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懸疑/微BL向長篇】言謹Ch.6

葉悠慕 | 2021-09-28 14:47:38 | 巴幣 12 | 人氣 93

連載中【言謹】
資料夾簡介
這世界言語擁有力量。兩人自幼分開,只留下約定。多年後,他是地位崇高的言術師,他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各有不同目的在此重逢,牽涉進縱複雜的事件,一切的真相又是如何?

    Ch.6 認出(完)
    兩人進入麵店,各點了一碗湯麵。

    凌默將辣醬推到他面前,葉玦愣了一下,接過放在旁邊。

    「謝謝。」

    看著那罐辣醬,葉玦心裡有種說不清的感覺。

    凌默這舉動,勾起了他的回憶。

    以前在課後托育中心的時候,會提供一頓晚餐前的點心,他喜歡辣,常會加辣醬下去吃。

    凌默知道之後,就常幫他先拿好辣醬放在他餐盤旁邊。

    凌默是真的,把他當成葉玦看待了。

    再次意識到這事實,葉玦突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凌默。

    要以李子玦的身份相處,就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可是裝得再像,也騙不了自己。

    他也知道。

    只是,不敢去正視那些對於凌默的情感。

    葉玦看向凌默。

    凌默臉上看不出表情,仍是清冷的模樣。

    就好像剛剛的動作,只是順手而已。

    凌默手撐在桌上,手指微微抵著下巴,不知道在想什麼。

    即使是這樣一個隨意的動作,也難掩他那非凡的氣質。

    不知道為什麼,葉玦感覺這樣的凌默,既熟悉又陌生。

    凌默相貌太過於出眾,這樣看著,就足以被吸引目光。

    本身又足夠優秀。

    這樣近乎完美的人,真的會在意他這樣的人嗎?

    或許以前他們很要好,但現在已經完全不同了。

    「怎麼了?」注意到葉玦的視線,凌默也看向他。

    葉玦想從他身上看出什麼來,可惜還是那淡漠的模樣。

    「沒什麼。」葉玦收回目光,搖搖頭。

    就算在意,也不能代表什麼。

    他在期待什麼呢?

    凌默看出他別有心思,但沒有多問。

    他看向葉玦手邊那罐辣醬,開口問:「你都加辣下去吃嗎?」

    那是葉玦很久以前的習慣,凌默也不確定現在還是不是。

    出於習慣,他還是遞給了葉玦。

    「不一定。」葉玦搖搖頭。

    對他來說,能填飽肚子就好。

    「沒有那麼喜歡嗎?」凌默有種說不上的感覺。

    有時候看著葉玦,就好像一具空殼。

    只看得見空虛的內心。

    葉玦皺起眉頭,突然說不上喜不喜歡。

    以前是愛吃辣的,只是不知不覺中,沒有了這種習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很少考慮自己的喜好了。

    只是渾渾噩噩的過日子。

    葉玦拿起辣醬紅色的瓶身,慢慢回想起辣的感覺,老實的道:「喜歡,只是平常不會特別想到吧。」

    「喜歡的話,就常吃吧。」

    凌默思考了一下,哪天可以帶他去吃個麻辣鍋。

    「可以的話。」

    葉玦放下了辣醬,思緒回到了小時候。

    不辣的東西他總覺得沒有滋味,難以下嚥。

    現在卻早就忘了辣是什麼感覺。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他想不起來。

    這時候,兩碗麵也端了上來。

    葉玦加了點辣,看著湯裡暈開的紅椒,突然想到凌默好像不敢吃辣。

    還記得,他有一次還會偷加,凌默吃到之後拼命咳嗽,嚇了他一大跳。

    那些回憶現在想起,還是如此鮮明。

    他一直很懷念那個時候。

    只是,很難回到過去了。

    兩人沉默的吃起各自的麵,沒多久凌默口袋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凌默停下筷子,拿起來看了一眼。

    他眼神一瞬間變得冰冷,又很快恢復如常,把手機收回上衣口袋。

    葉玦沒有錯過他的異狀,但也沒有多問,只是忽然想起一個問題。

    凌默身為言術師,是為了什麼事,才會來到這個學校任教?

    此時,他才認知到一件事。

    對於現在的凌默,他沒有半點瞭解。

    在過去的時間裡,他在哪裡,又做了什麼,他完全不知道。

    還有……為什麼沒有來找他。

    想到這裡,葉玦趕緊甩開這個想法。

    他不該去探究這些。

    兩人之間,誰也沒有打破沉默。

    凌默上了車後,沒有急著發動,只是看著後照鏡,像在思考什麼。

    最後,他像是決定什麼,開了口。

    「你來這所高中,只是為了唸書嗎?」

    葉玦愣住了,沒想到凌默會提這個。

    不過,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葉玦別過了頭,沒有馬上回答。

    他心裡清楚,凌默這是在攤牌。

    會這樣問,應該也是知道他別有目的了。

    「是。」葉玦還是説了謊。

    事到如今,坦白也沒有意義了。

    以凌默的能力,說不定也早就查得一清二楚了。

    凌默沉下了臉,冷聲道:「不說出來,不代表我不知道。」

    葉玦閉上了眼,就算凌默在這裡揭穿他,也一點都不意外。

    從頭到尾,他都不可能瞞得過凌默。

    他只是不想說出口。

    「我只是來唸書而已,老師。」葉玦的語氣很淡。

    不管怎麼威脅,他都無法坦白一切。

    那無疑承認自己就是葉玦。

    現在的他是李子玦,不是葉玦。

    只有身為李子玦……

    他才能這樣坦然的跟凌默相處。

    反正遲早會離開,不如好好當一個過客。

    除非凌默直接收集證據,上報給學校。

    不然他只要不承認,就是李子玦。

    聽到這個答案,凌默心裡莫名煩躁。

    他看得出,葉玦這是打死不承認了。

    凌默緊緊握住拳頭,再也忍受不了的說:「李子玦同學,就算我告訴你,我有辦法讓你退學,你也一樣不說嗎?」

    「那就退吧。」

    葉玦睜開眼,微微仰頭看著車頂。

    凌默為了逼他,真的要做到那種地步,也沒有辦法了。

    只有這件事,他無法放下堅持。

    說不定,就算說出來,凌默也會這麼做。

    不管說還是不說,他都只能任他擺佈。

    他沒有反抗的權利。

    從一開始就沒有……

    只能想怎麼跟李勤賠罪了。

    看葉玦這模樣,凌默更加心煩意亂。

    不管怎麼做,葉玦都不肯服軟。

    他的心裡,是前所未有的無力感。

    凌默慢慢鬆開拳頭,低啞的問:「是嗎,李子玦同學。對你來說,我不是一個能說話的對象?」

    為什麼,無法像以前那樣交心呢?

    凌默只感覺,他們兩人之間,終究有一道厚厚的牆。

    不管怎麼叫喊,都無法傳遞過去。

    葉玦微微咬著牙,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句話,就像是凌默對他的靈魂拷問。

    他不是什麼都不想說。

    只是,他說不出口。

    葉玦一直告訴自己,不該跟凌默牽扯太深。

    他下意識的在害怕什麼。

    他害怕一說出口,就會失去什麼。

    連心中好不容易保有的溫暖,都會丟失。

    想要得到,卻比誰都害怕失去。

    他不想變成那樣。

    只有用李子玦這個假身份,他才能偽裝自己。

    這些感覺,葉玦也說不明白。

    葉玦有些失神,淡淡的道: 「老師,你應該知道,我們如果沒有了這層關係,就只是個陌生人。」

    「對你來說,就只是個陌生人?」凌默聲音冷了幾分。

    凌默的手指微微使力,想要握緊,又鬆了開來。

    「就算不是陌生人,我們也不會是同一種人。」

    葉玦語氣平淡,視線落在凌默身上。

    他曾經想過,當見到凌默之後,要對他說什麼。

    可是,當真的以葉玦的身份站在他面前。

    有太多太多的話,經過了漫長的時間,忘了想說的理由。

    一句也說不出來。

    畢竟,他已經不再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了。

    「是不是同一種人,就這麼重要嗎?」

    凌默無法理解,也不能接受這就是他的理由。

    同時,也感覺到了疏離感。

    「重要。」

    葉玦比誰都清楚,那無法彌補的差距。

    不管怎麼努力也達不到的位置。

    什麼也改變不了。

    凌默難以接受,逼問道:「到底哪裡重要了?」

    見凌默咄咄逼人,葉玦咬住了牙。

    凌默怎麼可能理解他的感受?

    他這樣優秀的人,當然可以不用在意那些,也不會知道什麼都得不到的感覺。

    又為什麼一定要問到底?

    「不回答?」凌默微微轉身,逼近了他。

    在狹小的空間裡,凌默靠得很接近,葉玦幾乎無法逃開。

    葉玦緊緊抱住了頭,無力感一下子湧上心頭。

    「對你來說,當然不重要!」葉玦喊出了這句話。

    他徹底失去冷靜,急促的說:「可是對我來說!你想要什麼都很簡單,我不是,我什麼都沒有。不該是我的,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有。」

    他的呼吸越來越紊亂,又逐漸平緩。

    意識到自己的失控,葉玦嘆了一口氣,慢慢的放下了手。

    「對不起。」

    再一次,在凌默面前失去理智了。

    幸好在最後,還是壓抑了下來。

    他知道不該對凌默說這些,那只不過是他的自怨自艾。

    凌默臉色冰冷,心中有隱隱的怒氣。

    一直以來都不知道,葉玦是這樣看待他。

    凌默抬起眼,透出一絲寒意。

    只有葉玦,他不允許有任何的誤會。

    「那你知道,我想要的,至今都得不到嗎?」

    葉玦背脊一陣發涼,知道這是徹底惹惱了凌默。

    他趕緊搖搖頭,真心的道歉:「對不起,老師,我不是那個意思。」

    看著這樣的葉玦,凌默的心沉了下來。

    又是,這樣的疏離。

    「道歉,我收下了。」

    凌默不再看他,坐回位置上。

    那股冰冷的氣勢消失,又恢復了一身冷漠。

    他發動了車子,往學校的方向開回去。

    他想試著像過去那樣,但葉玦早就不再是從前的模樣。

    越想要靠近葉玦,他就越躲開,甚至不惜渾身長刺,不讓人靠近。

    果然,還是不能急於一時嗎?

    只能想別的辦法了。

    葉玦不願意依靠他,那只能避免他牽涉進這件事了。

    不管怎麼樣,他都不會讓葉玦身陷險境。

    葉玦鬆了一口氣,還以為凌默會直接發怒。

    他轉頭看向了窗外,淡淡的道:「之後,不會了。」

    說出這句話,葉玦感覺心中像是放下了什麼。

    又好像什麼都沒有,依然是那樣沉重。

    好似有一塊大石頭壓在心上,連呼吸都有些疼痛。

    在回去的路上,誰都沒有說話。

    凌默一直盯著前方的路況,像是在思考什麼。

    葉玦也側頭看向窗外的景色,內心很亂,車窗上的倒影,隨著外頭的燈光飛逝,四分五裂。

    回到學校,凌默停下車子,望著透出昏暗燈光的教學樓,像突然想起什麼,開口道:「不管你要做什麼,都不要干預任何你不該管的事。」

    「還有,明天一樣,記得來抄完你該抄的東西。」

    前面的話,葉玦還來不及細想,聽到後面那一句話,馬上就只有無奈。

    「好。」

    他身為李子玦,沒有抗議的餘地。

    葉玦解開安全帶,下車往宿舍走去。

    目送葉玦的背影離去,凌默才拿出手機,點開那條訊息。

    “學校論壇的匿名文章,有灌注言術的痕跡,發文者ip不明,多留意,言術師K,很有可能已經在暗中活躍,小心為上。”

    點開附上的網址,出現的是一篇看似閒聊的文章,說高二一班有人作弊被發現的事情,底下一群人瘋狂留言,其中還曝露了疑似作弊學生的名字。

    陳廷。

    凌默很快看完,收起手機,打算回宿舍在查一下這個陳廷。


創作回應

toni
期待
2021-09-28 16:57:29
葉悠慕
努、努力產文!
2021-09-28 17:58:56
toni
請作者一定要把這部作品連載完。
2021-09-28 19:05:05
葉悠慕
應該沒意外會寫完!。:゚(;´∩`;)゚:。謝謝妳的支持
2021-09-28 23:28:0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