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半夜驚魂記《下》

露諾弭 | 2021-10-01 07:00:03 | 巴幣 10 | 人氣 55

至於之後的晚上,我爸身體雖然有所好轉,不過他半夜都會喃喃碎語講負面情緒的話。而且他會要求把他的手套脫掉。

前面提到他身上插滿管線,所以院方有交代不能脫這個厚手套;否則病人就有可能在睡夢中把管線拔掉,我用這個理由拒絕他。結果他就罵我沒用,還說一堆我懶得打的話。

沒辦法,於是我幫他脫掉一隻手套,然後就回去睡。不過之後我在睡夢中就聽到護理師說:『阿伯,你不能脫手套。院方......』

於是之後的每個晚上,我就在被盧著脫手套,以及大夜護理師幫忙把手套戴回去的過程中左右為難。我晚上跟大夜的護理師照面時都是抱歉,一方面是我爸很愛講負面話;一方面是他要求一堆很雞皮蒜毛的小事。

例如把身體往病床上面移動,這個動作必須先把機能床置平,左右的上欄杆放下(還有下欄杆,上下左右各一隻,全部四隻)。跟另一個人配合,用內凹的手肘L型扣著病人腋下,另一手撐著病人後腦勺把人拉上去,把他的頭放在枕頭上。

這個看似簡單的拉人動作,我不知道跟護理師做了多少次。每一次我都是很抱歉,因為一個人實在不好做這個拉人的姿勢。我如果硬拉,根本拉不上去,還怕拉傷病人。

不過沒辦法,病人在醫院最大,家屬跟護理師也只能悉聽照辦。其實我真的很不想叫護理師來,每一次都覺得對不起人家。

但是沒辦法,我非得叫不可。不然我根本不知道老爸他有什麼毛病?我光看儀器都是正常,但老爸就是會說這裡痛、那裏不舒服。雖然我知道是心臟衰竭的關係,但是知道又不能減輕他的痛苦。

我只能說大夜的醫護人員真得是很辛苦,各位巴哈網友請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目前心臟衰竭只能預防無法根治。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