,心中空空一塊好像少了什麼還有什麼,所以才哭不出來,所以也才沒有壞掉,所以也還能假裝笑得出來。

之後被好心的修女撿到,過上隱姓埋名的日子,熟練的裝成單純中帶爆揍壞人實力的九歲小女孩直到今天。


「人家現在好茫然……一想到這個世界沒有了修雷特,就……」小艾輕嘆接著說:「沒有什麼動力。」

一句厭世的話語驚動了卡莉絲塔,之前艾的行為大大震撼了她。她想起那道在艾左腕上的傷痕又深又長,做出來的事情瘋狂地可怕。

「該不會,妳又想做傻事了吧?」

她緊張地抓起小艾的雙手,除了右手掌上纏繞好幾圈繃帶,幾乎把掌心都包覆住外,沒有看到過消極的自殺痕跡。

「雖然沒有活著的動力,但也不是赴死的理由——然後,為什麼說『 又』呢?」

小艾雖然對她的說法和行為有點費解,第一時間聯想的是殺死邊境領主後跳樓自殺,但這點卡莉絲塔絕對不知道。所以很快用明白卡莉絲塔的擔心大概出在本尊身上。

小艾苦笑,試探的發問。

「艾她……」

將發生在那一天的事全告訴小艾後,小艾面色不是很好,特別在提到比爾將艾的頭一刀斬下時眉頭跳了一下。

「原來如此,人家想先為本尊幹出的蠢事先跟妳道歉。」

小艾低著頭,為不是她做出來的事道歉,顯得有點蒼白無力。

而且卡莉絲塔想聽到的根本不是道歉。

「妳能明白她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

「——大概……也許人家本來就是這麼瘋狂的傢伙,跟過去一樣。」

小艾起身,在長椅前面來回踱步,說著只有自己能懂得事。

「小艾,能幫助我阻止比爾——艾嗎?」

被認真詢問重要事務的節骨眼上,

「無名能一起玩嗎?妳教我們的躲避球。」

一群小孩抱著球圍著小艾,她在這裡算是年長的小孩。

她摸著其中一位小女孩的頭,對他們露出和善的微笑道歉:

「不好意思,姐姐還在忙呢,可能……十分鐘就好,好嗎?」

揮揮小手送走小孩們,小艾的微笑垮了下來,立刻換回為難的表情轉頭,看著卡莉絲塔。

「就是這樣,對現在的人家來說,守護這裡的和平是最重要的事。」

「如果比爾的計畫成功,這裡也會被終焉毀滅——」

「那又怎麼樣!要人家再把世界攪成一團亂嗎?」

對於大局觀來看,卡莉絲塔說得沒錯,但小艾根本不在意,反倒十分生氣地大吼回去。

小艾低下頭,放在裙襬旁的雙拳因為激動地緊握而發抖。

「妮翁、卡蜜兒、貝瑞、亞連、比安卡——是剛剛那些小孩們的名字,同時也是人家自今為止的罪孽……卡莉絲塔,真正的【大罪人】不是札克,人家才是在九年前選擇了結生命逃避的,真正的【大罪人】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