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書籍翻譯】【小島秀夫】我的身體有70%由電影構成——六壯士

一騎 | 2021-10-04 06:10:59 | 巴幣 3056 | 人氣 377

六壯士/The Guns of Navarone/ナバロンの要塞


攻克難以陷落的要塞,化不可能為可能;這部電影就帥在這邊。



MOVIE DATA:1961年(美國)

導演:J.李.湯普森(J. Lee Thompson)
出演:
格里高利.佩克(Gregory Peck)
大衛.倪文(David Niven)
安東尼.昆恩(Anthony Quinn)
史丹利.貝克(Stanley Baker)
安東尼.奎堯(Anthony Quayle)



STORY
在二戰時的克洛斯島上,一支英軍正面臨遭德軍全滅的危機。援軍都被納瓦隆島的要塞大砲轟得片甲不留。英軍的弗蘭克林少校立了一個作戰計畫,打算組建一支精銳小隊攀上納瓦隆的絕壁,潛入內部……



前一回,我聊到在《MGS》的「躲藏」層面上受之影響最甚的電影《第三集中營》(1963)。如同其原片名「The Great Escape」所表示的,這是一部逃離敵營的電影。《MGS》並非主要著眼於「逃脫」,而是自始至終要做「潛入」的電玩遊戲。玩家們自個兒「踏入」讓人想逃之夭夭的苛酷「地方」,故意虛擬體驗這種高難度行程(「潛入→破壞→逃脫」)。這種隱忍的追求就是《MGS》。

「要被發現、沒被發現」這種《MGS》特有遊戲性的提示(由來)在上回的《第三集中營》已經講過,但影響「潛入敵營」這個情節最甚的電影,可是另有其他。它就是六壯士

這份連載專欄既然要介紹「為《MGS》誕生助上一臂之力的,我愛的電影」,這第二回,我就來聊聊《六壯士》。本片公開上映時比《第三集中營》還要早,在1961年。當然,那時我還沒出生。沒錯,我最早看這部電影時也是在電視上看的,記得大概是小學時吧。電影超有趣!我超興奮的!然後我就迷上它了。

之後每當電視上有播時,我都一定會看。不管什麼時候看,看了多少次,我看的時候掌心總捏得都是汗。同於《第三集中營》,《六壯士》毫無疑問,不僅會在「我喜愛的電影BEST 30」爭奪前段排名,還是部會代代相傳的不朽名作。

從希臘遺跡場景和記錄影像開始的《六壯士》,其故事是簡潔明瞭。二戰時,為了拯救被派遣至克洛斯島的兩千名英軍士兵的性命,盟軍秘密計畫了一項作戰。作戰內容為:「潛入愛琴海上的孤島納瓦隆,破壞德軍開發的巨型大砲!」而且還有四天的時間限制。至此,為了攻略圍繞著斷崖絕壁的金湯要塞,六位專家受到招集。航行在狂風暴雨,從一般認為爬不上去的斷崖絕壁潛入,隊長負傷,裝備故障,同伴變節……意外是一樁接一樁,危機是一陣又一陣。時限刻刻進逼!……光是故事梗概就足夠有趣了。可是英國導演 J.李.湯普森的演出設計又很出彩,將本片拍得是更加生動。

狂風暴雨的特殊效果在當時也是很劃時代。暴浪毫不留情地沖向眾人。壓倒性的水量。豪華陣容的好萊塢明星們,就像壞掉的娃娃一樣被扔到海面。那股魄力和現在的VFX特效電影相比,也絕對是不相上下。

接下來的潛入戲最值得一提,那真叫一個優秀。從船觸礁後到登上懸崖為止,期間六個大男人是一句話一個字都沒講。有滿長一段時間,既沒有台詞,也沒有BGM,就只有風啊浪啊雨的,無情作響。就算受到嚴苛的自然環境擺弄,幾個人還是默默執行任務。這駭人的緊張感。這痛切的緊迫感。真是名留電影史上的名場面。

而當所有人登頂懸崖後,之前的寂靜便發揮效果。步哨靠近時發出的「聲響」,聽起來會特別鮮明。在習慣了寂靜的耳朵裡聽起來,那陣小小「聲響」都像是轟隆大作。這是巧妙計算了潛入和聲音的導演在對觀眾下陷阱。其實這個段落跟《MGS》誕生,有著相當大的關係。

1998年,自《MGS》發表以來,每當我受訪時我總會被問道:「請問《MGS》這款潛入電玩的靈感來源是?」而我總是這麼回答:「電影《六壯士》裡有這麼一個場面,我想要實際體驗那個場面,而不光是看電影!」這就是我最初的想法。那個場面,就是潛入納瓦隆的麥洛利(格里高利.佩克)躲在懸崖邊緣時,發出響動,「讓他就要被發現」,這樣一個千鈞一髮的次序。雜誌的連載上我也是這麼寫的。

然而雜誌出版社那邊聯絡我說「我重看了一遍《六壯士》,但是並沒有那樣的場面。」之後我自己重看,正如編輯所說,完全沒有那個場面。老實說我自己都覺得驚訝。相對地,倒是有登上懸崖後故意發出聲響來引誘守衛的場面。搞不好是我記錯了。因為是很久以前看的了,說不定是哪部別的電影。或者是我把這跟哪部電影搞混了也有可能。不過,應該是下意識記住的,《六壯士》的這一幕場面確實是我「發出聲音做吸引」這個點子的泉源,不會有錯。而且,不只有湯普森導演的演出設計,就連卡爾.福爾曼(Carl Foreman)那計算緻密的劇本,也令我肅然起敬。

在電影最開頭時,設立作戰的海軍上校就說:「這作戰不可能成功的。他們或許會葬身敵營。很抱歉,這就是戰爭,我無可奈何。」上校這番殘酷的自言自語,讓觀眾認知到,那會是「一項多艱鉅的任務」。上校植入進觀眾的「不可能」意念化作不安,隨著眾人的行動(電影行進)而愈來愈大。暴風雨中船隻觸礁,抬頭望向高聳懸崖之際,電影中的角色和觀眾同時都心想「這辦不到啊!」角色們和觀眾的不安,很自然便產生同步。妙啊。像是故意而為之。然後最後一幕,在成功逃脫的船上,看著土崩瓦解的納瓦隆要塞,主角麥洛利吐露道:「我自己也沒想到會成功。」這個達成不可能的任務的男人,他的笑容實在耀眼(其實麥洛利到結局為止都沒有笑過一次)。
這也太帥了吧。克服最糟糕的自然環境,破壞難以攻陷的要塞,達成絕對「不可能成功」的任務時的成就感。化不可能為可能;這部電影就帥在這邊。

六壯士》這部電影最影響我的,或許就是那個部分。沒有任何人能夠成功潛入的地方,達成每個人都認定不可能的任務,那種酣暢淋漓的感覺……我想要用電玩來達成這番「克服極限」、「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勇氣和快感!這個感想造就了《MGS》。嚴酷的環境,困難的任務,強大的破壞目的。這樣子玩家達成之後的感動也很大。這般設計思想存在於《MGS》系列的根基。

其他還有幾個影響《MGS》的要素。比方說基斯.麥洛利上尉的設定。深諳希臘語及德語,又是個超一流的登山家(攀岩者)。這部分的設定造就了Snake。「不可能的任務」、「難以攻陷的要塞」、「擁有特異能力的不屈戰士」、「令人大吃一驚的新型兵器」等等……都和《MGS》世界觀有相當程度的符合。這次重新看過電影,就連我也為此嚇了一跳。


我不只喜歡電影,還很愛看小說。
小學時我很瘋推理小說(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等),國中時很迷科幻(羅伯特.海萊因/Robert A. Heinlein 和亞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然後上高中後轉向冒險小說的懷抱。那時是1970年代後半。我喜歡看的既不是傑克.希金斯(Jack Higgins),也不是腓德烈.福賽思(Frederick Forsyth)。當時我看得如癡如醉的,是亞利斯泰爾.麥克林(Alistair MacLean)跟戴斯蒙.巴格萊(Desmond Bagley)(我最喜歡他的《High Citadel》)。記得我最早看過的冒險小說,就是麥克林的《The Guns of Navarone》(電影就已經看過了)。順帶一提,我最早看過的科幻小說是《驚奇之旅》(Fantastic Voyage,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著)。我看小說果然也是從電影入門的感覺。畢竟小學高年級時我會突然看起書來,頂多就是因為《神探可倫坡》(Columbo,1968~2003)的小說版。
關於麥克林我記得之後還看了像是他處女作的《H.M.S. Ulysses》(1955),還有之後被拍成電影的《Force 10 from Navarone》(1968)、《Where Eagles Dare 》(1967)(很遺憾,除了《六壯士》以外的電影都不怎麼好)。


麥克林在1987年與世長辭,不過去年(譯註:2002年)八月和今年七月,《Navarone》系列的正統續集《Storm Force from Navarone》(1996)以及《Thunderbolt from Navarone》(1998),終於在日本出翻譯本了(封面插圖是一如既往的生賴範義先生——就是他畫《星際大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Star Wars Episode V: The Empire Strikes Back)海報的。《MGS2》時我也有請他。粉絲一定會喜極而泣)。這兩部作品是由一位叫山姆.盧威林(Sam Llewellyn)的英國作家,在麥克林的認證下撰寫的。這兩部都是讀者看著很痛快的娛樂作品:《Storm Force》裡為了破壞新型巨大U艇,《Thunderbolt》則是為了破壞新型V4火箭,讀者熟悉的麥洛利、米勒和安德烈三人再次聯手出擊,達成任務,化不可能為可能!要是有個他們三人破壞搭載核彈的步行戰車(Metal Gear)的續篇,應該會滿有意思的。《納瓦隆》的粉絲們要不要看一看啊?順帶一提我現在(譯註:指連載當時的2003年)喜歡的冒險小說作家是史帝芬.杭特(Stephen Hunter)跟尼爾森.德米爾(Nelson DeMille)。

在《MGS》系列裡,不只有電影,還有不少冒險小說都對作品有著很大程度的影響。有機會的話我想在這專欄再多介紹一些。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