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第二根羽翼—偽魔獸(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10-02 20:00:02 | 巴幣 4 | 人氣 69


天坐在只有微弱燈光的昏暗室內,一個人獨自看著眼前好幾個大螢幕,一旁的儀表板上還有許多數字在浮動。

他拿著一疊資料,翻到某一頁,右上角的照片是音之刃,而正中間的螢幕是音之刃被送出巨大機器後,睜開眼睛的樣子。

「有異狀嗎?」天對著耳麥另一端的人問道。

「恢復狀況良好,音的身體沒什麽問題,只要別聽到詛咒的聲音就跟平常一樣。」耳機另一端傳來略低的女性嗓音,冷靜並客觀地分析了一下音之刃的身體狀況。

「是嗎?」

「頭目那邊還要多久?從他開刀動完手術已經過了兩週,差不多該出院了吧?」

「後天才會出院,到時候再檢查。這幾天都沒看見偽魔獸的蹤跡,應該是不會對他造成大影響。」天放下資料,淡淡回應,抓起一旁的水杯,把水喝光。

「雖然最近幾乎沒有偽魔獸的蹤跡,但零的生化實驗室和薩萊實驗室最近都在解剖偽魔獸,從前幾天帶回來的資料看來,恐怕是想『改良』吧。」

「他們到底想把人類搞得多可怕啊?」天皺起眉頭,一臉嫌棄。

「不清楚,最近的安分可能是暴風雨的前兆,請您小心學校裡的學生,那些能力者都是篩選過的,四個月前才有其他能力者就讀的學校遭到攻擊……」

「國王那邊有反應嗎?」

「只是派人壓制,並對外表示會介入調查,但調查人員似乎非常散漫呢。」

「跟以前一樣沒用。」天冷淡說完這句話後,放下耳麥,嘆了一口氣,「果然不能指望。」

「您打算怎麽做?」

「先觀察一陣子吧,一旦那兩個實驗室做了什麽好事,就讓他們……」天的眼神忽然轉為銳利,「消失。」

「我知道了,最近您盡量別再讓音離開學校了,我有不好的預感,可能要更加密集追蹤情況,您也多加小心吧。」

結束通訊後,天翹著二郎腿,一手托著臉頰,百般無趣。

發呆了一會兒,他拿出手機,傳了一封訊息給某位朋友:「快點康復。」

丟出訊息後,他把身上的白色大衣隨手扔在椅子上,離開陰暗的房間。


男宿一二三寢室內,幾個人窩在這間四人房內聊天,他們大概在三個小時以前被天和音之刃救活。

「也就是說……你和天是雙胞胎兄弟,你小時候被送出城堡,所以對我幾乎沒印象?」修特笑咪咪地問道,一掌拍上空的肩膀,「下次真希望你一開始就告訴我實情。」

「啊哈哈哈,因為我以為你知道天發生什麽事情,想套你的話嘛!」空撓了撓後腦,笑得頗為傻氣,看起來就是個與「聰明」完全無關的人。

「所以那個強得靠腰的是你哥喔?」鵲一副感興趣的樣子,像是要找當事人出來打架。

「我沒想到他這麽強啊!」

「那個,你們……好像都認識天?」月弱弱舉半隻手問。

「他是我雙胞胎哥哥,就算七歲之後沒往來,還是我哥啦。」

「七歲被送出去的弟弟嗎?難怪第六王子的位置是空著的,我曾經好奇問了姑丈為什麽第六王子的位置沒有人,但姑丈卻不肯說明原因,看來羅佩亞家內部恐怕有很大的問題。」

「天六年前突然間離家出走,雖然有聽說是因為被誣陷成兇手,但應該沒這麽簡單,父王為什麽會認為當時才十歲的天能夠狠心殺掉自己的兄弟姊妹?我記得那傢伙應該很軟弱,對王位似乎也沒興趣。他曾經說我當上國王,他要輔佐我,我們兄弟倆一起保護整個國家,但是現在好像有點怪怪的……」

「那是不可能的,天已經放棄自己的人生了,他把月當作唯一的人生指標,對他來說,羅佩亞這個國家的下場與他沒有多大的關係。」某個人床上坐起來,加入他們的話題,那是空和修特的另外一位室友。

羅佩亞學院的一般生和普通高中部宿舍多半都是四人一間,只會有兩、三間房間人數不滿四人,且只有特招生是單人一間。

空他們這一寢也是四個人,但是準時在開學前搬進宿舍的卻只有三個,有一個人到現在也只有完成報到,還在請病假。

「回,你在喔?」

「當然啊!我一下課就一直都在這裡了,你們剛好講到這個國家的第五王子,恰巧也是我認識的人呢。他雖然沒罵你們,但恨不得扁死你們,誰叫你們碰了他的逆鱗呢?」

「你知道剛才發生什麼事情嗎?」修特微微瞪大雙眼。

「當然啊!天氣到傳訊息跟我抱怨,叫你們想死自己去,不要把月拖下水。再把月拖下水,先扁兇手一頓再說。」

空連忙乾笑了幾聲,進無奈搖頭嘆氣,修特也露出苦笑。

「哇靠,空的老哥和月到底什麼關係啊?」

「主人和使魔,天是月的使魔,使魔的優先順序是主人,所以主人出事,使魔一定第一時間反應。實際上,在你們下去之後沒多久,天就跑來問我月的下落,然後他就被月叫過去了。」

「天這麼擔心我啊……我得跟他好好道歉,讓他擔心了……不過,我是什麼時候變成天的主人的?我完全沒有跟人簽訂過任何契約吧?」

「從前世延續至今的,有些人會有這種現象,不知道什麼時候收了使魔,實際上是因為靈魂契約的條件沒消滅才得以延續下去,天就是這種案例。這次算運氣好了,要是月被魔偶殺掉,天肯定會跟著月去死的,所以為了不讓天死掉,你們還是保護好月吧,不然會一屍二命。」

「別說得這麼嚴重!」空沒好氣抗議。

「就是這麼嚴重,別再帶著月亂跑了,除非天有指示,或是真的需要月。」

「我不過是想知道那件事情的真相而已,只要知道真相就有辦法……」

「呵,你真的這麼想嗎?不過你和修特都想查出來的事情不是沒有半點頭緒,王室的資料庫有一份資料上了三道鎖,那份資料是關鍵,要拿到那份資料,你們需要的是一個水準超高的駭客。」回輕笑著說,然後拿著平板倒回床上,「我要追番,別吵。」

「喂喂,水準超高的駭客哪裡找啦?」

「要不要由我調查?」進忽然間提議。

「進?」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回能給出這麼重要的提示,但是找得到人的話,值得試試,您覺得如何?」

「交給你了,一個月以內把可能潛入成功的名單給我。」空對進投以信心的笑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