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行者尼爾】139.冰魔鬥士、雷魔鬥士

意人子 | 2021-10-06 03:58:06 | 巴幣 0 | 人氣 39

  而另一邊,冰鬥士正剛好趕到了研究室附近,只要再一個拐角馬上就可以遙遙望到研究室內的情況。

  就在此時,冰鬥士立刻驚覺到了什麼似的,立刻將身形向後抽退回了數十公尺,並且同時趨動了帝紋體內的魔力,將自己附近40公尺的地面全部冰凍!

  常理來講,當整個戰場對自己不利的時候,應該是要考慮如何安全的逃脫戰場才對,但澤金帝國的鬥士卻不是這麼思考的。

  澤金帝國在訓練自己國家的鬥士時,從小就灌輸了"退後就是死"的觀念,再加上帝國主義行之有年,因此幾乎所有的鬥士全部都視死如歸,因此在他們的觀念中,"進攻就是最好的防禦"這一觀念根深蒂固,也因此沒有逃跑的念頭。

  這位冰鬥士雖然也是一名合格的"魔鬥士"位階的鬥士,但他那靈活的頭腦讓他不會盲從帝國主義,反而是依照自己敏銳的戰鬥直覺察覺了周圍的殺氣,因此急忙地抽離了身形開始警戒著。

  (嗚哇....這傢伙好敏銳啊)

  羅夫用著意識溝通讚嘆著眼前這位冰鬥士。而冰鬥士則是透過長年累積下來的戰鬥經驗,而從直覺中感受到了敵人的殺氣。

  "你們是誰!"

  面對敵人的隱身能力冰鬥士雖然起初是震驚了一下,但很快就鎮定了下來,並用世界語發出試探性的質問。

  (閃光彈和手榴彈的突襲看來會被對方看破,羅夫,這邊就要靠你了!)

  立虎對著羅夫說著,羅夫聽到便馬上點了點頭。

  接著羅夫立刻就從魔晶手套抽出了大量的冰屬性魔力,接著"寒冰領結"內的六方金剛石迅速的吸入這些魔力,同時羅夫的隱身也被解除了。

  同為冰屬性的帝國魔鬥士,馬上就察覺到了羅夫正在凝聚的魔力,一個甩手就將體內帝紋體的魔力釋放,十根有如高樓牆柱般的"冰之擎天柱"立刻抽乾附近空氣中所有水氣與雜質凝結成型,並且朝向羅夫的方向扔了過去!

  "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

  十根冰之擎天柱如數撞在了一道看不見的透明牆上應聲碎裂,而擋下此擊的正是最耐瞬間衝擊的"石墨烯之牆"!

  立虎的石墨烯之牆也早已練到隨心所欲能瞬間發動了,只是由於立虎使用的是自己的魔力,除了發動速度較快一些之外,立虎的光隱身並沒有被解除掉,而只有魔力遮蔽被解除掉,只是目前沒有任何人能應到土屬性的魔力!

  就在冰鬥士看到所有擎天柱碎裂而大大吃驚之際,冰鬥士頭頂上的空間已經佈滿寒氣並且開始下起了大雨來了!

  "淅瀝~淅瀝~"

  "哼!同樣是冰屬性魔力的使用者,你以為這種連冰雹都結不起來的寒氣雨能對我造成傷害嗎!?"

  冰鬥士感受到頭頂上即將到來的淋頭大雨完全是由冰屬性魔力所構成的,也因此完全無所畏懼,便隨口的嗆了一句話。

  冰鬥士擺開架勢,將帝紋體內冰屬性的魔力釋放至體表並控制在體表,一瞬之間冰鬥士的身體變得如同水晶一般晶瑩剔透,而這正是被稱為"冰晶之體"的帝紋體術!

  這個冰晶之體在帝國體術之中,其抗衝擊的防禦力雖然不是最高,但其最強悍之處則是在對抗溫度變化系列的攻擊,即冰系與火系的攻擊時,能擁有最強大的防禦力!

  "淅瀝~淅瀝~滋~滋~滋~滋~滋~~~"

  而羅夫的"寒氣雨"奇怪的地方是,落在地上時竟然會產生極大的煙霧並且帶著滾燙的滋滋作響聲。

  正當冰鬥士發現到這個"寒氣雨"奇怪的地方時,才發現到自己的"冰晶之體"竟然也開始僵硬甚至影響到了自己的動作!

  "這....!!!"

  冰鬥士一發現到自己的動作變得遲緩僵硬時,馬上轉身朝向後方奔跑起來試圖逃離這片"寒氣雨"的範圍,但羅夫在一開始施放魔法時,抽出的魔力量早已足夠佈滿冰鬥士為中心半徑200公尺範圍了!

  結果冰鬥士才移動了莫約100公尺,就完整的被凍結在地無法再有任何行動,而這種接近"絕對零度"的寒氣,甚至連冰屬性的鬥士都無法抵禦!

  (缺乏物理知識真是可怕啊,竟然可以把"液氮雨"誤解為"寒氣雨",況且這邊空氣中的水氣根本也不足以下起這麼大量的雨呀....真傻,如果說是"過冷雨"那倒還是有一些可取,雖然仍然是誤謬的....)

  尼爾的調侃從三寶的後方一段距離傳來,而尼爾正在朝向三寶緩緩走來,而其背後不遠處正是那位半龍人少女,里特則是伴隨在尼爾身邊一齊走來。

  尼爾臨時製作了一個帶有輪子的床,將治療完畢的半龍人少女放在了這個床上,並且用瑪那絲線在身後拉著。

  (這個冰鬥士還有一點生命跡象喔!)

  希妮說明著自己感應到的生命力。

  (真不愧是冰屬性的鬥士,在絕對零度的狀態下竟然還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羅夫又再次讚嘆道。

  (如果在一般的情況下,還真是不願意遇到這樣強悍的鬥士!)

  立虎也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尼爾聽著大家的想法,感受著小隊成員的成長過程,心裡也是非常欣慰。看來擊殺六位研究員對他們的心理負擔並沒有太大。

  (把這個冰鬥士帶著,我們去跟雅柳姐姐會合吧!)

  尼爾說完,便也開始向前探出了瑪那絲線,三寶則是同時點了點頭,一同緩步向前靠近冰鬥士。

  照慣例,尼爾將冰鬥士的神經切斷,並且使用瑪那絲線入侵了他的帝紋體把儲存的魔力抽乾,而立虎則是製作了一個跟尼爾有點相似的輪床,將整個凍結住的冰鬥士放在了上面,打包帶走!

  回到正在接近雅柳的雷鬥士這邊....

  "喀....喀啦...."

  雷鬥士才剛拐了個彎來到未狂戰化的實驗體與狂戰士監禁區的河流交界處,除了看著眼前偶爾會有碎石從不穩定的洞窟頂端掉落之外,還可以嗅到空氣中的血腥味,以及雷電過後那種特有的熟悉金屬味。

  種種的跡象讓雷鬥士知道這個地方才剛經過一場極為激烈的戰鬥,但現場卻看不見任何屍體!

  此時雷鬥士沒有任何遲疑的,馬上掏出了一個像是羅盤的東西,而這正是雷鬥士的傳家寶之一的"天羅地網"!

  雷鬥士名為切爾今年20歲,所屬為澤金帝國的雷之一族,而他則是雷之一族當前族長的次子,其氏族之族長在澤金帝國之中則是十大天柱之一的雷之柱將,因此算是帝國內最為龐大的雷元素氏族。

  切爾手中的"天羅地網",其實就是一種內含魔法術式的魔具,只要灌入雷屬性的魔力,即可立刻使用"天羅地網"的魔法。

  當然,此種魔具的價值必然是相當昂貴的,但雷之一族的財力尚且負擔得起,因此切爾的父親就將這個魔具送給他當做了他的成年之禮。

  但沒想到的是,莫約就在兩年前,切爾因為其個性紈絝,間接得罪了神聖一族的族長,因此才會被派遣到這個鳥不生蛋的狂戰士實驗室,而在這個地方同時也因為他是個菜鳥,所以凡事都會被先叫去做,也因此他才沒機會偷懶,而是真的有在看守著未狂戰化的一般監禁區。

  當初,來到此處的艾德六人鬥士小隊,由於艾德是神聖一族的族長的長子,就是因為切爾遷怒於他,便為首來刁難艾德,讓他們去尋找魔蠍迷宮中的符文。

  回到切爾這邊,此時切爾迅速的將帝紋體內的魔力灌入了"天羅地網",一瞬間,魔具發出耀眼的金黃色光芒,並且發出雷電般的滋滋作響聲。

  "嗶哩嗶哩...."

  不一會兒功夫,成型的金色雷網突然向著切爾前方所有看得見的區域擴展了出去!

  地面、岩壁、洞窟頂端,一瞬間便將所有可見之處佈滿了金色雷網!

  而這個"天羅地網"正是一種"主動探察式"的魔具,其原理與"主動聲納"相似,但聲納的媒介是空氣或水或地面的波動傳遞,而"天羅地網"則是要靠自然環境中所含有的可導電物質,並且其傳導速度接近光速!

  切爾因為有猜到目前的敵人可能有某種隱身手段,因此才會動用這個魔具來進行主動式搜查!

  "嘶叱!嘶叱!嘶叱!"

  突然三聲令人詫異的砍擊聲出現在了切爾的耳畔,下一瞬間切爾還發現自己的雙手雙腳不聽使喚並且也無法轉身。

  "咚咚咚"

  接著切爾的視線一歪,雙手以及身體掉落在地上,才驚覺到自己應該是被砍了,最後才是劇烈的疼痛感襲來,而這正是雅柳的風屬性的"高周波劍"!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

  切爾哭爹喊娘的狂叫著!

  要知道的是,澤金帝國的鬥士其身體素質之強悍,雖然不及鋼鐵,但與堅石卻是有得一拼。

  在魔鬥士位階裡面,就算不特別使用體術防禦,一般刀劍也是只能砍入身體一寸以內,更別談將其斬斷。

  但雅柳的"高周波劍"卻並非一般刀劍,其鋒利程度即便是鋼鐵,也會如同紙片一般被切開!

  "嗡~滋~嗡~滋~嗡~滋~嗡~滋~"

  雅柳迅速的生成了光劍,利用光劍的高溫將切爾的四肢切面口進行燒燙止血!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切爾痛得狂叫但也只是徒勞,因為現在的他並沒有四肢,所以也只能躺在地上扭動,最後昏死了過去!

  "哼!才不會讓你這麼容易死去呢!"

  雅柳收回了光劍,騰出自己的右手施放著微弱的電流,電流如同有意識一般,自動深入了切爾的心臟部位以及腦幹部份,開始了心臟節律的按摩,以及呼吸中樞的控制。

  而雅柳之所以知道這些生理解剖構造以及腦神經學,全部都是拜與尼爾之間的"互相學習"所賜。

  回顧雅柳的整個攻擊過程,舉手投足都充滿著經驗,因此雅柳在隱去身形之後,立刻就往切爾身後的方向移動。

  而就在切爾掏出了"天羅地網"魔具的瞬間,雅柳更是理解到他可能是有錢人的公子哥,因此打算留下他一命。

  而切爾方面,則正是因為他是公子哥,所以戰鬥經驗不足,因此"天羅地網"只佈置了自己的前方,而忘記了自己的身後,因為他也沒料到這個敵人的速度竟然極快,可以繞行到他身後!

  然後雅柳之前就感應到他是雷屬性的鬥士,因此更是在不解除隱身的狀態下,使用雷鬥士所無法感應到的純風屬性"高周波劍"從後方砍擊,迅速的三刀切斷了其手腳,使其完全沒有了抵抗的機會!

  "看在你可能是一條有價值的命,所以暫時先留你一口氣"

  雅柳邊施放電流,邊對著已經失去了意識的雷鬥士喃喃自語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