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鞠 第二章 集合啦!鬧彆扭吵架的兩個人

懵夢 | 2021-09-30 08:00:02 | 巴幣 22 | 人氣 51






第二章 集合啦!鬧彆扭吵架的兩個人

  孤獨的感覺,如同某種沉靜的壓力無形的壓迫著。

  躺在冰涼的走廊,感覺著木質地板所帶來的涼爽,無視著空腹的感覺。

  閉著眼睛,想要透過睡覺加速時間的流逝,肚子雖然會餓但死不了,而既然不會餓死也就不需要去管。

  已經許久沒有人來打掃,地板上都累積了一層灰塵。看似寬廣的宅邸早已沒有表面上那麼光鮮亮麗,不少地方已經受到腐蝕,唯一還光鮮亮麗的只剩下外表了。

  向鞠坦白已經過去了多久呢?老實坦承自己的主人深受疾病所苦、老實坦白對方的主人可能也會因為自己的主人而染病死去,又過了多久的時間?

  藺輕撫過自己的朱唇,知道自己做了非常過分的事情,對方不會原諒自己也是應該的,但還是不經覺得有些寂寞。

  看著自己逐漸長長的劉海,卻沒有心思去打理。

  「明明是我,受到的打擊比較大的說……」

  緩緩張開了眼睛,卻不見那熟悉的聲音,有些失落的再度闔上雙眼,任何事情都阻止不了他打算靠著睡眠逃避、虛度光陰的現實。
 

  一件和服如展示般掛起著,原本的破洞已經修補好,但就是遲遲沒有還給原先的主人。

  鞠無神的看著和服,孤獨的面對著和服坐著。腦中甚麼事情也沒有在想,在這自己打造出來的樹屋空間當中,因為這個不屬於房子主人的東西而有了違和感。

  背靠著門,不知坐了多久,只知道已經許久沒有人拜訪。

  和服遮擋住長老的光芒,但不會影響聲音的傳達。不過不論長老如何苦口婆心的勸說,完全傳不到對方耳中。

  即使已經表明目前雛的狀況並沒有染病的跡象,但鞠終究拉不下臉去找藺。畢竟,她的內心亂糟糟的,當時的不歡而散讓她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對方。

  明知道與對方無關但還是忍不住不去在意,自己曾經想要守護的那個小生命,明明是那麼寶貴,卻只能無能為力的袖手旁觀。

  不過若非心底有些在意,也不會如此猶豫不決。

  「不用想那麼多,鞠想怎麼做就去做。」

  長老看出對方的猶豫,這點對於守護靈來說是每個人都會遇到的二選一問題。

  對於主人的重視程度引導了現在的局面,這是必然的結果,不然藺那頭怎麼可能也同樣沒有人拜訪?因為熟識的人都知道他們的主人也被牽扯其中,不諒解只是普通的情感。

  不過最關鍵的還是心中那過不去的坎。如果藺的心是封閉的,縱然有千萬個人登門拜訪,誰又不會吃了閉門羹?

  長老非常明白這點,所有守護靈看在眼底,全都是不省心的孩子。不過這件事情祂也只能選擇旁觀,誰也幫不上忙。

  解鈴還須繫鈴人,就看鞠能否想通想明白。

  雖然,非常困難。

  鞠下意識地用手輕輕觸碰被強吻的地方,微微避開了朱唇只點落在嘴角,但這一吻所帶來的衝擊到了無法思考的地步,連帶著那次的談話都變得一片混亂,到底談了甚麼腦袋就像是突然短路般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了。

  自己為什麼被親了,為什麼要親她?鞠不過是個只有五歲年紀的小女孩,自然還不理解男女情事,只是從刻印在DNA那懵懂的情商中對於對方的行為感到混亂、無法理解。

  為甚麼藺要突然對她這樣做?這麼做到底有什麼特別的意思?

  但是她沒有任何厭惡的情緒,並沒有感覺到噁心,那連穩都稱不上的穩就這麼深深困擾著她,想不透也想不明白,忍不住握緊的雙拳連內心都感到迷茫。
 

  藺緩緩睜開眼,自己正沉浸在冷泉當中。浮在水面上,身上的衣服因為浸濕而變的沉重,連帶著腦袋都變得昏昏沉沉。

  許久沒有去找長老確認主人的情況,不過從自己的身體狀況大概明白已經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溫泉的硫磺味也掩蓋不了菸草燃燒的氣味,眼前時不時出現一名成熟女性的幻覺,看起來冷漠卻掩蓋不了憔悴。

  越接近死亡,與他的聯繫愈加熱烈。現在只是很頻繁的會看見主人的模樣,再過一陣子應該就會感覺主人好像如影隨形的跟在身邊吧。

  雖然能時常見到主人很開心,但想到其背後暗藏的意思,就覺得乾脆直接一覺不醒算了,又何必增添自己的痛苦?這世間絕對沒有甚麼事情比自己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旁觀、對此無能為力的樣子還要痛苦。

  「果然還是睡覺吧,等有人來叫我再醒來……」

  喃喃說著,緩緩闔上眼睛。

  期望那個叫醒他的人,會是鞠。
 

  正如那個吻,他已經表明了對方對於自己來說,有多麼重要。

  只是就看鞠能否察覺。

  是否與她有相同的情感。
 

  對於鞠來說,藺對她而言是什麼樣的人,一直都沒有個定案。不如說因為一直都在一起,所以從來沒有思考這個問題。

  「藺的主人,與我的主人是甚麼關係呢?」

  「藺的主人是雛的監護人喔。」

  監護人。這個詞能夠套用在他們兩人身上嗎?

  他們之間的關係,感覺沒辦法用這層關係去作解釋,但又覺得並非單純的「朋友」那麼簡單。

  「……家人。」

  想起一開始藺是如此介紹,這個解釋似乎是最為貼切。但一般的家人會隨便對她做這種事情嗎?
突如其來的吻將所有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連帶著鞠都有些迷惘。

  「……長老。」

  「是?」

  「假如說,我是說假如喔……有人突然親你那代表什麼意思?我說這句話沒有別的意思,不是我被藺親,只是單純好奇!」

  這完全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長老聽出這點但沒有戳破,甚至連忍笑也沒有地給予認真回復。

  「代表那個人很重視妳。」

  不是使用「喜歡」,而是重視。

  唰的一聲斗大的淚珠已經滑過了雙頰,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溼了眼眶。

  當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所有的苦惱與煩惱頓時豁然開朗,瞬間站起身,全身骨骼因為許久沒活動啪啪作響,雙腿承受不住許久沒有站立一時有些無力,不過這構不成在此停下的理由,就算死命爬也要爬到對方身邊。

  一個向前自然撲倒,直接撞倒了掛的整齊的和服,熟悉的味道直接撞上,有些懷念。雖然淡了許多,更多的是自己身上的味道,但分別許久,才會注意起如此細微的小事。

  顧不上整理,確認和服沒有壓到長老後,禮貌地道了聲歉,轉身就要出門。

  奪門而出,砰的一聲幾乎是直接把門撞開;視線直接落在她的鄰居,那雄偉的溫泉旅館。

  雙眸中昔日的雄偉建築已經不存在,睜著的眼睛,只能看見一個人隨興地躺在雜草叢生的土地上,仰望著廣闊的天空。

  「藺……」

  鞠瞪大了雙眼,緩緩踏步前行。每一步都是那麼的艱辛,邁開的腳步盡是如此沉重。

  雙腳的突然無力,短暫卻讓她無法快步前行,分不清究竟是因為傷心還是身體狀況而走得歪斜。

  不用確認也明白已經淚流滿面,模糊的視線中那個穿著女裝的美少年彷彿變成一個成熟的女人,但那不過是眨眼即逝的錯覺。

  藺就是藺,是她再熟悉不過,最重要的家人。

  距離越來越近,強忍著悲傷走完這段連五十公尺也沒有的路程,最後在對方的身旁跪了下來。

  「藺……」

  含糊不清的聲音引起了注意,當他睜開眼睛時鞠才注意到對方方才的眼睛是閉上的。

  那眼中雖然帶著笑意,卻看不見半點生機。

  無神的注視著她,彌留的力氣沒法給他再次看清楚眼前這位對她而言非常重要的少女。

  時候到了,緩緩闔上了雙眼。

  死亡分隔了兩人,恍若隔世,等意識到的時候,早已不見藺的蹤影。

  葛輕柔的將人抱進自己的懷抱,鞠這才注意到,不少人前來送了最後一程。

  「……」

  鞠想要開口說些甚麼,但總覺得,這時候應該保持著沉默。
 

  因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