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羅德島的思念與忘卻。 其之十七,任務開始。

Keymind | 2021-10-03 17:18:07 | 巴幣 1112 | 人氣 234





  其之十七,任務開始。




  本是浪漫的氛圍,兩人最後卻是不歡而散,而因回去的目的地相同,清道夫只是靜靜跟在氣呼呼的普羅旺斯身後。

  「……」

  清道夫感覺有些奇怪,理論上……現在應該是在演戲……吧?為了讓那個刺客放下戒心的一齣戲,但如果是這樣……那普羅旺斯也許是一個天生的戲班子也說不定,那眼角的淚水未免太真實了。

  兩人走回到了羅德島卻不見普羅旺斯有任何消氣的跡象,清道夫也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哪個地方惹她生氣了。

  「就算不喜歡腕甲……沒道理啊……不喜歡別拿就是了,那麼氣幹什麼?」清道夫碎唸,而兩人也不知不覺回到了後街小巷。

  啪。

  普羅旺斯拿起之前跟斬刀放在一起的組合弩,她不發一語就準備離去。

  「啊,喂!」清道夫抓住她的手臂,一臉不解:「已經回到羅德島了,可以正常一點了吧?」

  「我看起來很不正常嗎!」普羅旺斯的聲調依然很高,發現對方是真的生氣的清道夫也趕緊放開手。

  「妳……怎……我……呃……但……」實在弄不明白的清道夫在這情況也陷入了混亂。

  「……」普羅旺斯盯著手足無措的清道夫,她咬著嘴唇、似乎在忍耐些什麼,她想開口卻又有什麼東西讓她把話吞了回去,掙扎了一會,最後她還是選擇轉身離去。

  「……」同樣沉默的清道夫看著普羅旺斯氣息真的開始遠去,她倒坐在牆邊,望向已暗沉的天色——

  「到底哪裡做錯了?為什麼我總是讓她……」











  隔日早晨,羅德島獨立醫療觀察室。

  「唔啊啊啊啊啊!」

  普羅旺斯坐在床邊,將頭悶在棉被裡,然後盡情的釋放情緒。

  而躺在醫療床上的,是兩天前遭遇刺客而受重傷的尼古拉斯,一旁削著蘋果的則是相對沒那麼嚴重的艾達。

  「呃,所以簡單來說……普羅旺斯小姐想要跟對方演一齣戲來欺騙那個傷害我們的刺客,然後把他引出來……但是……」艾達試圖讓自己的苦笑不要太過明顯,手上的動作也不知覺的停了下來。

  「我沒有想到自己會入戲那麼深啊啊啊啊啊!」普羅旺斯羞愧的大吼。

  「喂,小狼狗。」尼古拉斯嘗試要喊住普羅旺斯。

  「你才是狗啦!」普羅旺斯毫不猶豫直接反擊,這讓尼古拉斯頓時像是被揍了一拳般眼前一片空白。

  「我、我本來想說不要和那隻大笨鼠先講好,這樣才會真實,但、但!我沒想到她有準備禮物啊啊啊!而且我還把那漂亮的東西丟進運河裡!鐵定找不到了!啊啊啊啊!」

  「呃……妳冷靜一點……妳好好說明的話,我想救命恩人她能夠體諒的。」

  「明明是我想出來的方式……我卻忽略了自己的情緒……那隻老鼠明明那麼用心……我還打了她一巴掌……但、但她說話也很傷人啊!可是我知道是我的問題……啊啊!怎麼辦啊!」

  「啊……語言已經開始支離破碎了。」

  不管是在天災信使的群體又或是羅德島,普羅旺斯絕對都是大家公認的好脾氣,也因此有非常良好的人際關係,基本上她幾乎沒跟誰起過衝突,所以也不知道自己跟人吵架是什麼樣子。

  萬萬沒有想到,本來預設好的戲碼自己卻走了心,在回羅德島之前氣其實就已經消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情緒只有滿滿的愧疚和任性之後的懊悔感,她甚至不敢直視清道夫,這也是她急著想離開後街小巷的原因,但因為事情沒有解決,普羅旺斯自責地整晚睡不著,又不能隨意和人述說這件事情,最後就以探望名義跑到艾達和尼古拉斯的醫療室宣洩自己的情緒。

  「救命恩人雖然看起來很兇,但她幫助了我們也是事實,我想她應該沒那麼不好溝通吧?」

  「我哪知道,她有時候看起來就瘋瘋的!而且做了那麼過份的事情誰都會生氣吧?」

  「但是……你們還是要執行這次計畫吧?」

  「……嗯。」普羅旺斯大大吸了一口氣,顧不得形象,她用指節擦掉鼻水然後點了頭。
  
  「那……妳們還是要好好溝通喔,畢竟溝通很重要的,尤其這跟性命息息相關,」艾達又笑了一聲,但她這次則是看向尼古拉斯。

  「妳這……嘖!」尼古拉斯本來想吼出些什麼,但他卻將聲音吞了回去。

  「這麼說來……抱歉都在講我的事情……你們的傷還好嗎?」稍微冷靜一些的普羅旺斯這才想起,眼前兩位可都是遭到刺客襲擊的重傷患者。

  「要不是救命恩人,我現在一定沒辦法坐在這邊削蘋果,而且羅德島的醫療技術絕對是一流水準,妳看我才兩天就有辦法下床走動了。」艾達拉起衣邊,那原本深長的傷口如今看起來就只有像是劃傷般細小,然後她將眼神帶向躺在床上的尼古拉斯,神情明顯多了些哀傷。

  「少用那個眼神!老子又還沒死!還有,妳到底要壓多久?」尼古拉斯露出尖牙,他怒視壓著棉被的普羅旺斯。

  「啊,抱歉!壓到傷口了!?」普羅旺斯趕緊收回雙手,她才注意到尼古拉斯的右手似乎已經接回去了。

  「手……還好嗎?」

  「……」見對方沒有回應,普羅旺斯只好將疑問的眼神重新投注到艾達身上,但她只是搖了搖頭。

  「醫生說尼古拉斯的右手就算接回去,最大復原程度也只有原本的四分之一,依照那個情況……他還想擔任天災信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普羅旺斯張嘴,但她不知道自己能說些什麼,最後只是黯淡講了一句「抱歉」。

  「為什麼是妳要道歉?莫名其妙的小狼狗!老子從沒說我要就此放棄!」

  尼古拉斯將床被掀開,一隻鐵銀色的義肢舉了起來,普羅旺斯的黃瞳頓時豎成一線,她帶著不敢置信的語氣:

  「機械義肢?不、不可能……機械義肢需要做大量術前評估和完善身體機能才有可能執行……才受重傷都還沒復原……根本沒有能準備的時間……」

  「難道天災就會給我們準備時間?」

  「——」

  尼古拉斯那可愛扁肉的臉,卻散發著最嚴肅認真的表情,他吃力的讓義肢手掌開合幾次,每一次觸動神經都能看見劇烈疼痛在折磨著他。

  「老子是天災信使,負責第一時間到達現場,擋下所有的危害,後方的夥伴才能夠專心救援,我倒下了,他們又怎能放心?我就是大家的先驅!」

  「雖然正確用詞應該是斥候或是先鋒,但尼古拉斯總是喜歡說自己叫做先驅。」

  艾達笑得依然苦澀,彷彿尼古拉斯所承受的痛苦都會擴散給她一樣,她放下手中的小刀和蘋果,輕輕握住那隻機械義肢,要對方先不要再亂動了。

  「你們羅德島的醫療班和科學班為了這件事情大吵一架呢。」

  「可以……想像……」這句話讓普羅旺斯能輕易想到那時的畫面,希望病人好好休息把身體狀況養好的醫療班,跟見獵心喜迫不及待想裝上義肢的科學班發生爭執的樣子。

  「但尼古拉斯則是非常堅持立即進行手術,原本的手臂也送去當解剖的教學素材了。雖然表現的很不情願,但兩個班開始合作的當下,默契好得像雙胞胎一樣,就算沒什麼對談也能順利完成接合手術,羅德島真是太厲害了!」

  雖然跟自己沒有直接關係,但聽到羅德島被如此稱讚,普羅旺斯翹起了尾巴,似乎還是因身處在這個組織而感到驕傲與開心。

  「別提老子了,我們很好!那你們要怎麼做?已經確認那王八蛋是誰了嗎?」尼古拉斯大吐一口氣,盯著抓住自己手的艾達,他也不再多做任何動作。

  「昨天行程之中,那隻老鼠有偷偷塞小紙卷給我,可能是怕我有什麼反應,所以她有暗示我之後再看,我想這跟你們也有關……所以我們一起看吧?」

  語畢,她將綁在紙卷上的紅線拆開,然後三人一起湊上去看了裡面的內容。

  「……」

  紙上寫得是刺客的情報,其內容完整到讓人無法質疑裡頭的內容,包含名字、外貌、能力,以及……他所擔任的職業。

  裡頭的內容換來的是一陣沉默。

  「哼,原來如此!」尼古拉斯率先打破沉默,他若有不甘地將身軀往後躺回床上。

  「……所以她在那時候才會說『你們也是天災信使』這句話啊……妳打算怎麼做?」艾達看向皺著眉頭的普羅旺斯。

  「……不管是誰、什麼理由,他會傷害我們,那他就是敵人,而且……那隻大笨鼠應該不會接受任何其他可能的建議,我會做的!就依照計劃執行!」普羅旺斯雙手不自覺施力,紙卷也被捏得起了皺折。

  「……千萬要小心。」尼古拉斯轉身改成側躺,讓人看不見他的表情。

  「咦?」那句話也確實讓普羅旺斯愣了一會兒。

  「……不是老子臭屁,雖然我源石技藝適性沒有那麼強大,但我的作戰能力也能說得上是一等一的,那個傢伙……很強。」

  「放心……」

  抬起眼,注視著那什麼都沒有、乾淨而無瑕的白牆,雖然那隻老鼠一定不會認同,但她覺得這顏色跟清道夫很相像——純粹且穩固。

  普羅旺斯拿起天災信使專屬的通訊設備,在開啟通話之前,她做了回應:

  「我有那隻大笨鼠,我相信她。」












  時間來到午後,清道夫已換回原本的裝束,她正做著任務前例行裝備檢查——

  總是預防萬一而懸掛在頸下的防毒面罩,既是遮蔽面貌,也能防止進入吸食到過量的源石粉塵。

  用磨刀石將斬刀的刃面磨得更加鋒利,同時將刀把上的纏帶重新綁緊以防滑刀。

  抽起匕首,輕鬆在掌中上下旋轉之後拋向空中,再不偏不倚的以指尖接住刃鋒改為拋擲的姿勢,確認協調性沒問題後,將其纏緊在大腿邊。

  最後她看向自己的手掌,那是連許多男人都嘆為觀止的厚繭,那可以說是她經歷過一切風風雨雨的證明。

  『不知道她看到這樣粗糙的手掌,會有什麼想法……』

  她嘆了口氣將護手甲套上,剩下的,就是等待普羅旺斯的通知了……如果她有打算依照計劃的話……

  「吼嚕。」

  一聲野獸的低鳴,清道夫轉過身子,是與那大尾狼有著同樣色系的葡萄先生,牠低鳴著,一步步走向清道夫,就算語言無法相通,但氣息之中的敵意已經佈滿了整個小巷。

  「……」

  清道夫將斬刀放置一旁然後蹲下身,葡萄先生的脖圍掛著一封信紙,雖然戴著皮製眼罩的牠理論上看不見任何東西,但清道夫依然能感覺得到對方散發出來的殺意,對,貨真價實的殺意。

  「……」

  清道夫伸手要將信封取下。

  「嗄!」

  而葡萄先生也毫不客氣地張口狠咬住清道夫的手臂,力道之大讓她的鮮血立即像是小型瀑布般灑落整地,但清道夫只是默默承受,並沒有做出反抗或是擺出任何不悅的表情。

  吼嚕嚕嚕嚕!」即使已經緊咬不放,葡萄先生依然將唇邊的牙齒全部露出,以顯示牠的憤怒。

  「……抱歉,我知道你不能跟她去,我也知道我讓她一個人去面對危險,還有……」

  我又讓她難過流淚。

  「過去,我沒有守護好我最重視的人,現在,我跟你保證,過往所有的事情,都不會再發生。」

  雖然彼此第一次見面就互看不順眼,但清道夫能從那尖牙的力道中,感受到相同的感情,她伸起另一隻手,用手背輕輕觸碰葡萄先生的毛髮。

  「……哼!」葡萄先生中途甚至刻意再加大咬力,就算突然把她的骨頭咬斷也不足為奇,但隨著清道夫給予的保證,牠鼻子大大噴了口氣,然後緩緩鬆開嘴巴。

  「我不知道這時候該說什麼,我只能說聲抱歉。」

  「啐。」葡萄先生不屑的回應,牠抬起頭讓清道夫可以去拿脖子上的信封。

  「這時候……應該要說聲……『謝謝』吧?」

  葡萄先生面無表情立坐在前,牠向前只是用鼻頭推了推那被咬傷的手臂,彷彿在催促清道夫『別管那些事情了,趕快確認吧。』

  清道夫打開信封,裡面只有短短幾個字而已。





  情報確認——







  任務,開始。









  待續。
————————————————————
  後記。




  啊——抱歉,這次真的拖了有點多時間。

  一來身心俱疲是事實,但是我也要承認KK被破曉傳奇帶走了一百個小時wwwwww這代好棒啊(´-ω-`)

  這邊獻上我非常喜歡的裡面的歌,我個人覺得非常有感覺!


  回到小說~~~~

  這次也算是個過渡章節,沒想到普羅旺斯竟然自己走心了!我在試寫的時候問了自己,任何計劃的事情都會順心如意嗎?如果不會,那往往是最意想不到的事情,而我的畫面正是提出該計劃的普羅旺斯走心的場景。

  她沒有想到讓自己進入當下那個情緒是如此難以控制的事情,她也沒有想到傷害到對方,一絲眼神一絲動作都能讓她感受痛苦,更沒想到一向木頭的清道夫竟然也有準備禮物,那完全出乎意料之外,順著氣氛做出那樣的舉動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了。

  而清道夫也不過就說了一句話,卻對普羅旺斯有著深厚的打擊——

  哎呀呀,我們的大尾狼呀,您可能沒發現自己已經深陷其中了對不對?妳糟糕了妳(大笑)

  尼古拉斯和艾達的戲碼補回在這章,我喜歡尼古拉斯在很多地方的堅定,尤其是「天災不會給你準備時間」這句話更是套中所有天災信使隨時都要面對未知的危險,少了戾氣的尼古拉斯更加討喜了呢~艾達就變成守護天使的角色了wwww

  那麼,下一章就要進入正戲了,也是KK有點擔心的環節,但我相信可以表態自己想表達的故事的!

  如果有任何想法建議,歡迎留言、回應跟KK交流~也希望按個讚讓我知道你們有觀看支持,謝謝!

  我是Keymind,KK,我們下章見!







創作回應

伊凡尼古拉斯
先吐個嘈,這篇的糖是尼古拉斯跟艾達吧?
有夠閃https://i.imgur.com/PC9Er0v.gif

真的是不知不覺啊~普羅旺斯約會的提議讓自己越陷越深,真的是最棒的一步啊!https://i.imgur.com/JP7P6lE.gif
因為無意間的越來越近,近在咫尺的呼吸跟體溫催化了情緒,毫無準備的狀況接下了清道夫的真心一擊,連續被重擊的普羅旺斯表示早知道應該要套好招的https://i.imgur.com/6L8cllK.gif

但是套招就不好玩了啊www 這就叫做自食惡果了?(成語錯用

一整個直男到不行的清道夫一整個不好受啊…就算打起精神的應戰,如果就這樣去的話,搞不好會出事的喔…還好葡萄先生帶來了口信,也帶來了葡萄先生的擔憂和普羅旺斯的難過…這次正直的清道夫給予的承諾很棒唷!

「過去,我沒有守護好我最重視的人,現在,我跟你保證,過往所有的事情,都不會再發生。」

這句話,遠勝過千言萬語的情話…對於守護人們遠離天災的天災信使來說,這或許是最甜美的情話了,希望清道夫能直接面對普羅旺斯再說一次啊!!

再來,就是應戰的時候了吧?我期待好久了~~~https://i.imgur.com/gv65OkR.gif
對於這失控的目標,來個夫妻合體技吧!(別亂許願wwww

謝謝KK的文章,辛苦了!
2021-10-04 14:38:15
Keymind
這篇的糖絕對是尼古拉斯和艾達沒錯的XDDDDD

普羅旺斯至今都還沒意識到自己早就深陷得無法自拔,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wwww清道夫這種默默放毒的行為也是很可怕的XD

清道夫在這個事件真的挺可憐的,細心事前準備、給了一個不錯的約會行程、在刺客試探又展現出極高的保護能力去讓普羅旺斯放心,結果最後卻被普羅旺斯的計畫弄得不知所措,而且自己還深信這不是在演戲嗎?為啥會變成這樣!!!?

是,以葡萄先生的角度來說,清道夫同意讓普羅旺斯自己先去犯險當誘餌這件事情在他的立場他就是覺得「清道夫就是一個隨處可見的渾蛋!!」但面對清道夫真誠的回應,葡萄先生始終也是相信了這個人,我想那個咬也意味著「當普羅旺斯真的有個三長兩短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的涵義在吧~

我也挺喜歡清道夫那句話的,一句話貫穿了過去現在與未來,而這句話由清道夫來說,特別有說服力呢!!
2021-10-16 22:50:43
Cecil
難得我想站清道夫一邊,雖然最佳計謀就是連夥伴都要騙,不過看到清道夫無辜自責的樣子,我就不禁覺得,普羅旺斯你之後最好要跟清道夫認真賠罪喔!https://emos.plurk.com/d3a22a8b302dd79bca7021d2444b42a9_w48_h48.gif(有請元首代表生氣

話說「走了心」是中國用語,雖然也不是說不能用,不過應該也會有人看不懂吧?https://emos.plurk.com/62b132fd268c8af1994167e7c813f661_w48_h48.png

「我哪知道,她有時候看起來就瘋瘋的!」
等一下!普羅旺斯你這評價雖然沒有錯但你原來是這樣看待清道夫的嗎,我發誓我聽到清道夫在後台發出悲鳴聲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2/c7e982c82101fe96540b3ea198603a8a.JPG

艾達真是好孩子,一口一個「救命恩人」,清道夫快看啊,你多了一個粉絲https://emos.plurk.com/a2b5fc3cf32153674f54e06cde6f98be_w48_h48.jpeg

「難道天災就會給我們準備時間?」
本篇亮點在這裡,尼古拉斯,我敬你是條漢子!

醫療班和科學班意見相左的樣子真是躍然紙上,我完全可以想像科學班兩眼放光地說「誰?是誰要裝義肢?測試新玩具的時間到了對吧?Let's parrrrrrrrrrrrrrty!」https://emos.plurk.com/c6bfd9de8bf61d866c335d4206cf8eea_w48_h48.png

清道夫的事前準備雖然簡短,但感覺相當確實,不愧是本故事的戰力擔當。然後忍受葡萄先生咬手那邊,讓人想到他默默忍下普羅旺斯那莫須有的怒氣,可以說是把兩人這時緊張的關係給具象化了。雖然我覺得葡萄先生咬一個要去出任務的人有點母湯,不過這段我還是要給張星星貼紙https://emos.plurk.com/72fdd0ebd72edfc51a81d090fd740332_w20_h20.gif
2021-10-09 16:35:51
Keymind
我覺得普羅旺斯沒察覺到自己內心深處正在萌芽的一些東西是最可怕的狀態~~

普羅旺斯是一個單純的好孩子,她做錯事情我相信她也會用自己的方式去彌補自己捅出來的問題~

「我發誓我聽到清道夫在後台發出悲鳴聲」 這句話讓我笑噴~而且意外的有聲音和畫面!!太棒了!!

艾達是打從心底感謝著清道夫,因為沒有她的幫忙以及她選擇拋下任務先救自己和尼古拉斯,她可能必須看著尼古拉斯在她面前死去,這對於艾達來說,稱她為救命恩人絕對是唯一稱呼了。

「難道天災就會給我們準備時間?」

這句話完全體現了尼古拉斯深處的個性,他並沒有因為自己被襲擊而有任何的抱怨過,反而是去想怎樣才能更快的回到他熟悉的領域之內,這一點我個人也給了很大的加分XDDD 雖然是自己寫的角色,但這一句話的出現,讓原本看起來只是脾氣暴躁的尼古拉斯多了一份重量存在!

其實葡萄先生攻擊清道夫,雖然我沒有去細寫,但清道夫是知道自己要被攻擊的,而葡萄先生也知道對方沒有做任何反抗,清道夫甚至沒有任何感受痛楚的情緒,只是默默承受著葡萄先生給予的警告與不滿,畢竟以葡萄先生的角度來說,清道夫就是一個隨處可見的渾蛋罷了!

雖然在最後他的確有感受到清道夫的真誠,但能不能接受可能也必須事後才知道了XD
2021-10-16 22:59:40
煙雨Mi-rain
突然找不到專版上的文章,只好到小屋獻醜了w

普羅旺斯入戲過頭這點完美地解釋了河邊過激的反應呢,因為笨鼠的一句話而變的一發不可收拾,甚至連道歉都無法說出口,大尾狼難得展現不坦率的一面,果然是深陷其中了https://media.tenor.com/images/606a7533dc13f80673f600466fd75387/tenor.gif

這樣的安排雖然有讓人dis阿普的風險(就那麼一點點),但同時也讓她的形象又又更加立體了呢,個人很喜歡KK的解法,畢竟世上總有出乎預料嘛,況且這還為之後的決戰情節的感情線上鋪了路,無疑是傑出的一手https://media.tenor.com/images/1decc9d89f0d002a0fe06ee1d31a2b37/tenor.gif
2021-10-10 09:43:27
Keymind
還好我去哈拉版找有找到,文章還好好活著唷!嚇死我XD

普羅旺斯還沒有發現自己身陷其中這件事情是一個很大的危機,之後她發現了我想她會更難面對自己的情感吧~~希望事後她能夠好好地跟清道夫面對這件事情XDD

我個性使然,越是完整的計畫我就覺得越會出現無法預料的狀況~所以其實我很喜歡普羅旺斯失控和清道夫感受莫名其妙的橋段~在感情線上的鋪陳希望可以好好完整地寫出來~
2021-10-16 23:02:1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