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遊戲心得】仿造神明的代價即是模仿本身,七草日花的WING篇《閃耀色彩》

疼痛擅長人種狐良 | 2021-10-03 21:59:50 | 巴幣 5126 | 人氣 514


「幸運的時間已經結束了。」


食前須知:
WING日花線完全捏它
N6超破日文注意!
個人超譯注意
(我看網路上にちか有虹央跟日花兩個翻譯,但是日花比較像是にちか給人的感覺而選用了日花



七草日花,造成四月時SC玩家哀鴻遍野的超鬱路線偶像。
將整條線攤開來看,就能明白這次的背景設定多麼奇異,
與背景角色七草葉月、283社長天井努直接關聯,往外拉伸出一個不會登場的偶像八雲なみ
即使一如往常的WING線是偶像「為甚麼要當偶像的理由」的起源故事,
本線更像是一段主線明確的電子小說,一步步接近七草にちか與八雲なみ背後所發生的事情。

故事的開頭,在CD行的倉庫。



在CD行當前台的七草日花又拐又騙的將製作人騙進後方的倉庫,
拍照並且用「我會大叫喔」來威脅製作人讓她去面試283事務所,
在序章與第一賽季拉出了兩條線,一條是製作人覺得她很「平凡」但是對於偶像的喜歡與憧憬拼命地像是要溢出來一樣,
這一刻就讓人覺得心痛了,閃耀P的平凡可不是一個常見的詞彙,而閃耀色彩大家手上培育過的偶像,
也很少會用這一點來完全形容一個角色,然而日花主打的就是「較他人努力了200%的凡人」。
這個描寫像是詛咒一樣,時不時出現在後面的故事中。
在WING線中,你不會看到製作人想使她脫胎換骨,成為明星,七草日花無論如何努力,都是令人擔心的孩子。


而第二條線則是日花其實是283事務員七草葉月的妹妹,葉月一直反對日花當偶像,
而跟她做了如果不能得到WING的優勝,那就放棄吧的約定。
到故事的中段,玩家其實都會得到和葉月類似的心態,因為現在的日花,不過是某人的仿造品而已。

八雲なみ」


某天日花讓製作人聽了她最喜歡的偶像八雲的曲子,這時我們才知道,原來日花一直在模仿某個偶像,
283過去曇花一現的傳奇偶像,八雲なみ。
並且日花相信著八雲なみ在訪談裡說到的「不是穿合腳的鞋子,而是讓腳去配合鞋子」,
這也出現了因為日花太拚去還原八雲的步伐,被製作人喊停,還與製作人吵起來的橋段。
這邊重要的台詞居然不是日花的,而是製作人的「這些行為有甚麼意義」的質問,
帶起玩家的想像「我們要看到的是怎麼樣的偶像」,痛苦與開心、虛假與真實在這裡衝突著。

而對於製作人而言,「若不是自己開心地去跳的舞步,那就沒有意義了」、「八雲なみ可不是神明啊」。
在現實上來說也是這樣,WING只是一個過程,若要繼續跳下去的話,是不能一直穿著別人的舞鞋的。


「日花所憧憬的,想成為的,難道是會露出這種痛苦表情的偶像嗎?」

「平凡。」


「請預言吧,預言能夠做好。」
「請說吧,說我很可愛。」
「很可愛、能做好、沒問題……沒問題……」


在第四賽季之後就是WING的準決賽和決賽,在這裡會看到身心瀕臨崩潰的日花,
去廁所裡面裝出僵硬笑容的日花那一幕,摧毀了一堆製作人的心靈。
而在落敗結局中,你會看到猶豫著要不要給她機會的事務員,與早已準備好要跟日花一起戰鬥下去的製作人,
然而等著製作人的,是已經放棄的日花。

「儲物櫃不整理不行呢,鞋子也,丟掉比較好吧。」

用一句事務員的「不知是遵守約定比較殘酷,還是不遵守比較殘酷」,
落敗的結局無論是日花還是玩家都鬆了口氣,但同時也會這麼覺得,這樣真的好嗎?
為了保護她,而不讓她做她想要的事情,到底哪邊才是對的呢?

偶像的本質


在故事的第四賽季,日花會在社長的辦公室找到當年八雲なみ的sample盤,
上面的標題並不是後來發行的「就是這樣!」而是手寫的「是這樣嗎?」
而在優勝的最後,日花才會告訴製作人這件事,並告訴玩家,在私底下製作人也有透過錄音室的人脈調查八雲なみ的事情,
原來當初八雲なみ是現任社長天井努塑造的偶像,而那不是真正的八雲なみ,甚至被八雲なみ喝斥「這樣子才不是我!」

一直以來,日花所模仿的就只是那一層名為偶像的外皮而已。
得知此事之後,日花才終於從八雲なみ的詛咒中解除。


而在最後,製作人一直抱持的疑惑「當初為甚麼會想培育日花當偶像」在這一刻才得到答案,
「是為了讓日花能夠走自己的道路。」
「為了讓這孩子幸福。」



七草日花篇是異常中的異常,當初的宣傳語是「大家的妹妹」,
而和製作人沒有邊際的打鬧、戳戳製作人的肌膚接觸,都讓人覺得這個孩子就是一個跟你在一起很沒有包袱的存在,
在此同時,你與她的關係也變得不太像是一般的製作人與偶像了,
這些設定我想都是要玩家除了愛上這個角色之外,也是為了讓玩家思考一個「你不想隨便看她落敗或是成功的存在。」

偶像的本質或許是外在要滿足觀眾的那一層皮,
但事實上是甚麼?我們對於偶像私生活又或者是期待在作品、演唱會、活動中看到的私底下的,真實的對方,或許才是我們最想要看到的。
而站在偶像的立場呢?不斷演繹著不屬於自己的笑容,那你的那張臉會是誰的臉?
一直用不適合自己的高要求要求自己,最後竟是要成為別人的複製品嗎?

除此之外,日花篇讓我佩服的,或者說是另一個嚇到我的地方,
應該是念製作人買熱量太高的食物與跟製作人說想要連續劇的BD這種事。
以前曾經對ノクチル說出等身大的偶像,現在我必須說這根本就是等身大的妹妹啊……

SHHis(シーズ)




最後來聊一下SHHis與OH MY GOD,這個組合名稱看起來就是She is(她是),
原以為是指「她是甚麼」,但看了劇情之後更像是「她要去成為甚麼?」,
而第一首OH MY GOD本以為是對於日花的諷刺,而現在已經不會這麼想了,
OH MY GOD的呼喊,無論是不是對著八雲なみ,又或是現在的SHHis,
這首歌在訴說的是無論觀眾看見的是哪一個虛假的她們,能與這些戰鬥的永遠只有在那背後真實的自己。

You & I 持ち合った
Eye to eye それぞれ
視線は違えど
We set the same target

看著同樣的東西,卻有不一樣的見解,只因目標一樣,所以才在此刻相遇。
這就是偶像。




我只是來看偶像開開心心的唱歌跳舞的嗚嗚嗚。
不得不說長髮日花的設定是接髮這點真的是過分of過分,
那就像是連一點點的小細節都不讓人呼吸一樣,
音樂、劇情、人設,每一段都可以把人摧毀殆盡。
閃耀色彩真的很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