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 85 章 結訓典禮

空澗飛湍 | 2021-10-05 08:10:01 | 巴幣 20 | 人氣 61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一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禮炮聲中,典禮開始。
白翼的校長白翔給了十分鐘的簡短致詞。

他先是肯定了學生們的努力、感謝了教授們以及其他工作人員的辛苦。
接著,白翔道:「今年試煉中,發生了一件意外。作為主辦方,我白翔為這事件道歉,後續會作深刻檢討。」
白翔向台下鞠了個躬。

學生驚疑,紛紛想起二月二十三日的天搖地動。現場一片壓抑的輕呼聲。
「因為此次意外,有兩名學生面對超出試煉規則的凶險,我們深感歉疚,並會加以補償。」白翔肅然。
學生們再度驚疑:「有兩名學生因此面對超出試煉規則的凶險」意思是,我們面對的「天搖地動」、「強大魔獸」是在試煉規則以內的危險,而有兩個同學遇到更加兇險的情況?

白翔的焦點轉回眾人:「這件意外大幅增加了賽場的難度,使得學生們的克服挑戰、通過試煉尤其可貴。在此真誠恭賀大家,成功於危險中存活。另外,再次感謝各位教授與工作人員的冷靜分析判斷、即時應變處理,讓傷害降到最低,並使試煉得以繼續。請大家給予掌聲。」
一陣掌聲響起。

白翔:「接下來請冷雲侍衛長向大家說明此次意外事件。」
冷雲:「是,校長。」
白翔回了座位,冷雲走上講台。

冷雲:「一級魔法師汛壘利用職務之便,暗中進出賽場,在山頂埋下一個傳送陣,意圖擄走學生。二月二十三日下午,紫星學生燿凌和白翼學生雁寒踏入傳送陣,被傳送出賽場。傳送陣打破賽場周圍的結界,引起劇震,同時,由於結界毀損,連動破壞賽場內部的區界,致使魔獸不再被區界限制,隨意跑動。」

「啊!」
「這……。」
「原來是這樣!」
「難怪那天那麼恐怖。」

「所以,我們是被第六區的魔獸追嗎?」
「這樣,我們不算面對超過規則的凶險嗎?」
「好像……還真不算。試煉規則中沒說分幾區,也沒說各區的魔獸強度,只說會讓我們隨機傳送進去時落在安全區而已。」

「被傳送陣傳送走的燿凌和雁寒比較倒霉。」
「不一定吧?他們被傳送走,反而不用面對第六區的魔獸。」
「雖然不用面對第六區的魔獸,但是應該更危險吧?不然,那個汛壘抓學生做什麼?」

「不管危不危險,他們被這樣帶出賽場,直接少撿了四天砂礫。」
「……少撿了四天砂礫,還是第一、第二名。」
「但是他們不是被抓走了嗎?」
「大概是教授們把他們救回來了。」

「等等,傳送陣在山頂,燿凌、雁寒在第二十三天下午踏進傳送陣。意思是,在第二十三天下午,他們就走到山頂了?」
「見鬼呀!」
「難怪他們是第一、二名!」
台下再度一片驚呼,以及竊竊私語。

冷雲:「汛壘預先指使三名魔法見習者等在傳送的目的地,準備殺人。幸好,燿凌即時改了傳送地點,避過一劫。現在汛壘與其他涉案人等均已就擒。」
「三名魔法見習者,準備殺人!?」
「這也太狠了吧!我們是才入學一年的魔法學徒耶!」

「汛壘是誰呀?幹這種事!」
「是葛文學校的教授。」
「不會吧!難道他是暗黑組織派來的間諜?」
「聽說之前有暗黑組織的奸細在賽場附近被抓到了。怎麼還有?」
「也許是,沒抓完?」
「還好現在都抓到了。」

「燿凌竟然能改傳送的地點!好厲害。」
「而且還是在那要傳送前的短短時間即時改的,太神了吧!」
「原來燿凌、雁寒是這樣逃脫的。」

「嗯,不然,面對三名見習者,燿凌、雁寒再妖孽也要玩完。」
「是呀,真的傳送過去,他們就死定了!」
「呃,他們那麼強,說不定……。」

「和我們這些同儕比起來,他們很強。但是他們再強,也是才學了一年魔法的魔法學徒而已,怎麼和練習魔法十幾二十年,已經突破的魔法見習者打?」
「聽說,突破成為見習者,實力會提升非常多。」
「這,……。還好他們被傳送到安全的地方。」

冷雲:「汛壘雖然是葛文學校的隨行教授,但是已查明此事與葛文學校無關,是汛壘的個人行為。汛壘將被帶回葛文學校處決。另外,由於傳送陣法本身並無傷害性,因此我等並未提早發現,致使意外發生。這是我等的失誤,將引以為戒。葛文學校與我方白翼學校將一起賠償燿凌同學和雁寒同學。」

「還真是葛文學校的教授耶!」
「不過,說是他個人行為,跟葛文學校沒關係。」
「說不定,那汛壘真是個奸細,不然,幹嘛作這種事?」

「處決!?指的是處死嗎?這麼嚴重嗎?」
「開玩笑!他這是謀殺啊!而且還是一個身為正式魔法師的學校教授設計謀殺才入學一年的魔法學徒。雖然他謀殺未遂,但是你想想,如果不是燿凌改了傳送地點,會是什麼後果?」
「何況,如果不是破壞了賽場內的區界,讓第六區的魔獸跑了出來,這次試煉未必會死這麼多學生。」

「傳送陣本身沒傷害性,所以沒檢查到。這個……的確不容易想到。」
「真會鑽漏洞。」
「被傳出去後,就有傷害性了。」
「感覺防不勝防呀!好危險。」

「學校教授們已經知道有這個漏洞了。以後應該會仔細檢查,不讓這種事再發生了。你不放心的話,還可以向燿凌一樣學陣法,改傳送地點。」
「我又不是那妖孽!」

「我,……我聽說,改傳送地點,要確切設定改到哪裡很難,很可能是被丟到一個未知的地方耶。」
「噗,被丟到一個未知的地方!那是死是活豈不是要碰運氣?」
「起碼比掉到敵人的面前好?」
「或者實力強些,被丟到未知地方的存活機率會比較高?」

冷雲:「結界破裂的當下,卡加索的迪克同學留了影。簡編教授會播放留影,讓我們看清那個當下,記住這個事件。接下來,典禮將由簡編教授主持。」
簡編站起身來。
冷雲歸座,簡編上台。

簡編:「各位同僚以及同學,這是當時的情況。迪克在發現天搖地動、山頂異常後,開始錄的。」
他播放起留影,光幕投出。
轟隆聲響起。

光幕中央,只見山頂一大團光芒閃爍;光幕上方,天空震盪,出現波紋,彷彿湖面驚起漣漪;光幕下方,則依稀看到地面也在搖晃之中。
七秒後,山頂上方出現一個火紅的字「跑」。
緊接著,巨響中,天彷彿破了!

那團光芒陡然大亮,向天空飛出,然後,真的「飛出去」了!
天上留下了一個黑黝黝的洞,以及刺眼的魔法光芒在周圍閃爍著。
地面的晃動不止,反而更加劇烈起來。
天崩地裂,地毀山摧。……

在前五分鐘的震驚後,學生們再度小聲議論起來。
「我當時見到的,就是這個樣子!地面搖晃地很大,太可怕了!」
「那時,我在第五區,距離更近,感覺更恐怖。」
「你不知道,雖然我在第三區,但是原本隱形的區界,在我面前顯現出來,然後整個碎掉!」

「那不是最慘的時候。最慘的是第六區的強大魔獸跑出來了!在二十五日,我們就遇到了一隻。我們那組四個人合力打下一隻,人人受傷,還有兩個重傷。幸好求救後,教授們來的夠快,沒讓我們遇到第二隻魔獸。不然,……我都不敢想。」
「嘶,還好我因為被困住,求救,提早離場了。」

「當時,迪克竟然能想到留影!」
「不知能不能向他錄一段,作紀念。」
「繳交作品時,我聽到迪克說,要跟他買留影的,錄一份要一千魔石。」
「這麼貴!他吃人啊!又不是魔獸。」

「咦,忽然想到,這光幕投影在迪克的畫作中有出現。」
「聽你這麼一說,還真的是。迪克的作品中,光幕前還有一隻驚恐的魔獸。」
「魔獸驚恐,是被投影嚇的。把事情連起來,……哈哈,我知道了,迪克用投影嚇魔獸!」

簡編一共播放了十分鐘的留影,在幾個二級魔法師的飛到破洞,出現於光幕之中後,結束了播放。
學生們很快安靜下來。

簡編:「這是當時的情景。由於區界損毀,因此,我們傳聲提醒各位同學:「賽場危險。」但是,由於意外情況並未超出試煉規則、試煉仍可繼續下去,因此不強制各位離場。」
學生們小聲私語。

「早知道會遇到那麼強大的魔獸,我一定馬上離場!」
「如果當時就離場,我們那組就不會死兩個同伴了。……」
「你當時是什麼狀況?」
「我們當時離第六區太近了,來不及等教授來帶我們出去。」
「還好當時朋友馬上帶著我們往山下跑。……」

簡編:「這次試煉一共有十七個學生死亡。有在事件之前身亡的,也有在最後幾日出事的。無論在前在後,這都是我們七所學校的遺憾,也是我們白魔法界的損失。」
陣亡的學生名單投影在台上空處。

簡編:「讓我們一起為不幸罹難的同學們默哀三分鐘。」
學生們停止耳語。
現場寂靜了三分鐘,氣氛凝重肅穆。

沉默中,普勤望著曾在公佈欄見過的學生身亡名單,忽然注意到:
「魏選,不是之前和紫星瑪、萬芷寧走在一起的那個學生嗎?莊棧,之前則是和文漢一組的!」

普勤張大了嘴,回想著將近兩個月前,來白翼時,在飛船上,燿凌對其他幾名紫星學生的點評。
當默哀結束,普勤又一次兩眼星星地、崇拜地看著燿凌。
直到台上簡編的一段話,將普勤拉回神來,並且緊張起來。

簡編:「我們為罹難的學生哀悼,也為存活的各位歡喜。恭喜各位成功通過艱難的試煉!更高興各位經過不懈地努力與長才的發揮,繳交出優秀的作品!接下來,我們請前十名的同學上台,接受頒獎,並且和大家說幾句話。」

普勤握著拳頭,手心流出汗水。他望著燿凌,彷彿尋找勇氣。
燿凌注意到普勤的目光,看向他,微微一笑。
普勤心中再次安定下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