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 82 章 公佈名次

空澗飛湍 | 2021-10-02 08:10:01 | 巴幣 22 | 人氣 49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一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在聚餐結束後,燿凌七人留戀地離開。
回到迎賓館,燿凌單獨再去向格佛致謝。

格佛:「為什麼謝我?」
燿凌:「謝謝您教我高級魔法,以及謝謝您今天替我說明。」
他猜測格佛去接他時,是故意將咒語唸給他聽的。至於後半句,其實是謝格佛今日替他遮掩,但是說話並未隔音,因此這麼表達,反正兩人心知肚明。
格佛:「……聰明謹慎的小子。行了,回去吧。」
燿凌:「您晚安。」

回了自己房間,燿凌盥洗後,長長舒一口氣,今日非常“多采多姿”,一些事情解決了,胸懷舒暢。
“雖然可能因為顧青的畫,接下來幾天會有些困擾。”想到這,燿凌搖搖頭:“真是禍從天降。但是,……。”
燿凌唸咒:「幽突現影。」
暗系元素一陣波動。

“可以光明正大地練習這個魔法!”燿凌心情好了起來:“足以睡個好覺。”
燿凌又取出魔獸蛋,用手覆著,用魔力溫養了兩小時。
然後,“幽突現影”、“幽突現影”,他在微笑中,進入夢鄉。

***

三月五日,早上七點半,前一夜沒睡好的學生們興許還未起床。
公佈欄上一陣光芒閃動,已經自動出現了新生試煉的成績、名次與所屬學校。
第一名燿凌,8794分,紫星;第二名雁寒,6397分,白翼;
第三名紫星明,6294分,芬諾德;第四名雲曦秋,5986分,卡加索;
第五名紫星瑪,395分,紫星;第六名普勤,386分,紫星;
第七名迪克,363分,卡加索;第八名萊麗雅,332分,銀月;
第九名提姆,305分,娜雅;第十名保羅,293分,葛文;
……
第四十九名,艾倫,55分,葛文;第五十名,吳宇,54分,白翼;
第五十一名考布,0 分,卡加索;第五十一名周貝媛,0 分,娜雅
另外有一張肅穆的死亡名單,共計十七個學生身亡,分屬各校。銀月學校只有一個,娜雅、卡加索各有兩個,其它四所學校各有三個學生身亡。

各校的總分與名次也出現了。
第一名紫星,總分13095;
第二名芬諾德,總分7204;
第三名白翼,總分7142;
第四名卡加索,總分6927;
第五名銀月,總分1372;
第六名葛文,總分1035;
第七名娜雅,總分971
備註:如同試煉開始時公告的規則,紫星學校的總分是九個紫星學生的分數總和,加上0.5乘以紫星明的分數。

早上八點十分,燿凌準備去吃早餐時,普勤帶來了抄錄的公佈欄訊息。
最後的名次和總砂礫數的數量排序大致接近,但是有些小變動。另外,雖然雁寒的分數小勝紫星明,但是芬諾德的總分略高於白翼。

看了訊息,燿凌笑道:「你第六名,不錯喔。」
普勤紅著臉道:「謝謝您教我加上劍鞘。……不對,整個成績都是靠您的教導。謝謝您!」

雖然名次比砂礫數的排序往後了一名,但是普勤選擇只在作品中排列“燿凌的鐵劍”時,就有這個心理準備。目前的成績已經比他預期中的好。而在兩個多月前,爭取進入試煉名單時,“所有新生中試煉成績第六名”更是他作夢都不敢想的結果。
燿凌微笑:「你也很認真,做得很好,才達到這個結果。我和雁寒約了在食堂碰面。一起去吧?」
普勤用力點頭:「好的。」

***

食堂中,燿凌、雁寒、普勤和小灰吃著早餐。
三道白芒飛來,停在燿凌、雁寒和普勤的面前。
他們觸碰白芒,閱讀白芒化為的訊息。訊息如下。

“xx同學,
恭喜你,在新生試煉名列前十!
這是努力與汗水的成果,你克服了種種困難,取得此亮眼成績。
有此成就,殊為不易。
希望試煉經驗對你的魔法生涯有所幫助,也希望這段時光能成為你日後值得回顧的記憶。
三月七日試煉結束的典禮,邀請你上台發表感言。
歡迎準備十分鐘以內的致詞,與大家分享。
預祝
魔法有成 前程似錦
主辦方白翼校長白翔”

其中的“xx”在燿凌、雁寒、普勤收到的訊息裡,分別是他們各自的名字。
燿凌閱畢,看向雁寒、普勤。
普勤顯得歡喜激動,又露出為難神色。
雁寒則平淡地聳了聳肩。

燿凌微笑,他知,普勤很是開心,但是對要上台說話感到惶恐為難;雁寒則是在嫌麻煩,說不定心中還在嘀咕:“困難?學校試煉的部份,不是登山郊遊、烤肉野餐嗎?”

普勤紅著臉:「那個……那個……上台發言……我?」
燿凌笑道:「當然是你,好好準備吧。也不用太有壓力,十分鐘以內,並非一定要講滿十分鐘。」
普勤認真點頭:「是。」

***

吃完早餐,燿凌、雁寒趕在九點展覽廳剛開門時,就進去看,當然,還是帶著小灰。普勤也跟來了,雖然他昨天已經來看過一次。

今天似乎很多人起床較晚,剛才吃早餐時,人不多,現在在展覽廳中,人也不多。雖然,燿凌還是幾次被問到:「你有姊妹嗎?」不過,普勤都代為回答了。嗯,通常需要再三再四地重複回答,來問的人才將信將疑地,一步三回首地離開。

燿凌、雁寒一幅幅畫瞧去。
看見袁巧的《香甜烤魚》,燿凌一怔之後,露出微笑。
見到奧爾瑟雅的《星夜山水》,燿凌多欣賞了會。
看到萬芷寧的《珍貴》,燿凌眼中有一絲懷疑。
看見約翰的《心事》,燿凌想了想:“路上我好像遇到過一個叫約翰的,是這人嗎?寓心事於大提琴?好婉轉。”
雁寒在欣賞畫作之餘,對認識或者見過同學的作品,也會多看幾眼。
兩人不時交流。

普勤倒是除了替燿凌擋人,以及替燿凌回答:「燿凌是男生,他沒有姊妹。」之外,只是跟著和聽著,很少主動開口,也非專心看畫,像是特地為了替燿凌擋人而來。他沒事時,偶爾默默出神,似乎在想些什麼。

雁寒小聲笑道:「《鬧海》這幅挺有趣的,讓我想到小灰玩水的樣子。」
燿凌驚訝:「小灰有這麼皮的時候?」
雁寒:「是呀!還不會水系清潔術時,要幫小灰洗個澡,我也會整個弄濕。」
燿凌壓低了笑聲:「哈哈,真想看看小灰怎麼整你。」
小灰狐疑地看著兩人,像是在想:「在說我什麼壞話?」
雁寒笑著摸了摸小灰。

燿凌:「旁邊這幅畫,你應該也會喜歡。」
雁寒:「白雲、飛鳥,《自由自在》?」點頭:「嗯,確實感覺蠻舒服的,喜歡這種無拘無束。我猜,你還會喜歡這幅。」
燿凌:「飛奔的怒馬,《馳騁》?的確不錯。排畫的人是……喬治,是你們白翼學校的同學。」
雁寒:「咦,是耶。」

燿凌回想著道:「似乎我在路上遇到過這個喬治,和他同行的,還有個叫……白霜的女生?」
雁寒:「白霜嗎?那幅排著冰湖雪蓮的畫是白霜的。」

燿凌目光一動:「以冰系為主……。昨天迪克說他另一次被反打劫,是遇到一個兩人小組,一人冰系,一人風系,是一女一男。會是這兩人嗎?做的好啊!」
雁寒笑道:「喬治是風系的,看起來是有幾分像。如果以他們的砂礫數來大致推估戰力的話,是符合單獨一人不如迪克,但是兩人加起來可以反打劫迪克的情況。」

燿凌:「普勤,你有聽迪克提過嗎?」
普勤搖頭:「那個兩人小組迪克提的比較少,我也只知道是一個冰系女生,一個風系男生。迪克比較常說起……您。」
燿凌攤手:「我知道,那個小劫匪總是在罵我。」
雁寒笑著拍拍燿凌肩頭,表示安慰。

燿凌看向了另一幅畫:「嗯,這幅全家福挺溫馨的。」
雁寒仔細瞧了瞧:「蠻溫暖的。」
再往前走,燿凌又看見了古騏的盾牌《守護》與文漢的權杖《地位》,暗道:“真像是這兩人分別的志向、嚮往。”

忽然,雁寒笑了起來:「白翼竟然還有個這麼有趣的同學!燿凌,你看這個。」
燿凌一看:「一隻熊,在冬眠?」
雁寒:「你看畫作命名!」
燿凌:「畫作命名……《我的夢想》!?咳咳咳!」
他嗆到了。

燿凌仔細看了下排畫的學生姓名,小聲道:「杜眠。這人我有印象,……他叫我“雁寒哥哥”。」
雁寒一愣:「?」
燿凌笑道:「雁寒的哥哥。」
普勤用力點頭。當時他也在場。
雁寒噗地一聲,再度笑了出來。

燿凌目光再轉到旁邊:「咦,這幅飛瀑斷崖也不錯。」
雁寒點頭:「嗯,凌厲果決,挺有氣勢。」
接著,燿凌又看到了幾個有一面之緣的同學的畫作:艾琳娜的花園《繽紛》、威廉的書房《墨香》、戴星的風雨雷電《叱吒》、保羅的咒語《魔法》以及波文的抽象畫《無題》。

雁寒開口:「這間小屋看起來蠻舒適溫暖的。」
燿凌:「像是個安全的,可以放鬆的地方,令人嚮往。」
普勤歡喜:「這幅是提姆的作品。」
燿凌點頭:「很不錯的畫。」提姆是給他平和安定的感覺。

看向下一幅畫,燿凌:「這座宮殿蠻氣派的。」心想:“野心挺大,權力慾挺強?”
雁寒:「排畫的人是……紫星瑪。」

走向下一幅畫,雁寒笑道:「我喜歡這幅!畫裡的小狼,好像小灰小時候!」
燿凌也笑道:「很可愛!而且整幅畫綠意盎然,充滿生機,感覺很好。我看下,這是誰排的。」
普勤歡然:「這是萊麗雅的。」

燿凌點頭而笑,真是畫如其人,又問道:「普勤,你有比較喜歡哪些作品嗎?」
普勤:「呃,我喜歡哪些作品?」
燿凌:「嗯,說說看。」

普勤思索著道:「喜歡您的作品,喜歡雁寒的作品,喜歡萊麗雅、提姆、迪克的作品,還有喜歡……。還有,您喜歡的,我都喜歡。」
燿凌:「這樣呀,那麼你會喜歡這一幅。」與雁寒邁步向前。
普勤點頭:「嗯,您說是好的,鐵定是好的。這幅畫……。」
他跟著燿凌向前走。

「咦,這幅……是我的畫。」
三人一狼停在一幅畫前。
這幅畫是《燿凌的鐵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