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6-19)

克拉朗之徒弟 | 2021-10-02 20:52:21 | 巴幣 2 | 人氣 35


6-19:對策



「等等,畢格斯!」

「那是誰啊?夾走你雞腿的小王八蛋?」眼前,思梨修女歪著頭看我。

「夾走鐵板牛肉我才會比較生氣一點……奇怪,我剛剛昏倒了嗎?」這句話是故意講的,是為了掩蓋意識回來的混亂。

「噢,有自覺啊,難道阿本先生是半夜讀書會貧血的人?」

「那是怎樣的體質,聽起來不能熬夜臨時抱佛腳呢。」

「不過你上次也是看著日記本昏倒了,究竟是……」

「啊哈哈~或許我真的讀書會貧血呢。」

思梨修女銳利的眼神讓我不禁冷汗直流。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阿本先生,你該不會知道,要如何找到書之妖精?假如是這樣,那麼你找書本的目的就是……」

「等等!修女,先止住,書之妖精不過是傳聞而已,和我找書的目的無關,妳自己不也這麼說了嗎?」

「說的……也是。」思梨修女垂下眼角,失落的樣子讓暗沉沉的黑眼圈更加明顯。

「總之,這本書的內容也很有趣,不介意的話,給妳先看吧。」

「噢,可以嗎?」

「沒關係,我只要確認這本書的存在就好,之後也可以看。」我將書本塞到思梨修女的手中,她卻心事重重盯著封面。

「修女?難道說,妳其實有見過書之妖精嗎?」

「……這些棒棒糖給你,那、明天見。」修女硬是把棒棒糖往這邊丟,慌忙的跑開了。

──呵、呵、呵那女孩的反應,就像是在說「我知道我知道~」真可愛。

──嘛,思黎是圖書館的管理員之一,知道小妾小姐的事並不奇怪。

「假設如此,直接跟我說明小妾的樣子不就得了,有什麼隱瞞的必要?」

──吵架、冷戰。

──不……即使小妾小姐看到修女的背影……也沒有露出任何的表情。

「如果思黎修女是在很小很小的時候,跟小妾有一面之緣,就非常符合這個狀況了。」

這麼說,或許告訴她小妾的事,並非是一件壞事?

「謝謝光臨。」站在櫃台的我,單手撐著頭,目送午餐時段最後一位客人離去。

「祈菈小姐,客人走喔,我們可以起床約會了呦。」被貓頭鷹掛飾包圍的莫里亞斯裡,托雷特跟祈菈坐在最裡面的兩人桌,靈體化的虛影狀態下,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看見。

「哈嘍,那邊的店員,幫我跟祈菈上巧克力蛋糕。」

「你先給我把祈菈給叫醒,順邊把流到桌上的口水擦一擦。」我嘆了一口氣,打開通往廚房的門,可印入眼簾的是端著托盤,和我差不多高的稻草人。

「竹絲?」

──吼吼,做服務生是這種感覺,真有趣,好像在玩小遊戲一樣。

「因為你只負責端做好的東西啊。」看著稻草分身左搖右擺的鈍步前進,好不容易才到了能將蛋糕盤端上桌的位置,可草人的手沒有指紋,端起來時餐盤發出了喀啦喀啦的聲響。

「啊,謝謝。」托雷特趕緊接過,可處於半夢半醒狀態的祈菈就騰不出手拿盤子。

──啊。

竹絲一個輕音,手中的小盤就飛了出去,為了彌補過錯,分身飛快的伸長雙手抓住盤子,但卻變成推動盤底,蛋糕盤直接砸在祈菈臉上。

「我就知道。」我無奈地嘆了口氣。

「巧克力,香。」祈菈伸長了舌頭,從下巴到鼻頭舔了一圈。

「祈菈小姐沒有生氣也在你的預料之中嗎,老闆。」

「這還用說,她現在就跟被錢砸臉的貪官一樣。」

──看來我得多多鍛鍊呢,不然我再去端個飲料來吧~

「奶茶。」「巧克力牛奶。」「蘋果汁。」

「喂喂,默默點蘋果汁的那個,誰說妳可以把十幾隻布偶大軍全部抓出來玩的?」

「呿,小氣。」

「就算今天沒有其他店員在,也別太放鬆啊,要是店長走出來怎麼辦?」

──呵、呵!偉大的稻草人我,已經設置了巫毒人偶在主要通道口,只要他想出來,就會立刻發出警示!

「居然把店長搞得像犯人一樣……話說,警示這個詞好像有點令人不安。」

「碰!啊啊啊!呀啊啊啊、喔AAAAAAAA」通往廚房的門內傳來了空氣爆炸,然後是一陣奇怪的叫聲。

──啊,就是那個聲音。

「竹絲……」

「阿本!我、我剛剛經過廚房,結果什麼東西爆炸了耶!結果我頭上都是稻草!好像還有幽靈在叫……」

「下次不准再給我用爆炸當警示!」

──咦咦!但是,該怎麼說?沒有爆炸就沒有臨場感啊!

我嘆了口氣,轉頭對店長開口:「店長,沒事的啦,那是感測可疑人物的警鐘,只是撒上稻草做印記而已,不會受傷啦。」

「咦,那個,可是警鐘對我起作用了?」

「需要我說明白一點嗎?」

「額,沒事。」

「說起來,店長,特地出來找我,有事嗎?」

「啊對了,阿本近期內有空嗎?我前妻說無論如何都要好好謝謝你,想請你吃頓飯。」

──人妻?

──人妻。

──人妻呢,處子,幹得漂亮。

「絕對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啦,那是在……遇到你們之前的事了,好吧,店長,下禮拜之後吧。」

隨便打打馬虎眼,店長便回去研究食譜後,佩(小孩)立刻上來向我搭話。

「大笨蛋,都不知道有沒有下禮拜存在了,別亂立下約定。」

「妳這是在擔心我嗎?」

「啊!我只是覺得……再這樣下去一點勝算也沒有。」

「昨天的記憶,妳看過了?」

佩左搖右擺的想了想,有些難堪的點點頭。

「他掌握著過去和未來的一切……就算你想到了殺死他的方法,恐怕也在他的掌握之中。」

「照你的邏輯,我乾脆放棄一切,跟所有認識的女生告白拚脫處,然後等死就好啦,幹嘛還想著解開拘束器?」

「等死就等死,有必要扯到那、那方面嗎!」

「再說了,妳和畢格斯是同族,即使他能夠看到生命體的未來,也不代表能對抗其他惡魔的能力,妳曾經說過,他在惡魔之中是孤僻傲慢的怪人,所以大部分的惡魔都沒有選擇和他接觸,但在我看來,應該是畢格斯害怕與妳們接觸,畢竟再怎麼說,自己都不會被人類或者精靈殺死吧,唯一能創造變數的,就是天使,以及自己的同伴。」

「……原來如此,還有這個想法,確實沒看過他與天使正面對決,總是躲在安全之處,也曾經被紅葵花給痛宰了一頓,假如他真的能無限次的重來,那他應該是無敵的才對。」

「痛宰那隻大狼狗?那個叫紅葵花的惡魔,不會是一隻大棕熊吧。」

「真要說的話,應該更像是巨大蟒蛇……遇到她的話,不準說是我透漏的喔。」

「我可不想再遇到更多惡魔了。不過聽妳這麼說,我們也許真的有機會殺死他,他將能力用在維持生命,所以,只要能順利將他拉入我的身體,接下來的都不是問題。」

「關於這點……」

「幹嘛,可別說又出了差錯喔。」

「一個身體只能住一個惡魔、或著天使,這個規則確實是無法忤逆,但……總覺得很不安,可我也說不上來。」

「令人不安,是嗎?確實,我猜他的能力無法預測同伴和天使的動向,但從之前的倫爸事件來看,那份未來確實的展示在他的眼前,從我的行動來觀察、思考,就能知道妳,甚至是八重動了什麼手腳,那麼……他會無動於衷嗎?」

「可是啊,老闆,要解除封印的是你呦,換句話說,主動權握在老闆的手中,只要找到百分之百抓他進身體裡的方法,那他再怎麼盤算,又有什麼用呢?」

「同意,他已經放棄,才會說給小妾繼承,之類的話,另外,加點巧克力。」

「所以他唯一取勝的方法,就是我在三天之內找不到辦法?」我覺得很有道理,點點頭同意。

──最好不要凡事想得太美好喔,女生一點點小動作,就以為對方喜歡你、自我感覺良好的處男,可是一輩子童子身的喔。

「還真是會戳人痛處,雖然我不是這樣,但也對,假設我找到百分之百將他拉進來的方法,他還能贏的手段……是呢,比方說,他創造了一個分身做炸彈,在拉進來的瞬間把妳給炸死了?」

「在那個能力生效前,我就能踢他出去。」

「呦,那我也來提一個,嗯~拿布娃娃丟到旁邊,誘惑佩老闆出來撿?」

「可行。」「確實是針對了妳的弱點。」

──草人覺得很有戲耶。

「咕嗚!」佩鼓著臉頰,瘋狂的用小腳踢踹我的腿後,動作很可愛,會不會痛又是另外一回事。

果然,除了讓我失敗之外,他沒有其他的解法。

但是,他昨天卻……給了我提示?告訴我即使失敗,只要從頭來過就好?

我從冰箱拿出今早剛做好的布朗尼,像是扔給小狗網球一樣丟給祈菈,她超級敏捷的飛躍起來,空中攔截,然後側身躺摔在地上,面無表情的吸食布朗尼。

托雷特像是有所啟發,敲了一下手掌開口:

「啊、雖然不是令人不安的地方,但我實在很想問,為什麼畢格斯會願意為暗精靈做牛做馬?主人又不一定是大胸美女,也有像小妾一樣的瘦皮猴啊。」

「托雷……受不了你,用胸部來決定什麼的,畢格斯才沒這麼膚淺,他就像科學家一樣,只專注在喜歡的事物上。」

「……喜歡的、事物上?一個能看穿世界萬物的惡魔,卻喜歡詛咒?」

「那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吧,看看佩老闆的收藏。」

「佩寄生了這麼多宿主,總會沾上我們的一點惡習,但那傢伙不一樣,他只要拿到暗精靈的身體,再自己使役魔典,這樣他就會成為至高無上的神,根本沒必要拘泥於暗精靈身上。」

「嗯?經你這麼一說,的確很奇怪呢,明明就看不起生命體,卻唯肯當暗精靈的保母。」

「難道說,詛咒有可能擊敗妳嗎,佩?」

「哈哈哈,就憑那種陰沉的東西,怎麼可能殺死我嘛。」

「喔,既然妳這麼肯定,那應該是我白擔心了。」

不過還是小心為妙,他可能打算利用詛咒中途擊潰我。

離女王的詛咒發作,還有三天。

翻進圍牆之後,修女的身影,今天感覺特別高,我嚇了一跳,深怕是某個戴眼鏡,手持電鋸的修女。

「哎哎,許久不見呀,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我。」身材高挑的修女單手抱著臉蛋,漆黑瞳孔充滿興趣的盯著我看。

──……!

「您是,癸蜜拉修女?」

「是的!哼呵呵,您果然是我的命運之人……」

「我、我只是普通的記下了妳而已!話說回來,今天怎麼是您在這裡?」

「思黎那孩子今天有事,所以就由我來代替,呵呵,真開心。」

「我怎麼感覺是妳強迫她有事……算了,修女,妳之前給我的鑰匙,錯拿給我鐘塔閣樓的了。」

「哎哎,我居然如此不堪。」她連同鑰匙,握住我的手心,漆黑的目光直直盯著我。

「那個、請問?」

「這把鑰匙,您使用過了吧。」

「咦?!是、是這樣沒錯,只是好奇心作祟,對不起。」

「沒關係呀,又不是說有機密,還是說,您在那裡……找到了什麼嗎?」

她的話,讓我的腦中一瞬間浮現了畢格斯恐怖的樣子。

「沒什麼,確實只有一些舊書。」

「哼呵呵呵……總之,您想找日記本對吧,今天就讓我來幫助您。」癸蜜拉修女詭異的微笑,將手縮回胸前,貌似很珍惜似的抱著。

這個女人透露一種很危險的氣息,她帶領著我到圖書館的路上,我都只是隨口敷衍她的話。

「那日記本長什麼樣子呢?」

「啊、是的,牛皮紙封面,薄薄一冊,那個,我從五樓開始找,修女您從一樓,如何?」

「哼~好呀,等我喔,真命天子,一瞬間就拿給你!」修女立刻跑向一樓深處的書櫃。

「……終於走了。」

──真的是……幹嘛不直接趕走她就好了。

──何必如此呢,兩位老闆,癸蜜拉很少會對別人獻殷勤呢,要好好珍惜啊。

「那給你。」

──呦、不要。

「唉,佩,第三道束縛在哪?二樓嗎,好吧,那我們得快點了。」

束縛總共四個,但只有三冊,換句話說,只要解開這次的束縛,我就有很大的機會知道小妾不願意離開的原因。

我打開薄冊,黑白的筆墨畫,把我拉進了停滯時間的世界。


…………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