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零能力繼承人 第一百一十七章 回歸基地

瑤光 | 2021-09-28 09:00:06 | 巴幣 8 | 人氣 75



第一百一十七章  回歸基地

  玄流和艾珂珥被攙扶著回到了軍隊的基地外的城牆下,這時候城牆的閘門剛好打開,艾翠德正好在門前迎接他們,身旁還站著兩名士兵。

  「辛苦你們了,快進來吧。」艾翠德說道,他們四人也進到了閘門之內。

  「帶他們去治療。」

  「是!隊長!」左旁的士兵很有精神的回應,並用眼神示意他們四人跟上。

  「確認所有組別都回來了嗎?」艾翠德轉頭向他右方的士兵問道,士兵大聲的回應:「都回來了,現在外頭只剩下幻藍隊長和布萊克隊長。」

  玄流聽到了這段對話,而在下一秒,他的四肢肌肉傳來了撕裂般的疼痛。

  在軍營走了兩分鐘,他們來到了一個外觀像工廠的建築物內,裡面有用簾子做出一個個的隔間。

  「隔間都會配置一名醫護人員,去一間你喜歡的吧。」陪著他們的一名士兵這樣說道,玄流和艾珂珥也就被分別攙扶到其中一個隔間中。

  玄流拉開布簾,裡面有一張病床和一張桌子,桌子旁坐著一位穿著白大褂白髮男子,他正在寫著什麼東西,而在看到玄流和迴夜進來之後,放下筆轉身看向了他們。

  「坐下吧。」

  玄流拉出了椅子坐下,男子這時眉毛挑起,表情顯得有些驚訝,不過他很快恢復,在手掌上聚集起靈力,手掌對向了玄流的胸口。

  一股溫暖的氣息傳播到了玄流的全身,玄流閉上雙眼,身上的肌肉疼痛感正在慢慢的消失。

  過了大約一分鐘溫暖氣息的洗禮,玄流感覺自己的狀態好了不少,至少已經舒服許多了。

  「能把自己身體搞成這樣,你的能力是突破吧。」男子說道。

  「是沒錯......」玄流一邊回應,一邊搔了搔頭。

  「給你的忠告,別太勉強自己的身體,不然你的身體會整個崩解的喔。」

  「這種無法承受自身靈力,而給身體造成傷害,這傷害永遠都會比你想像中的嚴重。」男子說。

  「謝謝忠告......」玄流其實有些震驚,這件事情他沒有聽說過,畢竟平常人不會有這種規模的靈力強度。

  「我已經幫你做了基礎的治療,不過你並沒有完全復原,好好休息個一週,別讓靈力超過你身體能承受的上限了。」男子說。

  「謝謝。」玄流起身敬了個禮,男子點了頭後,玄流拉開了簾子,離開了這個小空間。

  玄流輕輕嘆了口氣,他低頭看向了雙手,接著讓雙手的拳頭握緊起來。

  他們走到了建築物外頭,玄流瞄到了左邊的迦璃雅和厄爾利塔的身影,而他們兩人似乎跟安婕兒聊天聊得頗開心的。

  一旁的迴夜左右看了看,突然小聲開口:「玄流,有一件事情我很在在意......」

  玄流聽到轉頭看向迴夜,正好和迴夜對上了雙眼。

  「有關於剛剛攻擊我們的少女,她有說過艾珂珥是艾勒斯克爾的人吧。」

  「你相信嗎?」

  玄流聽完,臉突然沉了下來,「我當然是不會去相信......」

  「我的話也是,但是......」

  「如果是真的,玄流你會怎麼做?」

  玄流沉默,這時艾珂珥和霧羽走了出來,迴夜察覺,馬上轉頭,「妳還好吧,艾珂珥。」

  「沒事的,簡單治療一下就感覺好多了。」艾珂珥笑笑著回應,看到艾珂珥跟平常沒什麼兩樣,玄流聽了,也露出了有些欣慰的微笑。

  『請瓦諾亞爾學院的各位同學到剛剛的幾乎點集合』

  『重複一次,請瓦諾亞爾學院的各位同學到剛剛的幾乎點集合』

  幻藍的聲音透過廣播器傳出,迴夜拍了拍玄流的背,先行動身離開,霧羽也跟著迴夜經過了玄流都身旁。
 
  這時,玄流感覺到有人兩隻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他想都不用去想,就知道是艾珂珥。

  艾珂珥從玄流的右側探出頭,「怎麼了?整個心事重重的樣子。」

  「沒什麼......」

  「還在在意少女的那句話嗎?」
 
  聽到艾珂珥這麼一說,玄流渾身起雞皮疙瘩,艾珂珥就像是讀心術一樣看透了他的想法。

  「少女她說的是真的嗎?......」玄流不自覺的繼續問下去,或許知道真像或讓自己好受一些。

  這一次,換艾珂珥沉默,接著她鬆開了玄流肩膀,「你認為呢?」

  「我認為並不是,但......」

  「謝謝你這麼認為。」艾珂珥打斷了玄流的話語,雙手推了下玄流,「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喔。」

  玄流被推著走,心中產生了一股說不上的違和感,在他眼前艾珂珥,彷彿不像跟從前一樣熟悉。

  瓦諾亞爾來的學生在幻藍面前呈10X10的陣列排好,而幻藍正在解說這一次的任務結果。

  大概就是說一些比較客套的話,像是「表現不錯」這種常見的話語,而他們遇到的事情卻沒有被提出來。

  不過玄流整個心不在焉的,也沒多去在意幻藍說了什麼。

  之後,他們也被送回了學校,而在這之前,幻藍把他們帶去,叮囑他們四人別把這一次任務遇到的事情傳出去,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經過了幾分鐘,學生們順利回到學校,玄流直接大字攤在了床上看向了天花板。

  「玄流他還好吧。」厄爾利塔小聲的在迴夜耳旁問道。
  
  「說來話長,不過我想應該會沒事的吧。」迴夜有些不確定的回答。

  而不知道是不是太疲憊,或者是姿勢太過舒服,玄流眼皮頓時變得沉重,意識也慢慢的飄走。

  他再一次睜眼,他又來到了這個純白的空間之中,穿著白色禮服的蒂薇絲這一次直接站在了距離玄流只有一公尺的距離前。

  「這麼在意艾珂珥嗎?」蒂薇絲看著玄流的雙眸說道。

  「很難不在意吧,我都跟她認識這麼久了,而且還是曾經的戰友......」玄流苦笑著說,同時也站了起來。

  突然蒂薇絲向前將他抱住,玄流腦袋突然短路,愣在原地,完全沒轉過來為什麼蒂薇絲要這麼做。

  但是玄流沒有特別想要排斥蒂薇絲這個舉動,反而是有股溫暖又放鬆的感覺,玄流也閉上眼。

  「抱歉了,玄流......」

  玄流睜開眼,張嘴想說些什麼,然而,他的眼前的光景已經回到了宿舍的天花板。

  玄流坐起,時間已經差不多是中午了,迴夜和厄爾利塔也不在房間之中。

  他下了床,去浴室洗了把臉來讓自己清醒一些,看向了鏡子,深呼吸了口氣。

  「得要快點振作起來呢......」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