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書籍翻譯】【小島秀夫】我的身體有70%由電影構成——第三集中營

一騎 | 2021-10-01 14:37:39 | 巴幣 1240 | 人氣 261

第三集中營/The Great Escape/大脱走


沒有人不懷疑希茨能夠逃出生天。畢竟主角都是能逃得掉的。



MOVIE DATA:1963年(美國)

導演:約翰.史達區(John Sturges)
出演:
史提夫.麥昆(Steve McQueen)
詹姆斯.加納(James Garner)
理查.亞騰伯洛(Richard Attenborough)
詹姆斯.唐納(James Donald)



STORY
一群逃獄慣犯被收容進某間德國集中營。逃獄慣犯希茨與亨德利等人立了一個膽大包天的逃獄計畫:他們要讓所有被關的250人逃出生天。眾人為了計畫成功而同時挖掘數條通道,可是其中一條被發現……



「就像人體有70%(?)由水分構成,我的身體有70%是由電影構成。」我在各種訪談上都總是這麼講。可能有人會覺得誇張了,但這也不完全是在騙人。這樣愛好電影的我所催生出的《MGS》,毫無疑問,也在無意識間受到眾多電影的啟發。

形成現在的我的其中一個面向,即是實際體驗的現實人生,real life。還有一個不能忘卻的,即是透過小說、電影、漫畫,還有他人的經驗談,做模擬體驗的虛擬人生,virtual life。其中年幼時期所接受的電影模擬體驗,對我影響甚大。在本連載專欄,我想來依次介紹那些「關係到《MGS》的,我愛的電影」。首先在這第一回,我想來聊「影響《MGS》最多的電影」——《第三集中營》。各式各樣的電影體驗的確使現在的我,使《MGS》成長茁壯,但《第三集中營》的存在特別大。要是沒有這部電影,恐怕《MGS》也不會呱呱墜地了。

《第三集中營》在我的「喜愛的電影BEST 30」(有很多電影我都很愛,實在選不出「BEST 10」來)當中依然榜上有名,當屬名作中的名作。這部電影厲害之處,就是它是部娛樂作品,卻基於真實歷史。看過電影的當時——也歸咎於我年紀還小——我從這部電影得來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知識(虛擬體驗),是無可計量的。我還靠這部電影知道不少雜學,像是「幽閉恐懼症」跟「美國獨立紀念日」之類。這部電影為當時還是個孩子的我,介紹了學校不教的珍貴事情。如此有趣,富有娛樂性,同時貫徹傳達「戰爭(歷史)」,而且還大有斬獲的電影,著實少見。

本片卡司既有《豪勇七蛟龍》(The Magnificent Seven,1960)導演約翰.史達區的風格,還很豪華,又很有個性!這些個性派演員們後來都成了大明星——史提夫.麥昆、詹姆斯.加納、理查.亞騰伯洛、查爾斯.布朗遜(Charles Bronson)、詹姆斯.柯本(James Coburn)、大衛.麥卡林(David McCallum)、唐納.普萊森斯(Donald Pleasence)——或者說「Big X」(亞騰伯洛飾演的巴雷特)跟「Tunnel King」(布朗遜飾演的丹尼)等等等等……從主角到小配角,所有人都是不華而實,樸素而有勁道。從嘗試逃獄的俘虜們,到集中營營長,所有角色都是主角。哪怕是到了21世紀,《第三集中營》這部作品在故事、角色、卡司、音樂、製作之細緻,所有部分都是超一流的。

《第三集中營》製作於1963年。是我出生的年份。我最早看到本片,是在公開上映之後過了好一段時間,在電視上看的。

電視由於電影長達170分鐘,當時便理所當然地分成「上集」、「下集」做播放。然而這種分上下集的播放,在孩子們之間引起了很大的迴響。播完「上集」的學校裡都在談論「下集」,到隔週「下集」播出的一個禮拜之間,每天大家都在聊「到底誰能夠逃得出去?」當然在我周遭的同學,都沒人看過上映在戲院的《第三集中營》。每個人都堅信希茨(麥昆)逃得掉。就連我也深信不移。畢竟主角都是能逃得掉的。到了下禮拜我們看了「下集」後,都為那結局感到亢奮與震驚。

《第三集中營》裡我最先浮上腦海的就是電影的片頭。乘著埃爾默.伯恩斯坦(Elmer Bernstein)輕快的名曲,載滿盟軍俘虜的納粹運送車組成縱列前進。介紹工作人員和卡司的紅色字幕重疊在畫面上。當然在電視上,為了要把佔滿畫面的英語字幕硬塞進電視畫面內(電影用的是寬螢幕鏡頭),畫面就變成縱長的模樣。不只有片頭,就連最後介紹角色的片尾也是同樣縱長。護送車輛跟結局時麥昆的臉都是一副縱長的樣子。在當時的電視上,不只有西洋電影,就連日本本土電影,也都是這樣粗糙加工後就搬上螢幕。卡車到達集中營,畫面回到電視尺寸(兩邊被裁切掉),正片才終於開始!關於《第三集中營》的記憶,就跟著這縱長開頭畫面,一同深深植入在我的腦海裡。
最近為了寫這份專欄的稿子,我久違地用DVD重看了這部電影。理所當然,開頭和結尾都收錄了按照原片的寬螢幕鏡頭。身為電影迷,這點實在感激,但是就電視世代的我來說,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第三集中營》裡我最喜歡的戲,很遺憾的,並不是那段著名的跨越國境機車替身戲,而是最後希茨被抓住,再次被扔進牢房的部分。為牢房上鎖的士兵從頭到尾都是同一位演員,他最後的反應很有意思。士兵面無表情地上鎖,正要離去。這時士兵突然聽到牢房中希茨對著牆壁做他習慣了的單人投接球的聲音,停下腳步……然後露出了一個難以言喻的表情。50名逃兵被蓋世太保殺害,當時我一個小孩都被搞得心情憂鬱,接著卻馬上就出現這幕。

對還是個孩子的我來說,年輕士兵那種很有人味的反應,既像是吃了一驚,又或者不是對俘虜,而是對「希茨這個人」感到魅力,讓我的心情輕鬆了不少。這個令人佩服的演出,一舉改變了電影的餘味,告訴我敵方士兵也是個人。真是個巧妙表現出戰爭諷刺的結局。

《MGS》以「逃離敵人」為概念。我想,可能這就是受到了《第三集中營》的啟發。來回於集中營的納粹士兵(步哨),監視塔,照亮黑暗而緊貼地面和牆壁的投光器光線等等……這些影像裏頭,都包含著營造出「逃脫(潛入)電玩」這個形象的視覺要素。可是《第三集中營》這部電影給我的最大刺激,並非這般「圖畫部分」,而是在「great escape(大逃脫)」這種情境下的「興奮」、「緊張」。

電影中間準備了一個「最緊要的關卡」,就是250個俘虜終於要嘗試逃脫。計畫本來應該是進行得相當周到,但眾人卻發現一個事實:照理說應該要挖到森林的隧道,其實因為測量失誤而短了六公尺。該說是「現實更玄於虛構」嗎,即便如此,希茨等人還是強行決定逃脫。躲在森林那邊的希茨注意步哨,再給出信號,一次一個人將俘虜從隧道引到森林。這場戲看得叫人緊張到胃痛。……突然,拿著大包包的俘虜絆到腳跌倒了。留意到聲響的守衛出於警戒而靠近。

「要被發現了!」

步哨靠近。男人們是大氣都不敢出。這刺激!這緊張!!就是這段落,造就了「要被發現,沒被發現」這般《MGS》的基礎:「最大限度的緊張」。我想要實際體驗這時候觀眾的感覺,還有這股懸念!我在《第三集中營》裡體驗到的,記得的,就是這種既非故事也非演出,由「躲藏」所帶來的緊張與刺激。我能不能將那種體驗化為電玩呢?一切便由此開始。

1986年年末(就在我最初的企劃被打槍之後),公司那邊給了我一個「Offer」,說是要做「戰爭電玩」的企劃。那時候最先閃過我腦海的,就是上述《第三集中營》裡的那一個場面。一言以蔽之,我想做一款「逃跑電玩」。當時在我心裡,「戰爭電玩」並不等於「戰鬥電玩」;「戰爭電玩」就是像《第三集中營》的「逃跑電玩」。最終這個想法被活用在了《MGS》上。可是本來我的企劃並不是著眼於「潛入」,而是相反的「逃脫」。《MGS》裡是挪用了「潛入」→「救出/破壞」→「逃脫」這種冒險動作戲劇的王道情節,但當初我的目標是要專精於「逃脫」這個情況。

首先,玩家被抓住,不管如何就是要逃;被發現了也不會game over,而是被移送到收容設施,然後再從那邊逃跑;被抓了就再逃。玩家要利用徒步、鐵道、船隻等移動手段,還有偽造文書或變裝,逃得愈遠愈好。如果成功越過國境,遊戲就過關了。要花幾天才能成功逃脫,採取何種路徑逃脫,就成了遊戲中值得玩味的部分。我原先的企劃,就是完全類似《第三集中營》的電玩。

以這「逃脫」的遊戲性作骨架,再添加各式各樣的要素,機關手法和世界觀,現在的《MGS》便誕生了。《第三集中營》這部作品不只有「電影」的趣味,還讓我虛擬體驗了一回戰爭,更在我的人生裡贈與我《MGS》這份最大的禮物。




創作回應

斬華@雞龜骨滾羹
「電視由於電影長達170分鐘,當時便理所當然地分成...」那段,當然在我周遭的同學,都沒有*人看過上映在戲院的《第三集中營》
2021-10-01 16:00:45
一騎
改好囉。
2021-10-01 16:46:3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