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第102集〈籠中之鴉〉

『。』 | 2021-10-03 14:26:35 | 巴幣 132 | 人氣 125


骯,大家好

累累病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在本集開始前,請記得追隨我的小屋

這樣就能在第一時間接收到更新通知囉



那麼,第一百零二集要開始囉



  『丟臉的廢物。』

  ...這是哪...?對了,我記得自己後來暈過去了?

  『嘿,儘管這場打得很難看,但我有義務不能讓你死在這裡。』

  啊,又是他,這低沉又充滿磁性的聲音只有可能是他。還有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沒有一句話聽懂的。

  『骯,你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被困在你這種打個架都要人幫的娘炮身體裡,真是個恥辱。』

  『如果你待得不高興,你可以滾出去。』為什麼非得被一個不知何時開始干擾我思想的怪傢伙指指點點的?真令人不愉快。

  『媽的,你是白癡嗎?要是我可以,早就一槍把你腦袋轟爛離開了。』

  『那還真是抱歉,你就繼續自怨自艾吧。』而且確實,你跟我說這些我也沒辦法。

  『我看了很多你腦袋裡的東西,聽著,你是個悲哀的小雜碎。』

  『比起一個連在心裡一對一對談都不敢露面的膽小鬼好多了吧?』你倒是現身,我們該是時候見見面了,別讓我一個人佇在這像是自言自語一樣。

  『你不夠格見我,我也不想看到你在自己內心裡嚇尿褲子。』

  『...沒關係...既然你開口了,我也剛好有事能當場問你,』試試看吧......也許這個稱呼能引起他什麼反應:『烏鴉。』

  『看樣子不該告訴你那麼多的。』

  『剛剛攻擊我們的那東西是什麼?它是誰?』好像叫做......火柴斷掉了?我不想稱那種東西為人,它顯然不是,而且,要不是這寄生在我體內的怪傢伙幫助,我們所有人可能都會在剛才的戰鬥中喪命。

  『我有准你問嗎?』

  『你很想出去吧,既然如此,不覺得讓我知道得越多,對你更有好處嗎?』他是那種生性多疑的人,說實話跟這種人打交道還挺好玩的。

  『少抬槓,等到你有必要知道的時候,我就會讓你知道。』

  『早知道晚知道,對你我來說都沒差別吧。』

  『好啦,我告訴你......那小伙子是古代的亡魂。』

  亡魂?要不是剛才那場戰鬥,我壓根不會採信這個說法......但看來現在不得不相信了:『多說點。』

  『你好像沒有很意外嘛。』

  『在科達安河谷待了一陣子,大概也不會覺得什麼事情特別奇怪了,』仔細想想確實,這片河谷有太多至今還解釋不清的事物了:『哭個不停的人、像土石魁儡一樣的猛獸、歷史遺跡、不知所云的碑文、樣貌陰森的骷髏......更別提突然聒噪起來的你這傢伙。』

  『啊,咬我啊,我已經好久沒享受跟人聊天的感覺了,陪陪我會怎樣啊?再說,我都沒嫌棄你了。』

  『嗯哼......你和它是同一種人,但又不完全是,』雖然還不能確定這推論是否正確......姑且說說看吧:『火柴斷掉了,他把你和獅子大帝都視為敵人。』

  『給我等一下......』

  『只是稍微做個簡單的推理。』天啊,沒想到我真的猜對了:『看你的反應,我的推測是對的吧?不然獅子還能是誰呢?既然你那麼熟悉魔動刀這武器,我想......幾年前在獅子王城廢墟挖掘行動後和我對話的就是你吧?』

  『獅子大帝,依我在你的腦袋裡待那麼多年對外界的觀察下來,現在這個時代根本不會有幾個人去提起這個名號......這絕對不是說說簡單的推理就能蒙混過去的。』

  這點他確實說得沒錯,那段歷史雖然深刻,卻不知怎地沒人曾去深究過——抑或是栽進去也徒勞無功,『所以,那是你?』

  『對,當時那是我......但也不完全是。』

  『我有一種感覺,直到魔動刀真正被挖掘出來,握到你手上後,我才有一種自己完整了的感覺,在那之前,我只認為自己被囚禁著。』

  『呃......你現在不覺得自己還是被囚禁著嗎?』囚禁在我體內,雖然我不是很想這麼說。

  『他媽的當然覺得,但至少我現在能隨時開口說話,在魔動刀被你找到之前的日子太漫長了。』

  『所以......你被困在魔動刀裡?』

  『我不知道,被困在自己的武器裡面這種事太扯淡了。』

  好吧,聽起來確實可憐又可笑,『看來你對現在的自己也不是很了解。』

  『像你這樣遲遲跨越不了思春期的屁孩一樣,成天埋首在自我懷疑之中,就好像我又經歷了一次。』

  『好,讓我們先整理一下。首先,你是烏鴉,魔動刀的主人,和獅子大帝來自同一個時代,還有火柴斷掉了也是,而你最後死在魔動刀下?不,等等......也許沒有死,總之最後你以奇怪的方式和魔動刀合而為一了。而我多年前在獅子王城廢墟裡的挖掘行動中找到魔動刀,然後腦袋就被你給侵蝕了。』這是我目前盡力所能夠理出的訊息了。

  『說得不錯,優等生。』

  『有什麼想補充的嗎?』難得能從這傢伙身上挖出這麼多資訊,想點辦法讓他透露更多吧:『對了,關於火柴斷掉了,它襲擊我們的理由是什麼?不只我,佩克還有那個小女孩也是。』

  『鬼才知道,但也許很快就能知道了,我的意思是,這垃圾地方或許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特別而已,隱瞞自己的人太多了。』

  『你是指誰?』

  『幹,自己去找啊,我像是徵信社嗎?』

  『喔拜託嘛,我只是想陪你多聊些。』

  『夠了,你這廢物也該是時候起床了。』

  『那代表我的身體沒事對吧?但我還沒有能夠醒來的感覺。』說真的,這感覺就像跟外面的世界失去聯繫一樣。

  『啊,真沒出息。』


* * *


  「呣......」

  「啊!Shoco你要去哪?」只見沉默寡言的少女也不報備地,便一頭直奔向某處,儘管調查團的夥伴們都在這周圍進行調查工作,窗外藍天仍放不下心地追上去,在場最清楚這片河谷的美麗和險惡者非她莫屬,如此一來尚處昏迷的句點便獨自被留在教堂廢墟的長椅上。

  「Shoco!呼...呼...等等我呀,Shoco!」少女對此呼喚沒有理睬的意思,雖然速度並沒有很快,但已是體力較差的窗外藍天無法長久跟上的節奏,Shoco越奔越遠......直到終於在某處停下,窗外藍天這才得以跟上前。

  「呣......」Shoco對於自己跑了多遠蠻不在乎,至少可確定的是這裡位於調查團他們工作的範圍之外,在這裡若獨自遭遇什麼事,是沒人看得到的。

  巫女大口喘著氣,躬身稍作休息之後,她也湊近正專注盯著眼前不放的沉默少女。

  「哥哥的傷口好燙,已經持續那樣十年了......早知道就不該接近那裡。」

  Shoco跪下的雙膝前有尊雙手合十的小石像,與呈跪姿的Shoco同高,上頭刻著「祈求者」一詞,似乎是這尊石像被賦予的名字,而兩張手掌大小的石板立於一旁,沉默的少女難得開口,對眼前的小塊石板呢喃著。

  「Shoco......」窗外藍天眉頭微微皺著,這樣的情形已經發生數次,仍對Shoco的狀況既不解又有些擔憂,這種時候若能知道身旁的這名神祕少女心裡在想什麼就好了,她如此在內心嘆道。

  少女唸完似乎是上面的字句,又恢復以往的沉默,微風拂來,茵茵原野騷動著。窗外藍天在這股沉默中不知如何是好,輕緩卻又內心焦急地望著四周,一成不變的景色,旁邊比人還高的巨石群聳立在草原上,上面的青苔及爬藤植物是唯一可證明歲月流逝的事物;調查團一行人所在的工作地點,剛才的教堂廢墟從此處望去不過是座洞窟,沒有接近的話完全無法見識到它的迷人之處;圍繞在洞窟周圍的房屋廢墟破損不堪,在這個地方,人族最終敗給了大自然,遭到淘汰之後,人們選擇更適合居住的地方遷徙而去;而放眼最遠處,早已無人使用的堡壘遺跡,即使年久失修,上面早已纏滿樹藤,仍竭盡全力矗立在這片河谷之上,平靜地俯瞰著河谷僅存的生物。

  「...好...!」經過片刻的沉思,巫女伸手把小石板給拔起,放在手上有些重量,頗具厚實感。同時也攬起Shoco:「走吧!逗留這麼久大家會擔心的。」她可不能慌張,只有自己開朗,不被這股沉默影響,才有機會走進這名少女的世界。


* * *


  「句點——」

  「...你還好嗎...?」

  「身體有好點嗎?聽到的話回應一下。」

  和緩的氣音呼喚著陷入昏迷而沉睡的人,就算伸出手掌輕拍臉頰,仍喚不醒昏睡的句點。

  雖然也不知道為什麼,原本說要負責看照句點的女子也跑不見人影。

  似乎除了她自己以外,其他人手邊還有工作在忙。

  「......」

  「...咈咈咈...」

  「...好機會...!」

  那人竊笑著。



碎碎念:

可能有人會好奇,句點多年前在獅子王城的挖掘行動發生什麼事

如果想知道可以前往這篇看看

這是我早期的隨筆創作,那時候還沒開始連載巴哈姆特事紀

可能會感受到火候尚未成熟,請大家多包涵

在經過構思之後就把那篇的想法拿來做延伸發揮了,希望大家看得喜歡

下集待續

如有發現錯字歡迎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也歡迎留言提醒

也歡迎在留言區分享你的心得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請大家拭目以待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