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邂逅‧分離‧蓋上-phototropism-其六

伊凡尼古拉斯 | 2021-10-05 23:12:03 | 巴幣 1112 | 人氣 71


phototropism-其六

        從雷明頓和卡莎莉娜身邊掙脫而出的蜜絲,倒豎的眉毛底下是飽含憤怒淚水的雙瞳,尾巴甩動的幅度因為快速地奔跑而變得更大;單手弩易上弦的特性在這時嶄露,奔跑不過十步左右的距離就上好箭。

        在這時的灰衣大漢也只是默默地用大槌當作支撐杖,緩步從搖搖欲墜的舞台落地,從遠處衝過來的佩洛少女手中飛出一支弩箭,只是普通的弩箭,猶豫不到一秒就用右手腕甲格擋住。

「鏘!鏘!」

        右手的腕甲被連續兩發的弩箭給打飛,灰衣大漢在一陣驚訝下終於去正視對手,確認到持續接近的佩洛少女,在一邊繞過障礙物疾馳的途中已經射出第三發,並且第四發已經上弦。

        灰衣大漢反手握著的大槌拉至身後並猛力揮出,從地上被帶起的各式殘骸和碎石在空中飛向佩洛少女。

        一腳踏上木桌殘骸準備起跳瞄準的佩洛少女在看到的同時,腳部肌肉的動作已經用力踏出,跳躍前進的身軀就快要撞上碎岩。

        在殘骸和碎石還飛舞在空中時,雷明頓已經追到蜜絲的右側,勉強自己跳起抱著蜜絲偏離這些飛行物的軌道,但還是晚了一步。

        「唔哼……雷明頓!」蜜絲原本用雙手護著頭準備迎擊,本該由自己承受的衝擊全數轉移到雷明頓身上,從自己被保護著的肢體隙縫中可以看到鮮紅的血液飄散在空中。

        在確認蜜絲沒有受傷的同時,雷明頓右前額的位置流下的鮮血順著右眼眶,沿著顴骨滴落至黑色大衣上,張大嘴無聲的衝刺就往灰衣大漢的位置衝過去,雷明頓邊把順手撿起的碎石礫拋去邊推進。

        灰衣大漢見狀也往雷明頓的方向衝去,任由大片沒有傷害的碎石礫打在自己的身上,還沒決定該怎麼應對雷明頓的時候,灰衣男子的腰側傳來了厚重的撞擊感,讓灰衣男子不由自主的止步。

        在此同時的雷明頓快速欺上前去站定,左手對準了灰衣男子的右臉頰揮去,結實的打擊感讓雷明頓確認沒有打偏,但是過硬的觸感在雷明頓心裡深處萌發了疑惑,還來不及仔細想的同時,聽到了最不應該出現的跑步聲,顯示著有兩個人正跌跌撞撞地跑向這邊。

        「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雷明頓!」筆直而來的蜜絲怒吼,隨著粗暴的擦撞聲飛高至自己身後,緊接著是向著自己背後而來的弩箭破空聲;另一方面不穩的腳步聲應該是卡莎莉娜,她不應該過來的!

        雷明頓咬緊牙根盡速把左拳揮到底,往右墊步的身軀盡全力向後扭腰蓄力,眼角看到快速飛去沒入灰衣大漢胸口的弩箭只剩箭鏃的同時,蓄積已久的右拳打進了對方的左脅下。

        灰衣大漢吃痛悶哼了一聲,但是右手揮出直接把雷明頓打飛,滾地三圈的雷明頓爬起時,左臉頰高高腫起,吐出的血塊夾雜著一顆牙齒。

        在雷明頓視線還在搖晃的同時,看到了蜜絲手握著弩箭用力戳刺進灰衣大漢的大腿,但在下一秒就看到被另一隻腳踢飛的蜜絲滾到自己身邊。

        「雷明頓,保護好大小姐!」卡莎莉娜的聲音從雷明頓後方響起,感到有三團物體飛出擊中了對方,在模糊的視線下看到了被擊中的灰衣大漢往後退了幾步,拿著大槌撐住搖晃的身軀;從開始到目前為止,僅僅過了8分鐘。


        在廣場不遠處的一棟兩層樓房的樓頂上,三位斐迪南羅德島幹員正迎著最後的餘暉看著底下的戰況。

「果然沒有基本概念還是不要勉強上戰場嗎……」
「很亂來又不要命的打法,這樣救他們回來會虧啊……」
「……真敢講,這不是ACE哥對我們的評價嗎?」

        亞納金翻著白眼看著眼前雙手交疊在胸前的亞爾比昂和亞德比,這兩個傢伙把ACE當初對他們的評價拿來調侃眼前的新手們,還在切爾諾柏格這樣開玩笑……是認為下一秒ACE會突然出現賞他們兩個大拳頭嗎?

        「……再不伸手的話,就浪費了當初的承諾了。」亞納金邊說邊做起伸展體操,似乎就等達成共識的一刻就出動。

        「別急別急,身為調查小隊要沉得住氣;對手還沒亮出底牌,也還不知道隕星小隊遇到了什麼,或許這傢伙就是墊後的手牌之一。」亞德比從容的戴上手套,邊蹲下確認手邊的純黑金屬箱的狀況。

        「不管怎樣,等下就是把那些手牌徹底撕毀丟在那個傻大個的臉上,沒錯吧?」亞爾比昂從腰帶上收納多柄的小刀中拿了一柄出來,開始輕輕切削左手上的源石結晶,讓源石結晶的樣子更接近星形。

        確認完黑金屬箱狀況的亞德比好心地提醒亞爾比昂要記得醫療部門的忠告,「嘉維爾不是警告過不要刺激體表結晶嗎?還是下次你想去接受物理治療?」聽到這話的亞爾比昂翻了翻白眼回答:「啧,反正都要定時去除結晶了,我預先剔除掉部分也沒有不行吧?既然有可能要跟這東西一輩子在一起,弄好看點醫療部門也管不了我啊!」

        亞納金看著兩人這樣的對話,發現到亞爾比昂的小刀換手開始修整右手背結晶,似乎是想雕成月亮的形狀;「變嚴重了啊……」亞納金小聲地說著。

        三人收拾好看了眼底下的戰況,目前看得到的是雷明頓獨自一人纏著灰衣大漢持續進攻,在後線的卡莎莉娜照顧著站不起身的蜜絲……日落的陰影不斷地覆蓋過來,不太妙的是隨著陰影的擴張,似乎有些「燈火」一明一滅的正在靠近中。

        「走吧,現在這狀況不太妙了。」亞德比眼睛瞇了起來說著。


        雷明頓的左臉上挨了一拳腫起來的狀況超乎預期,現在左眼的視線完全模糊,好在對方的行動也因為剛剛的一輪攻擊下受了傷,進攻的速度和節奏都很明顯變緩慢了。

        雷明頓踏著小碎步和出奇不意的滑步來避開大槌的揮舞,偶爾被不平的地面絆倒而驚險躲過對方的預判攻擊,但是只能在揮舞範圍邊緣試探,找不到機會切入給予痛擊……持續走跳消耗的體力無法停下來回復,不規則飛舞的碎石更是進一步削減著雷明頓的耐性。

        夕陽已經完全落下,沒有照明的圓環廣場越來越暗,視線不良外加照明不佳的狀況,雷明頓越來越無法確認自己的踏步落點,更糟糕的是灰衣大漢也看穿這件事,槌子揮舞所帶起的碎石都往無法視物的卡莎莉娜和已經昏厥過去的蜜絲招呼去,雷明頓聽著卡莎莉娜吃痛的聲音卻無法去掩護,在焦急跟疲累的狀況下,直接被一搥打飛暈倒在卡莎莉娜腳邊。

        而卡莎莉娜早已因為被碎石敲暈倒在蜜絲的身上,見到這場景的灰衣大漢沒有再追擊,只是緩緩轉過身吹起了口哨離開,從隙縫裡、從遮蔽物裡、從倒塌的建築物裡,慢慢爬出了成群結隊的感染源石蟲,樣子接近蜘蛛的樣貌卻都有中型犬般的大小,其腹部一明一滅的源石光芒像是應對著天上的星星。

        「三分鐘後撤退,亞爾比昂、亞納金。」嘴角依舊帶著溫和的微笑,透過墨鏡亮起的高傲不羈隨著不容抗拒的柔和聲調,向著同伴下達指令,也宣示著現場這不是戰鬥,而是「清掃」。

        伸手壓下了黑金屬箱的提把,啟動了淡藍色的光芒範圍,亞爾比昂掏出了腰上的數柄刀子在左右手上中間拋動把玩著,亞納金則是把握在手上的柺棍插回腰間的收納腰帶上,就這樣直接從屋頂跳下,往被感染源石蟲當作飼料的雷明頓一行人身邊直線衝去。

        亞納金切入大群的感染源石蟲群中央後,一陣砂石被掀翻的強大力道把數隻感染源石蟲打飛在空中不斷搖晃著六隻腳,衝擊的力道從片片龜裂的甲殼隙縫中灑落的酸液可以看出極為霸道,從眼前殘骸感受到強烈死亡威脅的源石蟲們,轉身面對著亞納金。

        亞納金被風吹拂著的外套颯颯作響,伸出的左拳拳眼向上,左腳在右腳前半步位置,與右腳在同樣位置的右拳虎口向外置於右肋處,長褲因為雙腳肌肉的繃起而被撐緊,看著泰半的源石蟲都轉身面對著自己的同時也毫不保留的把膨脹的殺氣隨風釋放出去,受到強大刺激的蟲子們近乎反射性的衝往亞納金,鋪天蓋地襲來的大型蟲子不論是誰都會感到噁心跟毛骨悚然,這些來襲的不善全部映照在亞納金毫無波瀾的瞳孔中。

        亞納金確認到第一隻飛撲過來的同時,隨著踏出半步的左腳一起動的左手上鑽,插入了甲殼的縫隙,緊跟著的右足踏落同時,右掌的劈落帶出的力道直接把源石蟲整隻粉碎,但蟲子並不會因為這樣的威嚇而停手,接連不斷的湧向了亞納金;在腳踏出的圓中,亞納金不斷守著一個節奏默念著:

「退回圓心、轉向、崩拳、退回圓心、轉向、劈掌、退回圓心、轉向、鑽拳」

        腳踏的步伐向著八方持續不斷循環,每踏出一步所擊出的拳頭都結實地摧毀目標,因為對象與人類相差甚遠,持續不斷打擊所飛散的支離殘骸與酸液以亞納金踏出的圓為中心,散亂揮灑在地上的浸蝕痕跡畫出了花朵的樣貌,花瓣中填滿了死亡。

        「亞納金,等下走不動我只會用拖的喔!」亞爾比昂從頂樓緩慢的「走下」,在亞爾比昂兩手揮舞的指揮下,他踏在數百柄作為階梯的匕首上。

        就像是演奏著交響樂般,兩手在空中劃出的軌跡像是在進行交響樂指揮一樣,在他四周迴轉飛舞的匕首在看不見軌跡上迴游著,像是魚群一般。

        亞納金就像是沒聽到亞爾比昂的聲音,在忘我的境界中不斷地狂舞,嘴角也揚起到目視可見的微笑出來,不斷變換方向的踏步逐漸把被圍困的圓圈範圍擴大了,就像是要當作目視目標物一樣。

        亞爾比昂左手掌向上一振,在藍白色月光下的迴游匕首群刃尖向上拔起;右手掌面下一按,拔起至高處的匕首群的刀尖翻向下,映著月光的霜芒。

        「那麼,開始演奏了!」一組數十柄的匕首斜下飛去釘在右手揮舞之處,直指雷明頓一行人昏倒的區域附近,緊接著三組匕首有節奏地「突!突!突!」抵擋著不斷想襲擊雷明頓等人的感染源石蟲,腐蝕酸液從蟲體滲出侵蝕著被釘住的軀體,堅硬甲殼不斷抓爬地摩擦聲在穩定的節奏下,搭配著各式的指揮手勢,演奏出穿刺和拓展的希望之歌,能夠讓暈倒同伴活命的黑色地毯由各種殘缺甲殼鋪成,在雷明頓一行人的周邊形成了一圈保護範圍。

        「歡呼啊!再來更多的歡呼啊!你們聽到如此優美指揮產生的音樂怎麼都不高興尖叫呢!」亞爾比昂踏步下降著的同時高聲讚頌著自己的指揮,周身邊飛舞的匕首越發減少,最後在半空中的亞爾比昂小跳往前落下,對準了亞納金打出來的圓之內。

        「看來除了常識不及格外還有妄想發作,等下回去真的該帶你去給嘉維爾治療一下。」確認到亞爾比昂已經落地的同時,亞納金瞬間移動到亞爾比昂的背後喘息著回話,半空中隨著亞爾比昂落下的匕首們,以順時針的方向迴旋飛出,各自把刃尖對準了目標後即沒入。

        大量匕首鋪成的道路前最後降下的是拉著黑色金屬箱的亞德比,右手往前一揮,從亞德比為圓心膨脹出了透明白防護罩籠罩著自己小隊的三人和雷明頓三人。

        「我想,跟博士申請空出來的訓練室裝飾一下,應該可以組個樂團讓亞爾比昂指揮;只是有多少人可以忍下亞爾比昂的脾氣才是重點了,畢竟想拿電吉他等樂器打穿亞爾比昂的不是只有紅豆一位啊~」亞德比保持著微笑走向雷明頓他們,沿路上大量的源石蟲只能對防護罩又抓又爬,一點打破的方法也沒有。

        「那是紅豆不懂我的指揮有多優美,不是那種把揚聲器開到最大的搖滾樂可以比擬的。」亞爾比昂邊抱怨著,邊與亞納金併肩走在亞德比身後。

        亞納金則是癟了癟嘴說著:「……我比較喜歡紅豆的演奏。」

        就這樣三人鬥著嘴接回了雷明頓一行人,羅德島的搜救部隊也剛好到達護衛,最後在護送下回到了臨時醫療站,在站門外的黑大褂男子不停地翹首望著。

==============================================================================
各位早安、午安、晚安(???),這裡是伊凡尼古拉斯~(鞠躬)

在這裡,身為調查小隊的亞德比一行人終於露出了獠牙(X),咳,是展現出了部份實力。
三人在看可愛的後輩們的感想不知道會不會讓各位想起自己看著學弟妹或是後輩努力解決問題的樣子呢?(並沒有

畢竟威脅度還不算高的敵方登場對於現役的調查小隊來說,應該只是小菜一碟的程度,快速清場應該也是合理的....對吧?
三人在戰鬥的站位也顯現了出來,但這隻小隊是把三個人當許多人來使用,會稍微多才多藝些應該是可以被允許的吧?

忍了這麼多章節才有表現機會,果然還是要華麗點啊! by亞爾比昂(X

接下來第一部分也快要接近尾聲,接下來會進入方舟劇情第四章急性衰竭的後續派對(?)的舉辦,
也謝謝願意來閱讀的各位,希望能夠為諸位帶來部分的愉快時光。

創作回應

Cale Wei
學長跟菜ㄐ的差距.jpg

揍了一整篇,結果還是母雞帶小雞的狀況,羅德島看起來對任務的難度還是很放心嘛
2021-10-07 23:48:02
伊凡尼古拉斯
謝謝Cale大來留言~

畢竟撿回來的寶貴培育戰力還是要顧,放著磨練不支援有違當初的承諾(by亞納金)

不過在安排的同時,卻發現有可能會逐漸擴建的可能性...這三位前輩也是有不少故事可以說啊(茶
要視狀況動刀瘦身了wwww
2021-10-08 00:01:10
煙雨Mi-rain
之前才剛感覺阿明算是能打,沒想到這篇又如此明確地展現了新人與現役幹員的差距呢,以源石技藝操控刀刃清掃源石蟲的畫面真是太華麗啦,而有劍圍、拳風與護罩的保護,三位新人受到的照顧也著實不少啊w
2021-10-10 00:04:35
伊凡尼古拉斯
感謝煙雨再度來留言OWO/

這一篇確實像煙雨說的,是為了展示專業和業餘的實力差距(欺負人啊www

這裡稍微說一下三人的簡單背景(因為這部分可能寫不進去...可以放附註嗎?(X))

蜜絲和卡莎莉娜兩人習慣使用單手弩進行狩獵,沒有跟人打鬥或是戰鬥的經驗。
而雷明頓是出身於地下鬥技場,有過一段時間在死亡擂台賭局僥倖存活過的選手;
對人的經驗豐富,也曾經殺過人。

所以相較於另外兩位,雷明頓是真的比較能打www

但擂台戰的戰鬥經驗搬到戰場上,大半的概念是不管用的www
所以學長才會下海示範~(雖然三人都昏過去沒看到XD)

謝謝煙雨覺得亞爾比昂的匕首劍雨精彩~他會對於這讚美超開心的XDD
煙雨也可以猜看看他們三人的職業是哪一種,雖然猜對我也沒辦法準備獎品www

感謝煙雨來看!祝連假快樂~
2021-10-10 08:52:14
Keymind
我發現伊凡也挺喜歡拳頭搏鬥類型的,在幾個角色之中會發現拳頭戰鬥的角色其實不少。

亞納金就像是舞師一般,以速度和節奏重擊敵人,亞爾比昂則是馭劍術呢!!!(大誤)

亞爾比昂感覺就像是一個極度投入的演奏家一般,他想完成一場表演,他需要舞台、他需要對手、他需要悲鳴代替喝采的掌聲

亞德比則像是觀望現場一切的總指揮+煞車呢,畢竟開啟防護之後剩下時間拿來嘴人剛好XDDD三人的確各司其職配合的很棒,這樣的配合和畫面節奏讓人看得非常舒服!!!
2021-11-12 18:45:08
伊凡尼古拉斯
KK說的也沒錯,對於寄宿於拳頭裡的勇氣和意志,這真的是看過不少漫畫和動畫才體會出來的吧~

亞納金的部分,在我的設定裡是學習過形意拳的武術家;靈感算是啟發自食鐵獸的鐵翼六合拳以及《傀儡馬戲團》鳴海的形意拳的呈現;單純覺得亞納金就是個直來直往的傢伙,就使用簡單明瞭的手段(有點隨便XDD

亞爾比昂的部分想了很多的設定,最後決定拍板呈現出這樣的作戰方式;這角色的出現算是刻意跟亞納金做對比,也有做了些他與亞納金過往的糾葛設定(有機會或許會在本篇提到);所以亞納金樸實就讓亞爾比昂就誇張華麗,亞納金說話簡短毒舌就讓亞爾比昂話多到被嫌煩www
寫他們倆為鬥嘴時,連我自己都被逗樂了~
https://i.imgur.com/fljNATJ.gif

至於亞德比的定位就像KK說的一樣,他是最為指揮跟調停的重要角色,畢竟那兩人光是鬥嘴就沒完沒了,要有人幫這兩位注意戰況跟進行任務分配才行~
2021-11-12 20:42:4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