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青春-38

森璟 | 2021-09-29 21:26:25 | 巴幣 102 | 人氣 79

連載中青春(連載)
資料夾簡介
我想我最幸運的 是在這樣的青春遇見了妳。

◎王思琪

我苦練化妝這麼久,終於派上用場了!

我在全身鏡前確認自己的妝容跟衣裝都沒問題後對著鏡子中的自己做了打氣手勢,隨即覺得自己很白癡的鬆開拳頭甩甩手,還是正事要緊的拿了手提包走出房間。

「靠!打扮這麼騷要去哪?」正好也從房間出來的二哥看見我後用驚恐表情說。

「你才騷勒!」我沒好氣的瞪他一眼說。

結果他超噁心的抓抓自己褲檔說:「可能真的滿騷的,昨天喝完酒回來睡到剛剛,都還沒洗澡。」

「嘔嘔嘔!快滾啦!」我忍不住反胃的乾嘔幾聲說。

「啊你要去哪啊?要不要我載你?」二哥換抓抓亂糟糟的頭髮說。

「不需要!我自己搭公車,才不要給你這個臭流浪漢載勒!」

「真的很臭嗎?」他狐疑的抬手聞聞腋下,馬上皺臉說:「噁,好吧。」

我翻了個白眼後就下樓了,有這麼邋遢的哥哥真受不了,不像永樂的三個哥哥,大哥斯文、二哥穩重、三哥風趣,而且還都是帥哥,可惡!忌妒死了!

搭著公車來到學校,我實在是壓抑不住自己興奮的情緒,踩著愉快步伐來到體育館,上二樓後小跳步的往中間視野最好的觀眾席走去,但一個熟悉身影讓我瞬間剎車,差點要像賽車一樣發出刺耳ㄍㄧ聲。

蒨葳怎麼在這裡!?

而且還剛好往我這看了過來,Shit!這下想躲都沒得躲了。

「嘿!」我認命的露齒笑著舉手打招呼,慢慢走到蒨葳旁邊坐下來問:「蒨葳,妳怎麼在這裡?」

「我來陪澄恩。」她微笑回。

「對噢。」我拍了自己額頭覺得自己有夠笨的說:「差點忘了妳是澄恩的女朋友了。」會在這裡是理所當然的。

「那妳呢?怎麼會來體育館?」她問。

我羞澀起來的說:「也沒有啦,今天跟陳依涵約好了要去她家為歌唱比賽練習。」

她點點頭後又笑著看了眼我的穿著說:「妳好像很認真打扮了。」

「有嗎?」我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連身洋裝,有點心虛起來的回:「就......隨便穿穿啦!懶得搭配了,穿洋裝方便。」

「嗯,很好看,很適合妳。」

「真的嗎!?」我心花怒放的說。蒨葳真的是個很治癒人心的女孩耶!超會做人也超會講話的。我靠上蒨葳的肩膀用臉頰蹭蹭說:「果然還是蒨葳最會討人歡心了。」不像我二哥,開口閉口騷來騷去的。

「只不過你跟陳依涵走得這麼近真的沒關係嗎?」她擔心地問,沒想到連蒨葳也替我擔心這些,真是的!她們很愛操心耶!

「都說了你們想太多了啦!」我笑了出來揮揮手說。

結果蒨葳只是點點頭就把視線轉回樓下球場了,我鬆了口氣,其實蒨葳也總給我一種能把所有人都看透的感覺,還好她不像惠婷那樣有點咄咄逼人,發現什麼都一定要打破沙鍋問到底。



下午四點排球隊教練吹了哨子集合所有隊員,說了幾句話後就放人了。我收起手機,和蒨葳同時站了起來。

「那我先去找澄恩了,掰掰。」蒨葳微笑說。

「嗯!掰掰!」我笑著回,也和她揮手道別。

蒨葳、澄恩跟姿尹是一起離開體育館的,我在更衣室外等陳依涵出來,而她出來時換了一件籃球球衣,纖細手臂上還有著相當健康的肌肉線條,我看了頭暈一下。

真的好帥。

「欸,你私底下穿著很可愛耶。」她把包包揹上右肩,偏頭看著我說。

「有嗎?」我忍不住羞澀點的說,除了很少有人會用可愛來形容我之外,也因為對象是她。

「嗯。」她點頭,隨後傾身靠向我耳邊小聲說:「說真的,比心玥還要可愛喔。」

我笑出來推了她的肩膀說:「不要這種開玩笑啦,要是被心玥聽到她會揍你吧?」

「她才不會勒。」她聳了聳肩,我們一起邁開腳步前往公車站,途中她用著一派輕鬆的表情說:「我跟心玥的關係沒有那麼認真。」

「什麼意思?」我微皺眉頭問。

「說起來還滿複雜的耶,你真的想知道?」她挑起一邊眉問。

「都故意挑起人家好奇心了還不說。」

「哈哈哈!好啦!」她爽朗地笑了幾聲,隨後說:「總之我會跟她在一起也算是幫她一點小忙吧?」

「吼,結果你只是丟出更多問題讓人更想知道而已嘛!」

「我也不能透露太多,不過你要是能答應我不把這件事說出去的話或許我能考慮讓你知道個八成左右。」

「我不會說的。」

「是嗎?」她饒富興致的看著我說。

「嗯嗯!」

「那......回到我家後再慢慢說吧!」





陳依涵的家跟蒨葳的家有得比耶!就是你一踏進去就知道這是間房價不便宜的高級房子,也跟蒨葳家一樣是大樓類型,只是陳依涵住在美術館附近,感覺就是個有錢人的聚集地。

她們家有夠寬廣之外她的房間也好大,整間房子看來出來都是用些高級貨,這點就沒有蒨葳家那麼平易近人了,陳依涵家的客廳靠窗的地方還擺了一台平台鋼琴勒!

「我爸媽今天都不在家,我們可以不用拘束,慢慢練習。」她從冰箱倒了一杯柳橙汁給我。

「好啊。」我回。

然後她領著我回到她房間,一進門我又是哇賽!超大,起碼是我房間的三倍!而且書桌旁邊還放了一台價格不斐的電子琴跟一把Taylor吉他。想當初我求我爸好久他都不肯買好一點的吉他給我,結果我到現在學到第五年了都還是拿Yamaha的新手琴。

她讓我在她床上坐一下,我點點頭,坐下後就看見她雙手突然抓著自己的球衣下擺要往上拉,我嚇瘋的摀住自己眼睛尖叫說:「呀!妳幹嘛!?」

「喔,妳會介意喔?」她把衣服拉好,笑了一下說:「我想說要先去洗個澡,我有穿束胸啦,別怕。」

「不是這個問題吧......」我癟嘴小聲回。這麼突然在別人面前脫衣服是怎樣啦!

「妳臉很紅耶。」她彎腰靠我好近的用氣音說,我感覺自己的臉熱起來,把頭撇向一邊躲避她邪魅的笑容。「幹嘛不看我?」她靠得更近說。

「去洗澡啦妳!」我推推她的肩膀,她才輕笑兩聲挺直身子,拿了衣服走進浴室裡。噢對!她居然還有自己的浴室,超讓人羨慕的!

她離開後我很隨意的在她房間裡四處看看她房裡的擺設,發現她拿了不少鋼琴比賽的獎項,有一個書櫃擺滿了獎狀跟得獎時拍的照片,而那些照片都是她拿著花束跟媽媽的合照,反而都沒有她爸爸耶。

我沒想太多的移開視線了,她也說過她爸工作很忙,一年之中至少八、九個月都在大陸,回台灣也是一堆應酬,在家時間滿少的。

我來到她擺鋼琴的角落,看著那把吉他我忍不住手賤的撥了幾條空弦,立刻感動得想哭,就連空弦音聽起來都比我的新手琴音色要美上太多了,雖然彈出來的音都不對(顯然很久沒調音),但這差別還是讓我羨慕她羨慕得要死。

不過隨即我又出現一個疑問,她房間有吉他代表她會彈吉他對吧?那她幹嘛找我幫她伴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