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零能力繼承人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最後的指導

瑤光 | 2021-10-05 09:00:03 | 巴幣 18 | 人氣 82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最後的指導

  清脆的鳥鳴聲迴盪在玄流的耳旁,玄流張開眼,樹間的陽光找到了玄流的眼中。

  玄流張開眼,刺眼的陽光讓玄流不得不用手遮住眼,再緩緩爬起。

  「我拜雅德聽說了,艾珂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奈特彌爾站在了玄流面前說道。

  「嗯,我想這樣也好吧。」玄流站了起來回應。

  「你沒事就好。」

  「話說回來......」

  玄流視線看向了奈特彌爾那臉上那個五官扭曲的面具上,彷彿就是在盯著她的雙眼一樣。

  奈特彌爾也遲疑了一下,隨後才開口:「你知道蒂薇絲嗎?一名黑髮的女子。」

  「知道是知道......」玄流眼睛張大,隨後他皺起了眉頭,「不過為什麼問這個。」

  「果然在你身上呢。」

  「她是之前是我們的成員之一,但是她已經死了。」

  玄流愣了愣,既然人已經不再世上,那為什麼他還會出現在他的意識之中。

  「現在存在你意識的,確實就是蒂薇絲,那就是她的能力,能將意識寄託在人的身上。」

  「她一開始是在科羅倫身上,但是隨著科羅倫被封印,跑了出來......」

  「而現在就是在你的身上。」奈特彌爾講道。

  玄流先是低頭沉思了幾秒,「難不成跟我突然會法陣術式有關?」玄流嘴上碎唸著,確實,當時法陣術式的啟動方塊是蒂薇絲給的。

  「可是,科羅倫沒辦法使用法陣術式啊......」玄流繼續碎唸。

  「這很正常喔,他本來就沒辦法使用。」突然,蒂薇絲的聲音從玄流身後出現,玄流轉過了頭,穿著白色禮服的蒂薇絲正好站在玄流身後3公尺處。

  「因為我跟他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那為什麼我......」玄流說到一半,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停下了話語。

  「不會吧,難道......」

  「沒錯,我是你的母親。」蒂薇絲說道,面對這個突然的訊息,玄流像是當機一般定格在了原地。

  奈特彌爾咳了兩聲,拉回了玄流的注意力,接著開口:「現在你又被當作目標,你需要變得更強。」

  正當玄流在想之間的關連時,一個法陣展開在了玄流的面前。

  「“召喚法陣—展開”」

  蒂薇絲在玄流的面前展開了召喚法陣,「這就是接下來你要掌握的東西,召喚法陣。」

  「可是......召喚法陣能是繼承的嗎?......」

  「如果繼承了法陣術式的孩子實力夠強,原主人死後的召喚法陣的力量還是會選上後代的。」

  「只是你還沒掌握而已。」蒂薇絲講解。

  玄流沉默,靜靜的看著雙手,奈特彌爾這時開口:「這一次不能讓他們得到你突破的力量,雖然我們這裡還有一道防線,但是還是需要雙重保險。」

  「之後有事情會再聯絡你的,或是讓艾珂珥告訴你。」

  「我先告辭了。」

  奈特彌爾一聲彈指,周圍的夢境像是玻璃一般破碎,他們在一瞬間回到了蒂薇絲的白色空間中。

  「抱歉這麼久才告訴你。」蒂薇絲微微彎腰道歉道。

  「沒關係的。」

  「話說,你相信我是你的母親嗎?」蒂薇絲突然問,玄流看上了蒂薇絲的雙眼,「雖然不確定,但我認為你不是在騙人。」

  蒂薇絲笑了笑,右手伸了上前,摸了摸玄流的頭。

  「辛苦你了,玄流。」

  一說完,玄流猛然張眼,熟悉的天花板映入眼簾,他也緩緩從床上爬起來。

  厄爾利塔和迴夜接連向他道了早安,玄流簡單應了聲後,走進了浴室盥洗。

  他看向了鏡子,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知道了一些真相後,心情也放鬆了不少。

  「或許,也沒有那麼糟糕。」玄流呢喃,從浴室出來,並迅速的換好了制服,跟著迴夜和厄爾利塔去上課。

  在經過早上的上課時間,玄流現在教室就和艾珂珥分開,並前去了戰鬥模擬樓。

  他推開了模擬樓的門,左右看了看,這時,有一個人從他的身後抓住了肩膀。

  「特地找我來這邊,有什麼事嗎?金魚腦。」安婕兒說道。

  「我想......請妳教我有關召喚法陣的事情。」

  「這麼突然?而且你確定你能使用召喚法陣?」安婕兒音調拉高,雙手抱在了胸前。

  「這個說來話長,你願意幫我嗎?」玄流搔了搔頭。

  「倒是沒有問題,不過這東西多半是跟自己的關係比較大。」安婕兒撥了下頭髮,看向了玄流。

  「先來確認你是不是真的有召喚法陣吧。」

  說完,安婕兒抬起右手,手掌面對了玄流,忽然,一個法陣在他的面前斬了開來。

  「“召喚法陣—展開”」

  「“神弓—阿爾斯特”」

  一把弓在法陣之前塑成,安婕兒手一握,直接一把抓住了弓。

  「沒辦法使用召喚法陣的人,是沒辦法展開召喚法陣的。」

  「試試看吧。」安婕兒講完,右手往外一甩,解除了手中的弓。

  玄流點了點頭,右手對著迦璃雅平舉起並開口:「“召喚法陣—展開”」

  過了一秒,玄流感受到了他的右手湧出了一股力量,一瞬間,他的右手中展開了法陣。

  法陣前開始一點一點的慢慢聚集起靈力,而隨著靈力的形體逐漸成形,一把刀的形狀出現到了法陣前。

  強烈的靈力讓周圍產生強烈的氣流,玄流手一握,法陣前的刀飛到了玄流的手掌中。

  那把刀外觀相當普通,只有刀柄尾端繫了一條將近兩公尺的緞帶,不過緞帶沒有落地,而是漂浮在空中,還散發著銀白色的光芒。

  突然,玄流的腦中閃過了一個名字,他也隨之開口:「“靈刀—艾斯索爾”」

  玄流的舉動吸引了周圍學生的注意,他立刻解除,並看向了自己的右手。

  「沒想到還是真的啊......」

  「是物件型的,五神器其之一。」

  「如果是召喚獸,則需要還有馴服的動作,向迦璃雅那樣。」

  玄流邊聽邊點頭,這點東西他有在圖書館的書看過,這是傳說中的工匠所製造的五件武器之一,但是玄流不太清楚這把刀有什麼能力,舉在眼前觀摩著。

  「你構成的太慢了。」安婕兒開口打斷了玄流的思緒,接著她雙手叉腰,「一樣需要稍微抓住感覺,你應該有記住刀的形體了吧。」

  「每天去想像,雖然能自動構成,但是還是太慢了。」

  「配合著想像才能更有效率的去構成。」安婕兒滔滔不絕的說道,而在說完時,他輕輕嘆了口氣,「這就是我給你最後的指導了。」

  「謝謝妳這幾天的指導。」玄流立著身體,對安婕兒敬了個禮,安婕兒撥了下頭髮,嘴角露出了微笑,「可別忘了我教你的東西了,金魚腦。」

  「知道知道。」玄流語調無奈,在跟安婕兒道別後,慢慢走回了宿舍。

  而玄流打算先去圖書館,要先去了解一下安婕兒剛剛說的東西......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