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23】太陽落下那天

Oldchild | 2021-09-30 00:03:01 | 巴幣 100 | 人氣 61


【一年前】

四周沒有光線,在無盡的黑暗中,感受到腦袋血液倒流的感覺,比爾發現自己呈頭下腳上的姿勢昏迷。

「我到底昏過去多久?」

一小時、三小時、還是一天已經過去——他並不知道。

強忍疼痛,她割開藤蔓裹成的外殼,艱難地爬了出來。

因為一直待在黑暗的地方一實很難適應亮光,一手遮住頭上的艷陽。

看了一眼身後有好幾個連成直線的凹坑,看來這裡不是第一落地點。藤蔓球落地時不斷彈跳,直到最後才卡在地上,這個藤蔓看來起到很大的緩衝作用。可是腳還是受傷了,流著血的同時朝向奇怪的地方歪折著。

小傷,但一天內絕對跑不起來。

她試著點開聯絡人上的小艾和修雷特兩人其一,最擔心的情況還是發生了,一樣聯絡不上。

調出地圖,用比例尺算起我到他們那邊的距離只有一百公里不到,已經飛進南方諸國聯盟裡面。

「如果再近一點說不定能聯絡上。」

抱持這樣的希望,用太陽與地平線的角度算起現在是一點左右。

大約五個小時內就會受到攻擊。

「喂,你受了好嚴重的傷阿,不要緊吧?」

也許是注意到球體落地時發出的巨響,一名獸人農夫肩上還扛著鋤頭前來關切。

比爾覺得麻煩地彈舌,現在不是爛費時間的時候了。

解除變身變回了艾,這舉動嚇到了農夫往後拔腿就跑,邊跑邊驚慌尖叫,

「怪、怪物!」

沒時間能去抱怨對方不禮貌了,艾迅速整理好當下可用的一切,並開始制定出一套可行的計畫。

「如果直接用『體能強化二』雖然很快,但一下就會累倒的。所以這時候只要用最有效率的『體能強化』狀態就好了,這樣的話大概兩個小時內應該跑到那裡。」

照著計劃,艾開始往絲普利特城的方向奔跑。


「呼……呼……」

照著吸吸吐的節奏呼吸,艾穿過了農田,爬上了崎嶇的山嶽。

登上山頂代表路程過完一半,接下來就是一整條下坡路,一定能補回更多進度。

這時,耳邊傳來不祥的轟隆聲,地面跨過巨大的影子。

就像是想否定事實,艾非常緩慢的抬頭查看。

「飛船已經到這裡了!?」

跟搭過的飛船有點不太一樣,兩旁的襟帆被替換成寬廣的金屬雙翼,下面都掛著各兩顆高速旋轉的螺旋槳,轟隆的噪音就是來自那裡,比預定時間還早的原因也是因為它。

腦中最先出現最關聯的形象,來自一、二次到現代戰爭都有的——

轟炸機!?

艾不敢自信地瞪大雙眼,從沒想到這世界的科技迭代速度如此飛快。

「不好,這樣下去的話……」

大趕大事不妙,不再保留,就算最後連生命都燃盡,義無反顧開啟體能強化二追了上去。

「——這樣也許能在最後一刻用聯絡人勉強讓他們在投彈前逃跑。」

然而,飛船在這裡打開的機腹卻背叛了艾的希望。

明明已經從書上裡得知它的威力大約是核彈級別的,所以大概率只能學轟炸機到達目標上空空投或設下引信定點引爆的方式引爆。

那是根有飛船三分之二長度的超長砲管。

沒想到聖皇之怒的真面目,竟然是用大砲射擊的方式施放。

艾雙眼瞪的老大,絕望至極。

轟隆隆的砲聲響徹天空,金黃色軌跡從頭上掠過。


時間窘迫,艾已經絕望地流下眼淚。

已經知道憑雙腿趕不上,只好將希望再次寄託於聯絡人之上。

這種情況下,只能將希望託付給最信任的人。說來諷刺,那人是小艾,而不是修雷特。

畢竟從根本完全不能相信修雷特有辦法自救;不論他曾是兄弟的時候,還是成為父親之後,永遠都是「受保護對象」。

「快快快快啊啊啊!」

——打通了!

『比爾,怎麼突然打過來?聽人家說喔,人家跟小麗妲……』

通訊那端傳來小艾天真的向本尊報備今天的好事,完全沒注意到幸福即將灰飛煙滅。

艾的焦躁致使憤怒地對曼陀羅那端的小艾大吼:

「那種廢話等下再說啦!快點——帶上爸爸離開那裡!告訴我你就在修雷特身邊對吧!?」

小艾的語氣就像理解到事情的嚴重性,立刻拋下玩樂的心情,語氣認真。

『不,人家和小麗妲都在郊區,現在立刻趕回家。在這裡待好等人家回來喔,小麗妲……妳也快聯絡爸爸往北門跑,快點!』

「求求妳……救救修雷特……救救我們的爸爸……」

嘟。

通話結束。

艾立刻撥打給修雷特,通了。這是修雷特第一次接通,對此唐突的事件他疑惑地詢問:

『小艾,這是……』

「等下在解釋,快點離開這裡往北方大門跑,快點!」

『嗯。』

艾聽到了開門聲,修雷特的確離開了家門,沒有任何疑問。

但依照他的體能,要逃掉幾乎不可能。

「快阿……小艾,快快快快啊——!」

艾現在除了祈禱,就只能加緊自己的腳步。

仰起頭,聖皇之怒夾帶的尾流在空中劃出的弧線已經消失在山頭的一邊,正是絲普利特城所在的位置。

『——爸爸!呼……哈……天上、天上——』

那頭終於傳來小艾的氣喘吁吁的喊叫聲,或許還有機會。

『等等……爸爸?你現在這副模樣是——?』

『艾,小艾——接下來我要說的話,希望妳們兩人能好好聽著。』

那頭,修雷特的語氣像是妥協,然後釋然,聽起來就簡直是在道別。

「那種事,等到你脫離險境時要講的天昏地暗都可以!我一定會救你,所以——你也不要放棄,求求你。」

艾當然無法苟同,搖頭大聲哭求著。此時魔力枯竭的反噬已經開始消耗生命力,不止泣淚還泣血,但還是咬著牙強迫嘎嘎作響的身體繼續加足馬力。

『作為一個父親,沒能好好保護媽媽還有妳,我很抱歉,對不起。然後沒能陪伴你到人生的一個段落,對不起。我很希望能夠竟最大的努力幫助你,但就連不拖妳後腿都很困難。我很討厭我自己永遠只能相信你,在妳背後看著,這樣的我……真的很討厭。』

語氣裡滿滿都是愧疚之意,聽在耳裡格外刺耳和焦躁。

「想當好一個父親是嗎?好,沒問題,在結束之後我會放棄戰鬥,好好陪在你身邊,然後看著你老去,握著你的手微笑陪你走完人生的最後,在你安詳離世後才在你身旁痛哭流涕……當然那時我一定希望先你一步離去,這樣才不會太難過。所以、所以……所以!」

艾的話語已經漸漸組不出未來,換再現場的小艾繼續相勸,只是發生突發狀況,

『不要停下腳步啊,爸爸!發生什麼事等等再說趕快,再不走就……等等……把拔!?』

『最後讓我做一次身為父親該做的,好嗎?』

不清楚那邊發生什麼事,只知道小艾好像停下了腳步,然後修雷特的聲音很溫柔。

艾再次抬起頭。

來不及了。

軌跡已經沒入山頭,留下零星閃亮粉塵的軌跡。

明明內心高呼著不要放棄,但艾的身體早已放棄似地放慢腳步,直至完全停下。

『去完成妳們還沒有完成的事情,然後找到下一個目標——』

艾的右眼突然刺痛,非自發性地發動了子彈時間,連上了小艾的右眼。胸膛,看起來小艾被抱進懷中,抬起視線後,眼中的修雷特的笑容是這麼溫柔。

她從眼中的世界注意到他們正在一條河的旁邊,天上有個光點隨著時間越來越大。修雷特金色的雙瞳發出明亮的金光,黑色的斑紋攀上身體各處。

虎種,

札克的血肉之親修雷特果然也有虎種的因子。

他瞇起雙眼,帶著守護的笑容說:

『最後,不管是哪個艾,照著自己的想活的樣子自由的活下去吧。我愛著妳們,直到……』

『嗯——』

那頭,小艾帶著幸福的聲音應答,然後戛然斷訊。

「爸爸?回答我,回答我啊!」

即使對著曼陀羅花嘶吼著,也再也沒有任何回覆。

震耳欲聾的聲響,光球照亮大地,那頭被暴風揚起黑塵直竄天際,一朵巨大的蘑菇雲拔地而起。那頭的衝擊連這裡都感受得到,像是商店看板的東西也飛到了腳邊,諷刺的寫著「最美好的一天」。


被轟炸過後的絲普利特城完全消失在地圖上,變成連稱為廢墟也覺得過譽。

地上踩過的木材與磚瓦以及碎玻璃,不知道哪塊才是自己的家。

灰色的烏雲遮住太陽,搞不清楚現在是幾點。天空下起黑色的雪,成分是灰。

空氣很熱,地面是一片死黑,周圍是沒有生機的死寂。

艾循著記憶,找到了大概是修雷特和小艾最後所處的河畔旁,誰都不在。

「不要——」

艾頹然跪在荒蕪的廢墟之上慟哭。

「我不要這樣,不要、不要……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個人啊……」

然後一邊慟哭一邊挖掘,膝蓋被碎玻璃刺破也毫不在乎。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這樣,爸爸!爸爸!修雷特,你在哪裡?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個人,沒有你我不行的。求求你,回達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手掌已經因為徒手挖熾熱的廢墟被割傷和燙出血泡。

「為什麼,為什麼要說謊!不是約好要等我回來嗎,為什麼要不守約定!」

一掌用力拍地宣洩情緒。一陣刺痛傳來,翻動手掌一看,是地上一塊形狀完美的像刀的碎玻璃刺穿了左手。

撿起地上的碎玻璃,心一橫,就用它往左手腕與大拇指連結處割了開來,先是透過口子看到白色的筋肉與藍色的血管被切開,暗紅色的血從側邊流下。

有點疼,全身的精力都放在疼痛帶來的刺激上,一瞬間忘記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甚至有了自己還活著這個事實帶來的放鬆感——自殺過一次的艾非常清楚,這是身體為了活下去做出得掙扎,用疼痛強制讓枯竭麻木的心靈重新聚合。

可是待在修雷特死去的地方讓內心抵銷了身裡機制,又有了跨過疼痛死亡的勇氣。反正,再怎麼疼——也不會比失去修雷特痛苦。

「明明已經努力過了,痛過了,即使要我吃人肉活著我都忍下來了!為什麼你們還是離我而去了!我做錯了什麼!?」

接著看到了鮮紅跳動的血管,對準那裡精準的刺了進去,在舉刀刺進去的時,將自今為止的委屈歇斯底里吼叫出來。不只如此,還繼續橫著切割,再轉過來繼續切割,就好像要把左手割斷一樣。

從腕動脈噴出來的血是鮮紅色的,高度足足有兩公尺高。

(這些都是我流出來的血嗎……)

艾找到了一個地方靜靜的躺在地上仰望藍天,讓身體徹底放鬆,左手流出來的血流像沙漏倒數,時間流逝一段時間眼皮漸漸沉重,無法控制地闔上。

腦袋感到暈眩無法繼續思考悲傷,是死亡的解放感。

眼淚如流星劃過臉頰,艾露出最後的微笑安心地睡著。

「這樣,就不會痛苦了……我來找你了唷,修雷特——爸爸。」

*

『傻孩子,妳的生命還不能停滯在這。』

創作回應

咩.羽點
這刀捅的我心很痛啊…
2021-10-11 00:32:0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