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記錄個20211007的夢 命運弄人

亞龍蝦 | 2021-10-07 22:14:56 | 巴幣 16 | 人氣 74

背景:
這個世界被某種未知存在入侵,他們以人類的黑暗面為食,因此設計出各種死亡遊戲,抓捕誘惑人類進入其中互相陷害廝殺,尤其酷愛親朋好友彼此反目的戲碼。
為了維持秩序避免人民恐慌與混亂,政府秘密設立對策部,試圖攻破遊戲,驅逐入侵者。
除了政府外,檯面下自然也有私人組織,或是抱有同樣保護世界的理念,或是有想要從中牟利,更有反社會分子妄圖將世界導向絕望......


人物:
我:一名因偶然捲入遊戲,意外得知世界真相的人,目前隸屬於某個非正非邪,想透過解析遊戲,甚至是那些設計遊戲的外來未知存在,以此向更高境界次元發展的組織,但宗旨依然是以破解遊戲、拯救世界為主。
善於觀察小地方與違和之處,從中尋找線索,並擁有某種特殊能力。

女友:屬於政府的正派人員,我們在一場遊戲中偶然相遇,之後就保持曖昧的半交往關係。
善於剖析人類,甚至是遊戲設計者的心理,對於維持場面的穩定十分在行。

凱:隸屬於某個邪派組織,但並不是喜歡混亂邪惡的瘋子,據本人說法只是對方開的價格夠高而已。與我在一場遊戲中碰面,雖然我們進行合作,但即使我認同他的能力,卻不太喜歡這個人。
具有超敏銳直覺,能夠毫無理由看出破局關鍵。不過因為他對別人的事漠不關心,除非會導致自己陷入不利,否則他會眼睜睜看著事情發生。

丈夫:參加公司舉辦的團康晚會,因為有點路癡而晚到會場,途中偶然與接到遊戲舉辦消息的我碰上耽擱了更長的時間。

妻子:只不過是比較早抵達公司晚會,誰知道就是這麼一點點的差別...


大綱:
某間公司舉辦晚會的會場被選為遊戲場所,每人心中的怒氣怨恨被激發,不斷拉幫結派、排除異己以讓自己能順利活下來。

表面上的規則是進行投票減少人數,只要得到他人的喜愛或是保護,被投票就能活,每回合淘汰票數最少的人,因為他們沒有人愛,即使死去也不會疼惜(現實的我來玩大概活不過第一輪QQ)

但只要能連續平票三回合,遊戲即刻結束,所有人都能存活。

實際上是,設計者選中其中幾人作為人類的敵方,表面上無恙,其實內心完全被黑暗腐化,暗中操控不記名投票的流向,不時裝作偶然激起人們的矛盾,讓衝突擴大,不讓局面平穩。

而那位妻子,非常湊巧,又倒楣地被選為其中一個黑手,他心中的愛完全被無緣由的恨覆蓋,沒有在會場發現自己的丈夫,甚至憤怒地直接暴露身份,大幅削減在場人數。

當我、女友及丈夫出現時,他馬上被還活著的同事迅速告知當時狀況,一開始還不相信,想要以夫妻間真摯的感情喚回妻子的良知,但我和女友只是彼此對視一眼便不忍心看他們了,因為我們清楚,除非有某些特殊的能力,否則這種心理的腐化沒辦法以單純的喊話解除。

但此時,我發現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只見凱竟然在一旁沙發裡喝著紅酒看著鬧劇,格格不入的樣子,我想不通他怎麼在一群以投票來殺人的陌生人中活這麼久的。

凱也發現了我們,但沒有多餘舉動,只是微微抬起酒杯當作打招呼,一句話也沒有說。

我和女友分頭行動,從人物與地點搜尋情報。

......

最後,在女友能力輔助之下,丈夫竟然喚醒了他的妻子,兩人相擁而泣,我與凱抓住幕後設計者因為這出乎意料的發展而瞬間露出的破綻,將他偽裝的參與者,那個默默攪亂場面秩序,卻沒有被操控的人抓住束縛。

遊戲順利打通,但非常艱難,最後存活的也只有我、女友、凱,以及那對夫妻。

我們從樓梯準備離開,打算將抓到的那東西交給檯面上最公平的政府,報酬大家均分,但忽然間,我的記憶產生一瞬間的震動。

我牽著女友的手,喊住半層樓上面的丈夫,叫出了他的名字。

他瞬間茫然:我們認識嗎?

我剛通關遊戲的愉快心情瞬間消失,果然,命運重置。但我想不通明明我們已經做好萬全處理了,這種事怎麼可能還會發生。

這是我的被動能力,可以擁有時間倒轉前的記憶,那些未知存在各個輸不起,只要抓到機會,就會用他們的特殊能力「命運重置」重開遊戲。

女友也知道我的能力,我們之間的默契使她立即明白前因後果,我對著她點頭,她馬上跑上樓試圖阻止那個男人從我們身邊離開。

因為命運重置是以那些未知存在的一切作為代價發動,使用之後,便會從過去現在未來的每個時空消失。

經過我們的調查,他們集體意識大於自身,收集來的怨力只有少數留為己用,大部分都被供給到我們尚未能接觸的更高級存在。

因此一旦遊戲被人類攻破,除非在遊戲結束前處理掉那些東西,或是用特殊手段拘束,否則只要他們一自爆,人類基本上沒有第二次勝利機會,因為......

同時凱也從好幾層的樓上一躍而下,他也發現了印在自己手上,與我和女友同樣的印記。

那是命運重置的保險,被判斷為高度危險,通關率極高的人類會被打上這個標記,被重置的該場遊戲會強制拒絕這類人進入。

丈夫不聽女友的勸告,執意前去會場拯救妻子,但我們沒辦法告知他任何遊戲內容,命運重置同時也堵死了一切能傳遞情報的方式。

丈夫離開後,凱以及女友詢問我遊戲的最終發展。

我的能力除了保留記憶外,還能探知歷史的軌跡。

我沉默片刻,才說:他會活下來。

女友剛想鬆一口氣,我又接著道:但是只有他。

凱也安靜了。

在沒有我們參與的歷史中,妻子黑化徹底,許以各種利益加之威脅,逐漸排除人數,丈夫無論以任何他們之間的美好記憶都無法喚醒她,最終在刻意的布局下,遊戲只剩下他們兩人。

規則是沒辦法投票給自己,且一定要投票,照理來說到這時遊戲應該就會結束,判定兩人存活了。

連續兩輪平票,這期間丈夫仍在努力呼喚他的妻子,在第三輪投票開始前,妻子忽然一副迷茫的神情,詢問丈夫發生了什麼事。

丈夫喜出望外,以為自己的努力終於奏效,抱著妻子痛哭,不斷訴說他的愛意,但埋首於妻子胸口的他,並未察覺擁抱著的那人臉上詭異扭曲的邪笑。

投票時間截止若未進行投票,視為棄權,死亡。

在最後一秒,丈夫抬起頭,本想要看看妻子,卻看見那張笑得變形,滿是惡意的歪斜嘴臉。

他馬上明白自己要死了。

但是忽然間,地上那群死人中抬起一隻手,緩慢,卻堅定地指著妻子。

那是另一個被操控的人,本來是作為後備手段,讓她先假死不被投票也不參與,再看情況給予那些人類絕望。

但是自爆了的那東西沒想到,這個人一直暗戀丈夫多年,他說了這麼多,沒有喚回妻子,卻反倒得到了這份出乎意料的助力。

遊戲的隱藏規則,不被投票,就不算入其中,零票,不影響結果。凱上一輪的遊戲也是直覺到這個規則,讓自己的票數始終保持在零才存活那麼久。

遊戲突然多出一人加入,即使各得一票卻不算做平票,因為有三個人參與遊戲中。零票之外得票最少的兩人皆算失敗死亡,僅存一人,遊戲結束,通關。

被操縱,並且沒有擺脫控制並不視為存活,即使通關也無法離開,但這個規則丈夫卻是沒有知道的必要了。

當那一地的屍體被清理消除後,丈夫翻遍偌大的會場都沒有找著第二個活人。

而之後那位丈夫將他妻子的死遷怒成我們不肯一起去會場的見死不救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畢竟是作夢,如果有bug就算了吧OuO

創作回應

變態狐狸ouo
女友!
2021-10-08 01:05:06
亞龍蝦
做夢就好
2021-10-08 06:21: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