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6-20)

克拉朗之徒弟 | 2021-10-06 20:57:09 | 巴幣 2 | 人氣 58


6-20:第三道記憶(一)



「二公主殿下,二公主殿下!」

「嗯?巴巴蒂克教諭?妾身……」單手觸碰魔典封面的紫色寶石,小妾不知所措的四處張望。

「您怎麼了嗎?看著這書本發楞一秒。」

「一秒?妾身剛剛被魔族……不,是幻覺嗎?」

──你們生命體說服自己方式總是一樣,真無趣。

「?!汝、汝汝汝汝在,妾身腦中說話嗎?」

──正確、無誤,我現在寄宿在魔典之中,而妳與魔典結為共生,魔典的使用方法就像我剛才教妳的。

「食腦蟲……不行、別想像如此驚悚的畫面呀,冷靜!」


──別擔心,沒特別的事,我不會開口。

「二公主殿下?」

「啊、不,妾身已經知曉皇姐何種方法穿梭於現世。」小妾搖搖手,帶著苦笑對教諭說。

「真的嗎?」

「是!所以說……汝願意與妾身一同嗎?」

「那當然,二公主殿下。」

「呼呼、呼呼呼呼~」

「嗷!(為什麼我會聽見你的聲音,畢格斯?)」

──我想、故我能,只遇過瑪卡那種程度的惡魔,不知道也很正常。

「嗷嗷。(佩雖然不像你一樣強大,但我更慶幸是她找上我,而不是你。)」

──被你這種優秀的宿體拒絕,恐怕會被同伴笑一輩子,哼,無訪,不過我勸你撤回「不像我一樣強大」這句話,她的能力,唯一剩下的那個能力,能創造無限、無窮的可能性,我個人備感興趣。

剩下的能力?佩曾經有很多能力嗎?既然如此,又為什麼會失去?總不可能和八重小姐一樣,拿去幫助人類了吧。

「啊,差點忘記了,來,小狗狗~」當我還在沉思,小妾就把我抱了起來,看樣子她聽不到我和畢格斯的對話。

「奇怪,二公主殿下,您的脖子上何時多了……」

「嗯?如、如何?為何一直盯著妾身看?」

小妾害躁的搔搔臉蛋,絲毫沒發現自己脖子上多了一個束縛項圈,牽引的鍊子卻在中途消失,卻又像是截斷了一樣。

「沒有,應該是吾看錯了,在怎麼說,高貴的二公主哪會戴著──」

「教諭!停止汝熱情的視線,再怎麼說還太早了……呼呼呼呼。」

「嗷嗷。(天啊,這傢伙戀愛腦又犯了。)」我用前腳狂敲小妾臉蛋。

「等、知道、妾身知道了!真是,汝還真嚴格,咳咳,教諭,告訴妾身長姐是何時逝去。」

「三十年前的六月十二號下午,確切的時間就……」

「了解,翻開符合日期的頁數,手指向想去的時間刻度的,心中想著欲見之人,啊,在那之前,妾身的陽傘。」

「我拿過來了。」

「好,出發!」

小妾閉上眼睛,專心的想像,紫色的黑霧從書頁擴散開來,逐漸的包圍住小妾和巴巴蒂克教諭。

「終於等到了這一天……」教諭緊握著胸前的項鍊,小小聲的呢喃著。

眨眼間,世界一片明亮。


「嗯?好熱!這種皮膚要被灼傷的感覺……外界?」保持摸書狀態的小妾張開眼睛,立刻發現自己身處於城
市裡,三角磚瓦屋頂的石屋,乾燥的紅砂土通道,以及從後背而來的鹹味海風,這裡應該和加城一樣,是鄰近海邊的島嶼。

不過比起觀察地形,小妾慌忙的打起紫黑色球陽傘,飛快擋住肌膚的部分。

「呼,方才一照,不知道累積多少黑色素,真羨慕白精靈不會曬黑……教諭?」四處找尋,只有少許人類走動,他們用懷疑的目光盯著小妾,

然而,並沒有看到巴巴蒂克教諭,

「糟糕,走散了嗎?話說,周遭都是人類?皇姐為何會在這種地方。」

「媽媽,為什麼那個奴隸穿的衣服比我們高檔呢?」

「真是的,要炫富還炫到奴隸上頭?別看別看,課要遲到了喔。」

「奴隸的意思,似乎就是人類的『僕從』,妾身曾在書上看過,不過……在哪呢?沒見到穿著侍女裝的人類呀。」

「嗷嗷。(我覺得她們在說妳……)」

「總之,先找到教諭要緊,小狗兒,汝來帶路。」

「嗷嗷!(意思是要靠我的嗅覺?但我又不是真的狗……總之,先往人多的地方帶吧。)」

我跳了下來,憑著對城市的經驗,觀察人群行進方向、走過大街,來到類似市場的地方,帆布雨棚建成的攤位遍布廣場,即使是雙層的石瓦樓房前,也擺著各式各樣的地攤。

「如此廣闊繁榮,滿是客人,好厲害呀!」小妾拿起了攤販車上的柳丁,放到鼻子前嗅了嗅。

「這是……某種果子嗎?」

「喂妳!別隨便亂碰啊!」

「店主,這是何種植物的果子呢?」

「啊!連柳橙都不知道嗎?妳究竟是哪來的奴……」老闆上下瀏覽了小妾一遍,不太高興的眼神瞬間變得恭
敬了起來。

「嘿嘿,大小姐,這是熱帶水果柳橙啦,我特地從船程兩天之島帶回來,保證好吃!」

「呼嗯,那妾身要了,還有這個紅橙色橢圓的,啊,這個比手掌大的軟尖刺果實也要!」

「好好的!柳橙、芒果、火龍果是吧,一共是五百兩十塊啦!」

「嗷?(五百兩十塊?看板上明明寫一斤十塊、三十五、四十九的啊,各買一顆哪會超過一百五十啊!)」

「五百二十塊?並非借據,而是人類獨有的機制嗎?嗯……」

「大小姐,該不會不知道『錢』吧?」老闆從布袋裡掏了一把銅幣,展示在小妾面前,接著說:「得先要有
錢才能買東西喔!」

「要先有這個圓圓的小餅,才可以交換嗎?」

「也不是交換啦,就是……啊,交換也可以喔!要是大小姐手中友什麼值錢的東西,可以拿出來跟我換喔!」

「值錢?換言之,是有價之物嗎?那這個玉鐲如何?」小妾抖了抖多層次的裙襬,小瓶子、碎寶石、手娟什
麼的滑到腳邊(異次元口袋?)。

然後,她從紗裙口袋拿出一個明顯比小妾手腕還小的玉鐲,潔白雪亮,還帶了一點翠綠色的琉光,看上去相當高檔。

「此乃妾身兒時之物,如今戴不下來,給您的子女頗為得宜。」

「咦咦!?這麼高檔的東西,要拿來換水果嗎!」

「價值過高嗎?那……」

「不是啦,咱小時候很高級啦,現在大概就能換一袋水果吧。」

「如此正好,妾身就──啊、小狗兒?」我高高躍起,叼走了她手上的玉佩。

「嗷!」

「也對,妾並非來採買存糧,一袋確實過多,嗚,還是先找到教諭妥當,抱歉,老闆,妾身晚點再過來。」

「嘖!臭狗,怎麼不掉到海裡被鯊魚吃掉啊。」

「嗷嚕嚕嚕。(不不不,是你太貪心吧!)」

「嗯?老闆,那邊有一群人圍著看,平常也是如此?」

「誰知道,你自己過去看看不就得了。」知道沒有利益,老闆揮揮手趕走我們。

「希望不是教諭引起了騷動。」小妾抱起叼著手鐲的我,往人群的方向跑去。

「讓讓,請讓讓!」雖然沒有人搭理小妾,可是過度膨高的裙襬自動的頂開了人群,是禮服的意外功用。

人群的中間,一個年約十歲左右,穿著破爛上衣褲,黝黑皮膚的女子跪在地上,雙手雙腳都戴上了石磨的手銬腳鐐,被鎖在雨棚立柱的一端,黑褐色的短髮凌亂不已,跟戲劇裡描繪的奴隸一模一樣,可最引人注目的,是她尖長的耳朵。

「暗精靈?那身裝扮,難道說……」當小妾對眼前的景象感到難以置信時,身旁人類的竊竊私語傳入了耳裡。

「黑髮褐膚的精靈耶,我還以為那些傢伙只有金髮碧眼的樣子。」

「也太瘦小了吧,不知道她的主人有沒有好好給她吃飯。」

「不過,她果然也跟其他精靈一樣漂亮,啊~要是我也有錢買奴隸就好了。」

「奴隸?汝說奴隸!」

「是、是啊?幹嘛?」本來還沉浸在幻想中的婦人,被小妾突然其來的怒吼嚇到。

「汝等是如此對待僕從的?沒有正式衣裝、沒有讓其保持清潔、甚至還綁在大街上曝曬!」

「不就是嘛,叫什麼叫啊!不過是主人善良了一點,就以為自己是個人了?啊!」

婦人生氣的指罵小妾,不過她並不在意,反而用陽傘遮掩住奴隸。

「到底是誰做的,抓住汝的傢伙是誰!」

「……」被拴住的女孩害怕的顫抖肩膀,充滿恐懼看著小妾。

「沒事的,妾身會幫助汝,所以──」

「喂!不准碰我的奴隸!」一雙肥厚的大手伸了過來,就是往小妾的肩膀上推,要是沒有我及時出手(前腳)緩衝,小妾可能不只是往後退幾步能了事。

「啊?什麼嘛,奴隸之間的交流?真可笑。」

「汝是在侮辱妾身嗎!」球陽傘陰影下,小妾的眉間浮出了青筋。

「哈,真有意思,雖然不知道妳的主人對妳有多好,但妳她媽的就是奴隸!連魔杖都沒有,連狗都不如,小、寵、物。」

他大聲辱罵的同時,周遭圍觀的人群也跟著哄堂大笑,就好像小妾做了什麼嘩眾取寵表演,其中,穿著高檔洋服的男孩跳了出來,面帶嘲諷的指著小妾。

「就摸摸自己的脖子,承認如何?小寵物!」

「脖子?妾身的脖子又如何──咦?」她放下我,指尖觸碰到喉頭,那股感觸,讓她的話瞬間梗塞,小妾無數次的用手指確認了,有個不該存在的項圈套在自己脖子上。

「哈哈哈哈哈!表情真棒,奴隸妹妹。」

「……不管這東西為何在妾身脖子上,妾身並不是奴隸,請汝訂正!」

「要訂正什麼?妳就是個奴隸啊!還想跟我新買來的小奴隸玩不是嗎?哈哈哈哈!」

「『寵物、寵物、寵物~!』」

人們團結的歌唱著,卻是如此噁心難耐,充滿惡意的歌聲環繞四面八方,我能感受到小妾發抖的柔弱,在一瞬間憤怒的繃緊。

「給妾身現行,魔典!」

黑暗無光的蟲洞在小妾的掌心上方浮現,紫黑霧從虛空裡發散,紫色魔藤鑽出來,包覆成漆黑的長方盒,「唰!」的一聲,原本蟲洞的位置替換成了一本精緻的書本,擅自漂浮而且打開到一半。

但面對如此異樣的景色,人們卻沒注意到危險,彷彿只有小妾能看到似的。

「讓妾身找找逞治嘴賤的詛咒。」

「嗷、嗷嗷!(小、小妾?!在怎麼說這裡都是人類的世界啊!就算有惡魔的力量……)」

「小妮子,妳到底在幹嘛?裝神弄鬼?」

「呼嗯,這個不賴,妾身賜予汝等詛咒,吐露穢語者,吞將妄言化做污穢──嗚嗚?!」小妾極其認真的唱著詛咒之詩,正要完成的一刻,突然被身後襲來的一雙纖手掩住嘴巴。

「呀~抱歉呀大家,佳的僕從稍微激動了,請多多包涵。」

「啊?是妳的奴隸嗎?」掩住小妾嘴的,是一個高挑的人類女子,及肩紫黑色的長髮短俏,帶了點微捲,小麥色的肌膚健康而漂亮,極其貌美的臉龐幾乎會讓初次見面的男人震懾住,包括我。

「不不,吾等的國度裡不說奴隸,稱之為侍女。」

「啊啊,難怪,但這裡可不是妳的國家啊,大小姐。」

「知道知道~佳會管好她的,再見嘍。」女人強行拖著小妾走,惹得她拼命反抗。

「小妹妹,冷靜冷靜~佳不是壞人呀,唉沒辦法,佳賜予汝詛咒,亢奮者啊,靜下氣,讓佳引導汝行動。」

「詛、詛咒?!」身體突如其來失去力量,彷彿是被抽乾了空氣的氣球,小妾只能任由女人帶離現場。

好不容易到了一旁的巷子,女人這才鬆開手,可中了詛咒的小妾只能站好,動彈不得。

「呀,千鈞一髮呢,汝居然想在大庭廣眾之下用詛咒?」

「妾身賜予詛咒,驅使胴體在任何狀況下正常運作。」

「唉呀,連解咒都會,汝難道是騎士一類?」

「……這是妾身要說的,汝是何人?為何能驅使詛咒!」

「啊哈哈~汝不認識佳嗎,佳還以為自己算得上有人氣呢,算了吧。」女人邊尷尬的笑著,雙手拉了好幾下自己的耳朵,耳中突然像是吹糖似的拉長,變回了尖長的模樣,耳尖還調皮地跳動了一下。

「咦?汝、汝汝汝汝!」

「是,佳乃汝之同族,妮茉.亞亞」

「妮茉……公主?」

訝異之餘,小妾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子,髮色確實是暗精靈特有的紫黑、肌膚因為日曬而變成了小麥色,五官像極了自己長大後的樣子,身上的湛藍無袖晚禮服簡巧精美,七分的三層裙襬比自己的七層紗裙更適合行走,而且也同樣是夜蠶絲編織來的一級品,能穿著此娟編成的禮服,也只有王族而已了。

當然,與自己不相像之處當然也存在,比方說,必須抬頭才能仰望的高挑,以及和晚禮服包不住、擠出側乳的甜麥糖酥胸。

「啊呀,果然報上名字還是太張揚了嗎,哈哈哈,別怕別怕,在杜法露特之外的地方,把佳當成充滿朝氣的大姐姐就好。」

「怎能如此隨意……」

「佳說可就可!難道要佳用長公主的名義命令才得以?」

「妾身明白。」對方是自己的長姐,沒辦法反抗的小妾低下頭,無言的咋舌。

「不過說也奇怪,汝身上的禮服,是王族的吧?究竟是從哪得來的呢?而且還戴著項圈,汝該不會是……」

「糟、糟糕,應該要換套衣服的!那、那個,妾身──」

「母皇的親戚吧!嗯嗯,聽說母皇的姐姐因為爭位失敗,就搬離了杜法露特,母皇也為此耿耿於懷,這麼說,汝是佳的表妹耶!」

「額……就、就是如此,您真是敏銳,皇姐。」

「佳猜的正確?太好了,母皇常說佳愚鈍,幸好這次不是會錯意,可既然如此,為何會有項圈?」

「這是,對了,此乃潛入用的偽裝。」

「偽裝嗎?但方才被說是奴隸,貌似相當生氣的樣子?」

「那是……對方的口調令妾身十分不快。」

「啊,原來如此,畢竟是那種傢伙呀,不舒服很正常。」

「皇姐認識他嗎?」

「嗯,佳這次就是為了抓住他而來,那傢伙並非奴隸之主,而是販奴之人。」

「皇姐在追查販奴一事?」

「是的,啊,他要移動了,邊走邊說吧,對了,還未請教汝的姓名。」

「妾身紗雪,請多指教。」

「雪,是嗎,對暗精靈來說,真是諷刺的名字,不過,汝畢竟是在外界生活,又不經日曬的樣子,確如白雪一般純潔,相當適合汝。」妮茉公主說著,拉起了紗雪的手,像是癡漢揉啊揉的。

結果還是知道了她的名字,本來想親口問出來的。

「那個,皇姐……」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暗精靈保有雪亮肌膚,僅限成年之前,而佳也早早曬成了如此肌色,雪妹,防曬保養,肯定下了不少功夫吧。」拉起紗雪,兩人邊小小聲的聊天,邊跟蹤販奴者。



…………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