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與白篇1】希望的種子

Oldchild | 2021-10-04 02:25:45 | 巴幣 2 | 人氣 55

連載中星之亞索蘭物語
資料夾簡介
碰觸到爸爸藏著的劍後,變成了大罪人,展開的冒險故事。

在莊嚴的皇宮內,光線透過窗戶柔和的撒落在大堂之上。

「我發誓為保護弱者挺身而出。」

「我發誓勇敢面對強敵。」

「我發誓懲戒一切罪人。」

「我發誓不傷害手無寸鐵之人。」

「我發誓忠義的對待友人。」

「我發誓真誠的面對愛情。」

「我發誓貫徹正義無愧於天,掃除一切的不公。」

比爾身著白袍的比爾屈膝半跪在高一個台階的聖教皇面前將誓詞念出,任由稀有金屬打造的騎士劍平放在右肩上接著到左肩上。

「我以【三聖】聖教皇的名義,現在冊封以及宣布你為神聖中央帝國的特等聖騎士,別忘記你的誓言。」

『啪!』

在授予胸章與交還騎士劍後,還給予了別忘記誓詞的巴掌。

「願你能貫徹自身的驕傲、正義;願偉大的聖龍神保護你;願天上的星辰於黑夜中點亮你的明路。」

聆聽祝詞後,比爾的雙手畢恭畢敬的接過儀式劍,收進了劍鞘再放回腰側。

就這樣,比爾在這天成為了第十三名特等聖騎士。

這讓觀禮的卡莉絲塔感到非常不安,深深的緊鎖眉頭。

直覺讓她知道,比爾可能會做出比大罪人更極端的事。

如果說大罪人是以亞人的身分分化了人類和雅人的關係,那麼比爾將以人類的身分再度分化人類和人類,亞人和亞人的二元對立。

「一定要阻止她。」


卡莉絲塔暫時停止所有職務,當然在非常時刻下受到了百般刁難。

「反正已經有威廉大人在了,也不需要我了。」

輕蔑的態度與過去卡莉絲塔大相逕庭,惹人懷疑卡莉絲塔與比爾之間是否有什麼過節。

騎上馬,卡莉絲塔直奔南門出去,應艾的心願一路朝天空山馬不停蹄的前進。

卡莉絲塔的坐駕很特別,這匹馬沒有雙角,取而代之是頭頂更長、更尖銳的螺旋犄角,更加高大、壯碩,身體純白無暇。也就是獨角獸,這裡稱之為【莫諾瑟羅斯】。


天空山,之所以被稱為天空山,主要是因為其喀斯特地形(石灰岩地形)的地質關係,嚴重的溶蝕作用導致山腰內縮,從遠距離看就像山頂上的天空還有一座山而得名。

循著艾最後的指示,卡莉絲塔來到了孤兒院前,果然看見了麗妲。

也許是視力變差的原因,沒有跟庭院裡的小孩玩耍,只是靜靜坐在旁邊用耳朵傾聽周遭。

「不好意思,小姐,請問您是……」

因為一直站在門口,卡莉絲塔遭到了看起來是管理員的人的關切,從間耳朵判斷是上位種,妖精。一般來說都自視甚高的種族,竟然會在孤兒院服務。

卡莉絲塔指著麗妲,表明說:

「我是麗妲的家人,一直在找她。」

「是小麗妲的姐姐嗎?跟她講述的姐姐好像有點……」

對方瞇起眼睛投來了狐疑的表情。

理所當然,她指的姐姐是指艾,有著一頭雪白長髮,個子不過一米四的小孩子,跟眼前的金髮女人差距超大。

對於這種懷疑,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直接呼喊麗妲。

「姐姐來接妳囉。」

耳朵抽動好幾下,她往這邊看來。雖然肯定看不清楚,但從聲音她明白:

「卡莉絲塔姐姐?」

「是,是姐姐喔。」

麗妲朝這裡跑來,撲進卡莉絲塔的懷抱中。眼睛朝管理者看去,卡莉絲塔莞爾一笑,打消了對方的懷疑。

「不好意思,我並不無刻意冒犯的意思。只是,最近有很多人販子藉著收養孤兒的明義,實際上把他們流通到人口交易市場裡去,我並不想這些孩子受苦。」

「我明白。不過,這裡的孩子真多啊,都是亞人啊……」

「很多都是因為對科莫諾戰爭和政變流離失所的亞人小孩。不然都是逃避擴大『亞人集中管理法令』逃往各國的婦女,不得不在旅途中從事肉體交換不幸誕生下來的悲產生命,最近越來越多了——」

說著沉痛的事實,兩個大人都因為現狀皺起眉頭。

「不過他們都很可愛對吧!」

心許是從感傷中找出快樂,她強顏歡笑的說著。


與管理員打完照面,留下一箱裝滿金條的箱子就打算帶上麗妲離去時,來了一批不速之客。

大約十幾人,手持刀械朝這裡步步緊逼這裡。

管理員嘆了口氣,將頭上的頭巾解開,放下翠綠色的頭髮,並一步步脫下圍裙站到圍牆前,推開隔開壞人的大門,壞人連嘗試翻牆進去的活都省下來了。

「這還真是……現在沒點本事還不能開孤兒院呢。」

嘆氣間從腰後兩把匕首,不一會兒就放到了好幾個壞人。

卡莉絲塔看出上位種的她在放水。

妖精即使不靠法杖,光憑空手放出魔法的威力都是人類的數十倍,幹嘛要冒風險打近戰。

「小心!」

出聲提醒,一不小心放跑的一個人想抓住卡莉絲塔當人質。

「不用擔心。」

結果就是被卡莉絲塔輕笑間抓住手腕一扭,整個人在空中轉了一圈後重重摔在地板上。

「怎、怎麼可能!孤兒院裡的娘們都這麼厲害嗎?快撤退!」

見所有壞人都夾著尾巴逃跑,兩個女人相互對視。

她們都從各自的從身手看出,對方絕對都不是普通人。

「小姐妳……」

「神聖中央帝國特等聖騎士,卡莉絲塔。」

「原來如此,【金輝之雨】就是妳啊,嗯,看得出來。」

看著卡莉絲塔的金色髮在陽光底下熠熠生輝,很好理解稱號金色部分的由來。

她認同地頻頻點頭的同時,轉著匕首俐落地收回腰後,重新整理回孤兒院院長的儀容。

「在我卸下職務成為孤兒院院長前,我是科莫諾獸王的公主侍衛長。」

她手覆在挺起的胸口,好像對那份職務非常自豪。

「要不是獸王慘遭奸人所害,我應該到現在都還在皇宮裡面吧。」

她兩手一攤,無奈地嘆氣。

科莫諾王國是雙王共治的國家,分別是亞人代表的獸王與人類帶表的人王。國會的運轉也是由五十人類與五十獸人運作。

憑卡莉絲塔的印像,好像在一年前,其他部隊還在攻略麥奧城期間,科莫諾獸王突然駕崩,讓人王當上了國家唯一的王,執掌大權。一上任就用麥奧的超古代遺跡共同開發調查為條件,換到了和平。

然後戰爭就結束了。

「這樣說好像不對……我到現在都還在履行我的職務。」

她更正話語的錯誤,眼眸看回孤兒院內一個十二歲左右的女孩,正在跟其他孩子玩耍。

跟艾、修雷特等貓人是近源種的樣子,差別在頭上的耳朵是圓弧形,尾巴末端有團黑色的毛球,她是獅人(Sekhmet),跟獸王同種族,是公主沒錯。

「科莫諾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獸王並非病逝,而是受到人王的謀害而亡。」

「政變……」

「現在的科莫諾王國也只是名存實亡的人類和亞人的共和國。」

活了上百年的卡莉絲塔感嘆,自己只能眼看這個世界進入到不亞於重生紀元的混亂狀況。

「對了,卡莉絲塔小姐。關於麗妲的眼睛……對不起,我沒有能力治好。」

「不要緊的,我認識一位神醫。」

露出嫣然的微笑,把麗妲抱上馬,隨後再自己上馬。

「那些資金,我會讓孩子們過上好日子的。」

垂下的翠綠髮絲,她低頭感謝道。


『叩叩』

「納歐斯醫生,您在嗎?」

牽著麗妲敲響一個不起眼的民宅的木門。

「真沒想到有人知道老夫在這呀……」

門內傳來老人的應門聲,打開門後,看見一名帶著烏鴉面具的老者。

「哎呀哎呀,這不是卡莉絲塔小姐嗎,二十年過去了還是一樣漂亮呀,有什麼問題嗎?」

「希望醫生您能幫助她。」

將麗妲帶到前面,疫醫立刻發現了麗妲的異狀。還沒說明症狀,他就從口袋裡拿出手套帶上,一手拿放大鏡,一手用手指撐開莉妲的眼睛一瞧。

麗妲的瞳孔上覆蓋一層混濁。

「嗯,眼睛受傷了阿。」

「能治好嗎?」

「老夫出手的話,一定可以。」

他自信地說著。

「但必須要動手術呀……在那之後已經八年沒幫誰看過診了。」

他望了一眼他存放醫療器具的盒子,不禁感嘆,看起來沒有什麼動力

「怎麼了嗎?」

「其實,老夫在九年前,救助過『札克』。救助一個惡魔是一名醫生的恥辱,在那之後老夫不再旅行,在這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唉……老夫真不該去那個村莊的……」

「醫生不再行醫了嗎?」

「放心,既然有人需要幫助,老夫也不能見死不救,這就是老夫的醫道。」

聽見疫醫消極的情緒表達,卡莉絲塔心懸了一下,很怕疫醫因為打擊放棄了醫生這條路。因為也想不到有誰的醫術能超過他,這樣麗妲的眼睛就沒了治癒的可能。好險疫醫一句話讓卡莉絲塔放下心。

「小姑娘一定能重見光明。」

疫醫伸手摸了摸麗妲的頭,麗妲懷著感激的心抬頭微笑著。


由於這個手術過於精密,疫醫需要超集中注意力,所以要求卡莉絲塔晚上再回來接她。

雖然很擔心,但也只能相信他了。

卡莉絲塔打算趁這個機會好好散散心,沿著河邊走,設了個沒有目的地的旅行。

有個小村子依河畔而建,在裡面有一個小教堂。

卡莉絲塔注意到院子很多小孩再一起玩耍,全都是不同種族。

「又是那樣嗎?」

心中早早就有答案,這裡是宗教性質的孤兒院。

『這是——?』

風中飄過鼻尖的味道讓卡莉絲塔突然睜圓雙眼。

在她眼前是教堂裡面的一個嬌小少女,正站在窗框上吃力的伸長身體,用抹布擦著拱門窗的窗頂。

少女及肩口的髮尾是茶褐色,但新長出來的髮根顏色卻是白色,是染過頭髮好幾個月以後不補染就會出現的布丁頭。

頭上尖尖的貓耳,和細長的白色尾巴暴露了其貓人的身分。

雖然形象不一樣,但身上的味道細節卡莉絲塔絕對不會記錯,畢竟是她漫長人生中都算得上非常重要的一個人。

「艾?」

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窗戶前,手扶著窗戶與少女如海洋湛藍的眼睛有了交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