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女友差點成為闇墮魔法少女 第一百一十六章

才不告訴逆雷 | 2021-10-06 00:00:08 | 巴幣 122 | 人氣 181

連載中我女友差點成為闇墮魔法少女
資料夾簡介
轉生成為勇者拯救完六次世界之後,我回到原本的世界打算和女友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才發現女友怎麼是魔法少女而且還面臨惡墮的危機!?

第一百一十六章:英雄總是較晚才到

  「該死的人類!!!!!神國──萬物主宰!」

  抱歉,近距離的攻擊我可是有絕對的自信。

  舉劍擋下異界之神的攻擊,原本看起來是正常人的手竟然在發動攻擊的瞬間變成白色的獸爪,而且無論是力道還是速度都遠在剛才的Boss之上,可以說是我人生之中看過最強大的肉體能力。
  要不是有魔力魔法和劍使之王的影響,我原本的身體大概沒辦法擋下祂的攻擊……

  但就算如此還是不禁被推飛了一段距離。

  「「永哲!」」
  「我沒事!妳們小心一點,祂強得有點莫名其妙!」

  馬上便發動反擊,再次將斬斷的概念強制賦予異界之神,但這次卻沒有那麼順利,果然神祉也很清楚這種攻擊的反制方法,實際上道理也沒有多麼複雜,也就只是將相反的概念與我賦予的概念碰撞而已。
  像是現在祂就在全身賦予了不壞的概念,我想大概是因為祂那獸化的四肢吧。

  但也不是全部都能夠擋下,顯然數量上是我略勝一籌,隨著那隻如同猛獸的右手被我斬下,祂便再次大吼著要朝我衝過來,但……

  「──!?」
  「「禁止通行。」」

  正常來說同樣的魔法是非常難以兩個人的魔力去增幅效果,除非那個魔法本來就是做來需要多人的魔力去增幅,但那是架構本身就是這麼設計的,和單人發動的魔法有非常大的不同。
  兩人現在使用的魔法名為空間牢籠,算是空間魔法之中較為常見的魔法,效果就如同名稱,將對象關閉在一個固定的座標點上,破解的方法有兩個,第一個是正規法,也就是透過魔法或者他人的幫忙去干擾施法者,魔法自然就會削弱,這時候就能夠靠較強的衝擊或者身體能力逃脫。第二個則是最簡單也最暴力的,就是靠強大的力量破壞固定住的空間魔力。

  如果只有她們其中任何一人的話,或許有很高的機率會被異界之神以第二種方式暴力破解,但兩人一起施展同樣的魔法造成的效果可不是只有1+1這麼簡單,整體的效果在我看來大概有十倍左右的增幅,那個程度就算是我也沒辦法在第一時間破解。

  能夠這樣施展魔法的人不是那種幾乎心靈相通的雙胞胎就是像這兩個伊瑤一樣了,她們實際上就是同一個人,無論是施展魔法的一些小習慣還是對於魔力的操縱都一樣,雖然在實力上還是另一個時間線的伊瑤更勝一籌,但並不造成任何影響。

  「謝啦!然後自傲的神,這可是妳看不起的人類想出來的最強劍術之一!」

  「『瞬息必斬』──」

  在我的眼中,世界彷彿停止運轉,色彩只剩下黑與白,身體能力飆升到我個人最高的境界,在這狀態下,就算是異界之神對我來說就像是小孩子一般毫無威脅可言。
  劍一出,便沒有後悔的空間,結合了所有劍術並且將其提升到最高境界的劍術。

  一劍。

  十劍。

  百劍。

  ……

  千萬?

  億?

  或許已經不是用數字能夠形容的程度了,單純在一瞬間砍出多下的劍擊對我來說並不困難,但這並不是只是超多段斬擊。

  每一次的斬擊都是經過無數次的展擊疊加,而疊加上去的斬擊從四面八方包圍住我的目標──異界之神。

  握劍的右手在途中逐漸失去該有的機能,手中的劍也在途中切換到了左手。

  痛覺早已被拋在身後。
  只為將下一劍揮出。
  極限兩個字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或許會有人認為有必要用上這種強大到會自傷肉體的招式嗎?那只是因為他們大概沒有和真正的神祉戰鬥過,一刻都不能夠鬆懈,從生命的等級上來說從一開始就不是站在同一個等級,要不是我手中有弒神,勝率絕對是0。
  至於我曾經殺過那個女神的事,也是因為當初我布了那個局布了幾十幾百年,就為了祂那一刻的鬆懈,若是正面戰鬥的話……就不一定了。


  「『亂舞之型.黃昏』」


  「咕嗚啊啊啊啊!!!!!!」

  已經多久沒有像這樣不惜傷身也要突破自己極限了,老實說如果這樣還沒辦法拖到足夠的時間我也……嗯,或許還有辦法,但也不多了。

  我之所以會選擇使用這個招式是有原因的。

  「嗚啊啊啊啊啊!!再生跟不上!?怎麼可能!!!???」

  這招就是專門用來對付像這種會高速再生的怪物,每一層攻擊都在不停地發生,就算祂的再生速度再快也沒有意義,與之同時強力的斬擊會不停地切斷祂再生出來的部位。

  這只是為了再拖一點時間,而不是殺了祂,在情報這麼少的狀況下正面對決獲勝的機率並不高,更別說是殺掉祂了。

  「永哲……看起來好痛。」

  伊瑤,應該說兩個伊瑤都趁這個機會來到我身邊,而另一個時間線的伊瑤明顯拉開了點距離,是為了顧及我女友的這個伊瑤嗎?

  「之前在別的世界的時候常常受這種程度的傷,所以其實也還好啦。」
  「……這樣會痛嗎?」

  伊瑤拿出了一瓶在HR中很常見的治療用藥水灑在我的右手上,由於魔法少女們也常常在外受傷,因此通常都會準備這類的東西,而這個藥水我覺得已經有點突破這個世界原有的科技等級了,雖然不至於灑一灑就能把斷肢接上,但是算是重傷的傷勢也能夠在一小時內痊癒。

  「會痛是會痛,但是痛覺對我來說已經習慣了。」

  我才剛這麼說,伊瑤就飄到我面前,並且向後彎起右腳,瞄準的地方……對,說白了就是我的雙腿之間。

  「等一下等一下!」
  「我想看看永哲是不是真的習慣痛覺了。」
  「先不論痛不痛!這裡有妳將來的兒子或女兒喔!?」
  「說的也是。」

  她終於要把腳給放下,另外一旁的伊瑤則是看著這一幕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開心的樣子,我覺得有點害怕。

  就在此時,咻!地一聲,再加上突破音障的爆鳴聲,我馬上就知道,真正的英雄終於是到了。

  在我們上方,一台全黑的流線型戰鬥機放慢速度飛著,而一旁看起來有個專門跳機用的艙門打開,全身上下穿著戰鬥裝甲的葉白飛了出來,我都忘了那套裝備還有飛行的能力,看來葉白已經很習慣那套裝甲了。

  她緩緩地飛到我們身邊,看了一下現在的狀況──

  「我要從哪裡開始吐槽起?先從一直在斷手斷腳然後再長出來的悲鳴女?還是為什麼會有兩個伊瑤?又或者是舉起腳看起來想要絕自己子絕自己孫的伊瑤?」


*****
沒事,我自己都覺得這章的溫度差有點大。

創作回應

雪芽
葉白表示:情況逐漸變得難以理解,某處在觀看戰鬥實況轉播的廚師也覺得認同。(誤)
2021-10-06 00:09:59
獨特
吐槽!
2021-10-06 10:00:4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