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來自絕境 From the Edge 第十章:與惡魔的第一次接觸

春捲^_^ | 2021-10-05 19:26:35 | 巴幣 0 | 人氣 35


       青年自然而然的坐到雷克利斯正對面的椅子上,向侍者要了些上好的紅酒和牛肉,優雅的翹起二郎腿,帶著笑意問道:

       「你找我是為什麼?」

       「你是誰?」這問題有點唐突,但由於腦中有太多疑問,雷克利斯只好將最大的疑問先行拋出。

       「我的名字是蘭多。是個浪跡天涯、享受自由的旅行者。你呢?」青年抬起頭來,用他琥珀色的瞳孔注視著雷克利斯。

       「雷克利斯,叫我雷就好。我也是在旅行,不過狀況跟你不同,我目前被很多問題困擾著。」

       「看的出來。那兩個精靈對你的態度……看起來他們想殺你。我對你的故事有興趣喔,雷。」蘭多饒富興味的打量少年。

       不知為何,蘭多和善的眼神卻令他打了個寒顫。總覺得,那雙眼睛底下藏了什麼。

       「這說來話長……」雷克利斯簡短的將狄恩、從小居住的格爾莫比、抗魔體質和被精靈追殺等事情告訴蘭多。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好像小說情節一樣呢,真有趣。」蘭多一邊享用大塊牛肉,一邊聚精會神地聽著。
       「這樣聽起來,你現在遇到危機了呢。你的敵人就在你附近,而且他們盯上你了。」

       「是啊,雖然還沒完全暴露,但剛剛要不是你,我已經……」想到剛才九死一生的驚險局面,雷克利斯心有餘悸。

       「接下來你想怎麼做?」

       「不知道。繼續上路感覺太危險了,可是躲起來也不是辦法……」為了完成狄恩交給他的任務,他必須要盡快找到名叫修布里格斯的男人,否則狄恩恐怕性命不保。

       「看在同為旅行者的份上,我就多少幫幫你吧。由我來擔任你的護衛,如何?」

       「護衛?這……」

       「報酬的事你別擔心,我不收錢,反正也不缺。最近我接了一筆委託,賺了不少錢。」
       「就當作是排解無聊,我跟你一起上路吧。」

       蘭多用高腳玻璃杯倒了一杯紅酒給自己,另一杯放在雷克利斯面前。

       「為甚麼你要這樣幫我?這樣對你有甚麼好處?」

       「我不是說了嗎,我可是個浪跡天涯、享受自由的旅行者,我愛做甚麼就做甚麼。」

       蘭多將半滿的玻璃杯舉到雷克利斯面前,問道:

       「你接受我的提案嗎?」

       「謝謝你的好意,我確實需要你的幫助。」雷克利斯拿起酒杯,用玻璃杯緣輕輕碰了一下對方杯子,發出清脆聲響。

       「成交!明天開始請多指教囉。」蘭多高興的握住雷克利斯的手。

       「別這樣,我會感到很困擾啊。話說回來,你究竟是什麼人?你胸口的黑色紋身,還有那兩名精靈似乎稱呼你為惡魔……」雷克利斯紅著臉輕輕將手抽開。

       「那個啊……」蘭多原本笑容燦爛的臉上,忽然蒙上了一層陰影,有些黯然神傷。
       「找到適當的時機,我再告訴你吧。」

       不等雷克利斯回話,蘭多已經站起身來,推開旅店大門,走入夜中。夜色很黑,但他臉上的陰影,更加幽暗詭譎。

       「奇怪的人……」雷克利斯咕噥著。



       當天晚上,雷克利斯躺在旅店裡柔軟的床上,聽著樓板下的人群喧鬧與滴答雨聲,看著老舊斑駁的木製屋頂,久久無法入睡。這是他一個多月以來第一次躺在真正的床上,他想要好好放鬆一下,然而卻辦不到。

       那兩個精靈,精靈王國派來殺死他的刺客,像是龐大可怖的黑影一般,始終排回在他的思緒中,揮之不去。光是他們身上的散發出的氣息,就讓雷克利斯感到恐懼不已。他無法擊敗那種怪物,絕對不可能。

       從他們的對話來推斷,精靈們已經得知布萊克希爾的死,即將前往格爾莫比展開殺戮。然而,他們不知道雷克利斯已經離開那裡,留下狄恩一人。

       想起孤身一人的狄恩,雷克利斯不禁蜷縮身體,將自己緊緊包覆在被窩中,想要從不斷湧現的不安與無助感之中逃離,卻是徒勞無功。

       好想逃離這一切。

       不久,他沉沉睡去,做了惡夢。

       在夢中,狄恩的鮮血從斷肢流淌到雪地上,將白色的世界染上紅酒的鮮紅色,銳利的黑色雙眼逐漸失去光澤,孤獨死去。

       他想大叫,卻發不出聲音。想跑向狄恩,身體卻動彈不得。接著,躺在地上的人變成從未見過面的父母,又變成他自己。

       他感覺到一枝冰冷刀刃插在身上,體溫隨著鮮血不斷流逝而降低。像是要溺水一般,他越陷越深,沉到無底黑暗的冰冷湖中。

       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見。

       忽然間,一道強光竄入他眼中,粉碎了黑暗冰冷的夢境。只見蘭多拉開窗簾,站在雷克利斯的床邊,臉上掛著輕浮而自信滿滿的表情,褐色短髮在陽光之下,似乎成了紅色。

       「該起床了,雷。你這貪睡鬼!」蘭多愉悅高興的喊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