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廢墟圖書館同人-牙齒離家出走的姆指士兵與撿到的食指代行者。(新版)

千陽 | 2021-10-03 18:00:39 | 巴幣 102 | 人氣 92



手指愛心平行世界的番外篇







注意事項:

LOR程度的血腥獵奇

增加了個人喜歡的小細節(梗)w







後巷深宵即將拉開第一波序幕。

屆時,無以計數的清道夫將清洗後巷的一切。

與此同時,安東正全力快走在後巷的街道上。

不是不想用跑的,而是因為先前為了治療所打的麻醉尚未退乾淨。

勉強用跑的,若不小心摔倒只會更浪費時間。

時間緊迫,安東沒多想地決定抄近路回家。

他覺得平時危險的捷近,在離後巷深宵這麼近的時間點上,不可能有人閒到來擋道。




走著,安東眼角餘光捕到一道光。

心裡想著『這裡沒有路燈吧——?』同時轉頭望去。

滿月的光芒下,小巷道比平常亮了些;皎潔月色下的純白斗蓬,更明亮地像一道光。

安東心底一驚。

——食指代行者?!糟、咦,他好像沒注意到我?

腳步頓住的同時,在心裡暗罵自己幹麻做出可能讓對方注意到的奇怪動作。無論會和對方進行什麼樣的交流,以現在的情況都很要命啊!

本想裝什麼都沒看見,快步走過。

但當他經過那位代行者身邊時,忍不住好奇心,偷瞄了一眼動也不動的人。

代行者低頭看著手上的小紙條,安靜得像尊雕塑。

即使安東快步走過身旁,直到快走到轉角,代行者也完全沒有抬頭的意思。

——看得這麼專心,那是指令嗎?

——不管是什麼指令,現在還站在街上不動是想死嗎!?指令……該死該死!!

安東在心裡把自己罵了無數遍,站在轉角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低下頭說道:「十分抱歉,不好意思打擾您。」狠不下心爛好人廢物!!

話還沒講完,只見白色的斗蓬劃過腳邊,同時一張小紙條遞到眼前。

「你知道什麼是E值嗎?」

安東一邊斟酌該如何有禮的回答,一邊繼續罵自己語句順序錯了;應該把提醒後巷深宵的句子擺最前面,一來一往的對話又得花多少時間?!

「不用多禮了,姆指先生。看你走得這麼急,時間肯定差不多了吧~」

「……是。」回答時,瞄了眼遞來的紙條。

『——數完E值方可歸家。』

E值?E值是、靠杯啊!!「E值是數不盡的。」

「嗯。果然,不愧是指令。姆指先生的臉好像寫著,幹麻不早點問人唷?」

「我我我——」

「我想的是家。」

——哩系咧共三小???

「接到這指令時我馬上想到,現在住的地方能算家嗎?那只是我『現在住的地方』。繼續住下去應該沒事,但若指令判定失敗的話,又很麻煩。而且我會很不爽,指令竟然隨便就把那邊認定是『我家』!」

那人自顧自地不停抱怨著。

安東想打斷他的話,但他不敢。

「如果繼續住下去,指令判定成功的話,會讓我更不爽了啊!!」

「成功的話,不就表示指令知道我『真正的家』在那裡了嗎?!」

「如果我一直換地方住,是不是總有一天能找到『真正的家』?」

「雖然時間無限,但又不能保證每次都能拿到一樣的指令!」

「試著去找看看?找看看找看看找看看?不,我不想再次絕望了。而且又找到的會是殼的家,還是魂的家?找殼的家幹什麼啦真是的!」

「找到了又怎樣?我早就沒有記憶了啊!」

「總不能和他們說救救我?還是該說殺了我?不管那一個都只會讓人覺得困擾吧!?」

「對吧?」

「呃——」對方突然抬頭盯著自己,安東一時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十年不見的家人突然跑來,說什麼『救救我』啦『殺了我』啦什麼的,只會讓你困擾的,對吧!」

「啊~想太多。不管那一個他們都做不到,嘖。」

「看家人一無所知地活著,那幸福的樣子?我會怎麼想?次數一多起來,我可能會受不了吧?」

「千辛萬苦就為了把家人找出來殺掉?不對,找到家也不能保證同時也找到家人吧?沒有人就無法確認找到的到底是殼的家,還是魂的家了嘛!這樣的結局,從根本開始就沒意義了!有那種空閒還不如多睡點還比較爽呢!!」

「指令難不成是打算要我放棄過去實驗?」

「不。拿走希望還不夠的話,下次就拿走未來。不能只有我們沒有未來,妳說得很對,我也是這麼覺得。」

他深深地嘆了口氣。

「抱怨完後果然爽快多了。所以說,請讓我借住一下吧~姆指先生!」笑。

——等一下,這結論是怎麼來的?!還有,你憑什麼覺得一個姆指會讓食指借住???

「時間不多了,其他的路上再說看姆指先生走路的樣子八成是有傷在身你指路,我背你吧!」

——你竟然好意思說時間不多了!被他牽著走,都忘記快、草!你的背是這樣背的嗎喂!!

安東被一把抱起。

「往那?」

心裡有一大堆話想吐槽的安東,默默地指了個方向。沒辦法,繼續浪費時間可不是開玩笑的。

「姆指先生會怕高嗎?」

「不會——啊啊啊啊!!」

「哇啊!!」

安東完全搞不明白,為什麼對方只是輕輕一動,下個瞬間都市的夜景就出現在腳下。

完全預想外的發展和瞬間的失重感,嚇得安東下意識叫出聲。

「嚇我一跳。不是說不怕高嗎?」笑笑。

聞言,安東整張臉都紅了。「真真、真的非常抱歉!!」看他滿臉惡作劇成功的燦爛笑容,肯定是故意的。但也只能老實道歉,誰叫對方階級比自己高,連小命也都在對方手上。

「都互相看過對方丟臉了嘛~幫個忙,互相忘記這回事吧!欸嘿。」

「是……」安東也想大大地嘆一口氣。

「快到了嗎?」

「咦?啊!」安東這才驚覺他們飛在半空,很好奇對方是如何辦到的,但現在可沒閒功夫管這個。四處張望著,注意到熟悉的建築後連忙指著:「那邊,賣煙的招牌附近。」

「好~」

抽空偷看他到底是用什麼東西飛行,並沒發現任何所想到的工坊道具。倒是他身後好像有什麼半透明的東西在動來動去,在大樓的陰影籠罩下,安東看得不是很清楚。

腳下開始隱約傳來不吉利的吵雜聲。

「我的情況你也知道,請讓我借住一下~不對,可能要住上一段時間。因為我的錢在上個指令花完了。」

「這……」

「咦~不行嗎?姆指先生都已經冒險提醒我了,再冒點險收留我應該沒問題吧?嗯?果然還是住宿費的問題?不然,用身體來付住宿費如何?姆指先生想做什麼都可以唷~?」

「請恕我拒絕。」

「怎麼這樣~不多考慮考慮?」笑笑,「啊,我想到了。我來占領姆指先生的家吧!如此一來,就沒有住宿費的問題了嘛!這主意超讚的,對吧?」

「……」對個屁!!

「到了。」

正全力思索該如何有禮地拒絕的安東,這才反應過來,「——那棟的三樓。」仔細想想,他剛剛說的話,大概只是基於姆指的紀律,禮貌的問一下,自己的回答其實不重要。就算不失禮的拒絕,他總不可能乖乖打退堂鼓,又不是不要命了。

「好,哎——啊。」

「?!」

突來的失重感使安東反射地抓緊了,視野瞬間翻轉,模糊的星空出現在腳底。

重物落地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安東抬頭朝音源望去,香煙的招牌砸中了幾個倒楣的身影。

離得近的清道夫們紛紛一躍而起,跳上招牌並朝他們投擲武器。

飛離的速度沒有很快,且身在半空根本無法閃躲,現在才想拿槍也遲了。

安東覺得清道夫的武器打不穿『手指』的特製衣料,但衝擊力道多少存在。

而且飛行裝置若被打壞的話,他們馬上就會掉進清道夫的層層包圍中

「小心!」安東一手護住他的頭,一手揮開直擊而來的武器。

眼看著像手斧的武器就快打在代行者身上,安東奮力伸直了手,千鈞一髮之際將其推開。

「——沒事吧!?」手底下的身軀突然一僵,以為他被擊中的安東慌慌張張地問道。

幾乎是同時間,數道黃色的微光分別從不同的角度劃過身周,所有襲來的武器一一被彈開。

安東驚訝地四處張望,心想:「掩護射擊!?可這彈道亂七八糟,到底是從那裡——」星空除了滿月之外空無一物,而地面——安東不覺得有誰能活著混在一大堆清道夫之中。

背後的衣服被拉了拉,安東這才回神,急忙問:「你沒事吧?」

「你抱小力一點就沒事了。」

悶悶的聲音從胸口傳來。

「?!」察覺把對方的臉用力按在胸前,安東嚇得立刻鬆手,「——真的非常抱歉!!」

「噗啊,沒事沒事。剛剛真是好險。」你的頭差點被警戒蜂變得很通風了呢~

「是、是啊!」視野再轉,安東緊張地抓住代行者斗篷邊緣的金色圓環。

大概是他們已經飛得夠高,清道夫們也不再投擲武器;似乎也沒打算放過他們的意思,一直跟著移動。

也或許是滿街都是清道夫,所以才有追著不放的錯覺吧——安東樂觀地想著。

「準備。」

「——是。」安東定睛一看,他們已經飛到大樓附近。




降落在三樓走廊後,安東急忙說道:「這邊走過去第二間!」

追著他們的清道夫紛紛爬進一樓走廊,開始往三樓突進。

在安東用有些不利落的手轉著鑰匙時,離他們最近的清道夫們在道道藍光下從一位位變成了一塊塊。

門一打開,安東還沒來得及說話,便被推了進去。

突如其來的一推嚇了安東一跳,他很快轉念想到,對方大概是覺得他用走的太慢了。

尚不能行動自如的身體踉蹌地跌坐在地。

回頭,只見門迅速關了起來。

卻不見對方身影。

安東嚇得到抽一口氣。

「什——」什麼?!等下——你在想什麼啊!!

有些不穩地站起來去開門時,被還麻著的腳一絆臉差點糊在門上。

奮力拉開對現在的他來說有些沉重的門,「靠靠靠——喂,快點過來!! 」

他驚訝地回頭看著安東。

那難以置信的神情,讓剛剛被他嚇得不輕的安東蠻爽的。

此時,安東才注意到情況和他想的根本不一樣。

激戰?完全沒有!

僅僅是經過開門關門的一小段時間,現場只剩地上的痕跡可以證明多少清道夫曾經存在過。

——總不會我開個門就花了一天吧?靠……還以為他是不要命了,沒想到、咦,他的劍怎麼變成了槍?啊槍呢?難道我剛看錯了嗎??不對不對,我不想知道那麼多,總之——

「快點過來!! 」




可以說是關門的聲音一響起,安東就後悔得想撞牆,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請您隨意吧。可以的話,請您什麼也別問……」我到底在幹什麼啊啊啊——可是,我真的,呃啊啊啊!!

「那麼,我就不客氣地宣佈這房子由我占領啦~姆指先生別擔心,我不會和你收住宿費,請把這當自己家隨意吧~」笑笑笑。

——救命!!











追加極短篇,3



把人推進去並確認門關好後,轉身離開。

——真是太丟臉了,竟然把真心話直接講出來。不愧是指令,一張小紙條就能讓人理智斷線。

『救救我』

——不認識才會不小心沒忍住吧?

『救救我』

——我以為我不會再說這種天真的話。

『救救我』

——真是夠了。

藍光淨空身周後,有著黃色線條的長槍出現在手中。

扳機扣下的瞬間,黃色的閃光如暴雨傾洩後,鮮紅的液體從建築物縫隙噴湧向地面。

在他目所不及之處,一道黃色的閃光如流星般朝地面直墜。

——沒有辦法救的話,至少讓我們安息啊真是的!!




「喂,快點過來!! 」




——有辦法救的話?那先讓我好好睡一覺吧~?欸嘿。






追加極短篇,4


「哎呀,主軸突然斷掉什麼的,應該不能算是我沒保護好這裡吧?」

「管它,熱水機沒壞就好了。」

「等下會有人來修吧?我又不會修。」

「有客人要來啦~耶——」




喝著熱茶的食指紡織者不禁心想——難不成會有食指修理工嗎?














神木特製メーカー
神木屋さ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