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6-18)

克拉朗之徒弟 | 2021-09-29 21:19:28 | 巴幣 2 | 人氣 34


6-18:穿越百餘年的再會



循著小妾的氣味(有點紫蘭花的芳香),我來到了皇宮的屋頂,她抱住膝蓋,背靠著煙囪旁的觀景岩休息,抬頭望向灰漆的岩空,眼角還掛著透明的淚珠。

「啊……小狗兒。」她張開雙臂迎接,我一個小躍跳進她懷裡。

「早知道那時候,就帶著汝一起逃走了,要不是被安娜抓到。」

「嗷!」

「唉,要是皇姐在就好了,不過……教諭和母皇的說法不一樣呢,皇姐究竟是私奔了,還是已經過世?」

小妾來回撫摸我的頭頂,和平常溫柔的感觸不同,似乎有些焦躁。

這時,屋頂入口的木門方向,有誰踢到石頭,打擾小妾平穩的時光,她警戒的看往聲音源。

「誰!」

「抱歉打攪,吾聽說二公主殿下在此。」

「教諭!呼呼呼,難道說是特意尋找妾身?」

「是的,吾聽說您和女王陛下吵架了。」

「嗷嗷。(這傢伙的情報還真靈通。)」

「嗯……母皇想讓妾身變得和她一樣彆扭。」

「這樣啊,雖然說是為了繼位做準備,但就吾個人而言,還是喜歡善良的您。」

「喜、喜歡!?汝又在調戲妾身,快止住止住!呼呼、呼呼呼。」

「嗷(我看妳明明高興的不得了)。」

「吾沒有說謊,真不想看到您和幼公主一樣暴虐。」

「妾身也不想呀,比起當上女王,妾身更想和汝……去世界的角落打滾,呼呼,只可惜,假如母皇最疼愛的長姐還在,妾身或許還有機會離開。」

「二公主殿下,您有見過長公主嗎?」

「不,妾身和提爾之所以出生,乃因皇姐逢生故變,本來似乎只打算僅育一女呢。不過說也奇怪,母皇說,長姐與男性私奔,並非離世,與教諭所說尚有分別。」

「長公主殿下她,確與一名男性互許終生,但還沒能等到私奔,就被活埋在木瓦之中。」

「您知道?」

「是啊,吾是她的教諭,當時,長公主在未經許可之下離開了杜法露特,引起女王陛下震怒,可死訊一傳入耳裡,陛下難過萬分,無法接受,所以只能用私奔來說服自己。」

「如此……常聽母皇提及長姐優秀,肯定深愛著她吧,之所以個性如此扭曲,可謂失去皇姐之故。」

「二公主殿下,您知道魔典的事嗎?」

「嗯?只聽說是收錄著無限量詛咒之書,再怎麼想都誇大其辭了。」

「那並不是騙人的,其實,長公主當時曾接手過魔典,那本書冊之頁永無止盡,在下有幸在她身旁,一睹光彩。」

「當真?如此還真想一瞧,嘛,長姐的話,母親絕對會讓他碰呢,不過這又如何?不會連汝都想催妾身繼位吧?」

「非也,記得當時,長公主要吾閉上雙眼,莫約半秒,吾再次張開眼睛,竟來到鳥語花香的山腳下,還未來得及驚訝,吾又來到綠林池碧之處,她告訴吾,自己正是利用了魔典的特性,任意遊覽了世界。」

「……特性?」

「是的,雖然不知道原理,然聽聞,是依賴此冊,方能無聲無息溜出地下世界。」

「是某種詛咒嗎?咦?那這麼說,皇姐也有可能沒有死去?」

「啊!二公主殿下真是聰敏!只要利用傳送的詛咒,就能假裝死於意外?」

「不錯,怪不得母皇會說私奔,假如母皇知曉傳送詛咒……也難怪她不在讓人碰魔典,是怕故錯又犯?」

「多謝二公主解惑!」

「不,妾身才該多謝汝的情報,如此一來,或許能把皇姐找回來。」

「咦?您的意思是?」

「教諭呀,汝願意協助妾身,一同瞧見魔典嗎?」

「難不成,您打算用那本魔典的詛咒,讓長公主回來?」

「正是,汝說,長姐是否比妾身更適合治國?」

「吾……」

「但說無訪,妾身必不怪汝。」

「那吾就直說了,長公主確是繼位的不二人選,所以,假如您打算尋回長公主,吾必定幫忙。」

「好!妾身相信汝,等到長姐回來,汝、汝就就就就就就、和妾身一起……遨遊世界如何?」

「不好意思,二公主殿下,最後一句有些模糊不清,一起……?」

「沒沒沒有呀!哈哈哈~總、總之,回房一起擬定計畫吧!」

「嗷嗷!」小妾緊張的掐住我,毛都要被扯下來了。

「趴機!」「啊!對不起,小狗兒!」

不,我的擔心實在是太晚了,好痛。

時值半夜,小妾抱著我,邊注意走廊的是否有人影,邊往約定地點出發。

「午夜三更的,您打算去哪?」

「哇哇哇!嚇妾身一跳,臭安娜。」

「請回答臣的疑問。」安娜小姐皺著眉頭,看上去有些擔心。

「只是睡不著,散散心罷了。」

「如此的話,請讓臣陪同。」

「不必了,汝早早休息吧。」

「二公主,您還在意女王大人說的話嗎?」

「在不在意又如何?反正母皇也沒顧忌過妾身的感受,汝也是站在母皇那邊吧。」

「並非如此,臣是您的後盾,必定確保您登上皇位,任何需求、商談之事都盡管告訴臣。」

「好,那麼首先,妾身沒說過要想當女王。」

「臣以為,沒有比您更適合當女王之人選,依您的智慧和善良,杜法露特肯定能變得更好。」

「明明母皇如此嫌惡?」

「是的,臣不認為女王陛下的教誨完全正確,臣相信您的本領。」

「汝還真會吹捧,那麼,妾身假設性提問,假如長姐和妾身能擇其一,汝還會如此支持妾身嗎?」

「跟長公主嗎?臣認為是無意義的比較。」

「但說無訪。」

「長公主……她不一樣,雖比不上您聰慧,但她從小就跟著女王陛下,深知治國之道,處事經驗深厚圓滑,也時常視察民眾,頗受愛戴,臣認為,沒有比長公主更適合繼任之人選。」

「是嗎,果然無論是誰,都更喜歡長姐。」

「臣……深感惶恐。」

「妾身知道,安娜,等會見。」小妾抱著我,小跑步下樓梯,我回頭瞧見羅迪安娜失落的樣子,好像還喃喃細語著什麼。

「您還會再回來嗎?」唇語似乎是如此說著。

小妾對空撒下黃眠菊的花粉,同時,巴巴蒂克教諭的風魔法,吹起一陣舒爽的風,順利的將催睡粉吹入守衛們的鼻腔之中。

等到他們原地睡倒,兩人互看一眼,躡手躡腳來到厚重的鐵門前。

「二公主,這邊好像需要鑰匙。」

「哼哼!小狗兒。」

「嗷!噗嚕嚕。」我把口中的鑰匙吐到小妾手中,當初偷鑰匙的時候還很猶豫要不要這麼做,但為了不被發現,還是只妥協。

鐵鏽味好噁心。

「喔,居然偷出來了,這隻小狗真聰明。」

「妾身教導有方呀,是吧,小狗兒~」

「嗷!(打臉頰)」

「嗚,小笨狗,汝讓妾身好丟臉,」

「哈哈哈,啊、不能在這發楞,趕快進去吧。」

很暗,即使牆上掛著藍色幽火的火把,狹長的走廊仍然伸手不見五指,只能盯著地板上的反光前進。

「為何要特意藏在長廊之後呢?真是稀世珍寶?」小妾親吻了自己長長的手指甲,甲尖突然發出透亮的螢光。

「哇!指甲也能作為詛咒的媒介?」

「只要擁有暗精靈基因的東西都可以喔,厲、厲害嗎?」

「是!雖然待在皇宮許久,如此詛咒還是第一次見到。」

「呼呼、呼呼呼呼,啊好痛!小狗兒!不可以打別人下巴喔!」

「嗷!」

「二公主,您看看前面。」

教諭的提醒,讓我和小妾望向前面。

一個書台聳立在階梯上的矮樓上,木製的檯面上,染成酒紅色的夜蠶絲布鋪著,上面有一本鑲有紫色寶石的精裝書。

「……飄著赤紅色的霧氣?這是母皇下的詛咒嗎?麻煩了。」

「赤紅色的霧?在哪裡?會飄過來嗎?」

「咦?沒看到嗎,就在書的周圍。」

「……不好意思,可能是身為白精靈的吾看不到。」

「不可能有不可視之咒,無論如何都會有跡象可循。」

「但吾真的沒看到。」

「難不成不是詛咒,是類似封印的東西?妾身之見,今日先做探查,往後再──」

「不然就吾來碰觸看看。」教諭咬緊牙關,立刻踏上階梯。

「千萬不可!教諭!」

「沒事的,二公主,請看,沒發生任何事。」

「真奇怪,那這陣霧究竟是……」困惑之下,小妾有些警戒的靠近書本,戰戰兢兢的伸出手。

碰到的瞬間,小妾顧不得身為皇族的榮耀,有如一個小小朋友似的尖叫出聲,連身後有一座樓梯都忘了,瞪大的雙眼直盯著書本,身體向背後跌躺下去,彷彿是被喚起本能的恐懼,想要逃卻動彈不得。

而且,教諭的身影也消失了,赤色的薄霧渲染漆黑的房間。

至於她如此激動的理由,我也不是不懂,畢竟我也親身經歷過,那初見惡魔的恐懼。

「怪、怪物啊啊啊啊!」

「哈,你們驚悚的表情真是百看不厭,究竟是為何呢,無所謂,無所謂了,終於讓我等到妳了,暗精靈的女孩。」

被小妾稱作怪物的東西光身高就足足有二十公尺,宛如一隻皮膚燒焦潰爛的狼狗,卻站立著,頭頂流下汙濁的風帽狀溶液,而且本該是臉的地方綑上了白面具,用紅筆畫上螺旋紋眼珠的不祥記號。

「等妾、妾身?是為了、吃、吃掉妾身?」

「這個世界的生命體都有很嚴重的被害妄想症呀,我,是魔族,是曾經摧殘世界,來自外域的蠻夷,呵呵呵,這樣妳聽得懂嗎?女孩。」

「魔族……妾身曾在故事裡讀過,汝、汝真的是,傳說中的?」

「如果妳想要一個證明,這並非難事,比方說,死亡,或許妳難以想像是怎樣的狀態,對我來說,就是一個碰觸。」

巨狼只是將右前腳一伸,看似前腳的指尖劃過了小妾喉頭。

「咦?啊、咕啊、嗚嘔啊啊啊啊!」

豆大的淚珠從小妾精巧美型的眼角不斷掉落,魔族刎過的地方,冒出了鮮紅的漿泡,卻止住不動,可對小妾而言,那無疑是初次體會、最接近死亡的劇痛,她只能雙手死命的按住喉頭,喘不過氣的任由口水從半開小嘴,一滴一滴落下。

「而生,也不過就是另一次撫摸。」這次換作用指尖劃過小妾咽喉,黑濁溶液抹了上去,瞬間,她宛如剛被救起來的溺水者,癱軟在地上,同時大口呼吸著空氣。

「汝、汝究竟……想要什麼?這般輕易玩弄生命……」

「啊啊,妳誤解,誤會可大了,妳想要我證明自己的身分,所以才展現給妳看罷了,而且、我並非操弄生命,方才一瞬間、一刻、一剎那,時間沒有流逝,生或死,都不曾被決定,只要還停止於『現在』。」

「……時間流逝?停止於現在?」

「不懂也沒關係,我們有很多『時間』,在那之前,告訴我,妳的願望是什麼,也就是,妳為何而來。」

小妾嚥了口口水,視線聚焦在那斗大的雙爪之上,肩膀害怕得發抖,但還是鼓起了勇氣開口。

「我要找回皇姐,無論是母皇,抑或是安娜、教諭,沒有一人不誇讚長姐的優秀,妾身希望皇姐……妮茉公主能夠回來繼位!」

「那是為了妳的國家呢,還是自己的私慾?哈……雖然我早就知道了,妳的願望,主人。」

「主……人?」

「嗷!嗷嗷!」

「對了,都忘記你也在啊,小精靈。」狼狗,不,畢格斯他,單手就掐住了小妾的頭,為得就是遮住她的五官,同時,螺旋紋的面具轉過頭來看我。

「嗷!?(你怎麼……連我都知道?)」

「那當然、多費唇舌,將你意識連結到此,是魔典詛咒,同時也是為了解開這女孩的束縛,不過就是、就只是未來而已,和你回到過去,找到殺死倫倫母親的線索一樣、同等,有什麼好驚訝?」

「……」

「不過,我先說吧,這名為『故事添加』的詛咒,並不是每次都能順遂結束,如果你沒能到達正確的結局,詛咒就不會解開。」

「嗷!(也就是說,我如果沒幫小妾正確的解開謎團,拘束器就不會解開?)」

「沒錯,但可惜的是,即使出錯,也只會將意識彈出去,呵呵呵。」

「嗷。(應該不會發生這種事,至少這兩次都是正解)」

「為何對自己如此有自信,小精靈?」

「嗷嗷!(我是對小妾有自信,更何況,我能不能夠到達正確的結尾,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哼哼……呵呵呵呵,該說,不愧也是擁有宿主體質的傢伙嗎,上次見面還向條麵包蟲一樣漏尿,這次卻能坦蕩蕩的面對我,瑪卡那傢伙,總是能選上有點意思的宿主呢。」

「嗷嗷!(更正一下,我並沒有漏尿好嗎,還有,宿主體質又是什麼?)」

「就像是你能看到掛在樹上半死不活的瑪卡,這女孩也能看見我的時間凝滯域,簡單來說,就是注定被惡魔所腐蝕的生命體……」他彷彿在嘲笑,卻又說得索然無味,就像是講了十幾年的老笑話一樣。

「總之,這次就先恭喜你了,為了我的主人努力吧,小精靈。」


…………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