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 78 章 展覽畫作

空澗飛湍 | 2021-09-28 08:10:01 | 巴幣 20 | 人氣 53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一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山素若登記了成績。
燿凌回到室內,在畫板背後簽了名,交上作品。

簡編向燿凌、雁寒、紫星明笑道:「作品會拿到展覽廳展覽,三月七日傍晚還給你們。你們也可以去那逛逛,看看同學們的畫作。現在其它畫作已經在那了,只差今天早上交的。」
燿凌微笑:「好的,謝謝。」
雁寒點頭:「謝謝。」
紫星明則笑道:「我一定去看!」
三個學生走出繳交處。

原本圍觀的學生嘰嘰喳喳地靠過來。
「剛才那幅《毀滅與重生》是什麼圖案呀?竟然有近九千的魔力值!六成的魔力加成!」
「昨天加成最高是四成二,總魔力值大約六千。本來覺得已經很高了,結果這幅竟然高了將近一半!」
「可憐我才 222 昂特。」
「你 222 昂特已經很好了!我特麼才 113。」
「你們都別吵!63 的在這裡。」

「紫星明排的是什麼圖案?排列加成多大?」
「雁寒呢?有沒有人看到,他的作品總魔力值有多少?」
「現在應該所有人都交卷了,是嗎?」
「最高分的,應該就是那幅《毀滅與重生》了吧?」
「一定是吧!不過,聽說昨天有幅圖超美,是幅肖像畫。待會去看看。」
「嗯,聽說昨天也有幅大畫,是幅風景。另外,還有一幅很神奇,很好玩的。對了,你昨天不是說,今天早上要去展覽廳嗎?怎麼在這遇到你?」
「我剛本來正要去展覽廳,路上看見風鐵教授他們托著一個大秤,好奇之下,跟來看了。你也是這樣吧?現在就去展覽廳?」

紫星明問燿凌:「要不一起去看畫?」
燿凌:「謝了,但是我還有些事,也許晚些才去。」
紫星明失望:「這樣呀……。」正想問燿凌有什麼事,紫星瑪和賈釵扶著萬芷寧從遠處走來。
萬芷寧笑靨如花:「明哥哥!我能走路了。」
燿凌向著紫星明和周遭同學微笑道:「恕我失陪,先走一步。」又向紫星瑪、萬芷寧點了下頭,便與雁寒帶著小灰向校外走去。

***

繳交處內,山素若:「簡編大人,活著回來並且有砂礫的試煉學生,都已經交了作品。成績已登記在此,並計算了各校分數。」
簡編:「好,資料給我一份。」
山素若複製了一份資料給簡編。
簡編:「謝謝。」

山素若有些擔心地檢查原本的大秤。
魔力值過大的物品,就像是過重的東西,在秤上放久了,秤是會壞的。
山素若鼓搗了一會,道:「好像有點故障?」
簡編:「……。」
風鐵:「咦,我來看看。」
冰錦歉然:「……是剛才燿凌的畫作壓壞的嗎?」
其他教授翻著白眼,心想:「你這是在得瑟嗎?」

山素若依然嚴肅:「應該是。但是,這不是他的錯,他完全是照著我們的指示操作的。」
簡編:「……是我考慮不周。」
隔了一會,風鐵:「修好了!」
冰錦:「還好。」

不一時,教授們關了繳交處的門,離開。
風鐵和三名魔法師,托著門外的大秤回去。
山素若帶著今天收到的畫作,前往展覽廳。
其他今天坐鎮的教授們、在外圍觀的師生,以及紫星明、萬芷寧等人,則跟著山素若,一路說笑著,往展覽廳而去。

***

往校門口的路上,雁寒笑問:「你往這個方向來,是想再切磋下嗎?」
燿凌:「是有此意。還有,想練練魔法。」
雁寒稍一思索:「懂了。」是想練前幾天聽到的暗系咒語吧?

燿凌:「要不,我晚些再去找你?」
雁寒搖頭笑道:「這裡我熟,包你有個安全的好地方。」
他知道燿凌想找一個──不至於偏僻到容易被暗殺,但是周圍一定距離內沒有人,不會被發現在練習暗系魔法的地方。
燿凌:「謝了。」
一個多小時後,他們來到之前切磋的地方。

雁寒笑道:「這個時候,這裡符合你的要求。」
燿凌:「謝謝!也許明天,我們去看展覽?」
雁寒:「都可。我也不太想現在去,現在人應該很多。」

***

展覽廳中,許多學生驚呼讚嘆、議論紛紛。
在廳中走動、討論、欣賞作品的,不僅是這次參加試煉的同學,還有白翼學校的其他現在留在學校內的學生們。甚至,還有一些教授也來到這裡觀畫。

「這幅就是第一個繳交的《水光瀲灩》嗎?好漂亮的線條與光影!」
「《破空》的線條也漂亮!和《水光瀲灩》一剛一柔,不同風格。」
「哈哈,這是我排的。謝謝誇獎!」
「說到光影色塊,我覺得《悠閒》也不錯,東西擺置的空間感很好。」

「我好喜歡《香甜烤魚》。看起來好好吃!」
「烤魚……看著會餓,……雖然我才吃了早餐。」
「真是的!我也餓了。」
「聽說,袁巧天天想吃烤魚,所以排出這幅圖。看著這圖,我也天天想吃烤魚了!」

「信紙和羽毛筆……《牽念》……圖案和題目搭配起來好詩意。」
「畫這幅《牽念》的是誰呀?看著圖,我就可以編故事了。」
「咦,這頂皇冠挺漂亮的。」
「嗯,皇冠確實尊貴的很。」

「這個壁爐看起來好溫暖。試煉時蠻冷,我也想要一個溫暖的壁爐。」
「和烤魚一樣,又是一幅化渴望為圖案的作品?」
「哈哈哈哈!魔法陣紋的命名是《艱澀》。這說出了我的心聲。」
「在哪裡,在哪裡?我看看!這也是我的心聲!」

「大樹《擎天》,這同學有志氣!」
「那是我哥們排的!不錯吧?」
「看,有支精緻的珠花。真想買個這樣漂亮的飾品。」
「哇!這珠花,才一萬出頭的砂礫數,竟然能排出加三成魔力,很不容易耶!」
「誰排的,我看下。……咦,萬芷寧的作品?……她不是受傷很重,一直在養傷和接受治療嗎?」

「這幅畫的鬼怪好可怕!嚇了我一跳!難怪叫《驚悚》。」
「是蠻嚇人的。但是你的膽子也太小了吧?」
「大提琴為什麼叫《心事》呢?」
「有心事時拉大提琴?琴音中藏著心事?」

「哈哈,地圖是《生存指南》!這題目精闢!我不敢走第五區,就是少了一份地圖當「生存指南」。」
「唉,我在第四區就需要一份地圖了。」

「聽說有幾幅大畫,是在哪裡?怎麼還沒看見?還聽說有幅很神奇的,也還沒看到。」
「也許比較大的畫放在比較裡面?目前看見最大的是這幅兩萬一千砂礫的。不急,慢慢看,小的畫作也有些很精彩。」
「嗯,聽說有幅非常漂亮的,總砂礫數也不多。我們仔細找找。」

「月夜孤舟……這幅蠻有味道。標題……《願逐月華》。」
「是追尋月光,在自然中流浪?」
「是寄情月華,與遠方的誰藉月連結?」
「遠方?這裡有一幅畫著飛船的圖,名稱就叫《遠方》!」
「這名稱取的……。」

「有些道理!坐飛船,用來去到遠方。想去到遠方,需要乘坐飛船。」
「嘿,這個面具挺好看!如果哪天我要帶面具,就畫一個這樣的。」
「哇喔,的確很華麗!戴起來一定很酷!」

「我喜歡這幅《星夜山水》。好漂亮的深淺不同的藍,映著星空,真美。」
「嗯,我也喜歡這幅,很靜謐的星夜。」
「山、水、天相映,是夜裡的大自然的和諧。」

「這幅和魔獸的搏鬥圖很寫實耶!」
「是耶!讓我想到在賽場中的經歷。」
「題目下得沒錯,的確是很大的挑戰!」

「這裡有隻好看的美人魚,容貌漂亮,身材曼妙。《夢幻》……難道是夢中情人?」
「看標籤,看標籤!那是一個娜雅的女生排的圖!」
「哈哈,我想歪了。」

「嘶!」
「嘶!」「嘶!」
突然,一陣倒抽冷氣的聲音。

「怎麼了?」
「這……這幅畫!……你來看。」
「什麼大驚小怪的?」「嘶!」
「好……好美!」

「這……這女生是誰?……從今以後,我的夢裡,只有她了!」
「我……我也是。」
「夢中情人嗎?」
「不!她是我的女神!」
「以前聽人說絕世風華、傾國傾城,我總是不懂。現在,我懂了。」

「這女生到底是誰?是……是仙女嗎?」
「有可能!難道人真能這麼美?」
「呃,我感覺好像有點面熟?」
「難道真有這人!?但是這樣的人見過怎麼會忘?」

「讓我想想。……啊!我知道了,這女生像紫星學校的一個同學!但是,那同學是短髮,不像畫中這個,長髮飄逸。」
「嗯,我也見過!不知她叫什麼名字,但是確實是紫星學生。一個短髮的很漂亮的同學!」

「你們在看什麼?圍了這麼多人?……啊!是雁寒的哥哥!難怪。」
「哥哥?你弄錯了吧?這明明是個女生!」
「雁寒說是他哥哥。……難道雁寒還有個姊姊?和那哥哥是雙胞胎?」
「找個紫星的同學來問問!」

「古騏,你來看一下,這圖上的女生,是你們學校的學生,是嗎?」
「喔,好,我來了。……咦,這不是……燿凌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