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荒潮外傳】大城戶將照-3-為他人而戰之人

偉克斯 | 2021-10-02 07:08:26 | 巴幣 124 | 人氣 138




外傳第二話    外傳第四話



外傳——為他人而戰之人

  在監禁中與自我折磨中,人的精神可以堅持得了多久?

  在過度的消耗下,總會有些人性乃至更加根本的事物被磨滅,能讓人在這自我毀滅的心態中繼續維持下去的,不會是正直與善良,而是更加負面的偏執。

  因為選擇了幫助流魂街的居民,因為選擇了幫助那些身首異處的善民,而被拘役了五十年,而他什麼也都沒能保護到……直至五十五年過後的今日,他依舊是那個被鎖在牢籠中、被魔障纏身的偏執惡獸。

  極端的偏執造就極端的人,十一番隊的環境讓名為將照的凶獸成長了起來……

  本應如此。

  或許是將照憑著氣勢戰勝峯吉的緣故,他引起了隊長岡倉海舟的注意。

  即便被隊長輕而易舉地擊垮,但即便如此,依然改不了將照頑劣的凶性,反倒一次次促使他的鬥爭慾望更加強烈,也更加偏執。

  但很快,岡倉海舟便找到了辦法克制將照的這份瘋狂。

  他只是請四番隊隊長羽澤時繪香在治療將照時,刻意表現出適當的困擾而已。

  在那之後,將照果然變得更加小心,就算受了傷也不肯再去四番隊,這也變相地讓他更加在乎自己的身體。

  否則以他的身體持續下去,等待在這極致磨練前的將不是強大,而是死亡。

  面對這個總算肯正視自己,而非遙望著荒誕不可及的目標的將照,岡倉海舟提出了一個古老的「遊戲」。

  無論何時、無論何地,在瀞靈庭範圍內不受限制……甚至可以說是毫無規則的戰鬥,只要能讓對手失去意識就算是獲勝。



  碰!

  「岡倉海舟——我要擊敗你!」一腳踹開了寢室大門,提著已出竅的斬魄刀的將照大步邁入……

  碰!

  下一刻,將照整個人便從寢室中飛了出去,撞在了走廊的牆壁上……

  翌日。

  「岡倉海舟!來打個痛快吧!」在日常的隊內會議時,將照忽然衝了出來,左腳直接踏在岡倉海舟的腳尖前,壓低身形,力量在右腕、右臂乃至軀幹腰身凝聚……

  轟!

  緊接著來自下顎的重擊讓他失去了腳步的穩固,渾身失去力量般癱倒在地。

  隔日。

  「岡倉海舟——!好好扛下這一擊吧!」將照如撕開窗紙般破開天花板,抱著巨岩直接向底下投下。

  轟!

  巨岩轟然炸裂,衝擊如雷擊般瞬間直達面門……

  一個月後。

  「岡倉海舟!今天也來正面對決吧!」

  啪!

  四個月後。

  「岡倉海舟——」

  碰!

  一年後……

  「岡……」

  轟!

  每日都會襲擊隊長,幾乎成了十一番隊內的日常風景,卻沒有一次算得上真正意義的偷襲,往往在攻擊到來之前,將照的聲音便已遙遙傳來。

  雖然規則上允許偷襲,但是如果是靠偷襲取勝,那就失去了強大的本意了。

  對將照而言,想要戰勝他人,那就得堂堂正正地擊垮對方,就算是偷襲,那至少也得是「面對面」的偷襲。

  儘管兩人的交手過於迅速,甚至有時候聽見將照的聲音時,隊士們還來不及轉頭觀察,便看見將照倒地的情景,但是……隊士們還是能通過身體的實踐明白,將照在這接連的交手中一次次地變強。

  最令他們難受的是,隊長竟然對這樣四處找人對練的將照不管不顧,只是囑咐他事後要打掃乾淨……面對這番「放縱」,隊士們只能握緊手中的木刀以示抗議的決心。

  當然,最後的結果是將照傷痕累累,但他們通通倒地不起。



  「隊長!出事了!」

  就在所有人都覺得,這場遊戲會一直持續到將照退隊那日之時,突如其來地意外打斷了這場遊戲。

  「前隊士……稻野絢一……涉嫌研究虛化、私自授予死神力量、策動流魂街居民反抗!與三番隊隊長、九番隊隊長於流魂街發生衝突!」

  「兩、兩名隊長……遭到重傷!趕去支援的三番隊隊長鎖結、魄睡遭到破壞……恐怕、恐怕再也當不了死神了……」

  「現場,還留下了挑釁護廷以及貴族的信件……」

  「什麼內容?」有隊士忍不住好奇詢問道。

  「信件內容大致寫著……兩名隊長的重傷只是個警告,再來就是兩個貴族的徹底消失了……」

  將照瞪大了雙眼。



  「將照。」

  「……」將照默默抬起頭來,鍛鍊得滿身汗的峯吉鼻息略顯粗重,直盯著他。

  「你需要對手吧?正好有個人適合你。」

  將照背部一挺,背上層層堆砌,高聳如柱的巨岩整齊劃一地彈起,將照順勢改變姿態為半跪姿,雙手向上扛住了整堆巨岩。

  隨即,將巨岩放下,不顧手上的岩灰髒污,伸手擦了擦額上的汗水,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是誰呢?」

  自從被岡倉海舟好好地「教育」過後,將照彷彿就變了一個人似的,展現了他本該擁有的修養,溫和得一點都不像他這副粗獷模樣該有的性格。

  重回以往磨練之中的將照,一邊本能地鍛鍊著自己,一邊在腦海中通過想像模擬的方式尋找擊敗隊長的可能性。

  這樣結合身體與腦袋的雙重磨練,往往一持續就是數個小時之久,而最後結果往往都是他垂頭喪氣地結束一天的鍛鍊。

  「三番隊副隊長,楠山勝晴。」

  將照挑起了眉頭:「他是來挑戰我的嗎?」

  「少自作多情了,他是……抱持著目的來的。」峯吉說到一半,停滯了瞬間,緊接著又繼續道:「反正,腦袋簡單的你也不用管複雜的事,你只要盡情和他打一場就行了。」

  「只能打一場嗎?」

  「想多打幾場也無所謂,反正到時候別被打得哭著找四番隊就好。」峯吉冷冷地道,態度一如既往:「他現在人在道場內。」

  語畢,頭也不回地轉身就走。

  「這麼說很強囉?」連那個十一番隊的峯吉都這麼說了,將照自然沒有小覷的意思。他扭了扭肩膀與脖頸,剛剛的疲憊感因為全新對手的出現而一掃而空,甚至全身肌肉彷彿都因此更加活躍了起來,燥熱感沿著血管流遍全身。

  邁開充滿期待與興奮的腳步,將照快步來到了道場,卻見裡頭已經滿是人群……十一番隊的隊士不可能對副隊長級別的戰鬥毫無興趣的。

  隊士們見到將照,在他擠出一條路之前就已率先讓道,在十一番隊隊士簇擁的道路盡頭,與將照對上視線的是一名年輕男子。

  不過十五、六歲的外表,看上去比時繪香還來得年輕一些,甚至可以說是還帶著稚嫩感。黑色的短髮向後梳去,消瘦的臉龐沒有透漏一絲情緒,比起峯吉的嚴肅,更像是一種平靜,半闔著的雙眼睫毛低垂,彷彿有些無精打采,但看起來又有種失落的感覺。

  「你就是楠山勝晴吧?」對著沒見過的面孔,將照發出了讓周圍的隊士下意識想要躲開的巨大聲量,一步步逼近那個矮小的身影。

  鏘——

  轟!

  「聽說,你正在尋找對手?不如就由我將照來當你的對手吧?」

  還未等對方回答,出鞘聲已響,將照率先拔出了自己腰間的斬魄刀,龐大的靈壓隨著斬魄刀出鞘而高漲,如同燃燒的火炬般,周圍的隊士彷彿都能感覺到自己的鼓膜被這股驟然升騰的壓力給震動了起來,形成縈繞在耳邊的轟鳴聲。

  蓄勢已久的氣勢因為久違的戰鬥而高漲。

  隊士們猶若被烈焰驅趕開來般,迅速讓出一片空地,雖然將照已然不是過去那個腦袋缺根筋、會拿他們來暖身練習手感的瘋子了,但是還是本能地想要迴避危險。

  對方也攜帶著斬魄刀,那既然如此……就痛痛快快地用上斬魄刀打上一場!

  勝晴瞥了一眼將照的斬魄刀與他露出的欣喜笑容,低聲道:「這裡不方便,到外頭吧?」

  「沒問題!」將照立刻收刀入鞘,轉身便朝著外頭大步邁出。

  「該不會……」

  「有可能……」隊士們低聲窸窣著,顯然意識到了勝晴將戰鬥地點移至道場外的打算。

  「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將照!」來到覺得合適的地點後,將照轉身,對勝晴露出了自認為和善的笑容。

  「我叫做楠山勝晴,三番隊副隊長,請多指教。」勝晴有些木訥地躬身,緊接著緩緩拔出了自己的斬魄刀:「介意來一場,解放斬魄刀的戰鬥嗎?」

  「當然沒問題!但作為條件……假如我贏了,你要告訴我你此行的目的!」拔刀出鞘,然而將照的氣勢一點也沒有因為被打斷而衰弱。

  「可以。」勝晴點頭。

  「那麼……開始吧!」

  咻!

  衝刺的動作比起之前與峯吉戰鬥時更俐落也更簡潔,將照手中的斬魄刀斜斬向勝晴的肩膀……

  噹!

  刀劍交擊,火花濺射,勝晴以完全相反方向的斜挑迎擊將照的斬擊,將這一擊的力量抵銷,彼此的斬魄刀被反作用力給彈開。

  在力量的比拚上,將照自然更勝一籌,但是這僅作為試探攻擊,被勝晴擋下也是理所當然。

  但還未等將照再度讓肩膀發力劈下斬魄刀,卻見勝晴順著反作用力,整個人逆時針轉了一圈,高抬的腿直接以迴旋踢的形式重擊在將照的脖頸上……

  喀!碰!

  將照整個人被踢進了草地中,塵土飛揚。

  「嘶……」聽見那骨骼的清脆聲響,周遭的隊士們渾身一顫。

  就在這時,勝晴高舉斬魄刀,口中唸唸有詞……

  「斷卻訣別吧,重蘊。」

  勝晴手中的斬魄刀迅速延伸,從一般的太刀延伸至誇張長度的大太刀……

  「……」

  迅速從地面彈起的將照,順勢一刀由下而上往勝晴斬去。

  噹——唰!

  刀劍再度迸發出清脆的金屬碰撞聲,但是將照身上卻噴出了血……仔細一看,竟然是六道傷口。

  將照腳下一蹬,迅速拉開距離,警戒地盯著勝晴手中的斬魄刀重蘊。

  而將照的這番舉動,又引起隊士們的一陣驚嘆,他們可從未看過將照如此狼狽退縮的姿態。

  「還在等什麼,解放你的斬魄刀。」勝晴扭動手腕,讓斬魄刀在手中靈活的劃圈翻轉……

  「還是說,你有那個自信,能夠不解放就擊敗我。」

  瞬間逼近面前的勝晴,卻沒有嚇退將照,反而讓將照在這一刻忘卻了源自於斬魄刀的未知威脅,主動向前邁步,跨進勝晴那大太刀難以擊中的短距離內……

  唰唰唰唰唰唰!

  左拳連續地高速短距離拳擊,在一瞬間掀起一陣吹亂頭髮與衣衫的狂風。

  卻見將照左臂衣物爆散,上頭鮮血淋漓,首當其衝的手指更是指骨露出……

  啪噠、啪噠……

  暗紅色的濃稠血液滴落在微微枯黃的草地上,使得情景看起來有些觸目驚心。

  轟!

  「……」瞬間拉開距離的將照,看了眼鮮血淋漓的拳頭,似乎有些意外,又有些想不通對方的斬魄刀原理……

  「為什麼後退了……想要戰鬥的不是你嗎?」勝晴神情平靜,俐落地揮刀,將上頭沾染的鮮血甩落,一步步逼近將照。

  咻——

  伴隨著身影高速通過空氣的聲響,緊逼向前的勝晴手中的大太刀重蘊橫斬向將照的右腰。

  鏘!

  斬魄刀向右揮去,主動與勝晴手中的大太刀碰撞交擊,但瞪大眼的將照,卻看見了空氣在瞬間被劃破的些許扭曲感以及耳邊響起的細微破空聲……

  伴隨著鮮血的濺出,將照的右半身肌肉輕而易舉地被割開,小腿、大腿、腰際、下臂、上臂、肩膀……六道傷痕彷彿是六把刀同時斬在他的身上一樣。

  「我知道了!」伴隨著將照瞪大了眼睛,發出了興奮的呼喊,他在勝晴揮刀之前率先出刀。

  沒有任何招式,甚至可以說是毫無技巧可言,僅以驚人的力量、速度與超出尋常的劈砍練習作為基礎,由上而下劈出了這一刀,在這瞬間連空氣彷彿也化作固體被他切開一樣,因氣壓急遽變化造成的水氣凝結,猶若實質的風暴般纏繞在刀身上,嗡鳴的巨響隨之傳出。

  噹!轟!

  遮蔽視野的衝擊波消散,重蘊抵擋住了這能直接將整頭虛一刀兩斷的猛斬,但勝晴的右膝也跪在了地上,泥濘與碎草沾上膝蓋。

  仔細看去,重蘊的刀刃上也多了一段整齊的切痕,明顯是刀刃鑲嵌進去所留下的痕跡。

  另一邊,將照的斬魄刀終究也只是把淺打,在這樣激烈的碰撞中徹底斷裂,上半截刀身直接飛旋了出去。

  但是,將照戰鬥從來不仰仗斬魄刀。

  驟然挺腰抬腿,膝擊在瞬間逼近勝晴的面門……

  勝晴後仰腦袋企圖閃避,卻被正中下顎,整個人伴隨著呼嘯的風聲被高高踢起,幾乎飛了三層樓高。

  ——將照仰仗的是他的鍛鍊。

  在他的鍛鍊下,每一拳、每一腳、每一刀甚至每個動作都是招式,乃至勝過招式。

  轟!

  將照雙腳一踏,龐大的身型猛然躍起,逆衝向半空,逼近了尚未墜落而下的勝晴……

  咻——轟!

  甩出的右臂上纏繞著的氣流轟然爆發,迎著勝晴揮來的重蘊擊出……在這連時間感都變慢的驚險瞬間,將照甚至可以看見從重蘊刀身上映照出來的自己的模樣。

  噹!

  在重蘊斬在將照身上之前,將照的右拳率先重擊在重蘊的刀刃側面,將重蘊給徹底打斷,強勁的力道甚至將勝晴在空中迅速重整的態勢給再度打亂,持著重蘊的手彷彿被炮彈擊中一般,幾乎就要脫手而出。

  唰!

  然而,下一刻,空中的將照渾身再度噴出了鮮血。這次的斬擊,比之前都還要來得更深……

  「這樣……也行嗎?」視野被鮮血遮蔽,將照不由得心想道。因失血而造成的無力感、虛弱感讓他手腳無力。

  「不過——無所謂!」咬緊牙,將照瞪大的雙眼彷彿在滿溢著光輝。

  ——我的拳豈會因為無力就無法擊垮對手!

  碰!

  被削至見骨的左拳如電光般,重擊在勝晴的胸膛上,霎時傳出的悶響讓周遭的人忍不住一顫。

  勝晴在這瞬間停止了心跳,意識在這血液止流的瞬間陷入黑暗……

  勝晴墜落在地,在地上翻了幾圈才停下來。隨後緊接的是將照雙足重重踏地,緩衝墜落時的衝擊。

  就在十一番隊的隊士們心中忍不住雀躍之情,還在思考要不要為這個十一番隊的異類歡呼的時候,卻見將照雙腿一軟,半跪在地,喘息聲不斷。

  大量失血消耗了他太多體力,他已經失去了再戰的能力。

  而在另一邊,勝晴緩緩爬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縱然神情平靜也難掩他被將照傷到的事實。

  「怎麼會……那個將照竟然……」

  「不會吧……」

  「失血過多,依照這個失血量他早該昏過去了,現在在支撐他的只不過是不想輸的氣勢。」

  勝晴靈壓灌注重蘊,斷裂的斬魄刀瞬間復原,步步逼近將照:「抱歉,情急之下……砍得有些深了。」

  「……」將照眼前一片黑,連回話的體力都沒有,模糊的視線中只能看見一步步靠近的勝晴的雙腳,以及身下匯集的暗紅血液水漥,就連聲音彷彿也都是從遙遠處傳來般。

  「早點解放斬魄刀,或許勝負就會顛倒過來了。」

  重蘊直指將照的面門:「歸根到底,你敗在了自己的自負之……」

  「不。」將照驀然開口,抬起頭,已然看不見的雙眼毫無焦距地直視著勝晴:「不用替我找藉口了……我敗在……鍛鍊的不足。」

  「……」勝晴微微瞇起眼。

  「楠山勝晴……我會戰勝你的。」

  碰!

  語畢,將照轟然倒下。



  「啊,醒了。才正覺得以你的身體反應來說,也是時候該醒了。」

  熟悉的女聲從一旁傳來,讓將照彷彿有種回到「家」的感覺。

  「我輸了……」渾身纏著繃帶的將照有些恍惚地道,身上的針線讓他本能地感到不適……彷彿只要動作大一點就會把皮肉撕開來一樣。

  「是呀,用不著氣餒,不可能誰都沒輸過的。」時繪香坐在明顯過高的辦公椅上,晃著自己的雙腳,戴著眼鏡低頭看著書。

  翻了頁手中的書,時繪香拿了塊羊羹塞進嘴裡,一邊鼓起臉頰咀嚼一邊含糊地道:「不過……做得很好了。呼嗯!在未解放斬魄刀的狀態,能夠打傷一個始解後的副隊長……呼嗯……正如勝晴所說的,如果你早點放下矜持解放斬魄刀的話,贏的就是你了……大概。」

  「什麼意思?」將照好奇地望向了時繪香,又忍不住看了眼她桌上擺著的糕點。

  「要吃嗎?這可是我珍藏的高檔貨,一般平民可吃不起喔……」一邊說著,時繪香又一邊將一塊羊羹送進嘴裡,瞇起眼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好。」將照一點也不客氣地拿了一塊,直接塞進了嘴裡咀嚼了起來,也不知道他品嘗出了高級貨的味道了沒,便繼續追問道:「所以勝晴他還有什麼招式嗎?」

  「有,雖然時間還不長,但除了始解以外,他也已經能夠初步使用卍解了……呼!嘶咻……」對著桌上的熱茶吹了一口後,送至嘴邊輕輕啜飲了起來。

  「所以他也並沒有對我使出全力?」將照挑起眉頭,似乎有些不信。

  「沒錯喔。」

  「……」將照低頭,就好像在思考著應對勝晴的方法,以及預想著他可能的斬魄刀卍解能力。

  「對了,順便再告訴你一件事吧?雖然這件事就算告訴其他人也沒什麼用,但對你而言,或許就不一樣了。」看著難得陷入安靜、進行沉思的將照,時繪香又為自己倒了一杯茶。

  停頓了片刻,時繪香清了清喉嚨,才道:「勝晴這次的目的,是為了伊深嚴朝喔。」

  「三番隊隊長?」一瞬間,將照腦海裡想到了被那個「人間神明」稻野絢一重傷,再也無法當死神的隊長伊深嚴朝。

  「嗯……只要楠山勝晴證明了自己有勝任隊長的能力,那他就能早日頂替伊深成為隊長,讓伊深不用在這個位置上繼續強撐了。」

  「……」將照眉頭再度高高揚起。

  時繪香右眼微睜,偷偷看著將照的表情:「你也掌握了始解一陣子了吧?如果肯幫我排隊買一盒天岩戶的落雁……或許能教你一些更快學會卍解的秘訣喔?」

  「啊……不了,我還得抓緊時間鍛鍊呢。」

  將照理所當然地拒絕了時繪香。

  「你這個……笨蛋!」

  時繪香的矜持與從容一瞬間化為烏有,忍不住罵了一聲這不識好意的蠢貨。

  「那就這樣了……我先走了。多謝了!羽澤隊長!」將照起身,向時繪香道謝過後,轉身便離開了隊長辦公室。

  「下次別想再讓我替你治療了!」從門後傳來了時繪香的怒斥。

  「知道了,我會幫羽澤隊長買到點心的。」

  「不需要了!」



  將照天性愚笨、遲鈍,但如此明顯的偏袒,他又何嘗感覺不出來?

  但是……真的動用了卍解擊敗了勝晴,那不是證明了自己必須得依靠卍解才能擊敗勝晴嗎?

  那不正是自己從根本上否定了這番自我折磨的意義嗎?

  依靠死神的斬魄刀強大,依靠死神的白打強大,依靠死神的鬼道強大,依靠死神的瞬步強大……

  所有一切都來自於死神本身,談何戰勝「死神」?

  就算自己動用了這一切手段強大起來,那也不過是成為另一個「更強大的死神」而已。

  將照厭惡著這種屈就「死神」的無力感,也厭惡著這番自我矛盾的自己。

  就連斬魄刀,他也不過是當作堅固、可修復的刀具在使用而已。

  「將照……」

  如熔岩流動的沉重聲音,如巨獸般嘶啞、如飽含喜悅之情的猙獰,堂而皇之地在腦海中傳出。

  「做得很好……將更多的憎恨收縮……就如凝結成我的那時一樣……將真實、醜陋且不加掩飾的情感刻劃在你的靈魂裡!」

  「那些人嘗試削弱你、同化你,讓你變得和他們一樣孱弱、有所顧忌……」

  「不去學習他們的技法也無所謂,那只不過是讓人空耗精神與時間的瑣碎事物。」

  「看看我——」

  「我可曾學習過任何的技?」

  「我可曾為強大而鍛鍊過?」

  「對比將時間與精神奉獻給磨練的你來說……」

  「我——就是你的奇蹟。」在一片耀眼的金黃中張開雙手,巨大的骸骨手臂隨之張開……刺目的三道光輝如同直射眼睛般令將照幾乎睜不開眼。

  如同轟然降臨於此地的神明,金黃色的洪流如由下而上逆沖的瀑布般吞沒了將照眼前的世界。

  雙足沒入翻騰的熔岩中,重壓幾乎讓人窒息,呼吸彷彿都燃燒了起來。

  將照下意識握緊了腰間的斬魄刀,冷汗沁入了刀柄。

  「你的強大……不過是為了將我這個『奇蹟』最大程度發揮出來的條件。」

  「或許更恰當的說法是……限制器。」

  「明白了嗎?」

  「將照。」

  轟然流動的熔岩海之中,怪物的聲音清晰可聞。

  「屏除一切不必之物,徒留憎恨與憤怒的空殼就好。」

  「僅存的空洞,就以我的力量來填滿。」

  「投身於所有更能發揮我力量的修練。」

  「順從我,拋下無謂的堅持,我能使你空前地強大。」

  「不必驚慌,亦不必感到排斥。」

  「我本就是你的一部分……」

  「——你最真實的一部分。」

  「下次,還執迷不悟,我會粉碎你的。」

  「我的『器』。」

  所有金黃驟然收縮,匯入那道模糊的非人身影中,在扭曲中倏然消失。

  一切街道、建築完好如初,剛剛那不過是斬魄刀讓他看到的幻覺。

  「呼……哼……」

  將照控制不住半跪在地,粗重的喘息聲傳出,手腳發軟,視線一片漆黑……

  就好像敗在勝晴前的最後一刻一樣。

  「喂!將照,就跟你說過要好好休息!不要讓隊長的擔心變成多餘的啊!」路過的四番隊隊士見此,也忍不住上前勸道,攙扶起了他往醫院的方向回去。

  「不必了……只是睡太久,四肢還沒醒過來而已。」

  將照以不容阻止的氣勢,扳開了那四番隊隊士的手,逕自朝著四番隊外走去……

  「逞強什麼……怪不得隊長說你是個蠢貨!」

  「……」將照腳步一滯,緊接著才想到什麼似的,轉頭對那名隊士點頭道:「謝謝你,下次請你吃飯。」

  「把十一番隊食堂的食物給別人並不算請吃飯!」



  「將照,不練習……在想什麼?」

  明顯察覺到不對勁的峯吉,站在坐地沉思的將照身旁,居高臨下地問道。

  這個論鍛鍊比任何人都認真的狂人……甚至可以說是鍛鍊魔人,如今竟然在十一番隊的日常集訓中呆坐在地。

  「峯吉。」

  「怎麼了?」

  盯著那些揮灑著汗水,咬牙賣力苦撐的隊士,將照看起來有些恍惚:「我們這麼磨練著自己,真的有意義嗎?」

  「什麼意思?」峯吉富有特色的分岔濃眉皺了起來。

  「我們再怎麼鍛鍊……就算持之以恆地練個十年、二十年,也無法在這十幾年的時間內企及隊長的一成強大吧?」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峯吉理直氣壯地反問道,一臉也都沒有害臊的意思,繼續道:「不光是岡倉隊長,能當上隊長的人物,無一不是天賦優秀又兼具努力的存在。」

  「那麼,我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磨練?」

  「假如隊長們比我們更具天賦、也比我們更加強大,那麼同樣在天天鍛鍊的他們,我們豈不是永遠追不上嗎?」

  「就是因為如此,才要更加加倍的努力,去追上他們才行。不是嗎?」峯吉平靜地道,說著理所當然的道理。

  「可是……這世界上會不會存在著……即便加倍努力也無法戰勝乃至無法企及的存在呢?」

  「例如……神明……之類的存在。」

  那沐浴在熾熱金黃之中的非人之物,將照無法停止去想他。

  峯吉也沒有否認,撇著頭思索著:「一定會有的吧,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可理喻。」

  「如果這樣的話,我們所做的一切……在那等存在眼中,豈不是很可笑嗎?」將照的情緒低落了下來,甚至有些無力感。

  「那就讓他們笑吧。」

  「……」

  「讓他們繼續嘲笑你的愚蠢,然後抱著你的愚蠢一路筆直地來到他們的面前,用你的身高居高臨下地緊盯著他們的雙眼,直至他們再也笑不出來——這不就是你一直以來在做的嗎?」

  「輸給他人並不算什麼,我也輸給不少人過。」

  「但就算輸了千百遍,也能千百遍地站起來重新挑戰——那才是真正的強大。」

  「不是戰鬥上的強大,而是心態上無懈可擊的強大!」

  「聽著……我們十一番隊考慮的從來不是『打不打得過』這件事——而是『要不要打』。」

  峯吉瞥了眼將照:「再告訴你一件事吧。」

  「罪犯稻野絢一揚言要將兩個貴族徹底滅門的挑釁中,其實還指名了兩個貴族。」

  「分別是天仁屋家,以及……羽澤家。」

  唰!

  將照驀然站起,瞪得斗大的雙眼死死盯著峯吉。

  「怎麼了?要打嗎?」峯吉神情冰冷,握緊了腰間的斬魄刀。

  卻見將照張開了雙手,猛然一把抱住了峯吉,將他高高舉起:「謝謝你!峯吉!」

  「住手!現在還在集訓!還有不要把臉靠得這麼近!」

  「今天也來痛快得打一場吧!就賭晚餐如何?」

  「一個因為被我鼓勵而振作的傷患怎麼可能贏得過我!做好三天沒辦法吃晚餐的心理準備吧!蠢貨!」



  「……」在草地上靜坐進行刃禪的勝晴,忽然感覺到天色驟然一暗。

  睜眼,一道巨大的陰影籠罩住了他的身軀。

  「楠山勝晴……再來打一場吧。」將照彎腰,密布鬍鬚的粗糙臉龐湊近了勝晴的面前。

  「如你所願。」

  勝晴站起身來,深呼吸了一口氣:「既然你已經做好了準備,那我也不再留手了。」

  「斷卻訣別吧,重蘊。」如舒展筋骨般甩臂揮刀的瞬間,勝晴手中的斬魄刀延伸成了大太刀,這大太刀甚至比起他矮小的身高還要來得更長。

  隱約傳來的刀鋒銳利感與冰冷觸感讓將照肌膚表面都豎起了寒毛。

  與此同時,將照握緊了掌中的刀柄,彷彿要將卷柄的觸感給烙在掌上一般,瞪大了雙眼,如同是對世間與自身無力的憎惡低語一般,咬緊牙……

  「大肆轟炸吧——轟炎!」

  斬魄刀化作一把長達兩公尺的長槍,巨大、厚重的槍頭足有六十公分長,形如箭頭。槍身上一道烈火紋路自槍柄末端處一路螺旋延伸至槍頭,並且越顯密集。

  唰唰唰——轟!

  伴隨著長槍在掌間飛旋,一抹烈焰的明黃光輝自槍頭處閃爍、乍現,帶起溫熱的勁風迎面而來。

  夾帶著轟隆巨響的爆炎,正是將照斬魄刀的體現。

  「我的斬魄刀轟炎,能夠隨著揮舞不斷累積火焰、產生爆炸,甚至操控火焰。」將照雙手握緊了手中的長槍,正大光明地對勝晴道。

  「這飯桶又在自曝能力了!」

  「哼……哪次不是這樣?就連『偷襲』前也都要先大喊一聲『岡倉海舟我要來了』的笨蛋,又能奢望什麼?」

  「不過,這才像十一番隊啊……」

  「……」勝晴睫毛低垂,雙眸直視著手中的斬魄刀重蘊,片刻後,抬起手中的斬魄刀,迎著將照的目光主動道:「重蘊,除了本身的鋒利以外,能夠在一次動作間,同時間產生六道無形、方向可自由操控的斬擊,這看不見的斬擊最長距離為刀尖再向前延伸出約十八步的距離,也就是九公尺至十公尺又八十公分。」

  「哈哈!我就知道……果然是這樣!」將照真誠地笑了出來,跨開腳步,側身俯下,槍尖斜指勝晴的腳尖:「不過還是得謝謝你特地替我解惑了,勝晴。」

  「這不算什麼,禮尚往來罷了。」

  「嘿!那我來了!」

  唰!轟!

  手中的長槍伴隨著耀目的烈焰轟然刺出,在瞬間逼近勝晴的胸膛……

  勝晴雙手緊握刀柄向下格擋,將轟炎的刺擊給拍開,順勢刺出重蘊,霎時六道無形的刺擊從各處同時間湧向了將照。

  七道攻擊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不分先後的「同時」,以及任意操控的「方向性」。

  來自面前、胸腹、後腰、雙腿、雙臂……環繞周身的七次刺擊同時間逼近——無法格擋!

  就算憑藉超人的感知與反應,察覺了其中幾次的攻擊並迅速反應過來,在格擋的途中也會被另外的攻擊擊中。就算四肢並用乃至連腦門也都用上,也無法擋下同時間的七次攻擊。

  或許峯吉的心眼能力,能夠藉著讀出對手瞬間想法結合自身戰鬥經驗勉強避過,但只要有任一次的失誤就是被直接斬中的下場。

  不是人人都能像將照一樣,在身中數十刀的情況下還能揮出拳頭的。

  然而,將照握著槍柄中後段的右手卻藉著被向上拍開的力量,順勢一扭槍勢,用槍柄由下而上直掃勝晴的臉龐……顯然是打算以傷換傷!

  唰!

  勝晴刺出的重蘊一收,上半身後仰,前額髮絲揚起,露出那雙仍舊顯得游刃有餘的平靜黑眸。

  噗哧……

  與此同時,六道無形刺擊在將照身上打出了六個洞。

  在將照動作因為受傷而一瞬間停滯的同時,勝晴向後踏出一步,拉開與將照的距離,收回至左肩處的重蘊劃過近三百度的角度,同樣由下而上直擊將照的臉龐。

  無形的斬擊中,三道由上而下劈下、三道由下而上斬去,就好像巨獸的尖牙般朝著將照啃咬而去。

  將照的臂長優勢與長槍轟炎的長度優勢,在重蘊面前毫無作用。只要勝晴不斷後退,和將照保持在重蘊能力所及的範圍內,便可在安全距離內不斷對將照施加斬擊……

  理應如此。

  轟!

  卻見那上下咬合的無形斬擊中,將照本該被斬切的身軀驟然消失在其中,只餘下轟鳴與肉眼可見的衝擊波。

  在眼睛察覺到這番異樣的瞬間,身體便已動了起來,但儘管如此,勝晴在這瞬間能做的事情便是向後躺倒……

  轟隆隆!

  火焰如柱,直貫而出。

  轟炎釋放的火焰幾乎是貼著勝晴的衣物掠過,透過後仰的上半身還可以看見右手握持著轟炎的將照雙足踏著牆壁,雙腿屈蹲作出如短距離賽跑般前衝的姿態。

  轟!

  伴隨著短促的爆裂聲再度衝出,肉眼可見的白色衝擊波就如同水波上的漣漪般在大氣中擴散開來……

  逼近的將照第一時間迎上的是那六道從各個角度包裹而來的無形斬擊。

  在意識到自己的姿勢躲不過將照的第二擊時,勝晴在瞬間做出了正確的判斷……通過揮刀製造斬擊,並讓斬擊直接出現在衝刺的將照面前。

  他衝得越快,迎頭撞上斬擊的速度也就越快——換言之,釋放這樣的訊號足以讓將照停下那快得連眼睛都幾乎無法追蹤的速度。

  面對眼前逼近的無形斬擊,將照絲毫不管不顧,對著身下的勝晴甩出了手中的轟炎……

  轟!

  如雷鳴般的爆炸聲傳出,與之伴隨的還有爆炎的騰起,就連隔著建築物的隊士也都能感受到彷彿連腦髓都被震動的錯覺。

  「你的重蘊那些無形的斬擊一旦確定了斬擊的方向,就無法再更改了!對吧!」

  斬擊再快也得要有時間行進,只要在斬擊臨身之際,閃避斬擊即可。

  話雖如此,一個副隊長的刀又豈是能說閃避就閃避的?

  但,將照的斬魄刀轟炎能令他擁有閃避的能力。

  咻——

  勝晴沾滿烏黑煙塵的身影從黑煙中向後衝出,就連衣物、頭髮彷彿都帶了點焦痕,顯得異常狼狽……

  轟!

  揮舞手中的長槍轟炎,巨力將爆炸產生的濃煙給掀飛,連帶得造成一圈肉眼可見的白色衝擊波吹飛了所有被爆炸震落的落葉……與此同時,槍頭上再度燃燒起了如篝火般的盛焰。

  轟炎在他手中與其說是長槍,更像是根棍棒。

  「此招……『雷騰』!」

  轟!






外傳第二話    外傳第四話


創作回應

水瓶(*´▽`*)
哎呀
這不是南山人壽嗎ㄏㄏ(?
2021-10-02 13:28:34
偉克斯
44444
2021-10-03 02:53:53
偉克斯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4/e9483ce73f8d489f082f5657d7686a2b.JPG
2021-10-03 02:54:1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