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 86 章 三人發言

空澗飛湍 | 2021-10-06 08:10:01 | 巴幣 28 | 人氣 69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一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新生試煉第一、二、三、四名的學生獲得的獎金分別是一千、八百、六百、四百魔石,而第五到第十名學生的獎金則是一人兩百魔石。

頒發獎金、發表感言,從第十名開始。
台上憑空出現了十張椅子。
簡編:「第十名,葛文學校的保羅同學,請上台。有請白校長頒獎」

因為汛壘事件,葛文學校的學生們還在尷尬、僵硬中。雖然前一日葛文學校聚餐時,預先替他們打了些預防針,但是聽到自己學校的教授設計謀殺學生,還是讓人有些難以接受,而在七校聚會時聽到,更是讓人汗顏無地。

此時,聽見叫到第十名的學生保羅,葛文的學生們精神總算振奮了些。
葛文學校的學生們用力鼓起掌來。
其它六校的學生們雖然沒有那麼熱烈,但是也跟著鼓掌。冷雲不是說了嗎?汛壘事件與葛文學校無關。而對於其中分屬白翼、卡加索、娜雅三校的杜眠、威廉、艾琳娜來說,保羅更是他們共患難的隊友。
也有學生小聲耳語。

「保羅我遇到過,戰力不錯。」
「聽說他們那一組有走到第五區,雖然只待了幾天就回了第四區。」
「還好他們提早回了第四區。二十三日第六區的魔獸衝出來時,第五區太危險了。」
「我記得,總砂礫數,原本保羅好像沒有前十。」
「印象中,好像他總砂礫數排第十一。是砂礫排列的魔法加成較大,所以擠掉波文,進了前十。」
「前十中,葛文學校的學生好像只有保羅一個?」
「嗯,紫星佔了三個名額,卡加索兩個。其它五間學校各一個。」

保羅走上發言台。
白翼校長白翔也回到台上。
掌聲中,白翔將一個外型精美、光芒閃爍的盒子交給保羅。盒中是獎金兩百魔石。
保羅接過盒子,鞠了一躬:「謝謝。」
簡編和藹微笑:「請保羅同學向大家講幾句話。」

保羅朗聲:「感謝葛文學校教授們的教導。感謝與我同組的杜眠、威廉、艾琳娜三位夥伴。」
又是一陣掌聲。
保羅續道:「我的表現歸功於學校,而我在賽場中取得的成果則得力於三位夥伴的幫助。我的能力未必優於在座各位。能得第十名,是我的幸運。」
「謝謝大家!」保羅向台下一鞠躬,結束了發言。

簡編和藹:「謝謝保羅同學。」
暖漾引保羅在台上最右邊的椅子坐了。
簡編:「第九名,娜雅學校的提姆同學,請上台。」

娜雅學校六名學生熱烈鼓掌。傷勢還未痊癒的周貝媛則顯得有些陰鬱。她本是娜雅這屆學生中實力最強的,但因為被燿凌直接搶了縮小袋、打出場去,所以根本交不出作品。而提姆卻成了娜雅學校唯一一個前十的學生。
其它六所學校的學生也鼓起掌來,特別是雲曦秋、萊麗雅、普勤、迪克四人,燿凌和雁寒也給面子地多給了些掌聲。

「我認識提姆,沒想到他這麼棒!試煉學生中第九名耶!」
「提姆也是娜雅學校唯一一個前十的學生喔。」
「啊?不是說娜雅學校有個叫周貝媛的學生有五級精神力,很厲害的嗎?」
「你這一提,我也奇怪了。展覽廳中,好像沒看見周貝媛的作品。」

「這個我知道!周貝媛離開賽場時,身受重傷,一顆砂礫也沒有。她是被打出賽場的!」
「哇!大消息,太勁爆了!周貝媛被人搶光砂礫、打出了賽場!但是她那麼厲害,是誰能把她打成重傷,轟出賽場呀?」
「聽說,是燿凌打的。」
「噗!那我不驚訝了。惹誰不好,誰讓她去惹變態妖孽了!」

「我告訴你們,卡加索的考布也是被搶光砂礫、打成重傷,丟出賽場的。」
「哇塞!這又是誰幹的?難怪也沒看見考布的作品。」
「考布是被雁寒打的。」
「又是一個活膩的!」

「話說,燿凌、雁寒和考布、周貝媛不都是五級精神力的嗎?怎麼差距這麼大呀?」
「不知道耶,元素親和力有差吧?大概還有對魔法的悟性、學習的毅力、臨敵的機變等有影響?」
「倒是,周貝媛、考布是怎麼得罪燿凌、雁寒的?」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問了原本和周貝媛、考布同組的賈釵,她沒說。」

「我倒是知道,是向波文問到的。周貝媛、考布偷襲雁寒養的狼。雁寒本來要殺了他們,是雲曦秋幫著求情,雁寒、燿凌才同意饒他們一命,改讓他們立下終極魔法誓言。……」
「周貝媛、考布為什麼去偷襲雁寒養的狼呀?那匹狼我見過,還從牠旁邊走過,不會攻擊人啊。」
「聽說是因為周貝媛、考布被困在第五區的大陣之中,沒東西吃。……細節我也不太清楚。」
「嘖嘖嘖,秘辛啊!」

掌聲與交談聲中,提姆走上了發言台。
白翔同樣將一個外型精美、光芒閃爍、裝著兩百魔石的盒子交給提姆。
提姆接過盒子,也是鞠了一躬:「謝謝。」
簡編和藹微笑:「請提姆同學向大家講幾句話。」

提姆有些拘束,但仍朗聲道:「謝謝娜雅學校的教授們,特別是謝謝黛珍教授的教導,讓我擁有現在的魔法能力。」
掌聲中,黛珍綻放一個大大的笑容。另外幾名娜雅教授們也微笑點頭。
提姆續道:「感謝我們小隊的隊長雲曦秋!隊長一直很照顧我們。如果不是他的帶領與幫助,我不可能走到第五區。謝謝萊麗雅,她是試煉中和我同行最久的隊友,也給了我很多幫助,是個聰慧細心的好夥伴。」

看了看台下雲曦秋、萊麗雅的笑臉,提姆笑道:「謝謝燿凌和雁寒帶我們從困陣中出來。謝謝普勤的帶路,讓我和萊麗雅可以安全地走在第五區,以及意外事件後,帶我們一路從第五區逃下山。謝謝迪克幫我們嚇走兩次第六區的強大魔獸,並在無法嚇魔獸時,來與我們並肩作戰。」
台下燿凌淺笑,雁寒也友善地笑了。普勤笑得有些靦腆,但很是歡喜。迪克則笑嘻嘻地向提姆大力揮手。

提姆續道:「很高興在這次試煉能認識這許多優秀的同學。很感謝大家的幫助。如果不是大家,我不會有這個成績。最後,特別開心的是,交到了幾個好朋友!」
「謝謝大家!」提姆向台下一鞠躬。
簡編和藹:「謝謝提姆同學。」
暖漾引提姆在最左邊的椅子坐了。提姆和保羅遠遠地互相笑著點了下頭。

簡編:「第八名,銀月學校的萊麗雅同學,請上台。」
掌聲再度響起,這次自然以銀月學校的學生最為熱烈。當然,台下的雲曦秋、普勤、迪克和台上的提姆也特別賣力鼓掌。燿凌和雁寒亦是多給了些掌聲。

「我記得萊麗雅是和雲曦秋、提姆一組的。他們三人都有進前十,真厲害!」
「萊麗雅離開賽場時,是和提姆、普勤、迪克在一起。這四人也都有進前十,實在太強了!」
「這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或者「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還是協力合作的結果?」
「不知道耶。看看他們組員間的差距,以及他們和別組中實力和他們接近的同學的砂礫數比較?」

「咦,忽然注意到,萊麗雅是前十中唯一一個女生耶!」
「魔法學校中,女生原本就比男生少些。可能因為新生試煉通常需要戰鬥,所以女生參加試煉的比例又比男生少些。在試煉學生之中,女生本來就佔不到三成。」
「這屆本來是可能有兩個女生進前十,只是剛好周貝媛被打出去了。所以只剩萊麗雅一人。」

「倒是聽說,銀月學校這屆學生中,萊麗雅和白霜實力差距不大。但是,萊麗雅第九、白霜第十五,總分則相差了三分之一。除了判斷、應變,可能也有些運氣成份在?」
「或許吧。不過不管怎樣,都比我強。」

萊麗雅在掌聲中走上發言台。
白翔將同樣裝著獎金的盒子交給萊麗雅。
萊麗雅接過盒子,鞠躬:「謝謝。」
簡編和藹:「請萊麗雅同學向大家講幾句話。」他笑得嘴巴有些僵了。

萊麗雅:「謝謝銀月教授們的教導。謝謝隊長雲曦秋的帶領與照顧。謝謝燿凌和雁寒帶我們出困陣。謝謝提姆、普勤和迪克三位夥伴。」
一陣掌聲。
萊麗雅有些懊惱地說:「我和提姆是同一組的,剛才提姆把很多我的台詞都說了。」
台下響起笑聲。

「你們一組的,還有人沒上台。他們比妳慘!」
「是呀,萊麗雅,知足吧!」
迪克喊道:「萊麗雅,妳講我的台詞吧!我的台詞借妳!」
台下笑聲更響了。

「講迪克的台詞吧!」
「把迪克的話說完,讓迪克無話可說!」
萊麗雅連忙搖頭,笑道:「我才不講迪克的台詞,我又不欠揍!」
台下笑成一片。

「我保證迪克不會揍妳!」
「萊麗雅不是怕被迪克揍,是怕迪克的台詞太過找死。說他的台詞的人會被別人揍!」
「精闢!你不知道,三月四日晚上在餐館,我看見,迪克去惹燿凌了!差點被抓出去打。」
「哈哈哈哈!怎麼是「差點」呢?把「差點」這兩個字去掉多好?」

萊麗雅笑道:「我講賽場中的兩段細節吧。」
「好耶,聽細節!」
「有八卦更好!」

萊麗雅收斂笑容,認真起來:「在試煉的大半時間中,雲曦秋、提姆和我三人組成了一個小隊。雲曦秋是我們的隊長,能力很強、為人很好,對提姆和我非常照顧。提姆平和善良,做事負責盡心,是很好的夥伴。」
台上的提姆、還在台下的雲曦秋都露出溫暖的笑容。

萊麗雅:「如同提姆所說,賽場第五區很難。若非隊長雲曦秋的帶領,我們到不了第五區。在第五區中,我們也遇到過困難。其中最大的困難,是被困在一座困陣之中。」
台下不少學生沒有走到第五區,此時好奇地豎耳傾聽。而一些到過第五區,深感這區的挑戰佈置艱困殘酷的學生們,則是連連點頭。

萊麗雅續道:「那座大陣只困人,本身沒有傷害性,但是陣中沒有食物。所以,走入陣中的學生,需要在食物耗盡、餓昏餓死之前走出陣去,不然,就得發離場訊息,請教授來帶出賽場。當時,困在陣中的,包含雲曦秋隊長、提姆和我這組,一共有三組人。其中,學習過陣法的同學們聚在一起研究如何出陣。」
賈釵、萬芷寧、周貝媛、考布等人微微變了臉色。

萊麗雅:「我們這組三人在陣中困了一天,食物雖然省著吃,但是也快吃完了。我們相信可以堅持到出陣,不過還是有些擔心。另外,有一組人則是被困了兩天。這時,燿凌、雁寒和普勤帶著小灰來了。喔,對了,小灰是雁寒的狼。」
台下部份學生興奮了,是那段秘辛嗎?

萊麗雅續道:「被困了兩天的那組人之中,有兩人為了怕「沒有食物,無法堅持到走出大陣,需要提前離場」,因此,趁著燿凌、雁寒在四處觀察、研究陣法時,偷襲小灰。幸好,小灰身上穿著防護衣,擋住了攻擊。」
台下響起小聲驚呼。

「啊!」
「原來是這麼回事!」
「趁燿凌、雁寒不注意時,偷襲雁寒的狼?」
「還好狼有穿防護衣。」
「他們怎麼想到要幫狼穿防護衣的呀?真有先見之明。」
雁寒感激地看向燿凌。
燿凌微笑著向雁寒輕輕搖頭。

萊麗雅:「燿凌、雁寒懲治了這兩人。說實話,我對他們做的懲治相當贊成。三個半小時後,燿凌、雁寒找到了出陣的方法,並好意地邀我們這組三人與他們一起出陣。同行時,燿凌三人還讓我們知道,只需要用手招,砂礫就會飛過來。」
台下議論聲大起。

「什麼!?「用手招,砂礫就會飛過來!」我蹲著撿了二十幾天砂礫!」
「想我當時天天挖土!」
「學校怎麼不告訴我們啊?」
「難道這是考驗,學校希望我們自己發現?」

「怎麼就沒讓我遇到燿凌、雁寒他們呢?」
「我也想跟他們同行!」
「萊麗雅,我嫉妒妳!」

「不用太嫉妒,萊麗雅他們也是蹲著撿,直到第五區才知道這個方法。你想想啊,雲曦秋也和我們一樣蹲在地上撿了那麼久,心情是不是變好了?」
「……是耶!」
不遠處的雲曦秋:「……。」

哀怨聲漸漸低了,萊麗雅續道:「燿凌、雁寒、普勤分享了豐富的食物給我們,是香噴噴的烤肉。並且,只用了三個多小時,就帶我們走出那座困陣。以上,是我想分享的第一段故事。」
「別人困了一兩天,還出不去。他們只用三個半小時就找到出陣的方法。變態就是變態!」

「烤肉耶!想當時我在賽場中啃了多少天乾糧……。」
「香噴噴的烤肉!莫非像袁巧的《香甜烤魚》一樣好吃?」
「燿凌他們有豐富的食物,莫非是早有準備?」

「考布、周貝媛他們真是……。如果他們沒惹燿凌、雁寒,說不定燿凌、雁寒也願意帶他們一起出去。而且人家食物多的是!根本不介意請人吃一餐。」

「第二段故事是什麼?」
萊麗雅:「時間有限,我長話短說。出陣幾天後,隊長帶著提姆和我來到第六區。第六區的魔獸非常強大,我和提姆實力不足,無法繼續跟著隊長在第六區走。本想我和提姆退回第五區,但是第五區的陣法也難,沒有隊長帶著我們,我們可能會誤踩殺陣。」
聞言,紫星明深有所感。

萊麗雅續道:「當時是試煉第十九天,提姆和我原本打算直接離場,這樣我們不會有危險,也不會拖累隊長。但是,隊長為了讓我們有更好的成績,堅持帶著我們回到第五區,並且嘗試繪製地圖,標示出危險區域,好讓提姆和我可以在沒有隊長帶領的情況下,安全在第五區行走。」
台下再度驚呼。

「哇!」
「這麼好的隊長!請給我來一打。」
「我也想要個這樣的隊長!」
「雲曦秋向來是這麼好的人。」

「萊麗雅和提姆原本在試煉第十九天就打算離場,還真捨得!」
「比起蒐集砂礫,當然還是命更重要。」
「問題是,雲曦秋願意護著他們。他們卻不願為了自己蒐集砂礫拖著雲曦秋,這就難得了。」
「我猜,當隊長的,也都想要這樣的隊員。」
「這三人不只隊長好,隊員也很好!」

萊麗雅:「幸運的是,隔天我們遇到了普勤,普勤帶著燿凌給他的地圖。隊長終於放心回第六區,讓提姆和我跟著普勤走。普勤也是非常誠懇盡責的好夥伴,帶著我們在第五區行走,結界破裂、天搖地動時,又第一時間帶我們逃下山。逃到第四區時,我們三人遇到迪克。迪克是個有趣且很講義氣的傢伙,如同提姆所說,我們又受到了迪克的幫助。」

「萊麗雅的運氣真不錯!」
「是呀,受到好多幫助。」
「如果我像她運氣這麼好,會不會我也能前十?」

「若換作是你遇到這些人,他們未必願意幫你。」
「為什麼?」
「換作你是萊麗雅,在試煉第十九天時,你會選擇發離場訊息離開賽區嗎?」
「這……。」
「而且她本身實力也不錯。不然,雲曦秋、提姆、普勤等人也未必願意跟她組隊。」

萊麗雅笑道:「兩段故事分享完了,時間也用完了。遇到迪克後的故事,就留給迪克說囉。」
迪克喊道:「我的時間也可以借妳!」
萊麗雅向迪克笑道:「你想藉機偷懶?沒門!」

又轉向眾人道:「感謝所有幫助過我的人。如果不是這些幫助,我不會有這個成績。很高興在試煉中認識多位優秀的同學。很高興交了幾個好朋友。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