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的達人們,真的很棒(33)

一真-咪啪我婆 | 2021-10-07 17:56:08 | 巴幣 2020 | 人氣 148


本集字數:3700

前言:

  好久不見,想知道我消失三個月的原因請走這邊,然後留下推薦、收藏跟留言再回來。

  沒興趣的人就請看文吧,接下來是《巴哈的達人們,真的很棒》的最終篇章,內文或多或少會牽涉到我之後的計畫,大家可以抱著看彩蛋的心情閱讀。

  喜歡的話請留下GP,不喜歡的話可以按兩次GP,GP越少本作完結速度就會越快喔。

 
  在網路上,流傳著這樣的說法。
 
  與其在台灣寫輕小說,不如學日文投稿到日本出版社,還比較有機會成功──
 
  春假結束後,緊接而來的是一年級下學期的期中考。在我讀著二外的基礎日文時,突然想起這句話。
 
  「我不太喜歡那樣的說法呢。」
 
  優芙躺在我的床上翻著跟咪太郎借的JOJO,看到有著歡樂愉快校園生活的第四部。
 
  「那種說法感覺就像在逃避。」她反對我的觀點。
 
  「逃避?」
 
  「我不反對用日文寫小說,也有人用日文寫小說得到芥川獎……這種人當然不能用逃避來認定。」
 
  優芙把看到的頁面蓋在床上,側身望向我。
 
  「這麼說好了,假設我突然說出『唉……我的日系插圖都沒人要看,還是去畫美式風格的插圖好了……』」
 
  優芙舉起右手食指,像是在空中作畫般揮動,最後指向我的臉。
 
  「你覺得怎麼樣?」
 
  「怎麼樣是指……」
 
  「這是在逃避嗎?」
 
  「是嗎?」
 
  「你學校的老師教你用問句回答問句嗎?」
 
  優芙盛氣凌人地擺出扭曲的臉孔,想模仿吉良吉影大人說話。可惜那張白裡透紅的臉蛋再怎麼扭曲,都無法變成美式風格。
 
  「妳不也用問句回答我的問句嗎?」
 
  「唔、囉嗦!」
 
  在我眼中,她只是個可愛的孩子。想用JOJO名言讓我無言以對,她還早了兩年。
 
  「以現實層面來說,日系插圖的確比較多人看吧?」
 
  「如果把眼光放寬到世界的層級,能夠更加廣為流傳的仍是歐美文化。」
 
  你身處的圈子,導致你產生那樣的錯覺──優芙如此補充。
 
  「文化沒有優劣之分吧?」
 
  「從課本學來的漂亮話如果能應用在現實,世界早就天下太平了。」
 
  她或許是在暗指我處在舒適圈,視野太過狹隘。當然,比起我這個沒碰過畫筆的人,她的觀點會更加準確。
 
  「妳想畫日系以外的插圖嗎?」
 
  「目前沒有這個想法。」
 
  「目前……嗎?」
 
  「等我認為自己在日系努力到極限,沒辦法再提升實力時,或許就會去嘗試別的風格吧。」
 
  「妳不是說這是逃避嗎?」
 
  「我可沒說喔,只是問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
 
  我用腳轉動身體,把自動鉛筆放在二外的日文課本上。廉價電腦椅發出吱吱喳喳的聲音。
 
  「如果像妳想的那樣,努力到極限卻找不到突破口……我覺得嘗試新風格不壞。」
 
  「那如果是『因為沒人氣,所以畫別的』呢?」
 
  「……有一點吧,逃避的感覺。」
 
  「那麼,與其在台灣寫輕小說,不如學日文投稿到日本出版社──」
 
  「唔……」
 
  我一度語塞,只能雙手一攤表示投降。
 
  「被妳這樣形容,根本說不過妳。」
 
  把我辯倒後,優芙露出得意的壞笑,拿起放在床上的JOJO倒在我的枕頭上,繼續沉浸在替身戰鬥的世界中。
 
  我似乎稍微能理解優芙的話。
 
  想要得到關注,想要得到人氣……創作者為此努力並沒有錯,我自始至終都是這麼認為的。
 
  尤其是網路創作者,辛苦創作卻難以得到實質收入,只有這些能支撐他們持續創作。
 
  用中文創作到最後,發現無論怎麼寫都沒辦法贏過從日本代理過來的小說時……難免會為「用日文寫小說」的說法心動。
 
  「真要我說的話,我覺得輕易說出『用日文寫小說』的人,要嘛不會日文,要嘛不會寫小說。」
 
  「妳這番話又會得罪很多人喔……」
 
  「這是事實。」
 
  優芙一邊翻著漫畫,一邊說出尖銳不已的話。
 
  她若有所思地盯著手裡的漫畫,像是在分析荒木飛呂彥的圖。基於她的身分,我認為不無可能。
 
  數十秒後,她閉上眼睛,宛如展翅的天使,像是在擁抱世界般緩緩把手在床上攤開。
 
  「你覺得寫小說簡單嗎?」
 
  如同喃喃自語說出的這番話,不知為何讓我不太踏實。
 
  我望向窗邊兩公尺高的書櫃。
 
  《故事課》《場景設定創意辭海》《為什麼你的故事被打X》……多到數不清的平裝書、精裝書正放橫放擺滿整個書櫃,地上也整整齊齊疊著《青春豬頭少年》《GAMERS 電玩咖!》之類的輕小說。
 
  並不是要丟掉或是不尊重作者,單純是小小的書架已經沒有放置空間。
 
  時間、精力、熱情、金錢……走在這條路上,這些是必須燃燒的火種。而火種的末路,往往剩下餘燼。
 
  寫小說簡單嗎──答案顯而易見。
 
  「很困難。」
 
  「只要有電腦或手機,誰寫不出小說www──很多人都是這樣看待網路作家的喔。」
 
  「沒寫過小說的人,才會說出這種風涼話吧。」
 
  如果是創作者說出這種話,那八成是沒認真在寫小說的人,剩下的一成是天才,剩下的一成則是自信高於實力的蠢材。
 
  「同理,用『日文寫小說』這種主意,也只是單純的風涼話喔。」
 
  「……這就是妳所謂的逃避嗎?」
 
  「我口中的逃避不是說風涼話的人,而是把風涼話當成可能性的人。」
 
  優芙蓋上漫畫,舞動般地從床上彈起,靠在牆上縮起一隻腿,把臉靠在膝蓋上。百褶裙下的內褲一覽無遺,我默默移開視線。
 
  「怎麼會有人覺得用日文寫小說就會有人看呢?」
 
  「……抱歉,我稍微信過。」
 
  「語言只是用來表現出『小說』的工具。如果用母語沒辦法寫出好看的作品,換個語言也不可能寫出曠世巨作。」
 
  「說的也是呢。」
 
  「一個用紙筆沒辦法把圖畫好的人,就算教他繪圖軟體也沒用……差不多是這種概念吧。」
 
  優芙拿著向咪太郎借的JOJO,走到我身旁指向我唸到一半的基礎日文。
 
  「跟著網路上那些人隨風起舞,絕對不是明智之舉。」
 
  「不過日本的市場的確比較大吧?」
 
  「全世界的市場都在萎縮,等到你成為口中的大文豪後,就算不願意也會有人幫你把書翻譯到日本去的。」
 
  優芙說完後朝門口走去,不知為何腳步有些輕快。
 
  「要回去了嗎?」
 
  「嗯,我想盡快把圖畫出來讓咪太郎復出……開始看JOJO之後害我好奇的不得了,《我與PM2.5美少女的奇妙冒險》到底怎樣的故事……」
 
  「只要妳拜託她,她應該很樂意把之前的存稿給妳看吧?」
 
  「你認為看完JOJO之後的我,能接受這種不勞而獲的妥協作法嗎?」
 
  優芙轉過身,用奇怪的姿勢指著我的臉,眼神冒出火光,就像是覺醒黃金精神似的……但轉過身後,又補了一句「晚餐時我會再過來」。
 
  在她眼裡,蹭晚餐似乎不在「不勞而獲」的範疇內。優芙的標準總是在奇怪的地方妥協。
 
  突然,我想起一件事。
 
  「等等!雖然妳把話講得很帥氣,但妳現在應該做的是念書,而不是畫圖吧!」
 
  「我們動畫系……都是交報告比較多啦。」
 
  「二外跟通識課也是交報告嗎?」
 
  「沒、沒問題的,我還有精心準備的一招。」
 
  「嗯?」
 
  優芙的話帶給我一絲不安的感覺,那句台詞好熟悉。她把手搭在門把上,半秒鐘之後,喀拉一聲把門打開。
 
  「…………拔腿開溜!」
 
  「啊、可惡──」
 
  我原本想追上去,優芙的腳步聲卻快速跑遠。我到窗戶探頭看往一樓,雖然是逃跑,但她規規矩矩地確認沒有來車後,才跑過馬路回到家裡。
 
  我大可打電話過去叫她好好念書,但她剛剛說要畫圖,就算打過去大概也不會接。
 
  而且我自己也沒有一點時間可以浪費了。要是再不搞懂動詞變化,我的二外很高機率要重修。
 
  日文比我想像得更困難,至少絕對不是看看動畫就能輕鬆學會的。
 
  我想起優芙剛才說的話。
 
  ──輕易說出『用日文寫小說』的人,要嘛不會日文,要嘛不會寫小說。
 
  ◇◇◇
 
  晚餐時間發生一件讓我更愛女朋友的事。
 
  知道我跟日文苦戰到天荒地老,優芙替我帶了晚餐。
 
  或許是物以稀為貴,我十分珍惜優芙久久一次的體貼。雖然只是路口賣的水煎包,我還是心存滿滿的感激。
 
  不過她不給我撒嬌的機會,吃完晚餐就回家繼續畫畫。
 
  「晚安囉。」
 
  「回去至少看一點書吧。」
 
  「唔……我知道啦!」
 
  她嘴上說知道,但我很清楚她的「知道」不等於「我會去做」。
 
  我在十一點半左右闔上課本,雖然還搞不太懂動詞變化的規則,但還是硬把範圍內的單字死記下來,這樣應該足以應付考試。
 
  接下來就是好好睡一覺,然後祈禱夢境不要把腦袋的東西洗掉,考試大概就能過關。
 
  如果未來能靠小說賺錢就好了──我走到窗邊望向對街,優芙的房間。
 
  窗簾後的燈還亮著。
 
  「妳還真努力啊……」
 
  不知道她在努力的是明天的考試,還是要畫給咪太郎的圖,也有可能出乎意料,在練習美式風格的插圖。
 
  她的口氣狂妄,說話的內容卻很保守,但我認為她的日系插圖也算得上登峰造極了。明明沒有特別挑在能夠累積最多人氣的換日線更新,三不五時還是能進PIXIV日排。
 
  走到這步,即使轉變風格也不算逃避。真要說的話,不管她現在努力的是上述任何一項,將來一定都能成為她賴以維生的能力。
 
  相較之下,我的情況很不樂觀。
 
  在噱頭過後,《巴噁》的人氣開始下滑。
 
  差不多再一萬字就能完結的《異世界》,更是早就失去活力,GP掛蛋是常有的事。
 
  有在看的人應該只剩我跟優芙。咪太郎如果看過,以她的個性一定會說。
 
  異世界題材大概已經不流行了──
 
  「用這種說法來讓心情舒服,也是一種逃跑吧……」
 
  不知為何,在這種時候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優芙曾說過的一句話。
 
  ──如果你的夢想是出書,應該把巴哈戒掉,每天拚死寫文,不停投稿,這樣才是最快的方法。
 
  我的身分姑且是個大學生,但說實話,我在課業上的努力遠遠不及小說的努力。
 
  隨便具個例子,我花在寫作書上的錢比原文書還多。
 
  別人在享受社團、運動、聯誼時,我也都在寫小說。絕對不是因為沒人找我啦!
 
  而且跟優芙在一起就很開心了,好像也不會特別對外去尋求什麼。
 
  這麼說來,我好像都沒好好享受過大學生活。雖然能夠「由你玩四年」,但我早在大一開學前,就決定把大部分的時間貢獻給小說……否則無法追上優芙。
 
  在現實中無法實現的事情,交給小說是最好的。
 
  對面的燈仍亮著。
 
  「……我也來努力一下吧。」
 
  我伸了一個懶腰,坐回書桌前那張泡棉早已被坐得乾扁的電腦椅。
 
  我打開白色的筆記型電腦,把雙手放在熟悉鍵盤定位點上。
 
  即使閉上眼睛,也能寫出無數的文字,這是我熟悉的世界。
 
  政一,19歲,在一年級下學期的期中考。
 
  放任日文動詞在腦中的暫存記憶體消失,我開始寫起小說。
 
  
 
  

創作回應

不意外
歡迎回來
2021-10-07 20:34:5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